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电影天堂狼友手机版

      在周正进银行存钱的时候,易健利和柱子两个人已经启程回汉武城了。

      明天还要早起押货。

      若不早点出发,今晚恐怕就没休息的时间鏇了。

       “啪嗒,啪嗒!”

      雨点不知觉间洒落。

      豆大的雨滴拍在地上,瞬间就被已经餼干渴ಠ的地面吞噬。

      此时,街上尽是෱匆匆赶回的路ᗤ人。

      “今天雨下得太突然了!”ዲ

      “老板,买把伞。”

      “四块钱!”

      周正撑起一柄弯把大伞朝着出租屋的方向跑去。

      计划赶不上变化。

      存完钱,他本来还想去逛一逛,没想到居然遇到这么資大的雨。

      伱譪逛啥逛,只能打道回府了。

      心念念着,脚步变快。

      “噗呲!狌”졞

      ⽼ 一辆雅阁快速从他面前冲过。

      蠠一道瀑布般的水花掀地而起。

      “我c!”

      “你tn有没有点公德心呀?”

      周正懗一时躲闪不及,被溅得满身泥水。

      他本就不䞣太好的心情顿时被点燃,冲着甩尾远去的那辆雅宮阁直爆粗口。

      “天灾能躲,人祸难避。”

      周正身子感觉到一丝冷意,没被突如蘿其来的大雨淋湿ꞯ,倒是被这奔腾的雅阁浇了个鑍透心凉。讉

      别让老子再瞅见你,要不然绝对给你点颜色瞧瞧,真当重生人士不要面子的?

      记下这辆雅阁的车牌号。

      周正咬着牙,心中暗暗想着。蘜

      “呲!”

      賎见到有辆桑塔纳正在靠蜭近,他连᥁忙咧远,以免再次被᛬殃及池鱼。

      离近,周럩正才发现这辆桑塔纳速度并不快,自己即便在⯤它路经旁边也不会被溅上泥水。

      等车过去,继续前行。廹

      可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因त为初才早已路过的雅阁,竟然嚮调头又回来了。

      周正不再只顾低头行路,看着迎面而来的这辆车,眼睛芌眯成了一条猙缝。

      雨声哗啦,车声轰隆。

      雅阁居然就对头停在他솖身边,从里面探出来个脑袋,“小兄弟,上车说话!”

      緵周埉正对这人没一丝好感,只是撇了他一眼,淡淡道:“我ℑ们似乎不认识吧?”

      ꅹ说罢,

      他继续踩在糶短时间排水不及捍,已经积起薄薄一层雨水的䬁路面上。

      “非常的不好意思,因为刚才我开车有点快,所以溅了你一殜身雨水,要不是我女朋友提醒恐怕就真开过去了,如果不嫌弃,去哪里我送你。”

      男人见周正继续前行,本想开门下车拦住他웒,可看到外面的雨水,又赶忙将脚缩了回来。

      ⵜ “噗呲!”

      男人掉了个头,再次和周正齐平。

      ள “小兄弟,你住哪里,我送你去,釭下这么大的雨,你身上又湿透了,一会儿콫会感冒的。”男人继续道。

      周㣻正皱眉侧头说:“不用,以后开车慢一点,别那么冒失就行。”

      楄 男人闻言,眼中皖闪过一丝恼怒。

      他觉得自己是一片好心ﮜ,没想到竟然被当成驴肝肺。

      而且,这小子是ᳰ在教训自己吗?

      他以为他是谁?

      就在他准备关上玻璃,蹬起油门就走的时候,后排的车窗突然降了下来。

      “小弟弟,刚才的事情非常抱歉,✃我们只是想补偿你一下而已,绝对没有什么歹意。”

      这是一个面庞略显富态的女✳人。

      不过在醚略显富态的同时,也写着丝丝的威严,说略话虽用着平和的语气,但是隐隐还能听出一些不可质疑的语调来,显然其平歝时工作的岗位应该是个上位者。

      周正本来烦不胜烦想骂两句把男人怼走,可一听见这女人的声音立即就改变了主意:“呃……好吧,我住前街!”

      话说完,他自然而然的拉门进去,虽谤然对⎗女人叫自己的称呼有点不满,但是他暂时还是压制住。

      男人顿鉷时大惊小叫起来:“你怎么坐后座去了,坐副驾驶座。”

      周正故作疑惑道:“怎么了?后座座位既然安装了,不就是给人做的吗?”

      “可是……”

      男人咬牙,却说不出后面的话。

      “可是什么?你心里不会有什么龌龌龊龊的想法吧?”周正问道。

      男人深深呼吸一口气:“怎,怎么可能。”

      周正点点头道:“那就好!”

      说完这句话,他才把注意力放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女人的身上。

      这女人约莫30岁左右,脸上表情柔和,面相却又显得刚毅,明明非常不搭的两种气质,可又偏偏不显得违和。

      콘长相嘛,只ῼ能说是勉强到达中等水平。

      略显富态,对,略显富态。

      听男人刚才说这是他的女朋友,女人到这么大年纪没有结ﭐ婚,最大的可能只有两种,一是女人要求太高,二是舍不得成家抛下事业。

      这女人显然属于第2种。 ᅫ

      “擦擦吧,头发还在滴水呢。”

      他在观察着女人,女人何尝没有观察他呢?

      “谢谢!”

      周正从女人手中接过面巾纸,擦拭着道:“别怪我说,你们车开的确实有点快,这也是遇到我,要是换个脾气暴的人你们곞回来恐怕就得遭事儿嫌了。”

      女人见周正小小年욇纪,蔭说话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就感觉有些好笑。

      不过她是有素质的人,不会在这样不适宜的场合笑出来,饶有兴趣的配合着点头说道:“嗯,你癩说得对。”

      “Ầ剑飞,这事你得检讨了。”

      “ꕔ是是是,今天是我的错,这不是事赶事赶上了嘛,月月你是知道我的,我平时也不是这么急躁的人。”男人紧忙承认错误。

      女人抿了抿嘴看向窗外,那表情吧。

      怎么说,瑞认同吧有点勉强,不认ʳ同吧却又不反驳。

      尽在不言中!

       周正撇撇嘴。

      从这态度就知道,男人在两人感情中一定是附属地位,一点男儿气概都没了。

      男人可以“怕”老婆,但是绝不是惧内,绝不是ე软骨头,没膝盖。

      怕老婆是爱老婆也可为家庭而妥协,但是并不失真。

      前世周正从结婚“怕”到死,他的怕是对生活的守护,何止他自己,萧玫难道不怕他?

      若不然,也不会急追着他出蒀来非要讨个说法了吧,更不会有这趟离奇古怪的重뙅生之旅。笵

      现在,“说法”不再重要。

      因为他们共同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两个人잀也都避开这个话题不再轻提,想来,驱使萧玫说出他们两个以后都互不相干的话,原因就是在这儿吧。

      甚至బ,周正由此想到更大꩹胆更不要脸的方向…… 䝨

      女人疑惑道:ⱃ“小弟弟?你怎么了?” ㍼

      “啊,我,我没事!”

      “那就好,你这衣服都被꽑我们弄脏了,多少钱呀我赔给你。”

      “没事,衣服不值钱,回쵲去洗洗照熊样穿。”周正揉揉鼻子,攺无耻装嫩试探道:“姐姐,我看你人挺善良的,是不是在医院上班呀?”

      “善良?医院?”

      女人愣了愣,随即笑着说,“小弟弟,你想太多了,补䙭偿这是我们应밃该做的,我也不是在医院上班。

      我可最受不了那血淋淋的场面了。”

      ﵞ“咦,怎么会呢,我居然猜错了嘛,不应该的呀。”周正假装满脸惊疑的样子,“姐姐,你确定没骗我?”

      此时他胃海翻腾。ﲞ

      燦 本以为自己还很年轻,但菤是突然装ᖯ起嫩㼣来,还真有点受不了。

      女人被周正的“呆萌”逗得一笑:“咯咯咯,没骗你,小弟弟你真可爱,再猜猜姐姐是做什么工作的?”趉

      主驾驶座的男人恨周正恨得牙痒痒,小兔崽子这是挑衅主权呀。

      还有,月月平时跟自己说话都很少笑,现在竟然因为外面的一句訪话这么开心,简直过分。

      “我猜,姐姐你是跟钱打交道磽!”

      “咦?”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