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速看网站

      一道青紫돧色的伤痕清晰地印在沈昱原本稚嫩的脸上,永福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住,连忙往前走了几步,惊讶道:“你的脸……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沈昱连忙把脸捂住,笑道:劏“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不小心塖摔倒在地上的时承候磕了一下。”

      “磕的?怎么磕能磕成这个样子?”永福又不傻,哪能这么轻易就糊弄过去,眼珠一转,疑惑道:“说,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㥾?”

      鉯 谁都能看出搧这是打架过后受뚂的瑩伤,只不过王爷跟王妃都默契地不提这一茬,却被永福一语道破,沈昱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无奈,淡淡一笑:“我这么老实,怎么会跟人打架,真的是摔的,残对了,这位是……”

      见沈昱故意把话岔开,永福心中的疑惑虽未解开,但还是乖巧地转过身:“介绍一下,这位曲廥仙子乃是➞教我琴艁艺的师傅㭩,刚巧看到那首《屪春江花月夜》的琴谱,便想过来拜访你,师傅,这位便是我跟你珆说过的沈昱。”

      一听是彩玥的师傅,沈昱连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小子沈昱,见过曲仙子,微末鞳之艺,怎劳仙子大架光临。”

      “呵呵,沈公子客气了。”女子却也正式地还了一礼,微笑道:“ﺘ别听她说什么仙子,奴家姓曲名幽,痴长你几岁,沈公子叫声曲㐖姐姐就是。” ᷨ

      “师傅ᩡ。”一听要让沈昱叫姐姐,永福先不干了,自己叫她师傅,沈昱叫她姐姐,那不是无故高ﲐ出自己一个辈分吗。

      ꦔ 熷看到永福嘟起的嘴巴,曲幽一下便明白过来,笑着点了点她的琼鼻,轻声道:“咱们之间各论各的,就凭沈䯑昱的那首《春江花月夜》,为师都自愧不如,让他叫姐姐,还是为师占了便宜。”

      ߂ “啊?”䃣永福万万没想到,师傅对那首琴曲居然啪会如此的看重,眼神闪过一丝嫉妒,偷偷地瞪了沈昱一眼䠂。

      沈昱也似乎被吓了一跳,连忙谢道:“曲☜仙子过奖了,此曲不过小子随意而作,不值得这么夸奖。㣢”

      “你若随意便能作出햼这种名曲,岂不凥是更羞煞了我等。”曲幽笑着摇了摇头,促狭道:“怎么还叫我仙子?”

      这话已经再明白不过,敟沈昱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鷊道:“曲姐姐。”

      퓬 “这就쭑对了。”曲塉幽笑道:“今日冒昧前来,随身也没带什么礼物,姐姐这里刚好有个吊坠,就当见面礼了,弟弟千万别嫌弃礼轻。”

      纤纤素手将那吊坠递了过来,ᗳ当沈昱看清下吊坠上系着的白玉时,ɂ哪里不知道这吊坠的价值,膉连忙摆了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姐姐这份礼实在太重了,心意到即可。䗒”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师傅都没给过我这么重的쁍礼物呢。”一旁的永福瞪了沈昱一匢眼,酸溜溜地看了一眼那吊坠。

      “你呀。”曲幽笑着白了一眼永福,轻声道:“回去之后,我也给你准备一份,总可以了吧。㋷” ᇉ

      “那就多谢师傅了。”心愿得到,永福立刻笑了起来,见沈昱还是不肯收下⼒,自己主੬动拿起吊坠,硬塞到沈昱的鎸手里,又把自己带来的老参拿了过来,一股脑地塞给沈昱:“听梦玉说你为了救世子受伤满了,也不知道给你准备些什么,这些都是郡主给你准备的老参,你收下便是。”

      㑹 “这,这,넸这也太贵重了。”光看那精致的木盒,沈昱就知道这盒中的ष老参一定价值不킞菲,自己已经收了吊坠,再收这些实在是过意不去。

      只是不等他拒绝,永福就已经转过身,一边往外走,还一边不忘得意道:Ⰱ“刚刚师傅Ѐ也弹了那首《春঳江花月夜》,比你弹的好听多了。”

      佳人身影已逝,沈昱脑子里想到的却是ᩯ永福最后那句话,她说自己弹的没有曲师傅好,可是她哪里知道,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弹过琴了。

      뎪 郎中走时留下的药果然见效,过了一宿之后,沈昱脸上的伤痕已经᭮淡下殠去不少,第二天一早起床时已经没有多少大碍,自己穿ꌫ好衣裳,推门而出퐥,正想䶥去喊世子起床的时候,院中一个站立的身影突然粛映到自己眼中,自己一下就愣住了。

       是朱厚熜。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就这么看了半天,还是朱厚熜先露出一个不自然地表情:“昨天不是输给䛇你了吗?答应你的事,我ニ会做◅到的。”

      “那就好。”沈昱ꢢ也不鈓客气,来到朱厚熜面前,淡然道:“你也别以为我愿意起这䑱么早,谁不愿意早上多睡一会?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昨天的事你也看到的,要不是我反应快,现在的你早已经成为ꬊ人家的剑下鬼了,我又不可能天天跟在你身边的瞣,自己总要保护好自己才行。”

      ⍞ 这些话,以前不是没有人跟朱厚熜说过,可朱厚熜却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过,毕竟䠍自己是王府世子,整个Ꟑ安陆州都是Н自家的封地,谁还敢在믿安陆州的地쨏盘上冒犯自己?

      可偏偏ꎪ,刺客就那么突然地出现了,昨天晚上朱厚熜一宿都没睡安稳,眼睛一刐闭脑子里就浮现起那白䏁衣浤女冷酷的೘样子,手中쎲的宝剑泛起一道亮光朝自己曲劈了过来,所以早早便爬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沈昱在身边,自己就感觉到安稳许多 。ꚞ

      听ꁕ到沈Ղ昱的话,朱厚熜眼中囧却闪过一丝惊讶,不༟由脱口䦊而出㯟道:“你,不是我的伴读吗?怎么不能天天跟在我身边?”

      꿊 “我只是你的伴读,ⓗ又不是你的保镖。”沈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接着轻叹道:“再说了,我早晚都是要参加科举的,难道还能当一辈子伴读。”

      “可以呀⫟。”朱厚熜连忙点头:“我去跟母妃说,让你留在我身边当뷡一辈子伴读好不好?”

      沈昱脸色骤变:“我好心救參了你一命,你怎么还带咒我的?你才朿当一辈子伴读呢。”

      说完,沈昱一扭头,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一摆手:“不练了。”

      难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朱厚熜眼神中闪过一丝ꮔ茫然,又等了一会,也不见沈昱从屋子里出来,自己讪讪地叹了口气,想了想,决定去找母妃讨个主意,看看怎么才能把沈昱一直留在身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