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k

      小区门口几个闲汉纷纷像看西洋景似的,议论着大侠。

      “呦!这新郎咋是个残废?少条胳膊!”

      “老孙家那闺女,我也见过啊,长得可水灵了,咋能找这样的?”

      “八成啊,孙家闺女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呗,嘿嘿。”

      “啐!老刘,你嘴真贱。”

      刘铭见大侠脸色铁青,赶紧拉着他往楼上走,后面跟着一帮子迎亲队伍。

      刚一进门,刘铭等人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这满屋子的娘家亲戚见到大侠,就没有露笑脸的,女儿的房间门更是紧闭不开。

      大侠上前硬着头皮对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一位中年妇女道:“阿姨,我来接小琼了。”

      那女人绷着脸道:“小李啊,我们家是真打算嫁闺女的,你看我这新衣服都穿戴上了,但是就是觉得心里屈,可怜我闺女命苦。”

      接亲众人听得一愣,都到这硍节上了,咋还叫上屈了?

      大侠急道:“阿姨您放心,我一定会对小琼好的。”

      女人扭扭捏捏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一旁的亲戚倒是帮着开了口:“你这都扯到哪去了,这样吧,小李,咱们也不是想难为你,再拿十万块钱聘礼,今天小琼就跟你走。”

      “什么!?”大侠惊叫道。

      王旭峰几位年轻人瞪大了眼睛,第一次见还有这种现场要彩礼的操作,不知该做如何反应,均将目光望向大侠。

      大侠苦笑道:“阿姨,我今天是来迎亲的,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之前您也没跟我说啊。”其实大侠心里清楚,别说十万,就是之前拿出来的聘礼,也是自己的爹妈东拼西凑才借够数。

      “那就没办法了,可不是我不给你开门。”孙母硬下心道。

      大侠见娘家亲戚们有赶人的趋势,连忙一个箭步冲到卧室门前,用左手使劲拍门。

      “小琼,小琼!你说句话啊。有什么事情,咱回家再商量,行不行?今天可是咱俩的大日子啊!”此时大侠已略带哭腔。

      然而,卧室里面冷冰冰的悄无声音,仿佛里面从来都没有人存在,整个客厅里一片默然。

      正当大侠还要继续砸门,一只手坚定的扶在他的肩膀上。

      刘铭看着大侠绝望的眼神,大声道:“侠哥,说来也巧,你忘啦,前几天不是借了我十万块钱嘛,我的事儿已经办完了,钱就在车里,等着,我去给你拿上来。”刘铭拍了拍大侠的肩膀,转身便下楼去了。

      “什么?”这下轮到屋子里坐着的人惊讶了。

      “真的假的?刚才那小子,是说带钱来了?”娘家亲戚窃窃私语道。

      这时女方母亲有点心慌,这十万块钱是她随口说出来的,以前听女儿提到过,大侠每个月的工资才500块钱,觉得报出这个数字对大侠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不吃不喝都要攒20年。

      没想到他朋友竟然毫不犹豫地当场就表示能拿出十万块,这万一对方真把钱拿出来,自己可怎么收场?

      刘铭也不废话,下楼后,直接从后备箱暗格里取出一扎十万块钱。

      上楼后,将钱递到大侠面前,“侠哥,钱在这了。”

      大侠已经有些崩溃,再看到刘铭时,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周围一切均变得模糊,眼前只有那一摞捆得结结实实的软妹币。

      有了这摞钱,小琼才会开门跟自己走;有了这摞钱,今天自己的婚才结的成;有了这摞钱,自己才有活下去的勇气!

      想到这里,大侠的手指已经接触到希望了了。

      这时,刘铭的头悄悄靠了过来,轻轻在大侠的耳边说了两个字。

      “值么?”

      这两个字声音如此的微弱,只有自己才勉强听得到,却犹如一柄重锤猛然将大侠心中的某一处执念敲碎。

      大侠手拿着这一摞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苍白的脸色突然泛起一抹诡异的嫣红,“哇!”竟呕出一口鲜血,西服、手和那摞钞票均被染红。

      客厅众人惊叫!

      “侠哥!”

      “大侠!”

      “小李……”

      卧室小屋仍没有任何动静。

      刘铭离得最近,怕大侠晕倒出意外,赶紧上前一把将他抱住。

      此时的大侠,虽流了不少虚汗,可脸色多少也有了些血色,呼吸也畅快了很多。

      大侠拭了拭嘴角,喘着粗气道:“我没事了,小铭,放开我。”

      刘铭见大侠的身体放松了很多,这才慢慢将他撒开。

      大侠先将钱递还给刘铭,然后转过身朝着沙发上坐着的女人道:“阿姨,你说得对,今天这婚,不结也罢!对了,之前的聘礼礼金,你一分钱都不用退,记住,是我让你不用退的!”

      “……”女方亲戚众人见大侠这副模样,都不敢再多言。

      大侠静了静,突然大吼道:“我是丢了一条胳膊,但我他妈还是个汉子!小铭,咱们走!”

      刘铭此时也是激动万分,好鞋不踩臭狗屎,刚才他还真怕大侠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意要完成这个婚礼。

      直到接亲的小伙子们跟着大侠呼啸而去,客厅里的女方亲戚们才纷纷开口安慰女人。

      “看吧,好在他们走了,多危险。”

      “都吐血了,一看就是个早夭的命!现在分开也不赖,不是还得了一份聘礼嘛。”

      而卧室的门,仍旧没有打开……

      奔驰车上。

      “谢谢你啊,小铭。”坐在副驾驶的大侠,此时已经回复了原来的状态,刘铭感觉甚至要更好一些。

      “天涯何处无芳草嘛,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咱们九分厂可见天就要腾飞了,大伙儿都等着你这个总教习能振作起来呢!”

      “就是啊,侠哥,那种时候连面都不露的女人,扔了就对了!什么玩意啊!”

      大侠现在情绪已然平复,听着小哥两个轮番宽慰自己,心中只觉温暖。

      大侠突然脸色一变:“哎呀,坏了!”

      刘铭好悬把车开到人行道上,待把紧方向盘,他赶紧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还在迎宾楼订了酒席啊,好几十桌呢!”

      “嗨!就这事儿啊?”刘铭放松道:“旭峰啊,咱们今天不是在鸿宾楼订的《外贸七部扶贫计划完成庆功宴》吗?”

      “呃……对对对!”王旭峰点头道。

      “那就……继续找老丁签单!”

      “对对对!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