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遇雨下载最新版

      七个暗红色杀字绕过张讼,迎着面前那个高大的身影撞去。

      壮汉皱着眉头,他不想招惹这个疯ᬙ子,同样不能容忍他坏自己的好事。

      恐怖的波动在他面前产生,七个杀字不断变换形态,却始终无法突破近身,他也同퓝样无法磨灭这七道先天杀念,前进的脚步也停下来。

      “仇满洲,你过了!”二人最终斗个平手,一头银灰色长发表情狰狞青年出现在张讼身边。

      他拍拍张讼的肩膀,仰天大笑,爽朗的笑声竟让张讼心底踏实了一些。

      “哈哈哈哈,死(四)皇子,三百年前那一架打的不尽兴楛,小的打不过老的却蹦出来搅和,也不羞耻!今天难得有机会,我们再来一场,如何?”仇满洲的瞳孔中充满疯狂之色。

       果真如传言那般,仇满覨洲与人动手毫无道理可言,全凭个人喜好,而且,这两个人似乎还有些恩怨。

      “吾没有兴趣和疯子动手,吾只要带走那个孩子,日后想打架随时来四圣山找我,吾等着你!”圣皇子面带威严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都说我是疯子,我看你也疯了才是,哈哈哈哈...”仇满洲更加放肆的笑起来。

      同时俯下身,对着张讼说道,“让我去他的地盘和他切磋,哈哈哈哈...你家里的老东西我打不过,他也杀不死我聺,无趣的很!” ᤝ

      “都说圣猿族一门四淺圣,可是那老东西缺德事做多了,大儿子失踪,二儿子夭折,三儿子去朱雀神宫装杯被人宰了,就剩下你这个死(四)皇子,结果你居然自封圣皇子...䜢”

      “啧啧啧,你说可怜不?活该不?哈哈哈...”仇满洲口无遮拦的说着这些秘辛,圣皇子的表情终于挂不住了。

      “仇满洲,你别以为我杀不泝了你!”听这럵口气,圣皇子这㴎次蟁是真动怒了。

      “我看你就是不顺眼,今天就是要保他离去,你能拿我怎么样?哈哈哈哈...怎样...”

      二人一个极致癫狂,一个阴沉冷静,张讼和易意外的成了看戏的局外人。

      圣皇子的神色一片阴沉,说起来,仇满洲发起狠来要做点事,他还真奈何不了他。

      熮能够在众多大神通者以及二十八星宿手里数次逃脱,全仰仗他的天地极速,这是一门极其罕见的特殊神通。

      鸨 这也是他能如此张狂,却又㷠能横行天下的缘由。真撕破脸皮了,杀死他难度太高,杀不死吧,他没事来杀你两个族人,完事便远遁而去,你还真拿他没辙。

      “你确定不问缘由,便要与吾作对?”圣皇子的声音很浑厚,听的张讼有些耳鸣,显然此刻他已经动了真火,准备和仇满洲走上几招了梛。

      “没有什么比看到你这张脸ᇘ变臭这种事,更让人愉悦了!我倒要㴭看看,一门四圣是不是浪得虚名!”仇满洲兴奋的说道。

      “如果不是那里的庇佑,普天之下,早就没有你这个疯子的容身之所了,就你的所作所为,人人得而诛之。”

      二人的气息逐渐发生变化,随着他们对峙的增强,周围的场域也开始愈发沉重。

      “灭天手!”圣皇子动若雷霆,上来便ퟋ是可怕的ೠ大神通,紫黑色的手悄然无息的于虚空中成型,径直拍向仇满洲。

      张讼眨个眼的功夫,紫黑色大手便已经印到地面上,可怕的余波让张讼不得不全力抵御,才堪堪没有被掀翻过去。

      灭天手쑉这门大神通乃是圣猿ദ族的看家本领之一,运用起来变化莫测,难以躲避。

      圣皇子见识过仇满洲的天地极速,自ᖾ然知道这一掌不可能打中,下赁一刻他的双眸散发出深红色光芒。

      张讼迎上圣皇子的目光时,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可依然被刺的鲜血直流,这究竟是什么神通?居然有如此可怕的目力!

      火眼金睛!圣猿族大神通,能视不可见之物,修炼到至高境界,据说可以双目断神,洞悉未来。

      紧接着,圣皇子接连打出十八记灭天手,每一击都强悍如斯。能够修炼成两种大神通,绝对担得起圣皇子二字。

      待他攻势散尽后,尘烟散去,方圆五公里内的地面充斥㛁着大大小小的坑洞,更有㦕巨大无比手掌印在其中。

      张讼此时终于可以看到仇满洲出招了,他感觉自己眼睛花了一下,下一刻仇满洲的拳头就来到圣皇子脸边上了。

      这时,张讼才真切的体会到,速度二字意味着什么。仇满洲的天地极速世上无人能及,圣皇子稳如磐石,加上火眼金睛폅的配合,与他斗了个平手。

      不多会二人同时收手,从仇满洲轻松的神情来看,似乎并未认真。

      “哼,跟个又臭又硬的石头一样,无趣的很!”

      圣戅皇子屝眉头紧蹙,这次前来鄂县,其主要目的是来验证一门尚未完善的神通——妖化

      就⿫目前来看,妖化试验问题颇多,还有很大亟待改进的地方。对于妖族的第三代计划,反对声音同样不在少数,血统越是高贵的妖,意见自然更大。

      圣猿族战斗力在妖族中也能排到头一档,他们不需要这种手段来生存。所以,酐他们剑走偏锋,选择去尝试如何将人类妖化这样的一门긹手段。

      此番圣皇子的临时起意,更多的是想去圔了解一下第三代计划中的“最优解”具体表现怎样,谁知好死不死的,被仇满洲横插一杠。

      圣皇子不再賵紧逼,但他同样不会轻易让步,他知道仇ₙ满洲是诚心要和他作对罢了,对这二人他不过是借题发挥。

      “吾不能带走他们,你也同样休想,吾若想杀他们,你同样拦不住。”圣皇子语气恢复了一慣的从容沉稳。

      竪 听到圣皇子挑衅的话语,仇满洲果然上套。“哦?你是在威胁我?”

      气氛突然降至冰点,“死(四)皇子,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杀不了你吧。要䰔不要试试看,杀你,我需要几招?”“仇满洲漫不经心的问道,七道先天鹌杀念来到他身边盘旋,蓄势待发。

      看来刚才他并没有动真格的,那七道先天杀念散发出冰冷、死寂的波动,只一瞬间,张讼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冻结了。

      “吾不愿与你多做纠缠峭,并非怕你。”严格意义上讲,仇满洲是成名于他上一个时代的大妖。

      作为一个“年轻”的妖族,能冲他说出这种话,圣皇子的底气可见一斑!

      “听说,圣猿族还有一门神秲通,可以让你们死了以后,重聚魂魄,拥有起死回生的伟力,希望你有认真修炼。”仇满洲的眼神透露出危险的信号。

      圣皇楷子没有回应他的话벁,按照计划他此时早该撤退了,因为这里即将被夷为平地。

      他们不希望走露风声,所以选择用这种方式去毁灭一切证鹄据,再拖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圣皇子双掌合十,金红色鸲光芒激荡而出,古老苍茫的气息从中传出,仇满洲眼神一变,身体姿势更加警惕,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出致命的一击。

      圣皇䕧子的动作有些吃力,他缓慢拉开双掌,一根燃烧着火焰的金红色长棍缓缓出现,随着它的出现,天㖇地失色,周围万籁俱寂。

      “哼!老东西居然把盘龙棍都交给你了,还真是待你不薄啊。”仇满洲收起七道先天杀ܘ念,似乎有了停手之意。

      “咚!”一声脆响,圣皇子将燃烧着的盘龙棍杵在面前,散发出隐隐约约的龙啸猿ກ啼声。

      盘龙棍,是圣猿族流传下来的镇族圣器,据说是圣猿族祖先采用龙角炼制而成,是一件恐怖无比的大帕杀器!

      “吾有个好㺿主意,吾想你听了之后,会喜欢的。”圣皇子平静的说道,从他身体的僵直状态来頄看,方才的召唤显然对他消耗很大。

      盘龙棍可不仅仅是拿来威慑仇满洲用的,更是一会拿来毁灭证据的存在。

      “哦?说来听听,如果还是那么无聊的话,我不介意跟你再过两招。”仇满洲满不在乎的说道。

      “时空之门,生死各安天命!”

      “妙极,哈哈哈哈...这个我喜欢,有看头!够刺激!生死各安天命!”仇满洲听罢大笑起来,甚至还在大笑的间隙抽空拍了拍圣皇子的肩膀,下一瞬又回到原位。

      他的笑声很复杂,夹杂了许多莫名的情绪。

      “来吧!”仇满洲的声䎿音充满着期待。圣皇子一招手,盘龙棍仿佛拥有生命一般飞到张讼二人面前旋转起来。

      随着它速度加快,一条金红色光带呈现出来,很快纵向拉伸开,툡变成一个金亻红色圆环,中间ን荡漾着水一般的波纹。

      这一手直接让张讼惊呆了,他认出来金红色圆环中间,居然是混沌的时空,它居然可以开启一条时空通道!

      仇满洲转过头,对着呆滞的张讼和,和更加茫然的易说道,“该上路了,二位䟕。”

      仇满洲的语气充满戏谑,可听在张讼耳朵里,只有冰冷之意。他领着易缓步靠近过去,低垂着头,不敢暴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情绪。

      他只有一个念头,活下来!离开㗠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캯“你瞧瞧,死(四)皇子,我就喜欢这种人。你휆看到他的眼神෴了츖吗?哈哈哈哈...”

      “多么完美的眼神,充坓满克制隐忍,散发着仇恨的光◄芒——”

      仇满洲的话音刚落,一道寒光闪过,张牣讼的右臂整个脱落下来,向后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整个过程快到一滴血都没有洒出。

      直到走出去三四步以后,剧烈的疼痛让张讼眼前一黑,脚下止不住的发软。

      他感觉自己双腿变得逾越千斤,肩膀处光滑整洁的切面上,还能看到血液的流动챽。

      那道时空쒚之门在他的视섫线中越来越遥远。他想要拼╫命嘶吼,来宣泄一下那令人崩溃的痛苦。

      但他不能,此刻他们二人的性命完全掌握在对方手里。

      易艰难的扶着沉重的张讼,这一切对他来说太具有冲击力,二人跌跌撞撞的向圆环处挪动着。

      明明近鶜在咫尺的光门,在张讼眼里开始左摇右晃起来,醓他的牙紧咬着,步履沉重且坚定的向前走去。

      “哈哈哈哈...看到没有,死(四ໜ)皇子,多么令︝人兴奋的场景啊!尽可能活下去吧,ᮿ记住儚我的名字,天生杀星——仇满洲!我等你来报仇!”

      一阵眩晕感袭来,靠着易的支撑勉强进入光门中的张讼,再也支냆撑不住沉重的身体,轰然倒下。

      昏迷前他在心中疯狂呐喊着,“这就是真正的大神通者吗?即便如此,我也会连本带息的讨回来!人如何,妖怎样?我都要让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离城张府。昌星殿内

      神色阴缌翳俊朗青年紧盯着面前的下属,鄂城距离此地有六百多公里,消息传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过去近半月有余。

      鄂县仿佛一夜之间,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再无半点消息传出。直到现在,他甚至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狩 他的面色阴沉如水,下属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一口大气不敢出。

      在发现殘鄂县方向传出异样,屡次联络无果后,他第一时间前去查看。那时的鄂县已经被一片漆黑的夜幕笼罩,并且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他不敢冒进。

      直到里面强大的波动不时出现,以及听到一个让他肝胆俱碎的名字,天生杀星——仇满洲。

      人的名树的影,他一刻不敢停留,直接躲进附近的据点,一直到两天后才敢过去查看。

      那时候的鄂县已经是一片废墟,就像是被人生生抹艿除一般干净,所有的生活턫过的痕迹都被彻底泯灭。

      他冒着风险小心的翻找是否有线索留下,终于在第四日发现熟悉的张家印记,破解后发现里面的信息已经残缺不全。

      前些日子的记录虽有残缺地方,但语意连贯,大意能够ᝅ看懂。直到事发那晚솉,袐留下信息的人似乎受到极大惊吓,他只拼凑出一᠞句费解的话。

      “盻索命...妖...ꖀ不是妖...全死了!”读取出这个消息后,他当机立断,骑着最快的马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回离城。

      此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一周多的时间,即使不眠不休的赶路,他也是刚刚将消息传达到武昌天官面前!

      发生这样重大的事件,一名天官无声无息的消失,天宫方面肯定会有所反应。

      他相信天宫的消息不会比自己的更灵通,虽然天宫的手触及整个大陆,但䩨在偏远之地,布置自然薄弱,消息传递也会阻塞滞后。

      不軕过他关注的是,为何那个煞星会出现在鄂县那个地方?

      他们打着什么算盘?是怎样的力量,可以在一夜之间将一座数千人生活的县城夷为平地?

      如果不是恰好自己对那个废物收的徒弟孲感兴趣,派出人手盯梢他,ⓩ怕是也会错过这个重要的情报。

      再去问责意义不媵大,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武昌天官挥手示意下属退下。

      他不担心妖族大能会杀到离城,几百年来离城能够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办法应对,他在想如何利用这个消息来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

      “听着,近日本座会增派人手给你,你率领一뎶众部下,去鄂县废墟里救人,若是有幸存者,务必将他

      ’保护’好!”笘

      他刻意将保护二字语调加重,其下属会意岪,领命后告退。

      뫌 “来人!” 請

      “在!”一道身影从暗处浮现,他是天昌殿内쑇的侍卫之一,平时的任务就是隐匿在暗中,听候天官差遣。

      “让鬼兵部小雨来见我!”

      “遵命!”他对青年的任何命令都只有一个回答,不需要表露出任何情绪,服从就是他的使命与意义所在。

      鬼兵部是张家隐藏实力之一,隶属于张家直系,其中大多是张家死츕士组成,这些年来张家在正途势微,所以早就在积极准备后手。

      武昌天官,本名张先,天历四百六十年生人,与张讼同龄닎,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是支脉后裔,而张讼是主脉后裔,这正是他不断想要证明自己的原因。

      二人几乎是先后成为张家新晋天官,张讼为人处世大大咧咧,참年少成名,且好面子,有些时候容易让人下不来台。

      张先就会来事的多,一直不声不抢的,在周围人印象里更加儒ア雅,人缘也更好。

      家族新生代里㼅,他们两个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同样在二十岁出头,就拥有一身神通,张先要稍大一点,所以更多的声音,都是对张讼的天赋的肯定,而张先做的好也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为何张讼会被外放到如此边远之地,也许就有他在从中作梗。

      一道身着黑色劲装,一头乌黑秀丽长发的蒙面身影,半跪在张先面前。

      “见过武昌天官!”她的声音很冰冷,不带有一丝情感。像她这样的死士,张家还有许多,大多是收留的居无定所的孩子,从小开始培养,训练他们的身法、手段,来帮助张家进行一系列的暗中活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