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小宋,你……羀”华悦双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裙,ദ心中的激动让她无法言语。

      西ꡟ 从接到噩耗,到决定要走,华悦心里已是死灰一片,但吕音和张哲说得对,玥宸是张家最后的希望戮,而她,是支撑玥宸活下去的最后动力。

      所以䅩华悦一直在强行忍着,坚持着没让自己崩溃,她不知道以后的事会如何,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顺利进入草原找到玥宸,而找到玥宸后,以后的日子又该怎么办?

      飒不止是华悦,就连吕音和张哲,他们虽然极力劝说华悦,但如擠果要问问他们,张家以Ɡ后到底会怎么样,逃到草原的华悦和玥宸又会怎么样,他们心里没有答案,一点也没有。

      他们藍只是做了眼前唯ᰜ一可以做的事,仅此而已……

      但宋大钱的这番话,却给他们带来希望,这道希望就如同曙光般,照亮了他们灰黑一片的内心悧,是啊,天下这么大,难道就只有张家一门忠烈吗?

      :“夫人,我知道,元帅已经作出ꇙ决定,而他的这个决定ꒊ或许会让您更难过,ᖊ但是,”宋大钱再次对衣华悦说道:“请您相信自己的丈夫,相信自己的选择,元帅是军神䬃,真正的军神。”

      又是一个希望,又是一道曙光。

      张傲是军神,哪怕他因为心中的那份忠义,不得不留下来与敌人死战到底,但军神真的就只会勇猛赴死吗?绝对不可能。

      有着军⓮神之称的张傲,哪怕是面对今天如此局面,难䙕道他就没有布下后手吗?

      뜑 张家是忠⭎义,但不是愚蠢,不然张彦不会决定亲身前往Ꮂ帝都,更不会ᅱ希望能以五位诸侯所联떦合起来的力量,帮炎帝将政权从欧阳家手中夺回来。

      张家可以在很早的时候就与其余四位诸侯商议结盟之事,五方守望相助,就算欧阳家再强大,要想一掌天下也쬲绝不容易。

      甚至张咞家可以在齐商⻽和西夏内乱的时잫候直接强势发兵,将这两国打下来,构建伏国的版⹩图,如果张家汪真这么做了,那么今天,鹿死谁手还真就说不准了。

      可这一切的一切,张家都没有做,为什么?因为忠义。

      :“宋老板,谢谢你,”张哲由衷的对宋大钱说道:“因为你的这一番话,让我更加坚信,张家依然有着希望。”

      张哲此时所说的希望,与之前≊的希望是有所不同的。

      在这之前,张家的希望是全部寄托在玥宸身上的,但那只是一份孤独的希望,而现在,经宋大钱这么一说,张家的希望已经不止玥宸一人,张傲的布置,天下忠烈之士的相助,这榽都是希望。

      鄔 :“世子殿下,相信我,这不仅仅只是希붴望。”宋大钱坚定的对张哲说道,这一次,他将整个太阳都搬进了华悦和张哲几人心里,彻底扫除了众人心中的灰暗。

      :㾽“玥宸身边有踧耗子,冷邪,小龙这一帮兄弟,而且他们都是惊艳之才,草原还有紫鹿公主뢮,我相信她绝对会㵸毫无保留的支持玥宸,而且……”宋大钱说道:“玥宸还有我。”

      :“我虽然没有半点武艺,嚽也不懂行军打仗的事,可我有钱,也会赚钱,”宋大羼钱丷继续说道:“我会为玥宸准备充足的军费,以全力支持他䁦东山再起。”

      :“要钱有钱,要人要有刑,难道,玥宸挥军杀回中原,难道只是希望吗?”这句话,宋大钱已经是接近吼出来的了。

      Ḝ 如果张傲在这里,他听到了宋大钱的这一番话语⥱,ᮓ会不会深深感觉到,自己选择对宋大钱的托付,是多么的正确?

      :“小宋,我们走,”华悦站起身来,对宋鐑大钱说道:“宸儿还在草原ﭟ,我们每拖延一分,事情就会有更多变化,既然到了要取舍的时候,张家人,绝不犹豫。”

      :“夫人说得对,”宋大钱对华悦说道:“我已提前派人沿路安排了,我们先到山岩关,至于怎么进草原,放心,交给我。”

      :“大嫂,”吕音走到华悦身边,牵妙起华悦的手,说道:“此去草原路途遥远,还望大嫂一定要保重身体。”

      굇 :“大娘,不用担心我们,”张哲也对华悦说道:“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时멅候,一定会有。”

      :“姐姐,要保重,”上官夫人也对华悦说道,转而又对上官柔儿吩咐道:“柔儿,一定要好好照顾夫人。”

       :“娘亲,我呙知道了。”上官柔儿走到华悦身边,对上官夫人答道。

      ▉这时,管家张权从屋外走来,没有说话,只芊是站在门口,深深的对햑华悦鞠了一躬。

      宋大钱走到张权面前,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交给张权,说道:“张管家,不用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放心,我们肯定会回来的,等到天亮的时候,你高调的将张㗃家的下人全部遣散,然后你带上这块玉佩,去沪城找陈天,他会给你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就在那里,等着我们回来。”

      本来华悦和上官柔儿还真是有些担心张权和上官夫人的安危,可现在听到宋大钱这么一安排,她们顿时就放下心来䙈。

      ⣷ 北疆说大不大,㫩说小也不少,엃要想藏䣒两个与张家并非有多大关系的人,其实还真不难,而最重要的,还是有人帮忙。

      :“闲话就不多謱说了,”华悦对张哲说道:”哲儿,好好照顾娘亲,要记得大娘픎的一句话ꍻ,张家的男儿,能顶天立地,也能忍辱负重,大娘相信你,你也要相信大娘,咱们一定可以再见面的。”

      说完,华悦拍拍了吕音的手背,说道:“好好保重。”

      再次蔦对上官夫人꠆和ਧ张权点点头后,华悦和上官柔儿在宋大钱的陪伴下离陏开䒈了元帅府。

      陈地正带郘人等在元帅府大门外,宋大钱口中的死士,人不多,约在八十人左右,但这甥些死士眼露精光,脸上尽是肃杀之意,一䆇看就不붍简单。

      见宋大钱带着华悦和上官쩓柔儿出来,陈地二话没说,亲自牵来一辆马Ⲇ车,待䮋三人上车后,陈地坐上马车,手中长鞭一挥,带着귁整个车队向黑暗中走去。

      第二天,张权按宋大钱所说,臾将元帅府的下人全部聚集在大门口,↢逐个发放银钱,也不知在事前张权与这些下人说了什么,所有的下人都表ᦊ现得很平静呙,一个个的背着行囊,领了银钱后就各自散去了。

      ꪼ街上来往的行人很多,张权在元帅府大门前的举动自然吸引了很多人围힀观,再结合了这几天的一些传言,人们已经渐渐相信了,或许传言是真的,朝廷的军队真的要来了。

      没人因此而慌䳍乱鰳,有人看了个大概,转头就走턔了,有人不时的摇头叹气,像是在惋惜什么,可他们却没有上前询问,一个也没有,甚至有些人还对身边的亲人朋友嘱咐道,若日后有人问起,我们就说什么也没看见。

      下人们全部走后,张权转身走໒回元帅府,将欔大门紧紧关闭上,这个偌大的元帅府,在这一刻,就只剩下上官夫人和张权两人了。

      :“上官夫人,”张权对上官夫人说道:“我们这就去收拾一下吧,一会从后门走,我们去沪城,等夫人他们回来。”

      :“⊇嗯。”上官夫人点了点头,向自己所住的院中走去。

      而张权,他的东西早就收拾鶵好了,一份属于自己的银钱,几套换洗的衣服,待在张家半辈子了,当要走的时候,张权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是需要带走的,除了那些已经被他深深刻在脑海里,那美好的回忆。

      从元帅府回ꂺ来后,张哲把吕音送回房中休息,而他自己则ᅽ是回到文武殿里,要不了多久就是早朝时间了,或许,这也会是镇北侯府的最后一次早朝了。

      天亮后,官员们陆陆续续的来到文武殿,他们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在对张哲行礼后,都安静的站在属于自己笑的位置。

      看了一遍眼前的所有官员,张哲张嘴说道:“在场骞的众位,想必都听到些小道消息了,现在,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们,你们听到的,都是真的。”

      出奇的安静,所有的官员,没有哪怕一个人,发出了一丝惊讶的声音,甚至脸上的表情都保持着相当的平静。

      :“事已至此,我想禜对你们说的,也就只有几句话了,”张哲继续说道:“第一,元帅已经针对此事틇做了些决定,有关官员,希望你们可以好好配合。”

      蔬 :“第二,我希望在此之前,你们能做好本职工作,如果可以,我希і望你们不要轻易放弃,哪怕张家暂时不在了,但北疆的所有哸子民仍然需要你们。”说到这里,张哲站起身来。

      :“最后,我想说的是,正因庾为是有了你们的全力帮助,伏国才能从最艰难的时候走出来,北疆的子民才能安居乐业至今,在此,我代表张家,谢谢各位。”说完,张哲对在场所有的官员深深鞠了一鞠。

      :“请世子殿下放心,臣等,定会为北疆子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众官员同时下跪,对张哲答道。

      ᝢ :“好了,大家都快起来吧,”张哲对众官员说道:“最后一天,大㉄家就黵不要多礼了。”

      :“殿下,臣等会在北썧疆,等着张家归来的那一天。”说话的,是工部尚书旬勋。

      这位将自己大半辈子都贡献在伏国建设上的老臣괴,抹了一把眼泪后,转身向文武殿外走去。

      旬勋之后,又是同声同气的一句话,所⺒有官员都对张哲表明了他们的决心,他们,都会等着张家归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