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秒免费试

      温楼共有七层,每一层都有相应的⍚身份限制。但因为天墉剑宗是支持温楼的势力之一,所以温楼的规矩对天墉弟子会有一些特殊照顾。

      肇 店小二走后,这几个天墉弟子又开始闲聊起来。

      “肇临师兄,这次咋们天墉剑宗和百花仙谷⤸的宗派交流战,琼兰仙子也会出现?”

      ि “对啊,师兄,这消息在咋们广大男性弟子里都传疯了,可谁都没个准信。”

      ꣛“您知싛道吗?”

      感受到周围崇敬希冀的目光,肇临只觉得身心俱轻⎍。

      “我自然知道。”肇临骄傲地说。

      “掌门和百花仙谷的长老交谈的时뻺候,ᬠ我可就在旁边,听的清清楚楚。”

      ᔲ 听完,其余弟子一脸的憧憬。

      …… 㥮

      “师姐,好不容易来次温楼,这次你就让我吃个饱吧。”

      “好。”

      “嘻嘻,就知道师姐最好了,我想吃雪酥糕。”

      “行。”

      两个动听的声音在酒莡楼出现。

      那几个天墉弟子寻着声音来源看去,却见一个青裙少女挽着一位白衣女子的手臂款款而来。

      那白衣女子的脸上还戴着一层薄薄的轻纱。

      “诶呦,你掐我干嘛!”一名弟子朝身边人怒道。 

      “原来不是做梦……”

      뚑“琼兰仙子,琼兰仙子真쏳的出现在我面前了!”

      肇厲临看了看身旁正激动得满脸通红的师弟们,暗中撇嘴:真是丢人现眼。 典

      然后,他才拿右手慢慢꿬覆住自෷己正剧烈跳动着的心口。

      咋肥四?

      胸口怎么好像有只小鸟在乱撞?

      뤤刚刚走上三楼的两女好像也看到了他们,便朝他们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师Ḅ兄,琼兰仙子是不是朝我点头了?”

      “感觉好科幻啊。”

      “是啊,这种被女神眷顾的情节,小人书里都不敢这么写。”

      ⸉ 悃“不行,我心都快炸了!”

      ᔀ ……杁…

      “咦,什么味道,好香啊!”青裙女子惊奇袃地道。 ⬭

      琼兰⽩仙子犃也是抬头闻了一下。

      嗯,的确好香。

      ۾ 这时,店小二端着一张白玉盘走了过来,白玉盘上立繵着一个紫金流纹壶,看上去好不华丽。

      “几位公子,你们的菜就快好了,请稍等片刻。”店小二恭敬道。

      只℆不过肇临几人仍旧眼神痴迷地看着琼兰仙子的身影,并没有回应他的意ৼ思。

      顟 店小二也不在意,朝着神宫寒若的方向走去。

      “等等。”ӿ一道温柔动听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店小二转过头,询问道:“仙子有何事?”

      他也算的上是温楼的老员工了,对待什么翩人该恭敬致微,对待什么人该心平气和,他心里都有底。

      “你这紫金ꭁ壶中装的可是琼华仙箲酿?”

      斍“是的。”

      嵐“哦。”琼兰仙子眼眸低垂,若有所思。

      “仙子可还有事?”

      “没了,你去吧。”琼兰仙子摆了摆手。

      只不过,在店小二转身的那一刹那,她ྟ却悄悄把一抹ꁢ神识附在紫金壶上。

      “师姐,怎么了䬿?”她身边的青裙少女好奇地问道。

      ၀“뼛没事。”琼兰仙子摇了௾摇头,然后跟着店小二走了几步,确定那琼华仙酿是何人所点后,选择了一个与之临近的位置坐了下来。

      温楼三楼有一个十分特别的位置,通常温楼每一层的配置都是一样的,但是第三层这位置却是个擈例外。

      三楼的桌椅配置是千年红泠釿木,但这里却是冰玉石桌、三品妖兽真皮制成的椅子。

      餐具配置是金盘、银壶、普通石玉筷。

      꿖但是到了这里,便是寒玉盘、紫金壶、彵骨玉筷。

      而且,这个位置还专门用青海翠竹帘与周围镈的位置隔暔断。

      青海翠竹是何物?

      那可焖是用来清洗心境,压制心魔的灵植,可以说是价值千金都㥇不为过。可就这么做成了竹帘,简直是暴殄天物!

      店小샃二把酒壶放在桌子上后,便转ά身离开。

      “小雪,下来吃饭了。”洛尘然笑道。

      堚听到他的话,原本萦绕在身旁的白雾一顿,缓缓才离开他的周身,然后在半空中慢慢凝聚成一小团白色雾气,白色雾气又逐渐凝实。

      几息后,一条约迆莫有20多厘米、全身宛若用淡蓝色水晶雕刻成的小龙才飞到了桌上。

      接着,他又伸出手指在虚空中一划,顿时空셂间被撕隣开了一道小型光门。从光门中透出一股雪白的气息,又在光门与桌子的中间凝成了一条白色曑光梯。

      然后,一头拥有四条尾巴的白狐迈着小步子走了出来,一步一动间尽显高贵和优雅。

      “㣷小白,吃饭吧。”洛尘然轻笑一声。

      四尾白狐撇了他一眼,头昂ꚧ地高高的,一副高冷傲洁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小公主。

      他鷷笑了笑,伸手去拿琼华仙酿,不过在碰到酒壶的짟时候,却突然顿住湖了懘。

      不到半息,又恢复如常。

      拿起酒壶,用拇指在壶上轻轻一抹,然后才露出笑容,打开酒壶喝훻了几口。お 宼

      而同一时刻,坐在临近位置的琼兰仙子却突然闷拚哼一声。

      “师姐,你怎么了?”青裙女孩好奇地问瑤道。

      琼艊兰仙子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乮“哦。”小师妹点了点혥头,没有多在意。

      멕 琼兰仙子低着头,一手撑着地面。

      “银面…雪龙…难道真的是他?”琼兰仙子低头呢喃,目光似乎想要透过竹帘间的缝隙把飵那个人的容貌完全刻印在脑㓜海里。

      这时,楼下又传来羏一阵骚动。

      “师兄,那不是紫霄雷宗的弟子嘛,他们怎么会来这?”一个天墉弟子在肇临耳边低声道。

      抬头看了一眼,肇临便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多说话。

      紫霄雷宗和天墉剑宗一向不对付,明争暗斗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他并不想因为一些小事闹出什么摩擦,这样的힝话很容易生出事端。

      更何况,因为百里屠苏持有ꖯ魔剑焚寂的关系,紫霄雷宗可没少拿它说事,要不是紫胤真人心胸宽广,早就提着剑杀进去了。

      九州公认的剑仙岂是浪得虚名?

      “咦,这不是琼兰仙子嘛。”为首的紫霄雷宗之人놃惊讶道。

      看到一袭白衣,纯净似雪的琼兰仙子,紫霄雷宗的弟子也都是两眼放光,丝毫不加掩饰。

      “师姐,怎么办,楚凡来了。”芸青裙女子担忧地拉了拉琼兰的衣袖。

      楚凡,是紫霄雷宗宗主的亲传弟子,身份不容小觑。可他有时就是个⛘狗皮膏药,见到琼兰仙子的时䌃候,就整天死皮赖脸地往人家身边靠。

      琼兰仙子对他厌恶不已。ⷉ

      ﰗ “琼兰,好久不见啊。”楚凡走到琼兰仙子她们的桌前笑着说道。 ਥ

      琼兰仙子先是点了下头,然后道:“楚师兄还是叫我师妹吧,你叫我名字,我有些不习惯。”

      听完,楚凡的脸就直接僵了一下,然后又很快恢复。

      “琼兰师妹,你…嗯?”楚凡眉头突然一皱。

      “师妹,你的神魂怎么有些不稳定?”

      “有人攻击了你的神魂?鑂”

      因为楚凡天生雷眸,对一些细微东西的感知十分敏锐,其中就包括了神魂。所以他的话,直接引起了青裙女子和肇临等天墉弟子的注意。

      “师姐,你神魂受伤了?”青裙女子转过头,满脸担心地问道。

      神魂可是修者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唵它一旦遭㶾受了攻击又难以恢复的㫣话,对修者一生都可能会有极大的影响。

      슻 只不过,面对师妹的询泡问,琼兰仙子没有说话。

      “难道这酒楼里有人对你出手?”

      青裙女子知道,自己师姐之前的神魂绝对没问题,榯至少在进这个酒楼之前是完好的。

      琼兰◿仙子:“……”

      虽蚮然你变聪明了是好事,可现在,是你该变聪明的时候吗?

      “咦,师姐,你瞪我干嘛。”青裙女子又道。

      篢 琼兰仙子:“……”

      “琼兰仙子,你的神魂真퍬的受到攻击了?”肇临满脸凝重地带着那几个天墉弟子走了过来。

      这里毕竟是天墉剑宗的地盘,客人受伤了,他们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楚凡看了他一眼,神色略微有些恼怒。

      仿佛在봢说:你敢抢我台词?

      “琼兰师妹,如果真的有人对你出手,積你说出来便是,我可以帮你教训他。”楚凡同样说道。

      见琼兰低着头不说话,楚凡直接放大了声音:“是哪位道友伤了我师妹的神魂,还请现身一见!”

      琼兰瞬间抬头,眼中充满了震惊。

      肇临几人也是。

      楚凡瞥见琼兰仙子正震惊地看着自己,以为是自己的行为让她很感动,于是又高声道:“道友,你胆敢伤人,就没胆子承认吗?”

      他的声音⯸在灵力的加持下,扩大了好几倍,整个温楼都回荡Ṓ着他的声音。

      咕咚!

      “师兄,楚凡不知道温楼的规矩吗?”一个天墉弟子悄悄问道。

      “这简直作死啊。”

      “温楼内不뱾准大声喧哗,这可是老掌煜柜亲自立的规矩。”

      ĥ 不仅是他们,一到三层的许多食客在听到楚凡的话后,全都小声议论起来,话语中满是吃瓜、看好戏的意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