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谈股论金回放

      朱厚照等人刚从后边逃出来。

      就∩见前面又来了一큋帮人。 瘑

      此时,朱厚照身边仅剩下王钦、钟虎等十几名侍卫。而且大家身上的伤㖻口都不少。与对面的人硬抗的맳话,估计都得撂在这里。

      当众人抱着必死之决心,准备一战时,对方竟然喊道:“殿下。卑职来迟,请殿下责罚。”

      原来是冯玉带着前期前来刺探情报之人赶来了。

      这令大家紧张的心,缓了下来。

      朱㨟厚照说道:“冯玉。你带着人前䗖去增援戊他们。一定要把这帮乱臣贼子全都给本宫杀了。”蓟

      王鏊劝解道:“殿下。眼下还是护着您离开险地。收拾这帮人也不急镄于一时。”

      拉 王钦、钟虎等䦃人也都附和。

      朱厚照也是被孔大韶的恶㷺劣行径气到了。不杀此人,实在是难消他心头之恨。

      朱厚照坚彲持道:“你留下›十人,其余人全都派去增援戊他们。”

      冯玉只能是留下十人。率领其埽余二十余人前去增援戊去了。

      朱厚照这才放心鼹。与众人赶往宫殿大门口。

      刚到大门口,就遇到了从城外赶来的包长善一行。

      草 朱厚照阻止了包长善等人下Ⓔ马请罪。让他们马上前去将这帮不知天高地的反叛之人绳之於法。

      过不多时,黄观、孟俊、孔쨍大韶等人都被五花大绑,押送至朱厚照面前。

      黄观哭着说道:“殿下。是奴婢一时糊涂。可是真的是这个挨千刀的孔大韶给我出的主意。”

      ꣆ 孔大韶此时已经没有刚才的跋扈。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完了。

      要不是那个章先生,䤓自己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田地。

      他忙认罪道:“殿下。有人疱怂㊖恿我这么干的。此人自称姓章……”

      说时迟,那时快,从门楼上射下一支弩箭,速度非常快。

      朱厚照身␋旁的冯玉最先发现,忙将朱厚照推到一旁。

      戊喊道:“保护殿下。”

      这时,又一支弩箭射了过来,不过并没有冲着朱厚照,而是射到了孔大韶的额头。孔大韶扅一箭毙命。

      冯玉、戊等人急忙前往门楼上追击凶手。可是当胐他们赶到时,对方已经逃走了。地上只留下一把弩弓。

      湣 这一晚,险象环生。朱厚照缓了缓,才算缓过神来。换做是谁,也得是这样。不怕死ﰗ,那都是假的。ꩥ

      来 冯玉说道:“殿下。对方把孔大韶杀了,显然是杀人灭口。”

      朱厚照问道:“本宫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孔大韶刚才说,有个姓章的怂恿熸他干的。”廅

      戊回道:“不错篺。孔大韶当时的确是这么说的。”

      朱厚照说道:“包将军。你马上率人前往孔大韶的府上,进行搜查、讯问,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线索。此人此时定然不在府上了。”

      包长善领命而寡去。

      黄观这一晚上可以说是经历了太多、太多딉。饶是他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也ኖ是觉得今晚如同做梦一般。

      他知道自己是被孔大韶给坑了헆。但是没有想鬉到,孔大韶身后还有人。嗩这又让他看到了希望。

      黄观忙说䨞道:“殿下。奴婢是鰣被孔大韶给忽悠了。还望殿下能够饶奴婢一命。”

      孟俊等人也是苦苦求饶。

      ⁧ 朱厚照经历ሬ了这些事,整个人就如同虚脱一般,돡又岂能搭理他们。就说道:“王大人。这几个人就交给你来审吧。”

      王鏊今晚也是受到了惊吓。这才刚刚缓了过来。见朱厚照安排他审案,他自然是拱手领命。

      王㛐钦、钟虎等受伤的侍卫也都正在被同伴进行୅包扎。

      戊对朱厚照说椔道:“殿下。这䬄把弩弓是轁门楼上那名刺客留下的。这种弩弓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得到的。可以뭗从这把弩弓入手,或许能够查到一些线索。”

      朱厚繕照点了点头,说道:“戊。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去办吧。”

      戊带着人就离开了。

      朱厚照命冯玉把这帮乱臣贼子先关∝押下去。䴄又命人将今晚战死的那些侍卫好好安葬。

      这一晚,真是一鱳个令人终身难忘的Ⅹ夜晚。

      与此同时䇈,在中都城城南十里处。

      章先生在凉亭中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凉亭外拴着两匹马,正低着头吃着脚下的草。

      一名蒙面人从中都槎城全身而㓅退,㉠展开轻功,向章先㖊生这边疾驰。

      快要赶到这个凉亭的时候,章先生明显是感受到了此人y的到来。

      他转衖身来到了凉亭外。

      蒙面人很快就来到了章先生的面前。

      章先生问道:“事情做得怎么样?”

      “这个孔럪大韶就是个蠢货,有那么⛪多人都没浯有杀掉朱厚照。要不是来了一批蒙面人,朱dž厚照必死无疑。孔大韶被我杀了。但是朱厚照没嚐有杀死。”蒙面ᯨ人回道。

      章先生听⿜了,輾也不恼,笑着说道:人家毕竟是堂堂大明的皇太子,⛮岂是你说杀就能杀的。将孔大韶杀了,线索就断了,他们想查也查不出什么来。我前往孔府,除了孔大韶,谁궦也没有看到我,根本没法查。你说得那些蒙犬面人,应ᐫ该是狗皇帝派来保护朱厚照的。我和他们交过几次手,实力不容小觑。”

      皞 累“铀不过,我射杀孔大韶前,他将你姓章一事,说了出来。”蒙面人说道。

      章先生皱둉了皱眉,脸色有些不悦,但릭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说道:“姓章的人多了。而且弓长张、立早章,那么多张字,他돱们能从姓氏上查出什么名堂。走吧。”

      霩 说完,章先生就解开缰绳,与蒙面人一同离开了。

      눱 只留下秋风ǹ瑟읒瑟。寂静的夜里,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コ 包长锁善将孔大韶府上围住,不仅进行了一番仔细搜查,还对府内上上下下进行了一番审讯。

      笫 重点是孔大韶都与谁有来往。姓章的倒是有几个,可是抓来一问,很快就排除嫌疑了。

      タ姓章的线索没有什么发鶍现。倒是孔大韶违法的线鬠索掌握了不少。

      另外,府内查获了大量的金银财宝。包嘯括章࣎先生交给孔大韶的那块令牌,也被翻了出来。 歂

      䀆朱厚照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对方既렘然怂恿孔大韶做这件事,必然会想好退路。而且这个人提供给孔大ꮾ韶的姓氏,也极有ο可能是假的。

      谁还能傻到用真名去﬜联络对方。而且是不熟悉的人。

      朱厚照拿着这块令牌,翻看了一番。

       鸿图帮。这几个字令朱贃厚照内心产生了不安。

      兴王不是说把鸿图帮剿灭了嘛。怎魶么江西分舵舵主的令牌会在쵆孔大韶这里呢。

      莫非孔大韶是鸿图๚帮江西分舵舵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