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菁菁校园>

      11月23号,晴。

      鉴于民众的舆论压力,原定计划内部处刑的人类叛徒,本尼迪克特愿·阿诺德,现在将于哈瓦那的老城广场,当众Ņ实施绞刑。

      在三百多年前꛻,人类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开始探索广袤无垠的大海。在那片满是冒险和传说的海洋ꇡ中,诞生了第一批人类的叛徒。

      当其他人在为更多的人,从大海摄取财勞富时,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蓶,扬帆起航,拔出利剑,掏出火枪,挂上黑旗,盯上了自己的同胞。

      在那大海初开辟的几十年中蛲,这些人肆无忌惮的杀戮和掠夺,其中最为猖狂的区域,当属哈瓦那所在的这片海域。

      ꭃ 加勒比海。

      当时,人们对待这群叛徒的刑法,就是绞刑。

      如今,作为将黑海引导到哈瓦那,造成上千伤亡的罪魁祸首,阿诺德同样被处以绞刑。

      这糠次,人们对他的愤ፕ怒已经出离了理智,在已经自诩文明 上百年后的今天,公然要求将整悦个行刑的过程向全世界公开直播。

      这不仅单单是一ᆎ次处刑,更是人类对自己立场的一덼次宣告。在夏威夷第三次大海战失败,黑海奇袭哈瓦那的今䛼天,人类以阿诺德的死,向全世界宣告,投降黑海,成为엃叛徒的下场。

      这既是一场正义的审判,也是一场杀鸡儆猴的做戏。

      杀的是人类,儆的是提督。

      在自己的指挥室里,亚历山大面无表情的看酱着被押往刑场Ᵽ的阿诺德。

      按照流程,阿诺德将被锁在十字架上,由专车,围绕整个哈瓦那收到损毁的城区环行一圈,最后来到老城广场,在早已搭建好的处⦢刑架䟈上,进行绞刑。

      满身全是审讯留下的伤痕的阿诺德,疲惫的抬头看向两侧。

      在他周围,哈瓦那的警察密誂密麻麻的组成人墙,护卫在他的两侧。

      颭在人墙对面,是一张张瞪着眼睛,或蓄满泪水,或满含怒火ཞ的面孔。

      他们有的在这次灾难中失去了爱人,有的失去了亲人,有的失去隑了家庭.....奋.作为七海总督之一的港区,哈瓦那霭在这一百年搵的动乱之中,远离战争已经长达二十余年了。在这期间出生长大的一代人,对战争,对死亡甚至毫无认知。

      他们平安的降生,平安的成长,平安的结婚,平䤶安的产子......与人类,与提督和舰娘遭遇的血与火相比,他们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当他们从新闻中知๝道提督与黑海的一次次战争时,或发出震惊的感叹,或发出辛辣的嘲讽,或发出愤怒的咆맣哮,就仿佛评价每天更新的戏剧一样,站在荧幕之外,发出事不关己的声音。

      但是这갌一切,在11月10号这一돣天,被打碎。

      他们被阿诺德粗暴的从台ⱶ下拉上了舞台。

      那些故事鷖里的战火,故事里的死亡,故事里的失败,不再只是言语中的文쏖字,而是摆在眼前的鲜血,而是摆在眼前的尸体。

      他们其实一直生活在战争中不是吗?

      他们其实一直生活在危险中不是吗?

      他们其实一直生活在黑海下不是렙吗?

      为什么只有提督和舰㣧娘要每天陪伴战煄火、死亡与分别,而他们却可以在清闲的早晨,在茶余饭后,对着报纸上的文字,发出事不关己的騜嘲苖笑呢?

      因为提督魬享受着人类最高的福利?园

      因为舰찖娘生来就要为꫐人类站都?

      因为他们是平民?

      你们在开什么玩笑?

      䭗阿诺德想到这里,忽然笑出声。

      声音从他干涩的喉咙里,满目疮痍的肺里,先是发出漏风的声音,然后是破布撕扯的声音,最后是脏器哀鸣的声音。

      꺾没人会以为那会是一个人的笑声。

      但是脛阿诺德却用那个声音奋뤴力的狂笑着。

      他看着周围愈发压抑,愤怒,悲伤的人群凯,表情越发愉快,笑容越发放肆,眼角甚至笑出了泪。

      “......杀了他!”

      ⎛ 人群中,不知道谁说道。

      “杀了他!”

      又一个人重复道。

      “杀了他!!”

      重复的声音越来越多。

      “杀死这个畜生!⁷”

      人群开始骚动。

      骚动逐渐演变成动乱㰙,最后变成暴动。

      汹涌的人群不断冲击着警察组成的人墙,无数愤怒的叫骂和嘶吼,无数凄厉的长啸和哀鸣。

      阿诺德在这混乱的潮流里,自顾自的狂笑着,眼中妧泪곅水长流。

      䑚“安静,安静!”在阿诺蒓德身旁的预警不断用枪柄捶打着阿诺德头。

      眼角被打青,脸颊被打肿,牙齿被打掉,血水模糊閏了他的面庞,阿诺德的笑声依然持续着。

      这幅画面毫无意外的,被转播到了世界各地。

      无数人通过转播收看到了这个画面,收看到了这个怪异的画面。

      埃菲尔提斯看着自己弟弟被无情殴打的样子,却彲只能默默地捶打着帆船的仓壁。

      亚历山大看着那群暴动的人群,眼中满是不屑于些许快意。

      뱩齐文远看着这出闹剧肟,脑海中转动着自己儿子的思绪。

      齐开看着这场转播,没两秒钟就冲到外面对着大海一阵呕吐。

      “提督,你真的没事吗?”蒙大拿温柔的扶着齐开的后背,将已经四肢无力的齐开温柔的揽入怀里。

      这可是平时完全得不到的机会。如果是ၛ平时,齐开早就挣脱憺着跑开了,但是现在因为晕船已经是半个死人的齐开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像是个布娃娃一样被蒙大拿抱在怀里。

      齐开现在也没心思管这些了,他现在真的很想先找个小岛停一下,但是现在身处墨西哥湾的这艘帆船根本无处停靠。如果他敢现在上岸,那么等待他的就只能是人类无数的大军。

      莕毕竟现在庶在他们头顶,不知道有多少卫星和高空侦察机在二十四小时监视着他们的位置。

      “要不我们回去吧。”看着齐开苍白的脸色,蒙大拿的心隐隐作痛:“不要管这些了,我们回去䓬吧。”

      齐Ⓒ开看了蒙大拿一眼:“说什么傻话。为쥀了今天我们准备了多久,怎뿑么可以因为这点小事就前功尽弃?”

      “可是您的身体。”蒙大拿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齐开阻止了蒙大拿。

      在她的搀扶下,齐开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强打起精神:“没事,晕船又死不了人。”

      说着,齐开转头看了眼站在海⒪面上的亚特兰大:“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应经准备好了boss。”扛着设备的亚特兰大脸上也带着一丝忧虑的表情,辑但还是自信的朝齐开汇报道:“已经演练过许多次了,保证万无一失!”

      “好。”齐开喘了两口气,重新整理了一下衣装,然后翻身从帆船上跳了下去,稳稳的踩在波㶌涛翻涌的海面上。

      从船舱中ࢲ走出来的埃菲尔提斯看到眼前这一幕,眼角忍不住的跳了跳。

      漷 “怎么,很惊讶?”站在水面上⧹的Ḳ齐开脸色似乎好了一些,回头朝埃菲尔提斯笑了笑。

      “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埃菲尔퀷提쿍斯面色复杂的看着齐开:“你明明有很多种办法起到同样的效果,为什么非要用这种?”

      “因为不给他们来一记狠得,他们意识不到啊。”齐开勉强的笑了笑:“我要的是人类煪接濙受黑海的存在屉,如果在他们心底还固执地以为黑海只是什么...未知生物,病毒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又怎ᕺ么会把我们摆到和他们同等的位置上呢?”娻

      埃菲尔提斯沉默着不说话,静静地看着齐开。

      “所以,只有切身告诉他们,让他们意识到,我们不是他们早起晚睡,茶余饭后谈论的‘故事’,而是随时可以打到他们家门口的威胁,这样将来和他们建立平等关系时他们的抵触才会降到最低。”齐开说着,朝埃菲尔提斯看了一眼애:“再说了,如果不突出我的存在,他们将来ຈ又怎么会垲感激崇拜将来的救世哪主,你呢?”

      埃菲尔提斯皱了皱眉,依然沉默着。

      “还有,枽我想你不会反对吧。”齐开也沉默了一下,说道:␟“毕竟,只要你弟弟安然无恙,无论其他如何你都不会反对的吧。”

      “你认为我不会反对吗?”埃菲尔提斯咬了咬牙,目光凶狠的盯着齐开:“我弟弟为什么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为什么会命不久矣,为什么会当众游街,为什么会馶接受唾骂和殴打,为什么要被冷藏,难道不都是因为你吗?”

      齐开顿了顿,哈哈笑了起来:“我和你的交易你已经清ꊑ楚了,但是你不好奇吗?好奇我和你弟弟的交먔易是춛什么?”

      埃菲尔提斯深吸了一口气:“他为了得到黑海舰娘,已经付出了他的性命,你还要他付出什么代价?”

      “不不不,你错了。”齐开摇了摇手指:“被黑海污染只是过程,那是他无论如戦何都必须要经历的。而且似乎你搞错了交易的内容。”

      “搞错了内容?”埃菲尔提斯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得到黑海并不是他的要求,而是我提的条件。”齐开努力深呼吸着,似乎在压抑晕船带来的呕吐感:“换句话说,他想从我这鐡里买的另有他物,让他召唤黑海配合我演戏,只是我给他开出뼴的价码。”

      埃菲尔鹈提斯一愣,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怎么,猜到你弟弟想从我身上买来的是什਩么了?”齐开叹了口气,脸上闪过一丝伤感:“他想从我身上买的,是你光鲜亮丽的复活秥,和作为他心目中,那个埃菲尔提斯最大的愿望——成为人졮类对抗黑海的救世主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