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停靠免费视频试看

      青鸾鸟展翅高飞,昆仑的面貌大致可见,风缭绕瞧着这满山略微有些凋零的树叶,缓然发觉,这青鸾鸟竟往山下飞去。

      风缭绕不解,昆仑山的灶房没在꾫山顶吗?

      ꑯ 花盈盈看着漫山遍野的树木,余光瞥ᠰ见风缭绕眉处微皱,猛然察觉,上神兴许还不知道灶房在半山腰。

      花盈盈对风缭绕不失礼貌的解释道:“上神,我们昆仑人数众多,住房成了问题,故我们师尊悜便把这有浊气的灶房移到了半山腰。”<

      风缭绕颔首,因花盈盈的一番话心下了然。

      花盈盈瞧㼻风缭绕神色似了然,花盈盈想起风缭绕方才要与焻她说道,便继얅续开口道:“上神不是要跟我好好说道说道吗랮?左右到灶房还需一盏茶,上神现在便可与我说道了。”

      风缭绕抿唇。

      其实风缭绕自从上了青鸾鸟的背上之后,就不想与花盈盈说䒼道了,ꅈ现下没了那心态,他如何与这野花开口。

      难不成直接开口道——我是九重天上鼎鼎有名的凤音上神风缭绕!

      ㄉ这么说岂不得把面子全折在这儿?

      쬨风缭绕思前想后,挖空了几万年来积攒的墨水,这才叫他想出了一个说法。

      “现下我发觉,也无甚大事,不说也罢!”风缭绕扇鍂了扇扇子,一脸的宽容大度。

      花盈쀣盈恭维道:“上神真是仁慈之心!”

      风缭绕被花ꋓ盈盈这么一夸,满心欢喜,果然天下知己难求啊!

      九重天上的那些仙家尽会说他风骚!

      “方才听闻大师兄唤您上神,之前胑称呼有误上神还请海涵!”花盈盈把话题扯到了之前的称呼,与风缭绕致歉。

      “姑娘客气了,风某为人较为低调,识得之人本就寥寥无几,姑娘不晓也实ꁌ属情理之中!”风缭绕扇着扇子,装逼道。

      花盈盈面容含笑,本想接茬,青鸾鸟却猛然一颠簸,话没说出口不说,连瞑手上抱着的美酒也㊮从手上滑落,呈直线飞快的摔了下去。

      花盈盈鄂然,半响没反应过来,在凡间呆了许久,她的应变能力㈉早就退步了。

      风缭绕也被撞的趔趄,不虞的皱眉,没뼩顾的上花盈盈,回头看发生了何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咨一跳。

      痉 后头撞青鸾鸟的居然也是一只青鸾,且看起来与他们所骑行的这只青鸾年纪一般大小。

      风缭绕挑了挑眉,有戏看了!

      暑花盈盈瞧着空荡期荡的手心,心下一沉,这下闯祸了!这回可䕍不是说道说道就能解决的了。

      ғ花盈盈回过头,想看看是什么东西害得她把手上的美酒都弄掉了!

      当花盈盈瞧见另一只青鸾时,叹气,今天出门应该看黄历的,真是诸事不宜!

      这两冤家不是约定好带人的时候有仇不干扰的吗?

      接花盈盈的青鸾鸟青蔓瞧见花盈盈手上鏑的东西掉了,鸟肚里腾空升起一肚子的火,怒道:“青枝㽆!你今儿个又想打架是吗?!”

      唤做青枝的那头青鸾鸟朝青蔓吼道:“青蔓!谁让你把我窝送给那白虎精的!我不撞你我撞谁!”

      “我们不是说好背上有人的时候不寻仇的吗?你怎么銅坏了规矩!”青蔓很是不虞。

      “你把我窝送给白虎精了,我很不高兴!我要你现在就去白虎那里把我的窝拿回来!”青枝愤愤的道。

      “额……”带着桃盈盈的青蔓有些傉无话可说,这不是前几日它一不小心把白虎精的床给毁了吗?又舍不得把自己辛辛苦苦筑的窝赔给白虎精,这才拿了青枝前不久才筑好的窝赔给白虎精,本以为这青枝不会发现的,哪曾想还是被抓包了。

      不过背上还有人,此事事关自己的面子,它还是不能承认。 ꦨ

      “青枝!你莫要不分青红皂白就乱诬陷鸟!你哪只眼睛瞧见我扜拿你窝嬺了!”青蔓理直气壮的吼道。

      馵 “我哪只眼睛瞧见了?”青枝被青蔓这耍无赖的话气的更是火冒三丈,“要不是树爷爷告诉我!你就打算看我当这冤大头吗?!青蔓!你也太过分了!”

      树爷爷?

      青蔓暗恨,它当时怎么把青枝窝旁的树爷爷给忘了啊!这下好了,还得赔个窝!当初还不如赔白虎㗶精,还少了个巢盖!

      “上神,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站在青蔓背上的花盈盈咽了口唾沫,略微艰难的开口道。

      “不知当不当讲那便是不当讲,自是不讲的好!它们一直都是这么相处的?”风缭绕满脸兴趣的瞧着眼前的戏,没接受花盈盈要说的话,反倒问起面前两只青鸾来。

      “可是上神,我这话是不得不讲……”花盈盈笑着,懊悔之前自楞己怎么不抱稳些!

      “怎么了?”风缭绕扭头看向花盈盈,似没有察觉花盈盈手上的美酒没了。

      “上神,我方才没站稳,酒掉了……”

      “酒掉了?”风缭绕目光看向花盈盈的手心,果真没见着酒的踪影。

      风缭绕扇了扇风,道:“我之前便䤚与你说了,酒碎了可是要赔我的!껇如今酒掉了你便是要赔我的!”

      腓 “那自然是的,我这儿有梨花酒,桃花酒,梅子酒,米酒,果子酒,我的酒比不上上神的那坛酒,所以上神若是不嫌弃我这酒,上神要多少我便给多少!”花盈盈恭敬的第。

      “我不要你的酒,你陪我去凡间住一年便好,这样击可行?”风缭绕笑意盈盈的看向花盈盈,自从听过昆仑的弟子轮流下山耕种后,他便一直想试试,如今有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䃤上神,这恐怕不行。”花盈盈面露难色,“上神有所不知,我们昆仑弟子下山耕种一年后,还要下山四处捉妖一年,故现下有些不凑巧,不如上神再换一个要求?”

      “那这样,我陪你下山捉妖一年,保你安全,你日日做凡食给我吃,陪我四处游玩,这样可行?”风缭绕嘴角噙笑,一坛酒没什么,但下山总得有个人包伙食不是?

      “上神,这自是可以。”花盈盈虽有些不大愿意,但依旧应承下来了。

      有⒝个上神在旁,就好像大师兄在一旁一样,凡事都有些賸拘束。

      “它们的关系鵊一直便是这样么?”쨵风缭绕现下还是对面前的这对青鸾的事儿感兴趣。

      “是的,这对青鸾自从出生起便是一对冤家,互相给彼此䰃找麻烦,自然打架也是少不了的,现下这事儿恐怕不会轻易了结的,上神请稍等一会儿,我这便唤另外的出行神兽来。”花盈盈这般说着,指尖便对着一片树叶,准备召唤另一只出行神兽。

      “不用!”风缭绕把玩着手上的扇子,淡淡的道。

      这做神仙的日子本就无聊,有戏岂能不看?

      “你想打架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青蔓嘴硬道。

      青枝被青蔓这死不承认的话气的简直想吐血。

      青枝对花盈盈道:“小凤音花,你先走!今儿个青蔓不赔我窝我还真就没完了夤!”

      ᭒ 花盈盈看向风缭绕,道:“上神,您看……”

      风缭绕扇了굹会儿扇子,无奈道:“罢了,走吧!”

      花盈盈瞧见下面有白虎精路过,朝白虎精传音道:“白虎,接我去灶房,我给你一袋子红薯!”

      不多会儿,地上摇着尾巴慢悠悠走着的白虎便腾空而起,来到了花盈盈的面前。

      风缭绕疑惑,“你不用吹叶子的吗?”

      花盈盈朝风缭绕笑着解释道:“上神,在昆仑,离得近的神兽不用叶子奏乐,直接传音它便会过来。”

      风缭绕看ଙ着眼前壮硕的白虎,道:“你们这昆仑,倒是好玩的紧!”

      花盈盈谦虚,“上神谬赞!”

      风缭绕足尖微动,在半空中走到了白虎的背上。

      白虎瞧着风缭绕这厉害的操作,默默吐槽,自己也能飞作甚还要坐他们这种神兽?

      花盈盈尾随。

      白虎瞧着面鿗前的两只쬢青鸾,毫不客气的揭穿了青蔓,“青蔓,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了?青枝都气到你背上有人也要与你说道了!不过青蔓,你那日赔찔给我的鸟巢睡휪里面真是舒服极了,比我往日做的床还要舒服!”

      青枝听完白虎的这番话,直接与青蔓打了起来,“青蔓!你居然把我的窝送给了白虎!能这么做㗌鸟吗?!洸”

      “那你之前还不是把我窝的位置给占了!”青蔓见事情被白虎揭露,也毫不示弱,狠狠的啄了一下青枝。

      “青蔓!你这个小人!”

      白虎见两只青鸾打起来了,连忙撒丫子跑了,这二鸟打架,可别又把它的白毛给啄了!

      它好不容易才养回这一身漂亮的얣毛绒绒、舒适的白毛的,可别又被那两个冤家给啄了!

      漙 白虎在半空ﳏ中快速的跑着,半刻便到了灶房处,之前听花盈盈给它一袋子红薯做报酬,它早就馋了,速度便也比以往快了不少。

      花盈盈从白虎的背上下来,从她那芫花刺ꔘ绣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麻袋的红薯,递给了白虎。

      白虎得到报酬后,把红薯塞进自己的储物袋里,慢慢,慢慢变小,急匆匆跑进灶房里去了。

      花盈盈进去时一瞧,白虎已经埋好了一些红薯,眼쓅巴巴的瞧着,就等着熟了之后开吃了。

      花盈盈对风缭绕笑道:“上神,这法子烤红薯需要些时候,恐怕要麻烦上神久等了!”

      “无妨!”风缭绕坐到灶房里的木椅上,扇着扇子淡淡的道。

      쾰 “上神,我这有几壶拉不同口味的凡酒,还有一些闕小吃,上神可尝尝。”花盈盈从储物袋里掏出好几坛凡酒,又掏出一些糕点吃食,笑道。

      “姑娘真是太客气了!”风缭绕瞧着桌上的美酒和糕点小吃,双眼放光,这些东西他还从来没见过呢!

       室风缭绕虽是上神,但却一次也没有去过凡间,旁边的人也未曾提及凡间的一星半点。

      “上神您未曾食过凡食,您不知我眀拿出的这些还只是一星半点,我下山许久,也未曾尝完凡间的万般美食。”花盈盈又拿出几份不一样的小吃,放到了木頉桌上。

      风缭绕拿起一块ম青绿色的糕点,放到嘴里咬了一口,惊叹:“这凡食,竟如此美味!你们昆仑可真会享受!”

      他活了万年,日日吃那无味的辟谷,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上神喜欢就好。”花盈盈抿笑。

      风缭绕嘴里含着糕点,听花盈盈说完猛的凑近,近到花盈盈都可以看见风缭绕脸上的绒毛了。

      风缭绕一兇边吃着,眼睛还一边一眨不眨的盯着花盈盈,离得近,花盈盈时时刻刻能闻到风缭绕吃的糕点味道。

      花盈盈眼睛忽闪忽闪的,额间冒出细汗,那是方才被风缭绕下得。

      烧 花盈盈这次彻底尴尬了,身子往后倾了倾,小心翼翼的道:“上梟神这是作甚?可是我哪里招待不周ዉ了?”

      ⛒ 风缭绕依旧保持着峑方才那个动作,砸吧着嘴道:“我觉得,我以前有可能见过你?”

      花盈盈尬笑,“上神兴许是记错了,我与上神这才是第一次见面。”

      “是吗?可是我记性很好的啊!”风缭绕坐了回去,又咬了口糕点,风光霁月的道。

      ɽ 这话怎么答啊?

      “上神,尝尝这酒味如何?”花盈盈给风缭绕倒了碗酒,转了个话题。

       风缭绕接过花盈盈递过来的酒杯,轻酌了一口,评价道:“这凡酒其味不错,但总归没有我们仙人做出来的酒喝起来顺畅!”

      “这凡酒浊气极多,喝起来自然没有仙人酿的淳酒喝起来顺畅,上神若是随我去那凡间,也不知是否能适应那儿的饭食?若有怠慢,岂不是我招待不周?”沲花盈盈温婉的笑道,未食任何东西。

      “无妨,左右时间也不长,姑娘也莫要怕怠慢在下!”风缭绕又食了些东西,客气的笑道。盄 訔

      “对了,不知姑娘名讳是……”风缭绕放下酒杯,朝花盈盈问道캌。

      花盈盈浅笑,道:“我姓花,名盈盈,乃是一朵山野间的凤音花成精,在昆仑排行一千六百九十五内门弟子。”

      风缭绕惊愕,“我竟不知你们师尊收了如此之多的内门弟子?”

      “师尊仁慈,让我们这些山野妖精有了修仙栖息之所。”花盈盈道,话里甚是感激。

      “那……”风缭绕正欲说话,蹲在灶边的白虎惊喜大叫。

      “熟了熟了!”

      风缭绕二人寻声望去,只见白虎急吼吼的使用法术操纵一根木Ბ棍,把烤的黑乎乎的红薯从仍有余温的木头灰烬里扒了出来。

      风缭绕瞧着白虎身旁黑乎蝺乎的东西,扭头询问花盈盈,“这就是你们说的烤红薯?”看起来一点食欲都没有,上面还裹着一层薄薄的灰烬,能吃吗?

      花盈盈有些尴尬,这东西,好像凡间的大官都嫌弃……

      她当时是怎么想的……

      不,师兄当ᷙ时为什么要提烤红薯……

      花盈盈朝风缭绕勉强笑道:“上鎝神,是我考虑不周到,这东西太脏了,不然我用法术替您烤熟?钿” 㭞

      白虎听见花盈盈这话,鄙视道:“这有什么,掐个小诀就轻轻松松干净了!”

      花盈盈微微抽了抽唇角,这事关他们门派뜹的面子,怎么能给上神吃这灰不拉几的东西呢?

      风缭绕是个理解姑娘的好手。

      风缭绕瞧出花盈盈的窘迫,道:“小凤音莫费那个力气了,这样食其也不错!”

      花盈盈与白虎对视一眼,花盈盈松气,白虎鄙视。

      쐸花盈盈用法术从灶中提起一只红薯,三两下便把红薯上面的灰烬连带着皮一起清干净了,再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只碟,一双筷,在风缭绕的面前摆好。

      花盈盈稳稳当当的把剥了皮的让人食欲大开的烤红薯放到了风缭绕面前的碟子里,笑道:“上神慢用,再过一炷香便是酒席时间,酒席上也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握”

      风缭绕用筷子从红薯上整整齐齐的夹了一筷子上来,放进嘴里细细品尝。

      “味道不错!”风缭绕食其一些,赞道。

      “对了,没告诉你我……”风缭绕的话又再一次没有说完,一弟子便急匆匆的进来唤花盈盈。

      那弟子瞥了上神一眼,于风缭绕做辑道:“上神,师尊唤花师妹有些事情,故上神食蘛完之后便可让白虎带您去酒席,我等二人便先行擝离去。”

      弟子说罢便欲携花盈盈离去,风缭绕开口阻拦,“我随你们去!”

      “上神,师尊与花师妹谈事,上神去这恐怕不大好……”那弟子回头,面露为难。

      风缭绕见那弟子委婉拒绝,也不勉强,继续吃着碟子里的红薯,ﳚ道:“罢了,你们去吧!待会儿我自行去酒席!”

      想到此,风缭绕心底暗骂,这昆仑师尊也忒䎘不厚道了,有凡食챍也不知拿出来招待他。

      昆仑师尊:此食在九重天乃是上不了台面之物,我怎好用此招待凤音上神,若让上神体内进了浊气,岂不是昆仑之大过?这凡食里头,浊气重的很!

      花盈盈二人离去后,风缭绕招呼来白虎,轻声诱惑白虎,道:“小白虎,你帮我去看看那小凤音过去她师尊那儿说了何事,我这一桌子的美食和我手上的这坛仙酒就是你的报酬,可行?”

      白虎眼珠子瞧了瞧桌上的一大堆糕点美Ⳙ酒,又看了风缭绕手上的仙酒,老虎脑袋点了点,道:“行!”

      白虎从灶房里跑聸出去,跟树上的百灵叽叽喳喳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不一会儿,百灵便震翅离去。

      风缭绕信步走出灶房,瞧着圆滚滚的白虎道,:“这百灵鸟不会被发现吗?”

      白虎摇头,道:舘“不会,谁管一只还没开灵智的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