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美女

      咚咚咚的敲门声……

      一ヨ把锋利的刀劈开木门,划着地面来到床前。

      刀光掠过,被褥上鲜血淋漓!

      “啊啊啊啊!”

      颜如玉猛然从梦中惊醒,他坐立起来捂住胸口,大喘着气。额头上的4汗珠有豆粒般大,滚落在被褥上뮳。

      “皇上,您怎么了?” 㒾

      阁楼外的侍卫听见里面敭的动静,关问道。

      点亮灯,颜如玉招呼道没事。他想多半是这几天自己一个人在阁楼里뎻闷坏了才会做这种噩梦。

      “现在是什么时辰?”

      他拉开门,两名侍卫见颜如玉出来,急忙跪在了地上。

      “回禀皇上,已经过脆了子时。”

      ꁿ 颜⤳如玉打打哈气,转过身关好门,不知为什么感觉这两个侍幵卫挺辛苦的。

      됧 “你们俩先回兼去睡吧,我这也没什么事儿。”说着싂,颜如玉给自己寜倒了杯水,坐在凳子上不停塊地打哈气。

      阁楼外守着的侍卫也相互之间打了哈蜶欠,交流眼神。

      “咱睡会去?”

      “可,周将军不是……”

      “他现在又不在,⫄睡会,没那么多刺客什么的。”

      “好,我那还有酒,咱哥俩温温酒。”

      西门关连接西域,往西便是一片大沙漠。沙葒漠天气奇异,晚上天寒,驻守쐟此地的士兵多自备酒坛等器皿,只为夜晚喝喝温酒暖暖胃和身子。

      听到有温酒,怎么能不心动。

      两个侍卫的谈话,颜如玉听得一清二楚。他看着门外灯笼的光照下,两个侍卫的人影消失不见,叹了口气。

      “这些人也不知道想不想他们爹娘。”

      欸想着,颜如玉的眼泪就涌了上来,他勒紧拳头,看着杯子里面平静的面,口中呢喃。

      “爹,我好想你,我一定会找到那些人,给爹报仇!”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腰间抽出方子轩给他的玉佩,将它撰在手心。

      这块玉佩是陌朝皇帝的信物,方子轩有这个东西,他肯定不是一个简ꃿ单的人!

      颜如玉对着灯光仔细辨识玉佩上面的纹路,忽然窗ꙴ户被风吹来,灌进来阵阵凉风。

      由于没有띵披衣服,干坐着身上冰凉凉的,他只能站起来去关好窗户。

      얛就在他站ꨢ起来的那一瞬间,风吹灭了蜡烛,整个阁楼里暗了下来。

      “呼鈠,方子轩你再不回来,我颜如玉不是被吓死就是闷死在这了。”

      额。

      颜如玉感觉到腰间被人点了一穴,随后整个身体一抽搐,僵硬不可动弹。 ꊜ ꗜ

      封穴位,点穴指!

      他虽然只是个拉闸的练气中期,但柡是被点穴还是能感犉觉出来的。

      “什么人?”颜如玉压低声音。

      “取你狗命的人。”

      颜如玉的身后,传来沙哑的声音。

      颜如玉能感觉到,他身后的人虽然不是什么强썃者,但是气息荭肯定在飞剑往上。

      “貌似我没得罪过匿什么人吧。”

      颜如玉握䥊着玉佩的手还有力气,月光已经不似之前明亮,在这黑夜里,自ꡠ己都看壳不清自己槎在做什么。他将玉佩塞进腰间,顺带抽ు出腰间的匕꾵首。

      “可是你是陌朝的弖皇帝。”沙哑的声音离他有些远。

      颜如玉将匕首紧紧贴着腰腿,噗呲笑쯈出声:“我要是ꚹ皇上,我Ⓩ能这个样子?”

      磭 铛……

      那人用不知㫔道什么东西打了一下颜如뽅玉的手背。手背被击打,他神经紧张收缩,炾手里的匕首咣当掉在地上。

      “就你一个练气,也想在我面前做手脚?”沙ܝ哑的声音쀉离的很近。“我问你,你刚刚为什么说你㗮不是皇帝?”

      ת “你是来杀皇上了,我不是,肯定不能让你错杀了不是。” 뙼

      ໭ 颜如玉感觉得到他身后这个人并没有那么决绝,也不是那种没有感情的杀手。

      봼毕竟杀手,可没有闲情雅致和你说这么多话。

      “好一个不是皇帝。”沙哑声音在身后,梿一只手抽出颜如玉腰间的玉佩。“这是什么?”

      “捡的。”颜如玉迅速回答。

      “捡的可还行?”

      島剑柄触碰在腰间,벾颜如玉感觉背后一阵凉意,他深吸一口气,尝试着平静心情,等待着救援。

      或许刚刚ࡅ没有支开侍渜卫,他现在至少是安全的。

      “说,你到底是不是皇帝,或者真的皇帝在哪!”

      “听你口Ǘ音,不是西域人?”

      “……”

      颜如玉继而问道:“你的口音……”

      他的话还没说빺完,那人已经打断了他。

      “你还能听得出我Ἲ是哪里人不成?”

      颜䃾如玉思索片刻,道出爱:“陌京。”二字。

      뱯 咣,熟悉的扇子打开⺹声音。阁楼的灯被点亮,熟悉的两声咳咳。

      “颜兄现在都可以临危苕不乱了。” 

      方子轩ց解开颜如玉的穴位⻆,颜如ﭢ玉活动活动筋骨,笑着拿开盖着的杯子。 闬

      鰻“不怕死?怎么可能。你说话的那一瞬间,我就猜到是谁了。煍”

      “鄫那你配合我演了半天戏?”方子轩将扇子合起来啪的摔在桌子上。

      “怎么,只允许你十天消失,㵞不允许我一刻演戏?”颜如玉掷出空杯子。“我闻到酒香負了ത,在哪不拿出来?”

      쐌 方子轩走到窗户前弯腰提出两⽏坛酒,喝声道湯:“知道喝酒该怎么样不?”

      㡰 “怎么样?”颜如玉疑惑。

      “拉闸,쏂教你,将进酒,杯莫停!”

      ᡚ……………… 

      閸 天微微亮,西门关军帐的帘子被拉开。䋵

      杨不爽打坐了一晚上没有入定,他微睁着眼睛,只有细缝的视角。

      方演站在帘子处,面部表情单一。

      “杨门主,有两个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맬”

      杨不爽不屑一笑,貌似他并씷不想了解别的东西。

      “算了,本王选一个先说。”方演将密函夹在手中,对着杨不爽的坐垫。

      密函动如急风,杨不爽抬手接住。

      “这是皇上諐行踪的密函,你和我先去西门关,一是拜见皇上。”方演顿了一下。

      杨不爽抬头看着方演的脸色。本以为他会低沉的脸上居然带着笑意,而且这笑意很发自内心,不参带杂质。

      “还有件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썹 “卯时三刻,张前辈该回西门关了。”方演背手转身,只留下杨不爽一个人在那坐着发呆。

      发呆了一会,他ꆼ才想起来手中拿着皇帝行踪的密函。

      䳠 他打开密函,密函上写着ꨞ的地名是:“西门关。”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