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碧在线观看

      “放他下来吧,”雨飘雪抱着张海,听到孙善民叫张海到他那里㥘,雨飘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朝张源看去,张源就∂朝她횪示意,叫她把张海放下来。꜃

      听到张源这样说,ꉷ雨飘雪就弯下腰,小心的把张海放到了地下。

      “皇伯伯,是什么滇礼物呀?ℏ”张海听到有自己的仾礼物,还是皇帝送的礼物,就想到一定是ᝃ一个奇珍异宝,当雨飘雪把他放到地下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孙善民面前,装出孩子一样的一边问孙善民,一边伸出手去拿礼物。

      붴“给,想知道是什么礼物,就自己打开看看吧,”看着边问自己,边伸手去拿礼爝物的张海,孙善民哈哈一笑的把礼物递给了他。

      看着孙善民这样的笑ꀴ容,李公公也是温樀暖的一笑,他ⷪ已经很久没有漏出这样的笑容了。

      謆其实三十年之前,孙善民经懫常漏出这样的笑容,不过在三十年前叛军攻入皇宫之櫣后,孙善民的亲信在以华夏帝国、九州的安危,劝说孙善ᒶ民抛弃妻子儿女逃离后,孙善民就很少漏出这样的笑容了。

      之前孙善民漏出这样的笑容,是三个몷皇子出生的时候,是在面对三个皇子的时候,不过没过藊多长时间,在见三个皇子的时候,ͱ孙善民也漏不出这样的笑容了。

      也就是面对公主孙玉清的时候,孙善民舊一直漏出这样的笑容,不过在孙玉清五岁去天剑门学艺后,孙善民也就不漏出蘐这样的笑容了,好不容易٥十年后,孙玉清回来了,孙善民也从新漏出这样的笑僩容了,没想到没过多长时间,孙玉清又跟军事师傅去了西边,孙玉清走后,孙善民自然也就没漏出过这样的笑容。

      张海伸出一只手去拿盒子,膰张海把手伸到盒子棱角处,用力开始拿起盒子,不过张海使出全身力气,也没有把盒子拿起来,张海的力气虽然很大,不过手很小,一只手握不住盒子多大面积,所以拿不起盒子。

      张海看一只手拿不起盒子,就立刻伸出另一只手,用两只手一下之,把盒子抱在怀里,转过身싗几步就回到雨飘雪身边,然后靠着雨飘雪的腿쑀,把盒子打开了。

      张海打开盒子之后,就看见一个精美的令牌,这个令牌是闗黄金做的,现在张海能看到的一面,是五龙腾空架云的画面。

      张海刚看见这个画面的时候,还以为是真的龙在自己面前腾云驾雾呢,把张海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一看,才知道这是雕刻而成,不过这雕工,就是张海前世一般机械也做不到,除非是国家精密机械,才能雕刻成这样。

      㒱 国家的精密机械虽然可以雕刻成这样,不过它不会有叫人一看,就有种真有龙腾云驾雾的效果,也就是精神没吸入里面的感觉,这时候张海真想大喊一句,到底我的前世是高科技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是高科技世界,难道我的前世是一个假的高科技世界。 垮

      感慨完这个令牌的雕工之高之后,张海就伸手把令牌从盒子里拿了出来,把令牌拿出来后,张海又凑近仔细的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一点瑕疵,到最后张海只能感慨了一句,真是巧夺天工呀。

      研究完了五龙腾云驾雾这一面,张海对另一面充满了期待,期待中的张海一翻手,已经把令牌翻到了另一面,不看到另一面,张海脸上立刻漏出了失望的表情ଢ଼。

      原来这一面在也不是图画,只是几个繁体字,虽然ݠ这几个繁体字雕刻的귔也很精美,一眼就能看出,是跟雕刻五龙腾云驾雾的人,同一个人雕刻的ᖺ,不过虽然都是一个人雕刻的,໐不过和五龙腾世云驾雾比,价值就差홡远了,这个令줗牌的整体价值也大打折扣了。

      失望了一◒会的张海也认命了,就把这几个繁体字鯱拿到眼前仔细认了起来쓓,在和大量的简体字对比之后,张海认出了第一个字、第三个얒字、第四个字,第二个字没有认出来。

      这四个字中,第一字是如、第三个字是亲、第四个字是临,这四个字联系在一起就是如什么亲临,张海看着这四个字,开始疯狂想픴第二个字是什么字了,比鎉如、如我亲临、如她亲临、如水亲临等等,想到这些之后,又被张海立刻给否定了,就这样张海皱着眉头,开始疯狂想起了成语起来。

      想了半天张海还是没有想出来,到了现在张海已蝰经开始怀疑,自己认出的那三个字,当张海苦恼的准备从新蒙字的时候,无意间撇见了躺在床上的孙善民,张海脑海立刻出现ࡎ了一个字“朕”,在把这四个字联䎞系在一起,就是如莦朕亲临,这下读起来顺嘴多了。

      张海猜出了这四个字ᯟ,立刻쭩心中充满了成轢就感,这种成就感让张海回味骀无穷,也使的张海不ቇ停的念着如朕茆亲临这四个字。

      念着念둬着,张海猛然回过神来,如朕亲临这四个字的意义,张海赶紧拿起刚刚放下去的手,当张海又看一到如朕亲临这四个字的时候,本来普普通通的四个字,现在字里行间都充满霸气,张海也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霸气,是认出这四个字后,被雕刻的高超意境带到了霸气中,还是张海心蛱里的作用,才感觉它充满了霸气。

      当张海认出了这块令牌的权利之后ሷ,第一时间并不是跟雨飘雪炫耀,而是赶紧往怀里藏,不过张海还是晚了一툨步,在最后一刻백被雨飘雪看到了这四个字,然后雨飘雪把ꥯ手伸进了张海怀里,把令牌拿了出来犜。

      “夫君,你看,”雨飘雪拿过令⡛牌之后,几步走到正在和孙善民说话的张源身边,雨蚳飘雪来到张源身边后,用手碰了碰张源,等张源转过头来之蕽后,雨飘雪就拿出令밈牌给张源看。

      “皇兄,这令牌怎么可以随便给别人,还是给一个孩子,还请皇兄收回쓜去,”张源看见令牌也吃了ᠸ一惊,然后拿过令牌,递给孙善民道。

      “贤弟,我送出去的东西,还没有收回来过,还何况你们张家的釺人品꡵,全华夏帝国、全九州有几稟个不佩服,我把这个令牌给海儿,我駽相傣信最后受益的还是华夏帝国,”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令牌,孙善ₙ民并没有接。

      “皇兄,这太贵重了,还何况海儿还是个孩子,拿不了这么떅重的东西,”张໣源还是不肯接受,还是把令牌放在羖孙善民面前。

      “贤弟,你可是看不起皇兄,你要是不收,就不要认我这个皇兄了,”孙善民把令牌推回到张源身上,假装生气道。

      “皇兄,好吧,我们先收着了,要是你想收回去了,随时都可以,”张源看见孙善民都这样了,就知道不收也不行了覉。

      “我的,”张源说完之后,就拿着令牌往怀里쑳塞,另张源没有想到的是,令牌才碰到衣服,旁边突然伸出一只小手,一把抓住令牌,一使劲就把令牌夺了过去,张源ꉜ令牌被夺后,这才低下头一看,原来是张海,并且这时候张海已经把令牌塞进了自己怀里,看见张源看自己,张海用双手捂住令찜牌所在的衣服内,并宣布主权道。

      原来雨飘雪把令牌递给张源之繕后,张海䆹就跟了过逥来,一直紧紧看着令ꁫ牌,腀看着张源把自己的令牌让来让去ᶄ,张海⭍一直䅕在为自己紧张,到最后张源终于同意收下令牌之后,张源居然往自己怀里装,这下张海生气了,趁张源快把令牌放进怀里,放松警惕的时候,果断出手夺回令牌。

      看到张海小手从张源手里蜡抢过令牌,还有宣Ѵ布主权的样子,一下子把大家逗笑了,就连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孙球善民,在笑过了之后,脸色都红润多了。

      “海儿,这个令牌很重要,你要保护好它,你也不要随便拿出来,也不要用它,记好这几点,”张源摸着张海的头,认真的对着张海说道。

      “知道父亲,h不要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张海打掉张源摸自己头的手,就ះ跑到了雨飘雪身边。

      “呵呵”㎢张源的㘝尴尬的笑了䢦笑后,才不自然的把手放了下去。

      “贤弟,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海儿应该还没到半岁聀吧,”看着张海夺令牌的力气,还有张海的机灵劲,孙善民在也憋不住心里的疑惑。

      “皇兄,是呀,海儿是七月初一出生的,ꎑ还有将近二十天,才쵊到半岁呢,皇兄这有什么不对吗?”张源知道孙善民对自己的重视,对于张海的出生,孙善民的关注绝对没有自己低,对于孙善民问出这样的问题,张源也是很疑惑。

      “贤弟,我对于张家的情尪报了解,绝对不比任何人差,张家历代孩子在半岁的时候,虽然比别的孩子壮实的多,但也没有海儿这样的吧,还有海儿这个机灵劲,张家的孩子历代在强大,也没有这样的吧,这得有七八孩子样子吧?海儿也太逆天了吧,你是怎곴么培끭养海儿的,”孙善民把憋了즔半天的疑惑,一口气都问了出来,心里也舒了口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