当前位置:首页>授权同人>

      所有꧅人的这句话像是一个大铁锤一般,深深地击中了站在旁边苦苦等待结果的张小姐,也让둖跪在地上的张默如同受到了重击一般,直立起来。

      但是,事实就像苏云刚才说的那句话一样,凭什么!

      就凭他张公子跪在地下苦苦的恳求人家,人家就要帮她妈,就凭他老子专门摆了一桌宴席,让这位修士车一顿就要帮他吗?

      要知道这事⫾儿可不一般,若是出絰手的话,他们൩张家也承担不起そ这个支出,也更不可能只出这个支出!

      但是儚,张默还是跪了下来,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求情的这个繾人是他摃的姐姐,她的亲姐姐,这一生中他张默再怎么犯浑,都不可能让自己姐姐受到任何差错,要知道当年的时候。

      없其实真正出城的人应该㬒是他招募而不是她姐姐,要不是当初姐姐为他挡下这一灾之后,终年离不开自己房间的人将会是他㦱张默!

      所以说他招莫若是不承担起这个责任,那䥵又有谁能帮助他姐姐呢?

      可是问题是他没㧌有足够的价格来使得苏云出手,这个事情他父亲也是知道的。

      当初知道苏云不是来这里㘈专门要自己女儿性命的时候,张二河就已经打定主意,希望能够让苏云帮助自己女儿脱离苦⍕海,但是,⑄就像刚才苏云所说的那样,凭什么他们张家只不是过,是一个世俗中的贵族而已。

      核也不过如此而已,而且苏云的修为也不怎丁么通天,按照他所知道的修炼经济划分之ᵤ中,筑基境界虽然对于他而言,姚志不可及,但是实际上也没有多么的厉害。

      可是即使这样也鸬是他릶一个小小的城,主要巴结的人,虽然不见得能㶧够救自己女儿,但好歹也是用了希望,不是吗而张浩和拍了这么久的马屁,何尝不是能够让自己女儿而反归正常的模样。

      原本他没有抱谗多大希望,但是当苏云能够将自己身体里面的多年顽疾治好一点之后,她就已经开始缺心了,毕竟修炼者里面也有擅햰长不ꑸ同领域的人,有的人擅长修炼,而有的人擅长治病,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现在自己儿子当着所有人面将这件事情提出来,又何尝不是上了他的心意,所以说他也没有去拒뇮绝自己儿子。

      錩 琴但৅是这个时候让苏云出手救人的报酬却将他给难住了,世俗的经营,他早早就明白了,根本不㜀可能打对眼前的这个修炼之骁人。

      可是除了这些,他好像拿不出什么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磕完头的招募,突然抬起头来所,眼神真挚地对着面前的苏云说道:

      “因为你不想留下因퐣果联系在㘐这里!”

      不只是苏云,其余的人都抬头产生˳了츣疑惑的表﹥情!

      “因果联系!”

      这是什么东西?

      苏云还以为刚才这么果断跪在頜地面上祈求他的䟓这个男⤎人,有什么可以让他心动的东西,但是很明显,这个男人没有!

      垤Ἅ至于因果联系,苏云就当自己面崉前ι的这个人在胡言胡件语因为他修炼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这压根儿就是在让自己当傻子一起玩儿!

      不过看在他老父亲亲戚可能拍自己马屁这么久,以及给自己请了一顿饭的基础上自己就不追究这件事情了,不然肯定要批评两句,这孩子真的是!

      ꀁ可就在苏云想要嘲讽跪在自己面前的耒这个孩子的时候ꉗ,突然之间,沉默许䏥久的玉簪说话了쁍!

      “苏云,就一句你面前的这个女孩子,这件事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在必要的汳时候我会出手一次৿!”

      “为啥呀?”

      ⛀苏㑸云有些不理解,毕竟这个女孩子和自己也是第一次见肏面,撑死也就是自己把她的玉簪拿走了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这东西是他从自己弟弟手里抢ꉕ过来的,又不是从他手里抢过来솓的䲉,归根到底,这和那홾个女孩子也没有什么太大䉨的关系啊,怎么狑可能让自闱己的合作伙伴发话让自己就好了,更何况自己也不会救啊,这真繕的是!

      这一次,原本性格乖张奇艺的玉〡簪居然没有表现出自己那奇怪的话语,很是严肃,诚恳的说道:

      “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你如果是把辞工拿走而不在这里留下什么东西的话,肯定会欠这个女孩子一个人情,放心,就算你不愿意偿还的天地,在ఊ你境界高强的时候也会帮你椻把这个人情还刄掉,这就叫做因果,뎈并有其定닜数!”

      “第겊二个原因就是这个女孩子也算是ㅇ我的一个后裔,他的身体里面有我的血脉,可以说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我为数不多的子孙后代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她现在根本无法控制了自己身体里面的血脉之力!”

      极后裔?

      苏秀云听完这句话之后,也没有去理会跪在地上一脸乘客望着自己的那个张公子,以及在一旁愣了许久的众人,反而是将目光放到了自己面前的另一个张公子身上윝!

      打量씞了许久之后,苏云还是觉得不可能,毕竟自꠴己脑海中的合作伙伴怎么说也是上午时期的人物,这一点不仅从他的经历,而且从他↕的言语经历之中都可以看得짇出来䖵!

      鏬 而她居然说自己面前站的这位张小姐是他的后羿,这简直就是在扯淡呢毕竟血脉流了这么多年,到这会䯣儿了,别说有没有血脉了,有没有这个姓有没有这点血缘关系都有点难说,但是自家的合作伙伴쫒去啊说有。

      嘶——

      他苏云实在是有些不明㰢白啊!

      乐 这个时候,原啉本应该沉默的合作伙伴却为他改自己熟悉自己的疑惑了!

      “苏云,你说血脉传承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勒

      苏云哪里还来得及继续和自立,旁边的这些凡人扯犊子,思考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慢慢的밾说앱道笰:

      㡌“既然㊶是血脉传承,那个是弚血脉了,他的身体里必须留着作为祖先你的血液而且这肯定是䔥要你和你的妻子生下来的。” 퐿

      苏云觉得自己答案不靠谱,然后特地又加了一句,毕竟他可能觉得自己这个答案有些草率了,血脉传承这么重要䶬的东西,怎么可能单凭血脉来进行验证呢。豣

      碉 儒而且这样一来还可以相互验证一咦下,从自己的合作伙伴里面得到自己许多不知道的知识,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