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时空>

      秦飞扬不清楚别的地方过年是什么习俗。

      但是在台庄这片,大年三十中午这顿饭是最丰盛的。

      这顿饭,就是过年饭。

      相较之下,这里的年夜饭倒没那么讲究了。

      中午十二点,一家人整整齐齐坐在一起。

      鱼,虾,鸡肉,排骨。

      这是每年都必备的菜,即便以前穷的时候,那也得摆上桌。

      如今条件好了,大家反而不喜欢吃肉了,桌上的青菜便多了起来。

      什么芹菜,油菜,西蓝花。

      蒜薹,蘑菇,西红柿。

      还有韭菜炒鱿鱼,青椒炒乌贼。

      再加上几样凉拌菜,有凉拌海蜇皮,凉拌猪皮冻,凉拌菠菜,还有生菜和苦菊。

      另有几样熟食,香肠和火腿是必不可少的,外加熏鱼和牛肉。

      然后就是海鲜了。

      海蛎子和蛤喇盛了满满两大盆。

      再加上一大盘海蟹和爬虾。

      这桌菜就齐活了!

      二十多道菜,摆满了一大桌子。

      酒只有两样,白酒和红酒。

      不管平时喝不喝酒,过年这天多少都要喝点。

      每个人都倒上了酒,秦玉梁端起了酒杯。

      “来,喝酒。”

      大家都举起酒杯回应。

      “干杯。”

      “干杯!”

      这顿饭吃得很久,大人们谈论起以前,感触颇深。

      秦飞扬和秦欣容很少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吃过饭,大家都回了各自房间休息。

      秦飞扬躲在房间里,跟秋紫月开了会视频。

      下午。

      秦欣容过来敲门,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下棋吗?”

      “不下。”

      “哦。”

      秦欣容转身就走。

      秦飞扬很头疼。

      他想跟这个妹妹玩,但又不想成天被她缠着下棋,就很矛盾。

      就不能玩点别的?

      还是陆雅晴好!

      秦飞扬想起陆雅晴,起身想要去找她玩。

      可随后他又想起了李淑青的嘱咐,忍住了。

      正无聊时,陆雅晴推门进来了。

      她应该喝了点酒,小脸红红的。

      秦飞扬心里很高兴,表面上却要装作不满,“陆雅晴你又不敲门。”

      陆雅晴满不在乎,“我就不敲门,你能怎么着?”

      “那我以后进你房间也不敲门。”

      “好啊,欢迎。”

      秦飞扬没招了。

      陆雅晴脱鞋上了床,问道:“你妹妹呢?”

      “在她房间吧。”

      “她没来找你玩啊?”

      “来了,来找我下棋,我不想下。”

      “下个棋而已,很累吗?”

      “跟别人下棋不累,但是跟她下棋很累。”

      “为什么?”

      “因为她棋艺厉害啊!”

      “有多厉害?”

      “就她这个年纪的棋手,能赢过她的不会超过五个。”

      “啥?在海莱啊?”

      “全国!”

      “啊?”

      陆雅晴惊讶的看着秦飞扬,“她都这么厉害了,你呢?无敌了?”

      “差不多吧。”

      “秦飞扬,你以前不这样的!”

      陆雅晴有些生气了,“怎么现在学会吹牛了呢?还吹得这么没谱!”

      “我就知道你不信。”

      秦飞扬摇了摇头,“但我说的是真的。”

      “知道你还说?”

      陆雅晴瞪他道:“你觉得我好骗?”

      “那就当我没说。”

      秦飞扬很无奈,“是你要问的,又不是我想说的。”

      “可你也不能张口就来啊。”

      陆雅晴突然担心起来,劝道:“秦飞扬,你可千万别学的跟有些人一样,成天不干点正事,光知道吹牛。”

      “多些提醒!”

      秦飞扬懒得跟她争这个。

      陆雅晴高兴了,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知错就改,好孩子。”

      秦飞扬可不吃这亏,就摸了回去。

      “讨厌,我头发乱了。”

      “哈哈。”

      “我挠死你!”

      “放手!”

      “就不放!”

      “那我也挠。”

      “起开!”

      “舒服吗?”

      “哈哈哈哈哈哈……滚!”

      ……

      ……

      下午五点。

      秦家的男丁们开始集合了。

      大家住的都不远,到了提前定好的时间,秦家的老少爷们都出来了,等在各个路口。

      一路走过来,人越聚越多。

      秦家是方圆几十里的大户人家。

      这里说的大,不是势力大,也不是多有钱。

      而是人多。

      光秦海川这一辈的男子,就有二十多个人,这就是二十多个家庭。

      秦飞扬这一辈的男孩子虽然少点,但也有接近二十个人。

      再加上秦玉梁兄弟六个,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就显得声势浩大了。

      每年这个时候,家族的男丁们都要去坟茔请年。

      请已故的老人们回家过年。

      在坟头前放上一挂鞭炮,浇上一瓶烧酒,再烧点纸,磕个头,这仪式就算完成了。

      这是老一辈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比起城里,农村的年味稍微浓了些。

      也跟这样的传承有关系。

      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打着招呼。

      碰到熟悉的人,就站一站,说上几句话。

      毕竟有的人,一年只见这一回。

      甚至,几年才见一回。

      “秦海川回来了!”

      “秦海军也回来了!”

      秦海川和秦海军在村里人缘很好,很多人都会主动跟他俩打招呼。

      尤其是秦海军,村民们见了他格外热情。

      而这个时候的秦飞扬,也会被顺带夸赞几句。

      “真好小伙!”

      “长得真帅!”

      “这大高个!”

      秦飞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夸赞,但是听着也高兴。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

      秦飞扬拿出准备好的鞭炮和烟花。

      秦欣容正站在三楼窗前,看着秦飞扬在院子里忙活。

      “妹妹,下来放烟花啊!”

      秦飞扬喊了她一声。

      秦欣容摇了摇头。

      “不管她了。”

      秦飞扬将鞭炮挂了起来,点燃了之后,又去点燃了一个烟花。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鞭炮声混着烟花声,响成一片。

      像是在呼应他,隔壁陆雅晴家也响起了鞭炮声。

      等鞭炮放完,秦飞扬隔着墙大声问道:“陆雅晴,是你在放鞭炮吗?”

      “是我。”

      陆雅晴的声音传过来。

      “果然是你!”

      秦飞扬知道陆雅晴从小就这样,跟个男孩子一样。

      “那我们比比谁放的多啊。”

      秦飞扬起了玩心,就像回到小时候。

      “好啊。”

      陆雅晴很快回应过来。

      两人隔着墙,你放一个烟花,我放一挂鞭炮。

      响声连成一片。

      “吃饭了。”

      李淑青一声大喊,打断了秦飞扬和陆雅晴的比拼。

      “明年再来啊!”

      “好嘞。”

      跟陆雅晴约定好,秦飞扬进了屋。

      热腾腾的水饺刚出了锅。

      过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