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国app官方下载

      梅格和吉姆似乎远远便看到了王尔德脸色的惨败,两人不约而同抿嘴而笑,他们是赌赢了,魔法师在施放强大的魔法后,身体往往会变得十分虚弱,这是几乎每一个魔法师都要面临的弱点,而他们,抓住了王尔德的这个弱点。

      就在二人沉浸在快要来临的胜利喜悦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

      火焰巨人燃烧着烈烈雄火的手臂猛地一沉,手掌突然朝着地面重重砸落,接着继续向前扫去。

      它选择了放一留一!

      悲催的梅格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扫飞,如流星般砸落在墙壁上,整个身体镶嵌在墙上,梅格的内脏几乎要被这股蛮不讲理的力量震碎。

      所有一切都落入吉姆的眼中,他万万没想到,还没有高兴多久,他便失去了唯一的助力。放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奔袭回头查看梅格的伤势,二是暂时忽略梅格的生死继续奔袭。

      咬咬牙,吉姆选择了第二个选项,“坚持住,只要我抓住那个臭小子,那个火焰怪物就会消失。”吉姆不想放弃梅格用自己换来的这个奔袭机会。

      远远盯着伸手可及的王尔德,吉姆越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没看到那个可怜的人类脸色有多难看吗?那就是证据。

      吉姆已经越过火焰巨人的横扫手掌,他急不可待地伸出手,下一瞬间,只要过了下一瞬间,他便能够抓住那个害得得他少了一条胳膊的胆大包天的人类。

      然而这个下一瞬间,却永远成了他无法跨越的悲哀。

      吉姆右上角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一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手掌,用闪电般的速度,将悬在半空下一刻将要飞向王尔德的吉姆,拦腰抓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快速远离曾经近在咫尺的王尔德。

      “啊!”

      悲愤交加的吉姆,一边不断扭动着身子挣扎着要摆脱火焰巨人的束缚,一边疯狂地呐喊。他出拳如流星,在斗气的加持下,一拳接一拳地奋力砸在火焰巨手上,每一次出拳,都溅起璀璨的火花,奈何火焰巨人只把吉姆的疯狂抵抗视作挠痒痒一般看待,丝毫不放在眼里。

      吉姆身上的衣物很快被烧为灰烬,可他丝毫不在意,赤着膀子继续挣扎,身上隆得飞起的夸张肌肉,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的油光锃亮。

      但再引人注目的漂亮体格,在火焰巨人的眼中,和垃圾没有任何区别,绝对的力量代表了一切。火焰巨人任由吉姆左冲右突,它独巍然不动。

      王尔德惊呆了,难道这就是高级魔法的威力?几乎没费多少力气,便将吉姆和梅格收拾得妥妥当当的。

      火焰巨人抓着还在拼命挣扎的吉姆,用极慢的速度移动到被它扫飞的梅格面前,用空出的那只手,将梅格从镶嵌的石缝中抠出来,然后像吉姆一样,抓在手中。

      在王尔德的注视下,火焰巨人一手抓着一个,转身走到他的面前。

      哪怕是王尔德他自己施展魔法召唤出来的火焰巨人,但如此近距离的靠近,昂着头望着火焰巨人,他也不由感受到莫大的压迫感。

      火焰巨人弯腰屈膝,半跪在王尔德的面前,当着他的面,抓着吉姆和梅格的两只手齐齐朝着对面用力一砸,十根手指化为温度极高的火焰熔炉,内里的吉姆和梅格仅同时痛呼一声,便燃烧起来,化为灰烬,连小小一块尸骨都未能留下。

      解决完敌人了,火焰巨人站立起来,脚下的土地仿佛融化了一样,眨眼间便沉没地底。

      王尔德久久不语,最后连火焰巨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也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回过身来的时候,望着空荡荡的溶洞,感觉一切都是发梦一样,他至今都不敢相信,吉姆和梅格真的被他用第一次学来的魔法打败了。

      “人类少年,你的请求我已经帮你完成了,地狱的使者已带走你的敌人,你成功完成了【伊弗里特之祭】,沉睡的战士已苏醒,是时候兑现你之前允诺的誓言了。”

      王尔德深吸一口气,心想该来的总归要来,正如神秘巨像在神识世界告诫他的那句话,只要从黑暗中拿取什么,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走进山魔巢穴后,发生在他身上的一连串事件,堪称奇迹,是时候向黑暗归还什么了。

      “跟着我给你的指示,前往另外一个地方。”

      闻言王尔德迟疑了一下,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溶洞迷宫外的石室到底是什么情况,在他遁走之前,巴尼好像已经用他的行动告诉众人,他要背叛山魔迪恩,他要抢夺山魔迪恩的所有一切荣耀和风采。

      如若神秘巨像要自己前往的地方要经过石室,那他无可避免要和那两个正打得天翻地覆的魔头碰面了。

      迟疑了一刹那,王尔德便立马把脑海中的这种担忧驱散,他的心立马变得无比的坚定,无论会不会经过石室,他都要完成对神秘巨像的允诺,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到时候再想办法。

      溶洞迷宫之所以被称为迷宫,是因为里面遍布大大小小各种岔口,一个不慎便很容易迷失方向,在里面兜兜转转依旧难以找出正确的离开线路。

      但神秘巨像仿佛对溶洞迷宫了如指掌,每当王尔德移步到分岔路的时候,脑海中便出现下一步的指示,他几乎没有任何停歇,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兜兜转转一段路后,王尔德已然发现他不知身处何地,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神秘巨像要带他去的地方,并不用经过密室,他不需要以糟糕的身体状态去面对强大的对手。

      穿过一处拐角后,王尔德发现自己走在一条笔直而幽暗的走道上,完成【伊弗里特之祭】后,王尔德获得了很多馈赠,其中一项是他的眼力和耳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走在幽暗的走道上,没有任何灯火,他依然能够模糊看到走道两边残破的浮雕,有飞禽走兽,有百族天骄,自然也有威凛神明,每一个浮雕似乎都在诉说着属于英灵的历史事迹。

      王尔德感觉自己走进辉煌历史的长河,不同于书籍上枯燥死板的叙述,他从浮雕上感受到富有活力的历史韵味,只是岁月的痕迹在这些浮雕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王尔德只能认出几个比较完整的浮雕,都是至今在人类世界里面仍然闻名遐迩的著名人物。

      前方的亮光越来越大,看样子,神秘巨像要带自己去的地方,就要到了。王尔德不禁深吸一口气,他开始有些期待,亮光后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刚刚踏进纯白高塔,王尔德便吓了一跳,差点就想要立马转身离开,皆因在他眼前,血泊上躺着一头生死不明的黑色生物。

      待他看清血泊上的黑色生物是一头黑豹,王尔德受到惊吓的心再次一震。他见过这头黑豹,黑豹的双瞳令他格外印象深刻,王尔德记得他的名字叫迈尔斯,是他见到的第一个山魔迪恩的手下。

      王尔德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他从血茧苏醒后,犹记得血祭失败后暴怒的山魔迪恩急着要寻找阿蜜莉雅问罪,所以派了黑豹迈尔斯出去寻找,为何迈尔斯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倒在血泊上呢?

      难道……王尔德脑海中浮现一个美艳女人的肖像。

      他小心翼翼移步到血泊的跟前,血泊已经开始凝固,血腥味令王尔德感到有些不适,但他还是忍着这股恶心,弯腰伸手去检查迈尔斯还有没有活着的迹象。

      迈尔斯死了,死得非常彻底,致命伤只有一处,绕着脖子开裂的半环状血口,如同凶手肆意的狂笑,嚣张宣示着他的得意杰作。

      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残忍之事,王尔德并不为迈尔斯的死感到悲哀,同样,一条生命就此消失,他也不会感到一丝高兴。

      从身上掏出一块火系符文晶体,在松手的同时王尔德神识一动,符文晶体在空中爆裂开来,一团火焰在接触血泊后,燃烧得更为猛烈。

      望着迈尔斯的尸体慢慢被烧为灰烬,王尔德在心中默念道,来世选一处好人家投胎。

      “该干正事了,人类,看到前面的三块石板吗?走到它们前面去。”

      王尔德不仅看到三块石板,还看到了三块石板前面插在地上的青色长枪,只是听到要干正事了,他下意识忽略了那把青色长枪。

      “这三块石板……刻的是血祭的祭纹?”王尔德的脸上涌现震惊,满眼的不可置信,他颤抖着手,忍不住轻轻抚摸着石板上的凹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