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蘑菇视频一样的软件

      刘故里和李长安在家里温存的时候,TT文学部,全体编辑都在苦恼的在电脑前加班。

      他们正在审核TT文学创办的青年散䔲文征文比赛,TT文学和TT音乐同属于互联网巨头TT集团,但是相比于TT音乐和时代,星辰三足鼎立的状态,TT文麫学那是一家独大。

      在这个小说家在这个社会地位越来越重的时候,无数作家都冒了出来,尤其是像这种有行业巨头举办的征文比鮀赛,无数作家投稿过来,导致整个TT文学编辑部每天每个人都超负荷的运作着。

      为了能在赶在结束日期前结束,每个编辑都准备了各种提升粰工具。

      浶桃子,就編是TT文学编辑部的一名编辑,听着今天李长安刚发布的歌曲,坐在电脑前努力的审着稿。

      对于李长安刚刚说왥的刘故里想投稿的说㢎法,馀她只能说李长安真的被恋爱冲昏了头脑,

      认为对方什么都好,看来等这段时间忙完,要去她家好好的和她谈谈心了。

      不可否认,刘故里在作曲上齷有一定的天赋,但是作为在编辑这行业有着三年的工作经历来说,

      填词和文学虽然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填词好的人,写文章一定好,说出来,桃子可能要笑死ᙉ。 䲈

      所以ꐌ对于李长安的话,她只当是苦恼工作中暤的调剂了。

      看完一篇明显语法都有很多错误的投稿后,头痛的来到茶水间,倒了一杯咖啡,望着外面漆黑쑃的夜晚陷入了沉思。

      “桃子,你那有好点㒉的稿子吗?”

      “没有啊,我看的头都要大了。”回过神看着对귾面和自己一样苦恼的同事说道。

      “我这到有一到两篇,但是感觉送上去也是没用,还是想看看其他的。”

      劓 “那你还好,还有几篇可以送给总编的,我这看的뇥都是什么文章啊,不是情就是爱的。”

      桃子她不会为了完成任务而降低ᢽ自己的标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ᘄ 訊

      虽然可能是她文青的思想在作祟Ć,但是她真的做不到。

      鎮 聊了一会后,萌桃子端着咖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叮咚”

      桃子看到Ź又是一份新的投稿,顺手点了开来,

      《世Ể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啿一顾安

      名字不错,这是桃子第一感觉,接着往下看了下去

      世界聆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辣与死的距离

      앲 而是我站在你뺹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这散文,桃子看完第一行瞬逺间瞌睡全没了,端숨坐起来。

      敘往下看了下去

      世界上最遥远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欶爱你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这就是医我心中想要的散文啊쑽,桃子心中呼喊着。

      顺着看了下去,一字一句的研读下去,越괙来越觉得写文章写的倭真美,尤其是看到最퓓后那句

      צּ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Ⲅ潜海底

      再也忍不住了,直接选择了这篇文⨘章提交给了总编。

      㻕然后桃子本着编辑应有ប的职业操守,把剩下的散文看了下去,看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后,再看看剩下的稿子,真的如同嚼蜡,实在看不下去后,喝了一大杯咖啡,看完了剩下的稿子。

      拿起手机,看着李长安的头像直接一条消息发了过去:

      “㐇小๟李子,你家故里的㓽散文发过来了没,我刚看了篇好的文章,心嚣情好ꭝ,表示可以看看你家故里的散文。쿥”

      桃子的信息发过来的时候,李长安和刘ꐦ故里正在李长安家里相互喂着饭,刘故里把散文提交了后,就没去看手机了,当他得知李长ܭ安还没吃饭的时候,下楼去买了菜,亲自下厨做了几轨个菜,抱뎀着李长安,你一口我一口的相互喂着饭。

      李长安看㵏到桃子的信息,笑着对刘故里说“老公,你ጏ信不信,桃子说的那䂲篇散文就是你写的那《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ᑑ应该没这么頇快就看到吧。”

      “肯定是,桃子那种自认的文艺青年,估计对你那篇散文喜欢的不得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回他啊。”

      “你就说,我通过她的劝导后,自认才疏浅薄,갢不去丢人现眼了。”

      “可我不想这么说啊。”

      䢟“没事的,你䜝就这样和她欅说吧。”

      “好吧,听你的,老公”

      李长安按照刘故䦙里说的发给了桃子后,就不再管手机了。

      刘故里在李长安那吃过饭待到飡了11点多,就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刘故里揉着垓朦胧的眼睛起了床,昨天回到家后,想着和李长安更进一步的关系,兴奋的到半夜才睡。

      来燹到作曲部,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后,打开了新歌榜查看《遇见》的下载量。

      看着榜츂单上已经一千二百万的下载蠿量,不由的吸了一口气,他还是小看了没有盗版的蓝星人啊。 虌

      没过一会,㈁就有前台过来说有人找他,来到前台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那里。

      “你好,我是刘故里,你找我吗?”

      “你好,我是杨伯笙和朱清妍的经纪о人。”男人自我介绍着。

      “这么早就过来了ڄ啊。那我们去录音室那边吧。”说着刘故里带头向录音室走去。

      录音室外,杨伯笙和朱清妍在门外的走来走去,显得很是紧겏张。

      朱清妍셷在门口紧张的向外望去,紧珈张的等Ȯ待着좠刘故里的到来。昨天经纪人通知她今天要来公司试音的时候,激动了半熝天輙。긬今天一早就起来了。

      在录音室外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她为了保持嗓子的良好状态,已经喝了2瓶水戉了。

      但是喝水只能保持嗓子,人还是越来越紧张,中间看了下这个月的新歌榜,看着那遥遥领先的《遇见》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这可是24小时一千二百万的下载量啊。

      붙 “都到了啊。”随着一声男人的声音传入朱清妍的耳朵,打断了她的ℕ思绪,看着面前帅气的刘故里,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㼙故里老师好。”朱清妍和杨伯笙异口ꣿ同声的打着招呼。

      “好䬨了,都进去吧,让我听听你们的歌声。”刘թ故里笑着走进了录音室。

      “杨伯笙,你똻先来试试嗓音。”刘故里示意杨伯笙先进去。

      看着杨伯笙进去后,刘故里和工作人员进入录音室的主控室,随意的ﵱ坐在了调音台的椅子上,戴上了耳机。

      “故里老师,我准备好了。”

      杨伯笙进入录音室后,深呼吸了下,对着刘故里打了声招呼。

      “你打开你前⋷面的曲谱,这首歌你是这唱一㕖下。”

      㙱 “ඔ好的。”杨伯笙答应了下来。看向了曲谱,过了一会,酝酿了下感情后,唱了起来。

      过了大约三分钟后,杨伯笙唱完曻了,安씅静的现在一边等待着。

      “朱쉹清妍,换你进去。”刘故里听完杨伯囆笙的演歬唱后,示意朱清妍进去。

      뚵 朱清妍听到刘故里क़喊他名字后,心中暗暗给自己打了气,向着录音室里走去。

      異 一样的几分钟过后,朱清妍和杨伯笙一起走了出来。紧张的看向了刘故里。騝这可是关系着他们以后的道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