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131菠萝蜜不能看了

      뱥 “小赵,我来找你喝酒了。”老赵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同时大门还被敲得嘎吱响。“你今天晋경升了阴差,还不好好请我喝一顿!”Ɉ

      ﳖ墙外老赵的呼喊声,岊成功打断了赵必安的独白。

      此时玉娘目露惊喜对他恭喜道:“原来公子升了官,今天的确是要好好庆祝,覆我去为恩公开门。”

      说罢,汪玉娘就朝着门口走去,留下欲ꃄ哭无泪的赵必安。

      “等...”

      门一开,老뉊赵看到时玉娘缴,玩心஛一起⹾调笑道:“玉娘可还住的习惯,要是我老弟对你动手动脚,和我说声,我定饶不了他。”

      뺎 不说还罢了,这一说,쇚汪玉娘想起刚刚的接触,面颊本快退去的红晕,又有了上升的迹象。

      䧅 “赵公子对我很好,恩公切望莫误会了᧌公子。”玉娘强忍着害羞,忙为赵必安辩护,只是面颊温度烧人,她说话声越来越小。

      看着娇羞嵭的玉娘,老赵瞟了一眼手足无措的赵必安,他递来一个我都懂的眼神。

      赵必安本想中途插嘴,直接给樻弄得熄了火。 㕔

      老赵哈哈大笑道:“现在就开始维护你家公子了,我这个恩公说话也不管用啊。”

      玉娘露出焦虑之色,一抬头却看到了老赵调笑的表情,賃聪慧如她怎不知是被调戏了。

      ᶂ只见她小脚一跺,嗲声轻哼:“我,我不㻶理恩公គ了。”

      说完玉娘便跑了出去,引得老赵高声呼喊:“玉娘别走,我是和你说笑呢。”

      赵必安见得如此鼳情形,他连忙跑疾了出来,却只看到了一抹远去的倩影,他䰸不禁埋怨地看了一眼老赵。

      此ꅟ时玉娘的声音远远传来,“我去给你们旛打酒。”

      赵必安这才放下心来,他恶狠狠瞪了一眼老赵表示抗议。

      왕 老赵手心一翻,却是一壶好酒:“你看看这是什么?” 눓

      쩻熟悉的酒香飘亁来,赵必安双眼一亮,他一把夺过酒瓶,打开木塞瞬间酒香四恛溢。

      赵必⺫安仰头喝了一口,腹中的酒虫不断叫唤起来。“这难道就是......”

      “就是常月酒楼,名穿鬼界堡的的美酒,阎罗醉!”

      ᗩ 好家伙,这不是传闻中,阎罗王也要喝的美酒吗。

      虽然只有一小罐け,但也要耗费不少冥钱。

      㴜 两人都甽是老酒友,縣也是关系极好的忘ދ年交。

      赵必安ᾱ还记得,以前喝酒时,老赵就嘴馋这阎罗醉。只是身患气管炎ᷦ,每次逢年过节才能尝一回儿。

      老赵䱓勾着他的肩往里走:“这次还得多谢你升官,不然你嫂子可不䳼会许我买酒。”

      都是资深的酒友,璆美酒在手,怎能不畅饮一番。

      瑕 一小罐美酒两人是,你一小杯,我一大碗。

       看着如水牛喝水的赵䞱必安,老赵不禁肉痛起来。﯋“老弟儿别喝猛了,这酒烈得很!”

      在关键时刻,被老赵打୹扰了,赵必安现在微醺,那股气儿ꡦ宣泄了出来:“老赵你怀了我好事,还不让我多喝퍭几衛杯!”

      一小瓶阎罗醉,赵必安牛饮鈌大半。

      켎如此美酒如此浪鏴费,看的籽老赵一阵肉疼。

       “败家子啊,败ヅ家子,这쉵么好的酒,当白开水给我灌了!”

      突然咚的簢一왍声,赵必安웖趴在了桌上,手中还扬着酒婞瓶ܛ。“老赵,给我续酒!”

      老赵看的哭笑不得,他晃了晃酒瓶摊手道:“都给蒃你一人喝完了,没了,没了。”

      䴄ꅀ 不论是前世,还是现在,赵必安都很少喝醉。

      但阎罗醉号称阎王,也得被灌倒,更别说他个小小阴差了。

      煼 玉娘站在屋外,她定了定心神,推开门后却看到这么一幕。

      公子ᓱ环着恩公᬴的脖子,嘴里还哼着莫名的歌谣,而恩公则是翻着白眼。

      在看到玉娘回来,赵德胜连忙求救:“玉娘,救命!救命!”

      ہ酒才刚打回来,公子就喝醉了吗,汪玉娘连忙上前,却怎么也分不开两人。

      喝醉后的赵必安,根本控制不住力쏩道࡬,把老赵勒的块直接去世瞜了。

      玉娘红着脸拉扯着,结果一个不小心跌倒,发出了一声轻呼。

      赵必安突然松了手,老赵连忙逃了出来。

      砰地一声,鎘他躺倒在地,不久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릘 玉娘正要上前搭手,却被老赵芃叫住了。“玉娘你可千万别上去,这小子力气奇大✣无比,你要是给抱住了၎,非压成一根面条不可。”

      老赵摸了摸红红的脖子,脸上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这样你让他在地上躺一晚⦀,明天酒醒了自然就好了。”

      콁“可是...”玉娘还待∆说什么吗,却被老赵打᎘断了。“你要ீ是给抱住了,老头子我可没力气救你。”

      说罢老赵셎翻了个白眼,转身骂骂咧咧地走了。

      出了院门,老赵的话远远飘来。

      “我带的阎罗醉,都给这小子灌䒫了。等他酒醒了告㙦诉他,要是有良心,就买些酒来看我。”

      阴魂没有受凉这一说,只要是在阴宅内,其实那处都可以休息。

      前身还保留着前世习惯,因此在家中准备了家具,这是틅前身对前世봆的眷恋。 랠

      赵必䃯安自氓己对前世并不眷恋,前世的他是一个孤儿。

      从白手起家到成功企业家,在人生巅峰时众叛亲离跌入樓谷底,人性的丑恶,早见过不知凡几。

      在醉梦间,他又騤一次梦回前世,冷漠的眼神,无情的话语....㉗

      一抹温暖落在手中,那是鲿前世唯一一个斍,只㸤是因为他,而帮助他的红颜。

      那抹温暖突然要远去,他不禁想挽留。

      “如梦不要走!”

      갓赵必安大喊着惊醒,引入眼帘中,那是一张绝美的脸。

      쇀 竟然与前世唯一的红颜,楚楚可怜的表情,竟有着几分神似,他不禁开口呢喃道:“如梦,你还好吗...帐...”梛

      “当啷!”

      직那是醒酒汤撒了一地,玉娘䤉俏脸煞白,表情多ৢ了一份凄凉。

      赵必安这才如梦初醒,看着地上的醒酒汤,以及脸近在咫尺的玉娘,他现在只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公子,疼......”

      赵必安这才发现,之前睡㍶梦中,他竟握着玉娘的手,还给人家抓的手腕青紫。

      他连忙放开手,玉벞娘低着头说道:“我给公子再弄碗醒酒汤去。”

      赵必安啊,赵必安,机会给你,你也不中用啊!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