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授权同人>

      ⨊ 䨾空中最强力進量VS陆地之王,强者对战,必有一伤,何㍖况是这种大规模的战争,俗话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战争哪有无伤亡的,诡异的是ꍮ,两大军团好像事先协调过似的,不约而同的同时将同胞尸体及已经没೜有希望的伤员扔到荷塘之中,大地之上,战争进入白热化,텈双方激战正酣,未分出䨌胜负,而它们留在荷塘之中的尸体已经完全将荷塘筛满。

      此时/,作为两个公认的社会分工最明确细致,秩뻖序最井推然有序的种族,前方部队激烈䴡交战,后方清理部队却认真执行的自己的职责,它们本者你打你的,我做我的思想,再一次想法不谋而合,工地上,蚁族将两方势力的尸体搬运自荷塘边,扔进荷塘之中,而空中,蜂族来到被蚁族丢弃的尸体旁,将其抓起了,飞向荷塘之中,急速上升,又高速俯冲而下,在离荷塘有一定距离之时,䋐将手中的尸体向荷塘掷出,借助着这巨大的动能以及惯性,被掷出的尸体,将在荷面上的尸体压入水下深处,让露出荷面上的尸体始终保持在一定的高度,一超过警戒线,天空中的部队会将此尸体再一次抓起,来一个二次,三次,多次投掷,直到达到要求为止,三大ᢱ势力,两大战场,꧞呈现紧张而又ꂁ忙碌状态䌞。

      잭 当荷塘之上的尸体已经明显压制不住,越来越多的尸体㣗超过警戒线之时,地面的蚁族清理部队依然如之前工作一般,一丝不苟的执行着之前的计划,而空中的蜂族部队一阵交流之后,马上改变策略,自尾部射出无色透明的液体,此液体一遇尸体变将后者腐蚀融化,随着时间的推移,严重超过警戒线,如山般的高度在不断的变低,变矮,在其变髧矮的同时,无色液体的另拖一个作用显现而䧓出,融化后的尸体变成一摊水,顺着低洼地带进入水中,与水混为一体,从而整⺨体上升高ᡊ了水池ꍌ的高度,也造成了荷塘的高度,已经漫过了河堤,此时,蚁族发现了异常,瞬间作出了反瓙应,高效的运转效率下,功一部分╽蚁族部队继续做着清理战场,运送尸体工作,另外一部分蚁族部队调转工作重心,向着其他方向前进,于万米之外运送土石,于療尸体之中寻找到一种分泌物质,加入土石之箊中,于荷塘外围筑起阶梯式大坝。

      㥻同时,在荷塘外围的一部分ꂅ蚁巢也被推向荷塘外围,作为大坝的一部分,其他蚁巢向外围进行小规模移动,以北方蚁巢总部为中心向西北、东北方向收缩,让出腇一部分区域。在蚁族构造大坝的同时,蜂族于荷塘东方一个低洼地带,喷射腐蚀性液体,将大地腐蚀出一条宽十米,深三米,长度超出两方势力范围的一条河道,此河道正好于虹桥呈直角九十度,河道完成之后,在河道与大坝交界处集结蒥待命㆘的一部分蚁밦族和蜂族清理部队,在荷塘水面还뵎未到达之前,从大坝里外两面,将大坝打开一个缺口,当大坝内水面漫过缺口最低位置之时,荷塘之水顺着缺口位置向下流动,形成愠了一道瀑布瀑布底部地面早已经被挖出一个十来米深낉的大坑,荷水填满深坑之后,沿着河道向远方大地流出。ݭ

      嬂 你若精彩,天自安排;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不知从何时开始,层쐕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ꮧ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䤩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鈰渺茫的歌声似的。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牅传羽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ꖶ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现在无人可以消受了。

      但不知何时곂,大批色彩斑斓的蝴蝶出现在荷笸花塘的各个角落里,有停留在盛开的花瓣中,吸食着美味的花蜜Ḯ;有驻留在荷叶上,饮着晶莹剔透的水珠;有飞舞于花⣨叶之间,享受着花海带来的芬香。

      这是一个梦幻般的小世界,也是一幅带有迷幻色彩的风景画,ﭠ一条彩带挂天际,细雨蒙蒙间,水上荷叶随风摇曳,如精灵般的蝴蝶舞动着눗优美的됨身姿,河堤之上,一条瀑布带着充沛的水量流向天际,灌溉着下游大地,同时也带去丰富的营养윣物质。而河堤䱓四周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景䎡:

      笆一颗巨型大树如山岳般,守卫者荷塘南大门,树枝之间此时有一朵朵形态各异,颜色不一的花儿,有五角星形,有梅花状,有重瓣,有单䎣生等等,赤橙黄绿青蓝紫茋,或全色,或调色,或主次分明。有花必又有果,有如葡殺萄成串,有如苹果红彤彤,有如香蕉似弯月等等。一个〧又一个灯笼似的蜂巢挂于各枝干之上,勤劳又忙碌的蜜蜂们,于花间飞舞,辛勤的采集着花蜜,又是一个丰收的一天。此时的树下,已经有不少伴生物种,不知名蜃的花草遍布大地,让荒芜的大地有了蓬勃生。

      鋨 北方,둞一座座蚁巢⬝耸立于坚硬的大地之上,微风拂过,卷起千堆沙,满天飞舞的黑沙让天空笼罩在暗无天日之中,能见度为负。作为北方霸主,ऋ蚁族对于周围的环境不管不顾,依然我行我素,热火朝天的建设着自己的美好家园,让一座座通天高楼平地起,不少已经远远超过了蚁巢总部的高度,成了踼荷塘风景画的地标性标志,在蚁族大军与峰族罢战回归之后,北方的建筑更加忙碌,摩天大楼造型夜更加奇形怪状,但自建设之初到现在,还未发生任何一起事故,足见蚁族这一种族对于建造的热爱程度,已经到达疯큪狂的地步了。

      西方,虹桥高挂天际,带来了雨露,榾在它覆盖范围,电ﻘ闪雷鸣,时而晴空万里,时而乌云压顶,时而温暖如春,时而炎热如夏,一年四季在虹桥面前,如儿᧘戏般,翻云覆雨间,景已䎭经大不同。虹桥两端,有云雾缭绕,与半月形大坝相连,若将냪虹桥放平,댫与大坝处于同一水平,会惊奇的发现,虹桥与大坝正好为一个完美的圆。虹桥所在的西面,蚁族和蜂巢建设者们并蓆未进行任何的施工,水面高度也与地面相平,不管荷塘水水平面高度如何,虹桥所在方向的荷塘水就是无法溢出,完全违ᔘ反了自然规律,这又是一个反科学的自然现象。

      东方,高不过几十米,宽不ټ过十来米的瀑布쭚,如一条白练,在黑色坝体上,是那么的显眼,大地之上的水道不大,算不上波澜壮阔,但水质清澈见底,可以看见水下细石壸之间的嬉戏。就是这一条不起眼的‚小河道,却以它瘦弱的身躯,和荷塘一起,挡住了来自于北方的天空侵扰,让南方不必为自己的蓝天担忧。细雨虽然绵绵,河道虽然弱小,但它们的存纀在,为大地带来了勃勃生机,也让这幅荒野大漠图,变換成了江南水墨画。

      蝴蝶的出现,并未再一次引发三方大战,而是成为了蚁族和蜂族两方大战的平息点,两方都是为了占领荷塘区域资源,更好地为牻己方服务。而蝴蝶的出现,一出现就直接占领了荷塘内部,于花丛中抢占最有利于己方的制高点和战略位置,让己方位于不败之地,蚁族和蜂族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双方便就此罢战,开始了几方比较和谐的生活,荷塘也就此进入了和平时期。

      白天,蚁族在自己的领地上开Ḝ工进入城池的建设㉂,蜂族和蝶族相互往来,不断在荷塘和大树之间飞舞者,传花授粉,采花酿蜜,为这一片大自然增添光彩。到了晚上,蚁族和蜂族回归自己的巢穴之中,鹽享受一天辛勤劳作之下的悠闲时光,品쇎茗望月,柔和的月色之下,蝶族过着天为被地为床的夜生活,它们或于月下翩翩起舞,或于花蕊之上观看天空之中的舞者,或于荷叶之上栖息,对于它们来说,整个荷塘就如蚁巢和蜂巢一般,是它们的@家,身随心动,心随意动,荷叶与荷叉花,就是它们最佳的房屋,可以随时随地变着花样换着房间住,这就是它们蝶族̅向往的生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逍遥于天地之间,是大自在。

      不知不觉之中,对于荷塘所在的位置的䥬生命体,时间끜一词无实际意义,在这与世隔绝的世界角落里,这个不过上万平米的小空间里,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炤生态系统,自成一方天地,如佛语所言:一花一世界,一㺊草一天堂。天堂之上뾽是否的人世间所言的天堂?没有生灵见过,也许有,也许没有,但荷塘所在的一方小世界中,各方和谐相处,互輹不干涉,又何尝不是人间乐园,世间天堂。

      。。。。。。

      “大人,前方虚空之中有异象显现,属下好像听到了水流之声,是否需᚟要属下繹前往一探究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