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爱黄动态图

      “这……!怎么是人类。不应该是灵猴吗?”托塔天王道。

      悟空并未理会天王軶的话,他上前一步道:

      “兄弟,快叫猴哥!”

      “兄弟?难道我是孙悟空的兄弟?

      ᘙ 可是没听说孙悟空㤒有兄弟啊?”

      金鳞再次疑惑,他扭头看向悟空。

      看到的却是满眼的温情。

      “难道我跟孙悟空果真是兄弟!

      因为孙悟空的眼神,绝对不会骗掁人。 嗹

      哎!就当我是他的兄弟,成全他吧。”

      金㩦鳞快步走到悟空身前,一把将其毛手攥住⦨。

      “猴哥!”

      悟空见兄弟身无衣襟,便手指轻点,一件崭新的黑袍披在了金鳞身上。

      ꮶ“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悟空道。

      金鳞眉头微皱。

      “原来我还没有名字,此时可不是乱说话的时候。

      毕竟自己初来乍到,连穿越的人物是谁,都不知道。”

      ᆣ 于是츮,他摇摇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为兄看你与众不同,不如叫做孙不同吧。”

      金鳞一听“孙不同”三字,心中暗道:“这么老土的名字。”

      但他很快想到:“既然是起댼名字,那我可能还没有身份,孙不同这个名字未⫖免有镼些老土。太有损自己形象。”

      ꤓ 檕 “猴哥,你的意思,兄弟自然清楚,所谓:君子和而不同,卓尔不群,当不甘平凡。不若叫做卓不凡可好!”

      “不凡,不凡!好名字!”悟空拍手道。

      “不好!不好!”一名老道,手持鱼竿덫走了过来。

      只听他说道:“金鳞岂是池中物,㊻一遇风云便化龙!不若叫做金鳞吧!”

      “金鳞!”金鳞心中巨震:“这老道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是谁?”

      他仔细地打量这位其鰲貌不扬的道人。

      ꪺ 除了手中的鱼竿之外,道人再也没有䨜什么特殊的地方。賱

      金鳞熟知神话故事,可眼前的这老道,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豄

      䨦 “鱼竿!

      鱼钩为何是直的!

      奥麯!原来是姜子牙!”

      金鳞¬恍然大悟:“天枢上相,能掐魭会算,叫破自己的身份,自然Ⱕ也无可厚非。

      只是,不晓得他还知道什么?”

      翶 “好,那就叫金鳞!”孙悟空拍手道:“既然神相说是金鳞,那我兄弟就叫金鳞了。”

      金鳞椁的名字定下来以后。

      姜子牙悄悄走回了众仙之中,只是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一直未曾说话的太白金星,缓缓走了出来。

      焽 众仙之中,唯独太白金星是奉了玉帝旨意前来查探。其余不ୡ过是看热闹的。

      ꒟ 而且,在太白金星的袖袍之中,还揣着一道仙旨:天育灵猴,眼运金光,射冲斗府,特封灵猴为斗灵圣佛。

      只见太白金星目运金光,向着金鳞望去。

      片刻后,牍他无奈地摇摇头,口中说道:“凡胎肉身,未具仙根。

      罢了,罢了ꑈ!老夫回去复旨了。”ᘶ

      “什么?娲皇炼制的彩石,居然会孕育出凡人!”众仙大惊。

      与此同时,远处山峰之上,有着一道蛇形跳虚影,升入空中,虚影生的人面蛇身,只听他低语道:“可惜了,是个凡人,肬否则为我族所用,天下岂不唾手可得。”

      就在太白金星御空离去之时!

      一道声音传来。

      “太白尊使,请留步。”

      说话者正是金鳞。

      “金鳞,ꞓ见过尊使,仓促出世,未能见礼,还望尊使在玉帝面븃前美言几䁿句!”㗽

      剺 “那是自然!”太白金星言不由衷地道。

      變“晚辈于彩石之中,常听娲皇提起,说玉帝身边能够堪当大任者,当属太白尊使为第一人也。往日尊使于兄长和玉帝之间,不辞辛劳,颇多周旋。金鳞在这里感激不尽。”

      硫 金鳞说完,连自己ե也有些震惊。

      “ਛ自己何时变得如此老练,说出来的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羯 更加令他难以接受的是,此刻他的大脑中。

      居然有着一个非常阴暗的想法:“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摳你既然来了,总要留下点见面礼吧!”

      “完了,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市侩了。

      哦!不会是我的天赋,想让我占便宜吧!

      晕了!又是八面玲珑心,又是千绊机福禄缘。 㵝

      看来只能跟着大脑的想法走了。”

      太白金星听金鳞如此一说,心中顿时一热。

      当年孙悟空闯地府、闹龙宫,的确都是他替悟空说情。

      这些往事,突然从一位少年口中说出,太白金星不免心生感触。

      躳 “娲皇后裔,当真是仪表堂堂,唐突见面,太白未曾准备周全。

      这拂尘算핶得上是一件仙家ᾅ重宝。

      但你年纪尚轻,持拂杛尘并不合适。

      拂尘之中有一束尘丝,乃是碑宝物的核心,我取之馈赠与你。”

      说完,他便念动咒语,从拂尘之中剥离出一根透明的丝线。

      拂蕒尘经此一变,其上光㹠芒顿时锐减炤。

      “此乃红尘往事丝,我教❫你咒语,他日或可护你ᔰ周全。”

      金鳞쨼见其真心相赠,便将尘丝收下。

      ႋ 悟空见太白离去,与金鳞低声交谈起来。

      这一人舤一猴,一高一矮,一谈便是两个时辰。

      头 悟空想要将这洪荒世界的真实情况,全部告知兄弟。

      “二郎哥,这乖猴要说多久才会停,平时२也没见他这么有耐心!”哮天犬抱怨道。

      “闭上你的狗嘴!”悟空道。

      “二郎哥,你看这泼猴!太无礼了。”

      ᨿ 搋“他说的,没毛病!”杨戬淡淡地昛说道。

      杨戬劈山救母,义结梅山七圣,乃不折不扣、有情有义的大丈夫。

      对于悟空此刻的心情,他自然能够理解。

      金鳞寻声向着哮天犬看来,却是□心中一震。

      令他心惊的不是哮天犬,而灌是站立在它릻身后的那位仙人:太上老君。

      因为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

      “这股气息……。如此浓郁,㏯莫非是什么丹药?”

      金鳞打起精神,仔细感应,却又什么也没有感应到。

      “奇怪!尃”

      “咦!这短毛细犬好生可爱。”金鳞走上前来,轻轻摸摸了哮天犬的头。

      与此同时,他的双目之中,有着两道金光射入哮天꟏犬眼中,金光转瞬即逝。

      一旁的众仙,却是未曾察觉。

      唯独哮天犬,狗躯一阵。

      哮天犬被金鳞抚摸的甚是舒坦,以至于非常享受地闭上了双眼。

      ֆ而金鳞却将另外一只手,悄悄地滑向了它的屁孠股。

      ꄼ“嗷嗷……!”

      哮天䱯犬大叫着跳起,就᎕好像它的屁股,쀳被人踢了一脚。

      只见它调转狗头,一੠口咬向身后的太旯上老君。

      “哎吆!”太上老君捂着屁股,大叫一声。

      站在一旁的金鳞,见势不妙,忙将哮天犬拉开。

      但却为时已晚。

      “太上老君贵为三清之首。这事可不简单了。”

      金鳞嘴角之上划起一道弧度얔。

      “杨戬,这畜生好歹不分,你看着煝处理吧!”

      老君说完,袖袍一挥,愤然离去。

      殊不知,他却因此错过了一份天大的机缘。

      老君一走,杨戬心道不妙,太上老君乃是道教泰斗,三ㆁ清之首險,自己可惹ꅘ不起。

      “现在最ꘑ明智的方法,便是弃车保帅了。”

      只见穎他恶狠狠地说道:“你这孽畜,好歹不分,从今往后,好自为之吧!”

       说完,他便扔下哮亴天犬离去了。

      耺 杨戬的离去,意味着哮天犬被主人弃养됥。

      这个弾结局,对于哮天犬来说,可以说是凄惨至极ⶮ。

      但它却ᶚ只是摇摇头,十分得意地蹲在了金鳞脚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