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豆奶视频在线下载tv破解版

      旭日初升,寒气避退,东半球上的∎生物开始了쎱一天的活动。

      拓跋珪走䉴出毡꥿帐,目₌光所见只有蓝天与草地,侍从们整齐的围坐在铜釜前,走近一看,졾釜鮧中熬煮着稀烂的小米粥,散发一股独属于五谷的芬芳。

      事实上,游픊牧民族并不以肉食为主,他们放养牛羊马匹更多的是为了出售,用牛羊马匹换取粮食、盐巴、铁具、布匹等生活物资。

      游牧民族虽蠚然拥有成群的牛羊马圽匹,但他们自己是舍不得吃的,因为牛羊马휡匹是他们与农帷耕文׈明交易的矰货币;他쾗们顶多吃一些死掉的、老弱的牛Ო羊,大部分留폐着产仔繁衍。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无论是游牧民族的下层笠牧民还是农耕民族的底层黔首,其本质上并没有区别,都属于被压迫者。

      普通牧民一般吃两顿,早晨一顿小米粥,晚上一顿肉粥;偶尔能吃上一顿肉或者肉干,肉类主要来自他们狩猎的猎物或是一些老弱病残的牲畜。

      拓跋珪等人如今过得就是普通牧民的生活,自然没有顿顿吃肉⃜的条件。

      “长史,昨日独孤部送来⊉的物资可曾清点完?”拓ࠃ跋珪坐到燕凤身边,手指栅栏里的牛羊。

      푵“回公子,臣已于昨夜清点完毕,计有旗帜1杆,毡帐10顶,黍米20石,䛥犍牛32头,良马70몰匹,绵沏羊550只,干草两千捆,不过……”。

      “不过什么?축”拓盻跋珪追问。

      燕凤神情复杂说道:“独孤部送来的牛羊全是公的,昨晚我命人查探一番,一头母的都没见到”。

      只给公羊不ᶅ给썑母羊,这已经不是欺㤃负人了,这简直是摆明了欺负老实人。

      提㶹起这事,ਐ长孙肥顿时怒不可遏:“独孤部欺人㖣太甚,公子,我等回漠南举兵吧”。

      燕끧凤放下手中搅汤的菻勺子,沉声道:“时机未到啊,秦有百万ꎩ虎狼之师,轻易便可以征调三十万大军深入大漠,我鲜卑远非其对手,当今之计,唯有效仿越愡王勾践忍辱负重,万万不可横生枝节”。

      “㯥那你倒是说说时机什么时候到?”㟴长孙肥面露不屑。

      셄 燕凤箚高大的身躯站起,笑着为众人陈说起踸利害:“快了,秦国自恃强大,求胜不止,北戍云中,南镇蜀、汉,辗转运输,遥᱂遥万里,道旁坟冢不绝,兵疲于外,民困于内,依詶在下愚见,其社稷危亡已近”。

      经过燕凤的陈说,拓跋珪仿佛看到了秦末民怨沸腾,콏军队苦不堪言的景象;尽管此秦非彼秦,内心还是对곶它生出了一丝惋惜之情。

      “苻坚虽有圣王之仁心,却无圣王之手段,鲜卑慕容氏、羌族姚氏、凉州各部皆不与其同心,一旦其用兵受挫,必然遍地烽火”。

      企“届时,公子可以凭借拓跋氏数代人树立的威名,迅速席卷代北;攻伐匈奴、高车、奚族,并其部众;而后挥师南下,克定并州;再以并州为跳板,取冀幽青三州精华之凕地,霸业可成。”

      讲完秦国的弊病,燕凤顺便为拓跋珪献出了他的战略。

      拓跋珪闻言思索一圈,心中将他的战略梳理开来,大致有三条:平大漠,定山西,取河北。

      一旦占据河北、山西这两个战略要地,对中原形成俯冲之势,统一黄河욁以东易如反掌。

      品味完燕凤的战略思想,拓跋珪起身躬ꏯ腰行礼,赞叹道:“先生胸中韬略,不亚于后汉邓禹ꁃ,季汉诸葛亮,我得先生辅佐,如鱼得水”。駍

      长 “公子藏器于身,亦非凡人”燕凤回礼。

      这倒不是他的吹捧之语,确实是他发自内心的感ᴺ叹;拓跋珪常常出口成章,令他只得将其才学归于天授。

      至于其他的鲜卑人,皆是一脸懵ᴄ逼,根本不知道二人谈论了什么。

      ᝦ燕凤的一番长篇大论同样磨灭了ᩐ长孙肥的怒火,他拿起地上的汤勺对鶦众人呼喝道:“粥熬好了,喝完粥随我去捕鱼”⯫。

      ꭵ拓跋珪率先打好一碗浓섽粥端到贺兰明月的帐落,见她正在梳妆,低声道“母亲,孩儿要去学弓马了,孩儿不想一直待在您的羽翼下”。

      贺兰햹明月回首,接过拓跋珪手上端着的那碗粥,为他整理好衣衿,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嘱咐:“你掞记住,你是拓跋什翼犍的孙子,拓跋寔的儿子,无论何时,勿堕尔父祖威名!”

      “母亲教诲,孩儿谨记于心!”拓跋珪跪地行拜礼,ラ亦步亦趋退出帐外。

      磔 לּ……

      拓跋珪回到人群中,端起一碗浓粥边喝边问:“诸位之中谁人以武力见长,我欲拜师学习骑射”。

      䗆众所周知,吹牛不需要缴簾税。

      籂 于是拓跋珪话音刚落,便有几人便吹嘘起来。

      “我的箭法百发百中”。

      “我的马术闻名各部落”。

      “我手中一杆丈八蛇矛横扫千军”。

      拓跋珪几乎要被这三人笑喷,一种俞涉、潘凤、刘ᥳ三刀的既视感。

      三人吹嘘一通,见拓跋珪没有꼖表示,方才悻悻退下。

      “穆崇␈不才,曾一战阵斩九名高车骑兵”。

      兿穆嚻崇是名不足二十余岁的鲜卑青年,脸颊稍溓瘦,双目囧囧有神,看起来有几分杀气,对比前边的三位逗比,更添英武。

      联尽管拓跋珪欣赏穆崇,但这阻止不了其他人鞢的不服气,这不,有人出言了:“我曾随代王南征北战,斩首匈奴一部大人,你不过是个盗贼罢了,亏你还有脸吹嘘;你넩若넌是不ᛤ服,我便当着众人的面讲讲你曾经盗窃牛马的腌臜事”。

      “莫题,敢与我决斗吗?”

      草原民族最是受不得轻侮,更何况穆崇这样气盛的年轻人了,当即便要发起决斗。

      “有何不敢”。

      燕凤见到二人争锋相对,连忙端着碗跑到身边,道:“决斗之风不可长,请公子下令制止”。岻

      硛 正当拓跋珪准备命人拉开二人的时候,一人缓缓踱步而出,穆崇与拓跋他看见此人,全无方才的豪勇,二人皆低下头颅颤颤巍巍退了下去。

      此人名叫罗结,年俞三旬,身高六尺五寸,面色黝黑,颇为诡异的是此人쨹光头且颔下无须,全然不像鲜卑人,更像是西域的僧侣。

      “我怎么把这个修罗忘了?”穆崇心中一阵后悔。

      长孙肥看着穆崇的苦瓜脸,心底暗爽不已“还好我没⬔去争,不然丢脸的那个人只怕就是我了”。

      罗结步入人群中央,傲然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㾹以前,有一百八十三个人不服我的马槊,后来,他们变成了一百八十三颗头盖骨”。

      不论是之前标榜自己的几人,还是后来的穆崇、拓跋他,所有䐚人听闻此言,都低下了高傲쌡的头颅。 潹

      不低不行,眼前这个人太强了。 ෵

      传闻他出身鲜卑叱罗部,幼年被一位西域妖僧掳走,后来学艺有成,杀死了세那位妖僧쾻,诛灭了妖僧所在的教派,焚毁了那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刹,单枪匹马返回了大㱌草原。

      他还有一个爱好,将敌人的头盖骨雕刻成艺术品。

      高车人把他称作修罗,意哛思是凶猛好斗的神;面对这样的存在,众人不可能不畏惧。

      拓跋珪虽然不知道罗结的事迹,但看其一言之威犑至此,便老老实实的行了拜师礼“徒儿拓跋珪拜见憄师尊”。

      “我之武艺,非常人能习,需经历一番大磨难,你可能忍受?”

      “必不堕父祖之志”罗结的质问激起了拓跋珪的兴趣,他毫不犹豫地答道。

      罗结这才将拓跋珪扶起,目光冷淡说道“从今셛日起,我不会把你当成公子了”。 뱊

      ┾“随我去马厩,选马”。

      “是”拓跋珪亦볟步亦趋跟在罗结身后。

      ……ྦ

       罗结,代人也,本姓叱罗氏,历仕三朝,声明显著。

      ——《籹魏书》卷四十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