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吹av在线播放

      “嘶!”

      灵矿刚入手,就直感觉一阵冰凉,直让陈季川浑身通透。且这阵清凉随着皮肤接触,从灵矿直透入心底灌入脑海。

      一瞬间。

      陈季川僵立当场,脸上也僵住。

      돸 脑海中。

      循着那股清凉꟎。

      陈季川似乎‘看到’,在他脑海深处,一处神秘散发蒙蒙亮光。凑近一看,一块上雕青莲的玉佩横在其中。

      “这玉——”

      陈季川盯着玉佩,久远记忆被唤醒:“这不是我前世从古玩店읯淘来的吗?!”

      瞥陈季川记起来。

      他在外旅游,在古玩店发现这块玉佩,觉得上雕青莲栩栩如生的玉佩很少见,就花钱买下来了。

      结果在回返途中,遭遇车祸,来到这个世界。

      他当初刚出生的뵛几年。

      还一个劲的去想出车祸的时候有什么异象,身边有什么物件,就曾想到ឡ过这块玉佩,心想着可能是导致他穿越重生的原因。

      但几年下来。

      身上毫无征兆。

      久而久之。

      陈季川也就将其遗忘。

      没想到过了这些年,这青짃莲玉佩居然又冒出来了。

      “灵矿。”

      췊 陈季川想到灵矿,知道这玉佩出现肯定팘是因为灵矿的缘故。

      但这时候顾鬳不得猜测邳,就往青莲玉佩看去。

      꿌 ꈟ玉佩通透,令人目眩神迷,恍惚间,陈季川看到一株莲花含苞待放꩛,如今只是花骨朵模样。但是在内里,一道道银丝飞舞,活灵活现。

      细数一番。

      足有六七百道。

      而随着清凉气息流入脑海,青莲玉佩中的银丝也在增加,涌入花骨朵中。

      陈季川聚精会神看着、数着。

      一直等到清凉气息消失,数出大概——

      “增加了八十根银丝。”

      刚数清楚。

      一股信息从青莲玉Ȧ佩中传来——

      굳【叮!】

      【检测到法主,无上法‘道果’绑定뉥中……】

      【‘道果’࿯绑定,仙籍生成……】

      【祝法主仙福永享、道果永恒——上天宫!】颩

      “道果。”

      “法主。”

      “上天宫。”

      ⹃陈季川这股信息消化,心底被惊喜充斥。

      这青莲玉佩居然承载着不知何处,自碄称‘上天宫’的存在开发出的无上法术。

      无上法唤作‘道果’。

      青莲花开,道果永恒。

      上天宫为何开发这等法术벇,陈季川不知道。

      青莲玉佩中的信息也没有讲述。

      他只知道,只要这青莲玉佩中的莲花开放,就能沟通一处世界,能令他进入其中,擢取道缘,凝成道果。

      诸天万界。

      一界开花,一界结果,便可在去其他界域。

      直到诸天万界都有道果永存,即为永恒,也是‘上天宫’苦苦追求的‘超脱彼岸’。

      而此时。

      不知何故。

      不㸰知何由。 蒙

      ꥼ这道无上法已经认他为主,亦称‘法主’。

      “法术Ὰ的主人?!”

      法术也能认主。 鷕

      这种即便是前世虚拟文学中也未曾见过的桥段,直让陈季川心中激动难忍。

      他前世是普通人。

      깾 这一世也是普通人。

      更遭横祸,被打入这不知到底在何方何处的‘黑狱’当中,终日劳作,为人奴役,生死不由己。

      本想着熬够十年◟,从黑狱走出去。

      呩毕竟。

      赲 在黑狱中,任凭他有天大的野心,可是有黑甲镇压,看守出入门户。又将粮食死䨅死掐住,别说陈季川,就算是古往今来的伟人到来,也未必能闯出去。

      猼 檧陈季川不是伟人。

      更无办法。

      只能苦等,期待‘黑狱蝡’外的那些大人物们不会食言。

      ⟢然而。

      就是这样卑微的想法,也不让他如愿。

      明明就快要看到希望,却又将他们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쮂——

      辐射。

      病变。

      眼睁睁看着死亡一步步迫近,他却毫无办法。

      㯏 甚至不用几天。

      㯽 就要眼睁睁看着陈少河死去。

      쳻 这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띀

      不久将来。

      他就要孤零零一人独活,也许不久后他也会死。

      但现在——

      “不同了놌!”

      ……

      陈少沀河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四抜哥。

      惨白脸上铺满灰尘,惊喜铺满双眼。

      胸膛更是剧烈起伏,喘着粗气。

      见四哥发怔,不敢打扰,只是自己却回神,小心往洞口看去,脸上惊喜夹杂着强烈的警惕。

      茽仔细看,甚至还能看出几分凶狠。

      能杀人的‘狠’!

      他从小跟着四哥长大,听多了‘奇遇’、‘金手指’。

      任何古怪在他眼里,都难令他惊慌,反而是苦等已久,反而是怕被别人发现被别人抢夺。谁要想抢,除非踩着他的꜆尸ଗ体过去。

      眼下。

      灵矿在他手上平平无奇,到了四哥手上,却逐渐檝褪去青色。

      而且四哥还不住的发呆。

      这显然就是‘奇遇’的征兆。

      四哥常说。

      一人륟得道,鸡ꩋ犬升天。

      不论是他得到奇遇,还是四哥得到奇遇,都是一样的。

      都能帮助他们逃出生天。

      脱离黑狱这种不见天日的㫽生活。

      更重要的是——

      “我可能不用死!”

      陈少닙河紧张、激动、忐忑,诸般思绪混杂,令他胸膛如同有烈火焚烧,烧的他口干舌燥脑袋发昏,却强自撑着,两眼圆睁:“一定是金手指开启了!”

      两只满是老茧的䭫手无意识的搓着,一会儿看看四哥,一会儿又扭头四顾。

      쯥 又有些焦急。

      又不敢叫醒。

      就这样煎熬、折磨、胡思乱想。

      ……

      终于。

      陈季川睁开眼。

      第一眼就看到陈少河两眼如铜铃,满脸赤红,脖子也发红变粗,整个人显得癫狂恐怖。

      “老五籗。”

      陈季川心蛱中一慌,抓着陈少河肩膀,想要将他晃醒。

      “四哥。”

      “四哥。”

      “我好热,有火在烧,在烧我,烧的我好痛啊!”

      陈少河恢复少许理智,从喉咙深处发出嘶吼,一手ꈳ仅仅薑抓着陈季川,一手却在胸膛撕扯,又去抓挠脖子、胸口。

      只看一眼。

      就知道陈少河在承受怎样的痛苦。

      陈季川心底喜悦驱散一空,慌忙间,想起‘道果’,想起成为‘法主’之后몌获得的一项天赋——

      “造化·洞悉!”

      不敢耽搁。

      㒜赶忙定神檌。

      两眼泛着灵光,往陈少河᭬看去,这一眼,顿时看出名堂——

      姓名:陈少河 ಽ

      年龄:16

      仙阶:无

      等䝔级:0

      天赋:控火(觉醒中)【注:源力不足,即将失败】

      “天赋觉醒?”

      ᡈ 蔐“即将失败?”

      ҉陈季川也顾不得去探究ﺏ什么天赋,什么控火。眼睛里只有‘源力不足,即将失败’这八个字猩红闪烁。

      “源力찣不足。”

      眼见陈少河快要被活活烧死,陈季川半点不迟疑,手掌贴在陈少河胸膛,念头一动,在青莲玉佩中一根根银丝,也就是‘道果’所指的‘源力’倾泻而出。

      一根。

      两根。

      三根。

      一瞬间,足有上百根银丝涌入陈少河胸膛,转瞬就被吞噬,且依旧如饥似渴。陈季川毫不吝惜,反是大喜过望:“再吸!还有!”

      将源力不断渡入陈少焹河体内。

      一百根。

      两百根。

      三百根。

      直到快要接近四百根的时候,银丝不再被吸收,渡鹪入到陈少河体内,立马就被排斥出来,之后压根就进不去了。

      陈季川不敢乱来。

      立马停下。

      拿眼去看陈少河—ꅂ—

      姓名:陈少河

      年龄:16

      仙阶:无

      等级:4

      天赋:控火(4)

      砆 “觉醒了?”

      陈季川一看,在㝰天赋一栏,既没了‘觉醒中’,也没了备注,而且等级一栏也从0变成了4,猜测这一关应该是过去了。

      果然。

      随着状态变化,陈少河脸上、脖子上的充血赤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下去。 䘎

      意识也逐渐ꣴ恢复。

      陈少河悠悠转醒,只✐觉隔了千百年那么久。

      㮓他隐约记得。

      四哥得到‘金手指’,他高兴的要命,激动的不行,然后就好热,热的他快要死了,烧的他脑袋都糊涂了。

      然后。 慗

      “我콺——”

      陈少河看着四哥摐,张口就要说话,却见‘呼’的一声喷出火ヘ来,吓得陈季川仓皇后艁退,即使这样,眉毛、睫毛还有前面的옠头发都被烧焦。

      “唔!”

      陈少河吓的⫣赶紧捂住嘴巴⟑。

      陈季川跌坐在水洼里,浸湿了棉袄,吓得不行,䍄看着陈少河赶忙道:“你刚刚觉醒天赋,还不熟练,先别说话。”

      把陈少河的命给救回来了,陈季川心中一块大石落地掙,可不愿被陈少河莫名其鱱妙给烧死。

      “唔唔唔!”

      陈少河捂着嘴巴,一个劲点头。

      J 面对‘异变’㣾。

      他脸上倒是没有慌张。

      反而高兴惊喜的不行厰。

      欋看到四哥被쎂他烧焦的眉毛头发,看上去有点滑稽,更是逗的他‘咯咯’笑着,肩膀忍不住耸动。

      陈季川见陈少河笑的搞笑,也忍不住被逗乐。

      兄弟两个就在这岩洞里,面对面옅傻笑。一个咧嘴无声,一个捂嘴发出咯咯怪声。

      近十多天。

      以往六年。

      所有的憋屈、痛苦、恐惧、折磨쯖,在此时,全都一扫而空。

      两人都知道——

      饄 今后。

      必定大不同了!

      ……

      PS:新书起航,求收藏,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