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芳

      乭 那《聊斋》中狐鬼精灵变化成人的故事,世人都道是乡野传闻不足为真。老道士漂泊江湖半辈子,阅历极为丰富,对此等诡事自有主张。꺜老道士干的虽是掘人阴宅的缺德损寿之事,却也有降妖除魔,接济众ಃ生的宏愿,其实也有为自己积点阴德的心思。

      世上有许多关于山精野怪的传说,有些是以讹传讹道听途说,有些却未必不是真事。民间有狐、臭、刺、柳、灰,被总称为五仙。指的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蛇和老鼠。有道是“万物皆有灵”此五种畜类最会通灵幻化,众所周知的雷峰塔下白娘子就属柳类通灵化人,这五仙之中狐狸最会幻化成美貌女子,上古之时治水늛的大禹娶的就是涂山九尾狐槔。

      天道慈悲,赋予五仙化人的能力。然五仙化人有善有恶,㥑人是䃡万䟞类之首,为恶作乱的五仙自然需要有人除掉,于是就有了传承摙千载鼟的“南茅北马”。

      ᭇ所谓南茅北马,指的是南方的茅山道士和东北的出马师,茅山道士专门超度滞留人间的恶鬼怨灵,茅山道士行走天下又属三教中的道家分支,故而名声偌大。因此罕为人知的东北出马师显ᐹ得更为神㥷秘,其实出马师就是世间专门收拾包括五仙在内成精的牲畜。出马师尊兴周八百载的太公姜子牙为祖师爷,自然也是因为姜太公斩了祸乱天下的商纣王宠姬苏染妲己စ。只是姜子牙封地齐国在今天的山东,本该팥出现在山东୩的出马师却在东北更为ǚ人知,近来又有山东百姓大举出山海关迁往东北开荒,实在是不知道二地之间有什么联系。

      想我中华开国五율千年,九州大㊌地传承无数,那来华的西洋人对一些禁忌也得遵守,无不敬畏中华神秘古老,从这“南茅北马”中就可窥知헣一二。其实西洋人开办的教堂里的十字架,吸血鬼在国人횆眼里也是神秘,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鋧当下听得此等诡事㖝,老道士۴越想越不对劲。心道:“那女子多半是五仙之中的狐仙幻化成人,周赖就是被那狐仙迷了心智而死,此等害人的魑魅,不为百槾姓除了此害,他日还会出来害人,老夫没遇到还自罢了,今日被老夫撞见必须磱设计斩了此畜。”

      骬 常言道隔行㓰如隔山,倒斗分丘的盗墓者怎的会驱鬼怪?原来发丘一门也是传承千载的大行当,自ꘗ后汉开山以来,历经魏晋不旾衰,极胜于唐,其间出了不知多少倒斗好手,千年下来代代门人盗的ᰉ历朝历代大小古逈墓更是不计其数,自然、也从墓中古籍鮫中学的几种驱魔豉降妖之法,也都记录在发丘一门《撼龙经》之中。老道士螞身为当代魁首中郎색将,自然继承着发丘一脉传下来的驱鬼降怪之法!

      当下引着沈希言在客房里收拾行李,收拾出桃木剑,太极青铜镜等法器,又让沈希言往客栈院子里打下若干红枣子,摘了大把柳树叶,然后又亲自去镇上寿衣铺里买来描画纸人用的毛笔朱砂黄纸等物,如此这般折腾了一天才算ꃈ准备齐全。

      ፂ待的夜已全黑,户户闭门쪍,街道无人。师徒二人方才从客栈后院小门悄么么的出去。本ꍅ来老道삋士是不翭打算带上沈希言的,无奈沈希言孩子心性好奇心重,再三央求下,老道士索驅性也就答应了。老道士心想的是让徒폕弟见见世面,磨砺下心性也是㻄好的!毕竟将来沈希言是要自己下墓的,胆子不大怎鬋么行得通,温室养花见风雨而亡的道理老道士自然是懂得。

      老道士白天打听得周赖家住在何娄处,摸黑寻着路带着弟子过去。但见大门上锁,贴者封条。师徒二人都鶥是练武出身,会轻功,这翻墙的本事自然是会的,当下运起轻功翻墙过户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二人就闻欨到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老道士心道怪哉,那周坠赖的尸体早已经让⟄镇长派人运出镇子掩埋了阈,这会子徺怎的还옕有异味?当下警惕〫起戒心来。师徒二人ꒀ小心惕惕进入亳内屋,并不见鸡毛鸡骨,想来是随着周赖尸体一起掩埋了。

      忽然沈希言开口道:“师傅你瞧”。老道士顺着沈希言所指看将过去,只꣨见床边地上杂放着两只绣花鞋,艳丽异常,在黑夜里格外显眼。老道士ᛙ慌忙从背着的布包里拿出小型火把用火折子点了,举着火把照过去,近前一看,倒吸一口凉气,那两只绣花鞋竟然是纸ﲧ做的⠨,鼻子微微一嗅,浓烈香气也是从纸质绣花鞋里传出来的!

      낝 땉 老道士暗道怪哉,这两只纸鞋应该就是周赖所娶狐仙穿的那双绣花鞋了,只是镇长既然处理了鸡毛鸡骨,为什么没让人䝾处理掉这双绣花鞋?这绣花鞋又是怎的变成了纸鞋?

      正在惊讶之Ň间,䷭突然感到㯇头顶有异物,铉抬头望去,只见一只ⵃ算上尾巴体长近一米的狐狸正趴在横梁上,圆溜담溜的狐疑眼珠子正瞧着师徒二人。那狐狸毛发通红,尾巴随意幡耷拉在梁下。饶是老道士寏阅历丰富,这般大的红㟱狐狸生平也是第一次见䫗。

      老道士欲要掏出背负的桃木剑防身,还不待老道士行动,那红狐狸已是顺着梁柱爬下来,夺⒲门而去硡。歑那红狐줼狸行动极快,用了不过几秒时间,待的师徒二人追出去已是不见了踪影。

      师徒二人只得返回内屋寻找线索,还是沈希言观察细致,开口道:“师父你看那绣花鞋处!”只见原本该有两只绣花鞋的地方,此刻已是不见了绣花纸鞋。老쑮道士火ꔠ把照去,两坨黑色秽物发出栦阵阵恶臭。

      老道士虽觉惊奇,輝但平生ᑕ见过无数怪事,也还能接受。倒是沈希言阅历不深大感惊奇,对뢛这纸绣花鞋变成秽物,先前香后又臭的怪事大惑䳺不解。繒

      老道士和沈希言里里外外寻뭗了几遍,不쾎见蛛丝马迹。当下打算先回客栈,从长计较。于ᆬ是师徒二人退出内屋,翻벗墙而出。欲回客栈再做商量。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