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明星>

      “实不相瞒,我们现在缺少了一笔运营资金,非常需要戴伦你的投资。”

      闲聊了一阵后,尼可拉斯回到了正题,直接开门见山聊起了投资。

      其他五位创始人,还有安德鲁,都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年轻人。

      夏景行耸耸肩,“当然了,我这次到爱沙尼亚来,就是为这事来的。”

      尼可拉斯笑着说:“好,那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产品。”

      他拉着夏景行、安德鲁来到脏乱不堪的一间卧室。

      卧室被改成了“黑网吧”,床被搬空了,放着六七台电脑,地上全是乱拉的各种线路,方便面桶、烟头、空酒罐扔了一地。

      夏景行和安德鲁忍着各种刺鼻味道,选了两个工位坐下后,尼可拉斯帮助两人启动了软件。

      “哇,这什么?”

      安德鲁看着电脑上的拨号界面,大呼小叫道。

      夏景行在另外一台电脑上接起了电话,笑着说,“这是网络通话!”

      安德鲁仔细听了听,果然有两重声音,一重是房间内直接传到他耳朵的,还有一重是电脑里面传出来的。

      “这个有点意思!”

      安德鲁来了兴趣,开始骚话连篇,还唱起了歌。

      夏景行也对着电脑说话,两人一问一答,全方位测试起产品。

      尼可拉斯等六人则站在门边,笑着看着这一切。

      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的产品而无动于衷,这次显然也不例外!

      玩了一会儿,或者叫测试了一会儿,安德鲁确认真的可以网络通话后,笑着夸赞了尼可拉斯等人,同时又提出了一个小建议。

      “声音有点失真,有时候传输还有点卡顿……”

      都是一些细小的瑕疵,大问题没有。

      尼可拉斯点头,然后耸耸肩,“没错,我们也注意到这些问题了,但眼下没有钱去招募更多人手完善它了。”

      安德鲁点点头,这是实话。

      在他想来,六个人能够做出这玩意儿,并且没什么大问题,已经很不错了,不能去奢求更多。

      “咦,你们这个网络通话收取费用吗?”

      安德鲁突然想起一件事,认真问道。

      “我们打算让它免费,以帮助我们获取更多的用户。”

      尼可拉斯笑着又补充道,“当然了,我们还会研究更多的增值服务,比如用我们Skype软件拨打座机和手机,这些服务就可以进行收费了。”

      “它叫Skype(斯盖普)?”安德鲁问道。

      尼可拉斯身旁的另外一位创始人乔纳斯点头,“是的,由“Sky”和“Peer”组成,但由于的域名已经被注册,我们就改成了Skype。”

      “Peer to Peer(点对点)技术。”

      夏景行笑着接话道,“Napster和Kazaa都用到了这项技术,极大地方便了网民的网络体验,不过却也触动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

      P2P是peer-to-peer的简称,又称为点对点技术,是没有中心服务器、依靠用户群节点进行信息交换的对等式网络。

      区别于传统的C/S中央服务器结构,P2P网络中每一个用户节点即是客户端又是服务端,能同时作为服务器给其他节点提供服务。

      Napaster则是上次他在斯坦福回答创业者提问时,提到的那个P2P音乐分享和下载网站,因为引起了大规模的音乐盗版,被美国唱片工业协会、五大唱片公司告到破产。

      Kazaa也是一款P2P文件分享程序,在Napster的基础上提升了不少。

      于2000年9月正式问世,并成为了当时下载量最大的软件,几乎每秒钟都有几名用户通过P2P共享技术下载音乐、影片、软件、游戏、图片以及文件。

      开发者就是面前这六个人,开发出这么吊的软件,为什么还混成这样子?

      那是因为尼可拉斯团队跟美国电影、音乐企业谈崩了。

      这些企业起诉Kazaa侵犯着作权,这导致他们不得不时刻躲着美国来的律师和法院的传票。

      夏景行前世听说过尼可拉斯和他五位小伙伴的遭遇,怎么一个“惨”字了得。

      有次尼可拉斯在斯德哥尔摩的戏院看戏,他妻子收到了一个陌生人送来的鲜花,里面夹着一封信,信里面塞着法院的传票。

      尼可拉斯吓了一跳,赶紧跑了,最后这个传票还是没有送成。

      除了在斯德哥尔摩,尼可拉斯在伦敦也遭遇了相同的事件,同样也躲过了。

      听说尼可拉斯从其他地方逃回爱沙尼亚的时候,都是带着团队坐船回来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逃过身份检查。

      即使是回到了塔林,尼可拉斯还是每天担惊受怕。

      “只要有人敲门,而且我们还不能判断这个人的身份,我就会吓得藏在桌子底下。”某媒体采访时,尼可拉斯自己承认起往事。

      因为担心被捕,尼可拉斯和乔纳斯好几年都不敢飞到美国去,即便Kazaa后来卖给了澳大利亚的商人,他们都还是不敢坐飞机。

      好在之后两人花了一亿多美元摆平了这个官司,和美国电影、音乐企业、协会达成了和解,东躲XC的日子才算正式结束。

      目前Kazaa已经出售了,但美国的电影、音乐企业还没放过他们这群人,所以眼下还过得很狼狈,开发斯盖普也都是偷偷摸摸的。

      听夏景行提到Kazaa,六个人脸色都不太自然,因为那是一段既危险刺激,又不堪回首的岁月。

      尼可拉斯作为团队首领,大度地耸耸肩,“看来戴伦你非常清楚我们的遭遇。”

      夏景行怕对方多想,笑着说:“我没别的意思,对于你们的技术能力,我也是非常佩服的。

      同时我也很同情你们,唱片业、电影业的那帮混蛋的确太贪得无厌了。

      守着版权过日子,缺乏创新,你们看看,最近几年上映的电影,还有推出的唱片,都是什么狗屎……

      躺着过去的功劳簿上过日子,迟早完蛋!”

      听到夏景行狠骂好莱坞巨头和几大唱片公司,几名斯盖普的开发成员面色稍霁,觉得戴伦这人说话还挺好听的,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不少距离。

      安德鲁还是一头雾水,不过也听到了几个关键词,“Kazaa”、“版权”,他打算待会儿去上网查一下。

      “你们需要多少钱?”

      夏景行看过了产品,也知道这创业六人组过往的辉煌。

      对于接下来的投资,基本上都不需要做太多思考了,只要价格合适,投就完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