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菁菁校园>

      张轶在石娃子口中得知了这本书名叫大苍功,听名字觉得还挺唬人,挺像那么回事的,可上面的字张轶一个也看不懂,即使这真是一本了不得的修炼法门,张轶也无法进行修炼。

      由于受伤颇深,张轶无法随意走动,只能待在客栈里静养,连续几日躺在客栈里令张轶烦闷得很,只好又将那本看不懂的大苍功拿出来翻阅。

      张轶躺在床上,双眼无神麻木的翻看着那本大苍功,他不知把这本大苍功翻看了多少遍,仍是看不懂上面的任何一个字。

      看着看着,张轶有些了困意,手上的那本大苍功一个没握住正好砸在了脸上。等张轶把书从脸上拿开之后,发现周围变得一片漆黑,自己身处在一个没有光亮的地方。

      四处都是黑暗,张轶伸手不见五指,一时间他有些急躁,对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喊道:“石娃子别闹了。”然后却并没有人回应他。

      忽然间,一个光点出现凭空出现在张轶面前。由于四周是那样的漆黑一片,所以显得张轶眼前的这个光点格外光亮。

      一个光点出现后紧接着几个光点,几千个光点甚至几万个光点,这些光点的出现瞬间点亮了黑暗。

      凭借着光点散发出的光亮,张轶四下张望着,除了光点以外,这里再没有其他事物,他不可置信的喃喃道:“这是阴间吗?难道我被书砸死了?”

      张轶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无数光点之中,可走来走去,眼前除了黑暗就是光点,一个人突然到了一个陌生走不出的空间,张轶也如常人一样心态感到备受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张轶也不知走了多久,更不知走了已经多远,他只知道他现在很累。于是便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周围除了黑暗就是光点的一切,不知该何去何从。

      偶然间,张轶忽然发现面前的这些大小不一的光点像是一个个文字,而这样的文字与“大苍功”上面写的是同一种。

      “莫非这些光点就是大苍功的神秘文字?”

      想到这儿,张轶尝试着将光点握于掌心,当他握住其中一个光点时,所有的光点突然像受到什么感召一般纷纷涌入张轶的体内。

      待张轶反应过来时,无数光点早已进入了他的体内,而张轶发现自己此时已经回到了客栈之中。他从床上爬起身,推了把倚靠在床沿正睡了过去的石娃子,将其一把推醒道:“石娃子石娃子,刚刚我一直在这屋子里吗?”

      石娃子被张轶推醒,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打着哈欠道:“可不吗,你受这么重的伤还能去哪儿?”

      张轶闻言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道:“刚刚是做了场梦吗,为什么感觉这么真实?”

      突然,张轶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床上那本大苍功拿在手里翻看起来,可连续翻了两次之后张轶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震动,口齿不清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石娃子闻声起身问道:“张轶哥你咋了?”

      令张轶震惊不已的是,那本大苍功上的神秘文字已经完全消失得不知所踪,上面一片空白。

      张轶不知呆坐了多久才缓过神来,他目光仍是有些呆滞的说道:“原来那不是梦。”

      石娃子在一旁不知张轶中了什么邪,只当是因为受受伤过重说胡话,给张轶熬好了药便出客栈去请郎中了。

      张轶盘坐于床上,调动真气走遍全身经脉,突然惊觉自己五脏受得损伤已经恢复,只是感觉心口有些微微的不适。于是,张轶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坚实的肌肉,他的瞳孔突然变成淡蓝色,运起天生的神眼看向心口,发现心口多了一团密密麻麻由无数光点组成的光团。

      张轶定睛细看,发现这个光团就是跑进他体内无数个光点组成的,正在此时,一道玄而又玄的声音在张轶脑海中响起,似有一人在他耳边低语。

      “大苍功,共分九重,无需灵气,可获武道绝巅之力……”

      大概过了一炷香时间,那道声音才慢慢消失,那道声音已经将大苍功的心法全部汇入张轶的识海之中。

      在将口诀心法全部记熟之后,张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再次看向心口处的光团,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张轶自嘲道:“没想到我一个不能修行的人,居然拥有了一套无需灵气的修炼法门,可能这就是上天给我的造化吧。”

      然而张轶转念一想,这大苍功是村里那个疯老头送给他的,这说明那个疯老头的身份和来历定然极为神秘,于是张轶决定等回到石鹏村一定要好好请教一下疯老头。

      这时,房门外传来了石娃子的声音,“先生,您快看看我张轶哥吧,没发烧整个人却在胡话呢。”

      石娃子推门而入,对张轶道:“张轶哥,我又请了个郎中给你瞧病,你快让大夫给你号号脉。”

      令石娃没想到的是,张轶居然像个没事的人走下床来到他和请来的郎中面前,说道:“麻烦先生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还请先生回去吧。”说着,张轶取出几钱碎银子塞到了郎中手中,并将其送出了客栈。

      石娃子见张轶面色红润,一改之前面色苍白虚弱的模样,惊奇道:“张轶哥,你伤好了?”

      张轶用手拍了拍石娃子的肩膀道:“多亏你悉心照顾,我的伤已经好了。”

      石娃子得知张轶已经恢复自然欣喜不已,然而还是有些怀疑张轶为了不让他担心编谎话骗他,问道:“张轶哥,可我请了几个郎中了都说你这伤没个一年半载好不了,怎么会好得这么快?”

      张轶略有迟疑,不知该怎么回答,总不能直接告诉石娃子看了本书就好了吧?那样的话,只会让石娃子误解,更确信他是谎称自己的伤痊愈了。

      张轶挠了挠头,解释道:“毕竟这个小镇还没我们余阳镇大,郎中的医术嘛自然是有待商榷,我不是让你按照我的方子买药的吗?所以说我是吃了自己配的药才好的。”

      可这番话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说服力,石娃子还有些抱有怀疑,不过看到张轶似乎真的痊愈了,石娃子也是乐开了花。

      “你这傻小子笑什么呢?”张轶看着石娃子呲着大白牙露出的傻笑,有那么一瞬感觉这孩子有些憨傻,然后说道:“走,张轶哥带你吃好吃的。”

      一听到吃好吃的,石娃子两眼顿时泛起了光。

      “你还没告诉我你笑什么呢?”

      “我在笑你的伤好了,我们可以启程回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