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时空>

      一行人上马回营,丁宁见营帐设置规矩,궬军容强盛⯎,营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不由得喜笑颜开。他瞅见ꑒ随行人群中有位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军官,不由得低声问身旁的傅作霖:“傅参军,那个小将是谁?”

      鹡 傅作霖笑道:“钦差眼光好毒,那是李大帅义子,名唤李来亨,和您有某些想象的地方,也是英雄虎胆,本领高强的英俊少年。”

      李来亨见钦差注视自己,连ꊡ忙报以麋灿烂的微笑。这一下,使得丁宁不由得想起了在固关时的自己,不由得对其微微颌首。

      ֝来到中军帐外的仪门,丁宁滚鞍下马。堵巡抚惊问其故,丁宁笑道:“军ꖱ中规定,除探马有急事禀报外,军营仪门内不得骑马。在下虽是钦差,来到军营,必뷔遵军规,焉能例⻽外?”

      늿 ➬ 这一句뎯话,使得大家心中暗暗称赞,感到这个年轻钦差没有那种年少轻狂黉睥睨一切的衙内通病,对其好感顿时上升。

      来到中军大帐,谢宝、郑宁簇拥着丁宁땾站到帅案之后。丁宁环顾左右,说道:“圣旨下,李过、高一功等覎人接旨。” ἤ

      “臣李过、高一功等恭迎圣旨,吾皇万岁。”众将跪了一地。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据湖广巡抚堵胤锡奏报,查李巨过、高一功等将领,在东虏入寇山河变色生灵涂炭之际,深明大义,匡扶社稷,共保大明,深慰朕怀。朕传旨有司,对诸爱卿既往不咎,并赐名‘ᛶ忠贞营’,隶属堵爱卿麾下听用,俟쭞有军캜功一体升赏。ᗚ赐李过名李锦,挂御营前部◮左军龙虎将军印,封兴国候;赐高一功名必正,挂御营前部右军ᛘ龙虎떙将军印,封郧阳宖候;封高桂英为‘忠孝节义’一櫔品夫人,赐冠珠一顶襜,表里四匹。其余将领另有封赏,望上下一冞体,繡戮力同心,光复河山,共享太平。钦此。宣旨已毕,接旨领赏谢恩。”

      “谢ᛮ主Η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过上前领旨,高一功代乤替姐姐领了冠珠和表里。

      李过、高一功率领诸将重葖新与堵胤锡见礼致谢。堵胤锡笑道:“你们最应该感谢↊的是钦差丁大人,为了来我们这里传旨,冒着天大的风险,化装成道人起早贪黑,四十天犆走了常人六十天的路,多有辛苦。”

      丁宁摆手说ᐢ:“在下可不敢掠人之美좝,贪㠀天功具为已有。这里边功劳最大的除슢堵巡抚外昽就是傅参军,若非其在朝廊之上据理力争,引起两派朝臣辩铣论,这道簕圣旨不知何䦶时才能ꉬ颁行。”

      “好了,今天是大年初三,你们也该给丁钦差摆宴致谢了吧?”鵛堵胤锡见丁宁要反驳,笑道,“这次给我那次来可不惨一样,我那次一是他们太困难,几乎连饭都吃不上;二是就不知道请求合作的本章能否送到福京;三是朝廊上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夫子批不批准合듁作。綩你这次的事情,蟜喝着酒让傅作霖讲讲,大家就知道是多么的不容易了。”

      丁宁明白了,堵巡抚是利用今天宣旨记忆深刻的时候,告诉大家我们的合作来之不易,让他们好好珍惜。

      因为是过年期间,겆大家都䁔在改善伙食,所谓的酒宴也不过是比军兵多菰加了两个菜。在李过致了几句感谢词之后僤,丁宁抢过了话语权,笑道:“我今天只带了两个跟了我好几年的弟兄,都知道我不能喝酒。毫无疑问,大家能找出一千条理由让我喝酒,弟兄们的心情我理解,只是确גּ实害怕你┆们的车轮大战。这样,李大묐帅已经敬了我一杯,我借花献佛回敬诸位一杯,我的敬酒럞环节就过了。我订正堵巡抚一句话,我不是化㌘装成道人,而閱是正儿八经的在册道人。今天和大家初次相聚,我适当地破点儿㵜戒,希望大家也不要相逼。好了,谢谢理解!”

      本来,许多人都想着给这位年轻ꖔ有为的钦差敬一杯酒,被他这个拦头鞭一打,挂出了免战牌,又说是出家人,弄囋得倒不好去敬酒了。

      傅作霖记得巡抚⊩大人交ὧ代的任务,就适时Ō地讲起了这次回来的经过,并且不断地赞扬꒧丁宁的过往。

      谢宝几杯酒吃得顺口,不由得说:“这算㵣什么?你嵕们撤退时过了保定之后到正定之前,是不是吴三桂有三天没有追赶?还有在固关,本来鞑子已经收买了他那里一个姓屈㹅的千户,要紧闭关门歼灭你们,还不是我们队长替你们除了内奸,避免了你们大部队覆灭。给那比起来,这次的事情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땈李࿖过、高一功从北京撤退时就率部往西뺚顺长城走了,不知道这边的事情,但是,其他s将领都知道这事儿,当时挺纳闷,不知道是谁在暗地里帮助我们。听谢䧭宝这么一嘟哝,立刻引起了懲兴趣,识追问起来저。谢宝向队长的方向看了看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干⫎嘛不问正主矩去。

      刘芳亮对于那两件事记忆犹新,立刻说道:“钦혘差大人,我想请꼨教两件事:一是我们撤退时,从保定到真定之间﨨,您怎么让噒吴三桂停止追赶了三天?二是您怎么在固关揪出的内奸?给我们说说呗。”

      丁宁朝刘芳亮处望去,见谢宝缩着个脑袋,知道是他说Ñ漏了嘴。他笑了笑,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我们几个捉住了陈圆ᄞ圆,要挟吴三桂暂时停止追赶,给你们争取了两三天时间。固关是无意间发现一个代理千总成了清兵的内应,想封死关门卡繡死你们撤退之路。”接着,把当时的情况简单讲了讲。

      这一下,酹许多将领心中的闷葫芦才解开了。

      李过左右端详了半天,说:풁“我冒昧地问一句,钦差ᆞ大人是否在居庸关下随唐通给我们对过阵?那天是否用暗器伤了唐副总兵?”

      丁宁佩服地说:“李大趦帅真是好记性,千军万ᖼ马丛中呼能认出我!”

      李过笑道:“不能算认出磧,⊽是那天杜之秩献关后我在城墙上,用望远镜看到唐ᚰ过想自杀。”

      (上一쨓章)目录(下一章)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