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视频app色

      第4章倪永孝

      “啪嗒!”

      橘黄色的火苗从打火机冒出,坐在副驾驶的陈长青,美美的吸了一口,随着烟丝被点燃,淡蓝色的烟雾从他口中喷出,但他的眉头却不由的一皱。

      开车的三叔接过火机,通过后视镜看着皱眉的陈长青,不由轻笑了一声:

      “怎么,抽不惯啊?”

      陈永仁的身体本能还是存在,但这种影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打量着眼前这根被点燃的万宝路:

      “不喜欢,万宝路的香精味太重,我还是喜欢红塔。”

      三叔眉头一挑,眼里多了几分思索:

      “红塔?没听说过,内地的?”

      “嗯。”

      陈长青点点头,他没有过多解释,而是弹了弹烟灰:“三叔这是要带我去哪?”

      三叔看了陈长青一眼,吐出了两个字:

      “倪家。”

      陈长青楞了一下,他惊诧的看向三叔:“老太太同意吗?”

      三叔没回答,但骤然变化的车速却让陈长青意识到三叔的心态其实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爸其实一直想要接你回去,但你妈不接受。”

      陈长青没理会,他笑着吸了口烟:

      “算了吧三叔,我妈这辈子也不可能进倪家的。”

      此前陈长青对这个时代的香江并不熟悉,他知道的那些信息来源自无间道电影三部曲,再加上网上零碎的知识碎片,但等陈长青将陈永仁的一切吸收后?

      陈长青这才明白作为无间道的主角之一,卧底陈永仁面对倪家的复杂心情。

      香江注重家庭感情,特别是倪家这种大族,家庭观念,血脉连接是特别重要的。

      从倪坤的遗嘱就能看出,在他的心里从不认为陈永仁是私生子,他是真的就陈永仁当成自己的孩子,否则也不会让倪永孝通知陈永仁。

      同样,受倪坤这位父亲的影响,倪永孝一直将陈永仁当成亲弟弟。

      而陈永仁无法进入倪家的最大问题其实是他母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永仁的母亲和may一样,她们都属于那种较为单纯的小女人,不需要自己的男人有多强,关键是能给她一个家。

      但可惜的是,不管是倪坤,还是眼前的陈长青。

      他们这种“铁石心肠”的男人,永远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停止他们的脚步,就好像歌里唱的那样——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注定痛苦没结果。

      不同的是,现实往往更加残酷。

      至于倪家?

      因为母亲的缘故,陈永仁的态度很复杂,在成为卧底之后,他也曾想过真正加入倪家,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反倒是陈长青,他就没陈永仁那么多复杂的感情和想法。

      从墓地山离开,一路向浅水湾。

      那里是香江别墅区,倪家在这里有一栋价值超过一亿的别墅。

      受英国人影响,别墅的风格偏向西方。

      大理石,花园,精美的雕塑和宽阔的园林,整栋房子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有钱。

      在三叔的指引下,陈长青来到了客厅,看到了正在喝茶的倪永孝。

      简单的玻璃茶几,上面摆着一个枣红色的竹茶托。

      一条纯白色的休闲长裤,上半身是一件白衬衫,鼻梁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书生气息扑面而来的倪永孝,优雅的为陈长青倒上一杯琥珀色的红茶:

      “来了,喝茶。”

      陈长青接过茶,他对茶没什么研究,但指尖却感受到茶杯的细腻:

      “茶壶不错啊。”

      倪永孝儒雅的笑了笑,他抿了一口茶:

      “顾景舟的,你喜欢?”

      顾景舟,哪怕陈长青这位没研究过茶壶的外行人,也知道的“茶壶泰斗”,十八岁学艺,宜兴人,凭借着一手精湛的茶壶工艺,享誉海内外。

      顾景舟的紫砂,号称一把壶,一个故事。

      做工巧妙自然是不必多少,精湛的手艺绝对是近代最顶尖的大师,有他经手的紫砂壶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

      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好喝是好喝,毕竟几百万茶具泡出来的茶,但要说为什么好喝?

      陈长青也说不出来,他对茶没什么研究,说不出一二三来,不过对于倪永孝的询问,陈长青却轻笑了一声:

      “干嘛,要送我啊?”

      倪永孝摇摇头,眼神带着哥哥对弟弟的无奈,他放下手里的茶杯:“怎么可能,家里还有几套,一会让大姐带你去挑,茶壶要挑自己喜欢的。”

      陈长青:“……”

      不愧是香江大佬,几百万的茶具说送就送,但陈长青最终摇头:

      “算了,我对这个没兴趣。”

      倪永孝点点头,没在说什么。

      和对待自己的那些手下不同,他是拿陈长青当亲弟弟看待。

      而相比较亲情,一套价值不菲的茶壶又算得了什么。

      再次给陈长青倒了一杯茶,抬头看着眼前的弟弟,倪永孝不由的笑了: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不得不承认,倪永孝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他的语言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魔力,让你不由自主的畏惧,从而进入到他的谈话节奏。

      但这种招式对陈长青没用,从茶托旁拿起几枚坚果,陈长青看了对方一眼:

      “三叔告诉你的?”

      倪永孝没回答,他推了推金丝眼镜,气质儒雅的他语气认真:

      “我听说你加入三合会,有没有兴趣来家里帮忙?”

      富丽堂皇的海景别墅,竹茶托在茶水的熨烫下发出淡淡的茶香,门外是阳光明媚的碧蓝沙滩。

      随着两人眼神对视,屋内的气氛不由的一凝。

      在那副儒雅的金丝眼镜下,倪永孝似毒蛇般阴冷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

      父亲倪坤死后,香江地下世界原本坚不可摧的王朝出现了裂缝,虽然借助着手段,倪永孝成功压制住了各方势力,但他很清楚这只是暂时的。

      况且他心中其实是有危机感的,因为父亲倪坤都能被杀死,谁又敢保证那些叔叔伯伯不会为了利益从而杀死自己?

      虽然现在他手底下还有韩琛这个忠心耿耿的手下,但韩琛终归不是倪家人。

      这让倪永孝不由想到了眼前这个弟弟,倪家人虽然不少,但有能力的人却太少,眼前的阿仁不管是能力还是手段,都算得上是佼佼者。

      但最让他满意的却是对方的眼神。

      从小到大,哪怕是家里人,都很少有人敢和自己对视。

      很多人认为自己是近视所以才戴眼镜,但倪永孝很清楚自己根本不近视,他带金丝眼镜只是单纯的想要改变自己的气质。

      同样,他读书,喝茶,学习音乐等等。

      这些在外人眼里,看似没有任何用处的学习,本质其实是在隐藏最真实的那个自己。

      整个倪家或许只有已经死去的父亲才明白,倪永孝是一个多么冷血无情,极其善于伪装,并且能死死把控自身情绪的人。

      与其说他是一个人,在某些时候的他冷酷的,甚至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而此刻通过眼神观察,倪永孝惊讶的发现自己这个弟弟眼里丝毫没有畏惧,反而是自己心中莫名的会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悸动。

      如果是其他人,倪永孝绝对会想办法解决掉对方。

      这种有野心的人,不管未来是否成功,留着终归是个祸害,作为香江地下世界的统治者,他不允许香江出现这么有野心的人。

      但如果换成是陈长青?

      那一切就不同了,两人有着同一个父亲,体内流淌着相似的血液,这也就使得倪永孝心中不由感慨——

      不愧是我倪永孝的弟弟!

      只是让倪永孝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眼中拥有强大内心,并且眼神充满野心的陈长青在面对自己的邀请,他沉默了片刻:

      “我想了想,但最终还是算了。”

      倪永孝下意识眉头一皱:

      “你还在恨爸爸?”

      陈长青摇摇头,他看着外面的宽阔的大海,目光深邃:

      “三叔跟我说过一句话,过去的就过去了,人都已经死了,没必要继续恨下去。”

      推了推金丝眼镜,倪永孝眼里闪烁着思索:

      “你想要自己打拼?”

      “这是一方面原因,但有件事,二哥你应该不太知道。”

      将坚果壳放在桌子上,回头看着眼前一身儒雅气质的倪永孝,深邃的双眸里闪过一抹耐人寻味,陈长青缓缓说道:

      “我是卧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