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父reborn

      腆 一整摞的巫师牌被打乱诟顺序,然后一❽字码开,再依照背面标出ᦀ的“类㏳别”分开。

      䡨 他们各自选出챳六张牌,又再拿三张,阿尔伯特翻开了自己的卡面:5、3、高塔、城墙、占卜女巫、小鬼、7、7、핱大剑。

      “阿尔伯特。”

      老神父翻开卡面:

      砼“你相信世界上有神么?” 멸

      山、黑夜、森林、月亮、6、2、9、9、神묪偷ಓ。

      ආ然棣后一枚骰子从牌䛷桌上弹應跳起来,落地时晃荡了几下,亮出最上面的数字——2。

      “不,我괴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他看了眼牌桌,“我相信那些物质的,现实的,逻辑的东西,我没有见识过鸵所谓神,所以我不信。”

      在现代社会中并不鷻缺乏这样的人——他们自己信奉教派,룼想来科学也是一样的,于是他们像攻击其他宗教一样攻击科学,꽇这种人韃他见得多了,所谓的教派,他也见得多了厤,但是,真正有益的教派却少之又少,如果有一天,一个对他所在的群体有巨大益处而无任何害处的宗㦍教出现ﲉ在眼前。

      猢鸺那他就会选择表面上意思一下,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信。

      当然心里是另一回事。

      就像大多数冲国人拜神是为了交好运,性质和抽卡前洗脸驱逐非气一样。

      ꅯ “我先攻ণ。”

      男巫将小鬼和㊩大剑前移发动攻击——先攻者开局只能攻击。

      老人思索了下,将黑夜、森林前移,使攻击无效,又移出“ꅘ神偷”,它可以从巶阿尔伯特的牌组里拿两张卡:“我要高塔和占卜女巫,生效组合,弃置高塔和占卜女巫,多拿四张卡。”

      神父的开局很顺。

      “那要如何解释你面蘨前的这个世界?”老人笑着说,“万易物一切,都本身包含了其存在的缘ꗤ由,当我们将目光投入到这些事物中돑,寻找它的起因,无限向上追溯。”

       “则一定有包含一切的缘由,那也是我们这个世界通用的解。”

      他从规꧱则书标明的类别里抽出四张卡——前面的出牌ꀬ会影响这里腦的取牌,这本该由“主㧷持人”进行,但这里实在没有别人깘——然后沗他自己再拿两张。

      这时他剩下山、月亮、6、2、9、9,四张卡分别拿到小鬼、剑皑士、大剑、5,抽到4、幽灵。盵

      “事物有起因,我认同,但世界有起因,我不认뾢同。”他微微皱眉看着自己的牌组,“我找不到你的逻毟辑,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起因?”

      阿尔伯特本轮可䖆以拿三张,抽蝏到倒吊人、恶魔、影子,他先前剩下5、3、7、7、城墙。

      “移出所有数字卡큲。”男巫说,“攻。”

      꿯数字卡可攻可防,但一轮只能指定一个功能。

      “因为这可以给我们的思想一种力量,对抗这世界的混沌与未知。”

      “追溯源头是填补我们思旋想空缺的根源——一个有智ꄑ慧的人总会思考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不能蒙上眼睛,假装那空洞不存在。”

      埼 “ꮎ防。”神父说␣,“出剑士、大剑.....就像你们搬出【宇汓宙大爆炸】理论,试图给世界的起因拿出一个解答一样。”

      좑“出恶魔和城墙。”阿尔伯特看了看组合,“椌移出倒吊人与影子.....䱹我认为,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们的世界诞生于偶然和概率,我们已经得到了这一切,才能ޑ在这里进行讨论。”

      “那么,什么是宇宙大爆炸的第一推动力?”

      他追问。

      重 汢 “.....線不知道。”

      “现㴏代魔法仍未对此给出解答。”

      㵣 骰子又跳尳了下。

      “呵呵呵——”老神父㴪轻轻地,温和地笑了,“你看,这难道不矛盾么?”

      男巫没牌了,奖励苦行者、高山、贤者、抽到6、眼睛符文、太阳符号,于是移出高山和贤者,拿到一张【智慧】ꖀ-每轮可以多抽张卡,接着他放弃一回合,用太阳符号防住一张幽灵,两人渐渐进入正式的牌组对峙——这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黑发施法者抽到6、6、灾厄ᐽ,他手里还有张6,因此将这四张牌全部弃置,换到一张【灾厄之兽】-持有即可每轮自动加10攻,紧随其后,又拿到火焰剑、审判、太阳珶符号,加上手上本来有的贤者,四张卡弃置,拿到【审判之理】-每轮加五防,幽灵类攻击无效,下一轮再抽到高山、眼睛符号,连【智慧牌】一起弃置,得到【真理之视】-每轮多抽两张卡。

      【灾啁厄之䍌兽】-【审判之理】-【真理之视】

      超模卡组。

      柸而神父手里ꮀ的效果牌只有一张“独行长路”。

      他输定了,但看起来却᷅带着一丝丝的愉快和欣慰:“为什么质量越大引力越大,生命最初的物质那样复杂,又是怎么诞生的,你䐱们给出的只是理⡋论,你们既没能完成再现生命原生的奇迹,也没有真正见过我们这颗星球之外的景象,为何如此相信物质的,相信魔法,这难道不是在摩拜神?”

      “摩拜一个名为【现代魔法】的神?”

      “当然不是。”

      阿尔伯特的神情䣃也放松了少许:“这是你们的误꜓解,一个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总是灵活的,我们相信质量越大引力越大是因繇为我们目前发现、研究到的事物皆如此,我们相信自己的生命起藷源理论也是因为这最【合理】,符合推导,如果我们发现不对,쳠我们自己就会推翻它们,给出【更合理】。”

      “我不能磨,也不愿意将思想寄䝶托在虚无缥缈的事物上。”

      很快地,神父手中的牌全部打空,双方也根据规则拿到㺨了自己的뻮“结果牌”。

       “那要如何깔解释未知?”

      “轌为什么要解释?”

      黑发年轻人摇头道:“它就在那里,无需窥在意,等到我们研究到䣀合适的高度,合适的领域풵,它所占据的魖领地就自然消减。”

      “我们信唯物的,和你们信唯心的可不相同。”

      “你们说神是一切的源头。”

      “但于我们而言,广义魔法只是工具,探索、了蜷解世界的工具,它仅仅是我们手足眼耳,就像你看到我,听到我一笏样。”

      阿尔伯特亮出了手中的㘕“结果牌”:

      【铁心无畏】.【前进者】.【挚诚】。

      ߊ

      “我不会信奉任何虚无缥缈的东西。”

      “遗憾。”

      神父微笑着闭上眼睛,亮出牌:

      【和平主义】.【铸剑为犁】.【陡卫道者】

      谈话结束。

      阿尔伯特站起来,走出去,迎着开始灼热起来的阳光,⌡走到街道上,他得到彁了自己想了解得东西:

      ——斯莫兰教廷,实质上是뭨个非常现代化和发展、入世的宗教,它的内核是科学的,只是在ᕶ最终极的,核心的ꃍ“解”上安插了一个名为“神”的答案。

      它与他前世接触到的所有宗教都有区别。

      而神父这边,也缓缓站起来。

      “主教.....”

      有几名쬥神职者从圣徽后的小门中走出。

      “很坚定的思想。”老人摇头,“我看不到任何转化吸纳的可能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