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桃

      权祀站在房间门口,被助理给拦住了

      ㉨ “很抱歉先生,蟎里面在直播,您不能进䵜去。”

      助理说眩完,一抬头看到权祀的模样愣怔了一瞬。

      这人长得真好看。

      这人身后的保镖·······也有点凶啊。

      助理莫名皮发憷往后退了两步。

      门口的反应很快引걂来了南星南宇等人的注意。

      南星一룉抬头就看到了权祀。

      她放下手里的手떏机,站起身径直朝着门口走过去。

      直播间里的网友就看到南星突然不见了。

      荸直播弹幕开始刷了起来턖

      “咦?南星去干什么了?”

      “感觉她好像是看到什么人了。”

      南宇抬头看了韌一眼,在看到权祀的时候,撇撇嘴将鸭舌帽压了下来。

      景盛凑到南宇跟前小声一句

      “哎,那谁Ꙛ啊?也是艺人吗?”

      簶南宇眼神清冷瞥了善一眼Ӯ景盛,

      “你不是说你万人迷?”

      ᤁ景盛被南宇这突如其来的一句给弄的懵了一下。

      他清清楚楚看到了南宇眼神里对他的嫌弃。

      跟됷着就是南宇一句喃喃自语的声音

      “魅力也就这样啊。”

      本来惮把他团里这些人叫来是让南星好好看看,洗洗脑。

      没准见多了各种单纯的男生,就放弃那个心机病老了呢。

      然而,并没舧有。

      ﺥ 南星一看到那个叫权祀的,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흐景盛直挺挺僵在那儿,好半天没反应。

      鵄 被嫌弃了??

      俩人嘀嘀咕咕,说话太小声,没有被直播间的人听到。

      倒是爱组CP的粉丝们,一片嗷嗷叫。

      “最爱他们俩了,好配奥~”

      “啊,我死了。”

      由整个团的人在这儿直播,很快南星的离开就被直播间的观众给遗忘了。

      南星走到门口,

      “你怎么突然来了?”

      权祀先是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五个小男生,随后麉又落到南星的身上,声音莫名

      “怎么?打扰你了?”

      她听出了他说话中的不爽,愣了愣。

      “没有打扰,还以为你会在家里休息。”

      他熬夜设计的建筑图,还以为他会在家睡一天。

      ₯ 没想到自己找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他退出房间往外走。

      身后助理压低了声音,呼喊

      “南星,直랞播还没结束”

      南星暈拒绝的倒是干脆

      “我不录了。”

      ა 权祀被南星拉着,眼皮低垂,㟁跟在她的后面踩在红色的地毯上,慢慢悠悠的⿢走。

      声音低缓

      “你办生日宴,好像没有邀请我来的意思啊。”

      南星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察觉到他情绪不对劲。

      解释

      “爷爷办的,不是我要办的。所以芩不算生䢜日宴。”

      在她心里,这就一个交际晚会,跟她没有太大关系。

      她试图解释清楚一点。

      㓭俩人走到↓拐角处,权祀忽而停住脚步,

      喨“我不来找你,今天就打算跟那群男人농一起庆祝你的生日?”

      他的话,听在南星耳朵里,有点奇怪。

      她想说点什么

      “呃,我还会回去的。”

      溆他弯弯腰,跟南星视线齐平,幽幽

      “跟他们玩高兴了,再回去找我?综” 

      他低笑一声,眼中却毫无笑意,声音有ُ些嘲讽

      虄 “我是陪睡的还是候补?” 㶟

      듯他心里不爽,到处找茬。

      ㋈不爽她今天一次电话都没打给他,不爽她生日会不邀请他,好像他是个不重要的人。

      更不爽她过生日不找他,却找一群男人陪着。

      賜 南星抿抿嘴巴,被他这讽刺的话说的有些气闷,好半天才开口

      “我没有ﱝ这个意思。”

      白禹远远站着。

      他不是故意要听。

      但是少爷ﺇ刚刚还非常想见南星小姐,见了面又说这话。볍

      这䠑哪里是来过生日的䡴,这是来挑衅挑刺的。

      而且一看南星小姐那样子明显就没看出来少爷是想让她펟哄튮哄他。

      俩人就这么沉默着⪠在这拐角口僵持住了。

      长久的䤷沉静之后,南星开口 哪

      妶 “我没有把你当成陪睡的。你要是不想跟我睡,我们俦可以分开睡。”

      菎 她话鑕一开口,权祀那神情就更不爽了,他一只手扣ꩂ着南星的腰,将人搂进自己的怀⥟里,声音嘶哑含着戾气

      “你做梦。”

      南星闷蔾闷

      “那你想怎么样?”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颊泛红,又因为权祀这三言两语的被弄的气闷。

      鯕 覫ᝲ导致脸更红了,眼中泛着水光。ᓙ

      权祀看她这幅样子,没忍住,低头亲了一ᕼ下。 ꭱ

      软软的,嫩嫩的。

      这一亲,莫名的气就消了大半。

      他抱窺着她,开口

      劯 “你弟弟送你的礼ڪ物,喜欢吗?”

      南뢇星看他一眼,

      “还行。”

      “我也给你准备了ﭣ礼物,要拆吗?”꡵

      ꆟ 他眼眸幽深灼热,就那么望着她,那样子,就像是要把⏴她给一寸一寸ꩌ吃了一样。

      哪里是送礼物的架势,分明就是要咬她的意思。

      南星沉默一瞬。

      看他这样子,莫名她不太想要ñ礼物了

      “我,能不要吗?”

      “不能。”

      说完,权祀拉着南星便朝着最近的房间里走去。

      来到一个套房里。

      屋子里一片昏暗,啪嗒一声,房δ门关死。

      这寂静的房间中,南星被人压在了门上。

      某人不知道怎么,心情好像一下子好了起来。

      就听他低声开口

      “我把我送枧给你当礼物,好不好?”

      他咬着她的耳垂,厮磨询问。

      南星被他弄的有些痒,这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嗯?你是礼物?”

      直到南星被人给弄上床去。

      她在上,权㹰祀在혙下。

      月色照进屋子的床上,他声音缓皿缓

      “你成人了,可以吃掉了。”

      话音落,南星身上的黑色肩带裙就被人撕开了。

      这一下,庠南星可终于懂他是几个意맯思了。

      她先是不知所措一瞬熧 䋇 孟 “我,我······。”

      权祀躺在床上,他黑长的睫毛一颤,

      瀩 “不想要?”

      南星仔细想了一会儿,想ᕊ要吗?

      嗯,这个‘拤礼物잙’拆掉,以后就是她的了,那还挺想要的。

      他一副任由她为所欲为的样子。

      只拏是迟迟等不到南星的下一步,他声音嘶哑䵅

      꺁 鐥 “小花嫌弃?”

      “没ꝰ有。”

      终于,南星慢吞吞伸手去解他身上的衣衫扣子㿹。

      昏暗中,权祀眼皮低垂着,手攥住了南星的手腕,意味深长

      “魢小花,拆了礼物,就不能反⅋悔了。可没有退货这一说的。”

      南星应了一声

      “嗯”

      跟᫸着,撕拉一声,就夵把权祀衣服荁给撕了,压在他的뤯身上,离得近看清了他俊美病弱的面容。

      黑长的睫毛颤颤,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只是一眼看去一副⑄任人宰割无力反抗퇶的样子。

      看他这幅样子,南星怪心疼的。

      她认真又郑重

      “我会对你很好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