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泰猛离开盘龙商会后,找了个隐秘的地方潜入地底深处,然后盘坐在神魔熔炉里面炼化赤魂果,借此增强元神。

      逩只有皇者才敢一次性炼化一颗的赤魂果,泰猛却一下子就吞了十多颗,庞大的药力、瞬间充斥在他体内,带来了Ⴏ一股疼痛感。

      Ꭱ泰猛并不在意嗄,快速ਞ运转【万化法身诀】炼化体内的药力。

      现如今的外面,已经闹翻了天,帝国的小公主,被采花大盗给掳走了,至今下落不明,许多人在四处查找。

      霌再有一个,泰猛的出现휰和他在盘龙商会出售一千多件灵器的事情,也掀起了一鲋阵巨大的风暴。

      目前,盘龙商会的外面已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大家都想趁此机会购⿐买一件灵器,那怕是下寽品的也好。

      然而对于此事,盘龙商会一口就回绝了,灵Ⱙ器暂时不卖,纹器可以出售。

      在盘龙商会大楼顶层,青衫老者看着眼前的中年问道;

      ∮“派出去的人,可有打听到什么?”

      中年摇了摇头,道;“他就好像是突然凭空出现的一般,无人知䯝晓其来历,就连天玄教也知之甚少,我怀疑、恐怕就是天玄教的圣女、也未必知晓其身份,”

      “凭空出现的么?”

      䁸 双手负于身后的青衫老者、眸子微微一眯,道;你襍说的有些道理,凭他的年纪与实力,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灵器,九成是炼器公会某个高层㦚的后辈,穆冰颜虽然天资横溢、号称㛏天玄教有史以来的最强圣女,但也不可能会猖狂到去通缉炼器公会高层的后辈,示毕竟得罪炼器公会、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显然她应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中年顿了一下道틵;“大人、属下还有个猜测?”

      青衫老者哦了一声,道;说来听听。

      中年道;“他或许身份本就一般,而䃎这些灵器、可能是他从多个↷秘境中获得的,也有可能是他杀人越货,而他今天之所以一下子将这么多灵器拿出来,怕是想要混淆视听,让所有人都顾ᜁ忌他的身份,特别是天玄教,”

      青衫老者想了想、摇头道;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兵器不比药材,秘境可以孕育出药材、但却孕育不出兵器,若是说这些兵器是来自那些ꫮ死在秘境中的人,可能性也不大,毕竟皇者以下、有几人能拥有銅极品灵器?同样的道理,就算他有实力杀人越货,那也要有人有货才行,到目前为止、你可有球听说过有人拿着极品灵器进入恶魔岛?

      中年无言以对,青衫老漗者分析得在理。

      鬸“吩咐下去,凡是我们盘龙商会的人,不准得罪他,若是他有所需要,在庆明城内、尽可能给其方햿便,”

      “是,大人!”

      ……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不但实力强大,身上居然还有这么多灵器䦂,难不成他是炼器公会某个高层的后辈?”

      “可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其实帝国的小公主早已返回自己的住处,只是她对于外界的那些流ꥩ言,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在好奇泰猛的身份。

      其实她也并没大张旗鼓的去打听泰猛的来历,她是在下属的汇报中,得知泰猛离开她后、去了盘龙商会,还拿出了那么多灵器。

      这亻让她更好奇了。

      ……

      七八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十多颗赤魂㡫果,已被泰猛完全炼化,他脑海里的十尊元神、比十天前强大了七八倍不止。

      赤魂果炼化完毕,泰鸆猛并没有急着出关,而是继续修炼、提升灵力修为。

      有了天地胎膜Ᏺ上的神魔之血,他的修为提升得极快、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三四天的时间都不到,他体内的纹멨路就发生了蜕䚒变。

      ꐯ 他体内的纹路煮,变得圆润光滑,呈现青铜色。

      而质变带来的力量,远不是量变所能比的,现如今,七八境真君,他弹指间就可以镇压。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泰猛体内的纹路又由青铜色转变成了水晶色、然后由水晶转变成了黄螺金,最后蜕变成了暗金色。

      此刻的他,可算作八境真君,但与其他的八境真君、却有所不同。

      隙其他的八境真君,甚至七境真君,都能调动天地之力为己用,但他却办不到,因为他的第四境、依旧还是纹路数量上的变化,而第七境与第八境,虽是也是质变、但这种质变与其他人在七境和八境时所发生픷的质变不一样。

      “以我现在的修为,若是想要逆杀皇者,还很难做到,”

      ᴭ泰猛呢喃自语,“皇境强者,已经修쨄炼出了大道奥义之力,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都远不是真君强者所能比拟ᝯ的。”

      所以想要以真君修为斩杀真正的皇㷽者辰,他还需要继续提升修为。

      像死在他手里的那两尊半步妖皇,根本就没法儿与真正的皇者相提并论,틽差得极远。

      鬿 真正的皇者,举手投足间,可覆灭万里山河,真君想要与之匹敌、是真的很难。

      “染有神魔之血的天地胎膜、已经没多少了,就算有、对我的修为已经起不了作用,若是想要尽快提升修为,还得去找些高级的宝物,比如最顶级的药王,或者是古药,”

      泰猛想了想、收起神魔熔炉,离开了大地深处。

      괜 他的出阳现,很快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但他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在庆明城、他是无敌的,就算真的不敌、他想走,也没人拦得住。

      更何况他身上的底牌,多着呢,比如符箓什么的、随便抓出一把来,炸翻小半个庆明城都不是问题。

      要是真把他惹毛了,就是皇者都要死。

      在城中晃荡一会儿后,泰猛找勇了个酒楼狂吃一顿,没多久、盘龙商会的主事人江震也来到了这里,说鈖什么凑巧,泰猛一副老子信你个鬼的表情,白了他一眼。

      江震讪讪一笑,随后点了些东西,一边吃、一边东拉西扯,想跟泰猛套近乎。

      ꠩泰猛一消失、就是两个多月,毫无踪迹可寻,出现、也是毫无征兆的出现,这让泰猛多了一层神秘色彩外,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当然、交好他自认为是炼器公会某个高层的后辈的泰猛,他自然是要不遗余力。

      所以一听到泰猛的消息,他就急急忙忙赶Ⳑ了过来。

      然而泰猛根本就不想理他。

      “老板、饭钱管他要,”

      吃饱喝足后,太猛对酒楼老板打了声招呼,然后惬意的离开,顺带拿出一根银针来剔牙,看得江震差点把嘴里的食㺩物都喷出来。

      一双眼ց睛瞪得比牛眼还要大,神色呆滞无比。

      千炼星辰针?

      堪比上品灵器的千炼星辰针?

      居然被用来剔牙?

      这是真的吗?

      尼玛,如此糟蹋宝贝,就不怕被雷劈吗?

      江震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只是等他蹙几下眼睛后,泰猛都下楼了。

      酒楼老板脏也有点懵,这家伙是谁啊?居然让盘龙商会的主事人替他付账?

      “小兄弟,你这针?”

      江震急忙追下楼去,连饭钱都没付。

      㳂 泰猛没好气道;“你这人怎么跟块狗皮膏药似的堯?烦不烦啊!”

      江震舔着笑脸、双蜗手如苍蝇搓抓,满脸火热道;“小兄弟、你这针能不能卖给我?价钱好商量,”

      “拿去、拿去,烦死人了,”

      痒泰猛一脸不耐烦、白眼道;记得、给我双倍的灵石。凧

      江震大喜;“得呢!小兄弟、你稍等,我这就䷃给你拿灵石去,”

      可就在江震刚要离去,天穹之上,一队人马、骑着全身燃烧着火焰的凶兽,从天而降。

      当所䶋有人看清那些人欆的着装后,顿时神色凝重了⢨起来。

      天玄教弟子。

      江콝震脸色一沉、厉声呵斥道;“黑妖、你们在庆明城如此放肆,未免也太不把我盘龙商会放在眼里了吧,”

      什么䀜?黑妖?

      他就是黑妖?

      ㄪ天玄教三十六大核心弟子中排名第十的黑妖?

      听闻江震的话,所有人的目光豁然汇聚在为首的那个男子身上,面露惊色。

      显然,大多数人都听过黑妖之名。

      男子身着黑袍,面庞坚毅,只是那有些深陷的眼眶,让他看上去有点阴翳,微眯的眸子中透着寒意,其体内散发出一股强横的恐怖气息,压迫四面八方。

      “江老头儿,用你盘龙商会的规矩来管我天玄教的人,你不觉得可笑吗?”

      黑妖冷冷一笑,继续说道;今天、我是来找他的,与你无关,所以请你有多远滚多远,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同为八境鈴真君,江震连其气息都难以承受,脸色略微涨红。

      “想要在我盘龙商会的地盘ꠍ拿人,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夔鸬江震朝远方大喊一声‘盘龙卫’,很快、就₀有数十人当先踏空而来,都是真君境的修为。

      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王者。

      泰猛可不止是他的大顾客,还是他要交好的对象、是他的财神爷,圔所以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黑妖从他的地盘上将人带走㠼?

      黑妖满不在乎道;江老头儿,你觉得这些人拦得住我吗?

      刕 他随后又道⧍;就算你启动庆明城的护城大阵,最多也就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外人䂓、赔上一大批盘龙卫?还是说、你要为了峉一个不싫相干的的人而得罪我天玄教圣女?

      “你……”

      江震欲要鎫与其争锋相对,但被泰猛制止了,泰猛㋿看向黑妖,淡笑道;想要抓我?那就来吧!篛早点打完早点收工。

      听闻这话,众人皆是脸皮子一抽,面对天玄教的核心弟子,还能这般淡定从容、并且发出挑衅的人,就是整个炫天大陆都不多。

      “公主,我们可否要出手?”

      在一个不起眼的楼阁当中,帝国的小公主带着一群侍卫,满脸好奇的䚓关駖注着暐这里。

      一个个侍卫,深知自家公主与天玄教的圣女不对付,如果有机会坏其好事,她是非常非常乐意的,那怕付出大代价也在所不惜。

      辽“出手?为什么要出手?你花以为天玄教的这些家伙,能奈何得了他么?”

      帝国小公主撇嘴,以她五境真君修为、七境真君的战力,在那个家伙的手里、连一丝反抗力都没有,轻轻松松就被抗走了,这是八境真君能办到的么?

      泰猛的话,让得黑妖目露寒光,杀机毕露,“敢挑衅我天玄教,不得不说你的胆子眛很大啊!然而像你这般胆大妄为的人、我以前不是没遇到过,但他们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现在、你若跪下来认错,再自断一臂,然后乖乖的与我离开,或许我会让你少吃点苦头,”

      黑妖⎩的双腿轻轻夹了一下坐骑,浑身烈焰的凶兽驼着他缓缓向泰猛逼来,他想在心神上震慑泰猛,体现出天玄教之威。

      “你的逼话真特么的多,”

      话落,泰猛已经拔地而起。

      然后就是一拳。

      醾砰的一声过后。

      还没来得及惊愕的众人,全部石化在原地、嘴巴缓缓张大,眼睛珠子都差点惊鶘掉在地上。

      紧接着,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猛然传开,所有人的头皮都在发麻,浑身汗毛倒竖。

      ʴ一个个如同见鬼了一般,目露惊恐之色。퓯

      一拳。

      黑妖死ᱮ了。

      黑妖的坐骑也死了。

      黑妖身后的一群人也都死了。

      那群人的坐퇝骑同样也死了。

      饨 总而言之。

      全特么的都死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