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着20秒吓人图片

      刘承祐自继位后,就与其宠臣对郭威等有功大将十分疑忌。乾祐三年(950年)툢,刘承祐与亲信李业密谋,诏令马军指挥使郭崇诛杀宣徽使王峻、郭威等;诏令镇宁军节度李弘义诛杀侍卫뙗步샕军指挥使王殷,企图一举铲除前朝旧将势力。不料李弘义反鋿以诏书密示뇉于王殷。王殷即派人向郭威告急。郭威见齒事情紧急,即采㑃用谋夊士魏仁浦之计,伪作诏书,宣ో称刘承祐令郭威诛杀诸将,致使群情激愤,推举郭威起兵讨伐,以“清君侧”。当时张永德被派去赐给颞昭义军节度使常思,当时汉隐帝正计划除去郭威的势力,因而派莛人屠杀郭威的亲属,张永德此时正在潞州,听闻有密诏授予常思,知晓自己有먱生命之危,忳生生的被⁐吓昏过去。

      傍晚,此썄时的张永德已经悄悄的换了灵魂,他也知道了自燐己现在的情况,如今时间大概是五代后汉时期,之所以能确定大体时间是因为他岳父叫郭威鸓,还没ꈕ当皇ඕ帝,想到今天听说到的,历史上就那么一号。

      五代十国太乱太复杂,自己现在十分危险,只能㥉先윌想想怎么过去这关,弄明白处境之后,张永ꆮ德就开始考虑要如何拯救自慾己。

      줆如此乱世Ь,如果没能经过这次危险,他日子就到头了。

      于是他找到常思对常思说:“您是马上就쨪要杀掉我了吗?我要是死了没有怨言,就怕连♶累了您的宗族。”常思愕然:“何出此言。”张永德说道:“当今奸佞之人当政,郭公立誓为国除奸,我能于这事尽一微薄之力,大事若成就是您຤的功德,不Ꞟ成而死也䴨不算晚。”常思深以为然,下令让卫士严加守卫,并厚加款待。亲自对张永德说:“您看洒您丈人的大事有几分胜算?”张永德回答说:“几乎是必成。”后面又给郭威报信,未过쁶多长时间,他老丈人郭威起兵成功,枴派遣使者至常思处,常思恭贺郭威栖之功并歉然道:“老夫差一些就坏了大事。”䖥常思便送张永德还归周朳太祖。

      ……

      刘承祐见郭威起兵造反,便派兵抵御。乾祐冊三年(950年)十一月十四日,郭威率兵渡河,刘承樂祐派开封尹侯益、保大军节度使张彦超、客省使阎晋卿等率兵抗拒郭威,又派宦䌛官쟸瑽脱侦察郭威的动向。瑽脱被郭威军抓住,郭威叫瑽脱奏请刘承祐把李⧒业等人缚送军中。刘承祐拿着郭威奏章给李业等人看,李业等都说郭威的反状已明,就把郭威在京的家属全部ꨞ杀死。鹮他命令将郭威家族的所有成员推上刑场,包括郭威还尚在襁褓中的儿子。

      洢后汉军在七里坡之战大败,隐帝刘承祐在出逃途中为郭允明所杀。郭威带兵入京,觐见李太后(李三娘),让太ἶ后临朝听政,并且假意拥立刘氏宗室箩、武宁节度使刘赟为帝。随后,突报契丹南下,率军北上抵御。途经澶州时Ợ,士兵发动兵变,黄袍加身醔。郭威返回开封,逼秔迫太后授为“监国”,夺得国政。广顺元年(951年)正月丁卯日(初五日),郭威正式称帝,国号大周,定都汴京,史称后周。

      崜 鿦 后周广顺元年(951年),后周㻱太祖郭威称帝后,便封他嫁给张永德的女儿为晋国公主朤,授张永德为녫左卫将军、内殿直小底四班都知、⥸加驸马都尉、匯领和州刺史Უ。广顺二年(952年),张永德又被提拔为殿前都虞候、领恩州团练使,过了不久又迁为殿前都指挥使、泗州防御使,其时他才不过二十四岁。

      …… 狨

      ᮧ “张将军回来澄了抪。”“张驸گ马回来了。”

      “快开门,累死了!”张永德高呼,城头士兵咧嘴笑起来䟆,随后消失在女墙后,不一会儿下面大门咔嚓咔嚓打开。几十骑人马快速穿过城门,ዖ马蹄声回荡不绝。

      进了城片刻不停歇向着宫门去。

      繕“抱一,你回来ⵆ了怎么不与我们说说,透点口ﺭ风也好,我们好给你接风,心里慌悬着不好受,你去那里如何,无有....”宫门巡查将军说道,此人正是王彦超(914—986),字德升,大名临清(今河北临西)人,豤为五代及北宋初年的著名将领。屡建战功,声名显赫。官至右金吾卫上将军,封邠国公。

      从一月ʹ初到如今,正是改ⲣ朝换代,陛下已经多次下达严明治安的命令,为整治城中治安砍了十几颗脑袋,如今还挂在城头。

      ᾆ 宫城竇内外也加强巡防,往日京中作为都城治所,有顤许多兵将轮值,从年뺠初大变开始,끬却已让他们这些侍卫亲军中的精锐过来巡逻,连我也亲自带队整治城中治安。

      늟不说外族军队和各路军阀,就说当今官家年前率大军进京时也让手下士兵在汴京抢掠一番,以安抚士兵,如今世道就是这样世道。

      在这年代,往前数几十年,皇᢬权交替都是血雨腥风之时,㴙血流成河是常事,乱兵对百姓烧杀抢掠更是家常⨘便饭,更何况这是都城肯定是重中之重。

      被抢被杀都算寻䅄常,更惨的还有一些人杀普通百姓充粮,这还不是个例,不少军阀干过那样的恶事。为此,为了防止此类事件继续发秓生,所以用禁军来维持治安整顿军纪,追捕溃兵。

      鸲 穼 后周禁军굨分为两大系统:殿前司,侍卫司。其中,殿前司퍐有两大쭅主力:铁骑军(马军),控鹤军(步军);以棽及内殿直,散指挥等兵马。

      侍卫司有两大主力:龙捷军(马军),虎捷军(步军);以及其它兵马。需要注意的是殿前司人少一些,但更受后周皇帝信任。侍卫司,殿䶞前司合计12万-14万,以上就是后周的禁謦军组成部分。鬕

      悷 其中内殿直就是由他负责,他眉头深锁,拳头紧握,想说什么,却鯶又只是一声长珣叹,便שׁ不再言语。

      此刻一行人已经到了皇宫。陛下在大庆殿外等着他。在陛下的身后,内侄柴荣젏,外甥李重进,郭威女儿寿安公主,内甥曹彬,等等亲友,一个઱不缺。

      “抱一,回来了就好,回䴢来了就好。”

      他颔首说道,“待臣向陛下以及诸位亲长缓缓诉说。”

      “很好!”郭威笑道:“我果然没看错你,大智大勇呐,自身身陷囹圄还不忘报信于我。

      郭威说完笑呵呵拉着张永德,步入了大庆殿。﫬

      以郭威、皇后等人为首的亲友率先落座,宽敞的大庆殿,足以容纳众人。

      郭威目视着Ӕ所有人,朗声道:뽯“来,与朕满饮此杯!”

      众人看了看桌⇈上的金杯,席间众人皆醉,只余欢喜,今天这酒还真是五味俱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