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百合香AV

      媒婆一见,笑逐颜开,对两个婢女说道:“这事一定能成,喜鹊落树梢,喜事要来了,不是得贵子,就是坐大轿,那是有数的,这鸟可有灵性了。”

      话音未落,李灵儿和赵巧儿双双从堂屋走了出来,赵巧儿的脸色比刚才柔和了不少,那股子蛮劲似乎已经烟消云散了,脸上还出现了小小的红晕,显得更美了。

      “喂,那个女孩是谁呀?”

      “听说是她表姐!”

      “你看人家姐俩,一个比一个漂亮。”

      “到底那个好看啊?”

      “各有千秋啊!”

      人们小声议论着。

      李灵儿和赵巧儿来到了大门口,拉开了大门,媒婆赶紧迎了上去,满脸堆笑,一脸老褶。

      李灵儿拉起赵巧儿的玉手对媒婆说道:“大媒人,我妹妹基本同意了这桩婚事,但,也提出了一些条件,只有满足这些条件,她才能上轿,跟你们走。”

      媒婆一听,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牙花子也不小心露了出来。

      “姑娘请讲,老身愿闻其详。”

      “现在我妹妹就想做一件事,提前给她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大姑烧百天,就在院子里烧祭,麻烦你们派人给买香烛纸马去,这是一封银子,我想足够了,妹妹,你跟他们说都买啥吧!”

      “没问题,我打发人去买,你就说都买什么就行了。”媒婆从李灵儿手里接过银子说道。

      赵巧儿捋捋头发,说道:“买五匹纸马,五头纸牛,五只纸羊,五只纸猪,十只纸鸡,十只纸鸭,十只纸鹅,两只纸狗,五十个纸元宝,五十陌纸钱,一栋大大的纸房子,要求是两层楼的,一辆大大的纸马车,一顶大大的纸轿子,四个纸糊的奴婢,就这些吧!”

      媒婆一听,有些挠头,说道:“姑娘,你要的这些恐怕有的东西很难买到,都得找人现做呀,这···这···恐怕一会儿的功夫,不够啊!”

      “没事,不着急!你们啥时买来,我就啥时候烧化,好事不怕晚。”

      “有问题吗?”李灵儿问媒婆。

      “应该没有问题!”媒婆只得答应。

      “那就赶紧办吧!”李灵儿语气生硬。

      “是!是!”

      李灵儿和赵巧儿转身回正房了。

      媒婆这边打发人去买办东西,从知府内宅出来的时候,知府已经交代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赵巧儿弄到手,花点钱耽误点功夫不算啥。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了,买东西的衙役们才回来,整整拉了一大车。

      李灵儿和赵巧儿抬出了一个大大的木头牌位,上面写着:慈母赵王氏之位。

      两位美女开始跪拜,烧化纸钱等物品。

      赵巧儿拿过来几陌纸钱,一边烧着,一边说道:“亲娘啊,巧儿给你送钱来了,你活着的时候节俭,总是省吃俭用的,不舍得花钱,这回别那样了,你一个人在那边,孤苦伶仃的,想吃啥就买点啥,想用什么就买什么吧,别再将就这将就那的了。

      你不是喜欢吃鲫鱼吗,你就挑大的买,你不是喜欢吃兔肉吗,你就挑肥的买,你不是喜欢吃鸽子吗,你就挑胖的买,你不是喜欢吃荔枝吗,你就挑鲜的买,你不是喜欢吃窝瓜吗,你就挑圆的买,唉!总之,你想吃啥就买啥吧!你喜欢金簪子,你就买金簪子,你喜欢银镯子,你就买银镯子,你喜欢玛瑙,就买玛瑙,喜欢美玉,就买美玉,唉!总之,喜欢用啥就买啥吧!”

      李灵儿把几匹纸马递给了赵巧儿,赵巧儿一边烧着纸马等物品,一边说道:“亲娘啊,你在人世的时候,就喜欢坐车,可你总是坐驴车,很少坐马车,巧儿给你送去五匹大马,你可以套上四匹马的大马车,好好地风光一下,马车如果坐腻歪了,你也可以套牛车,牛车晃晃悠悠的,看风景看得仔细,不像马车那样颠颠直跑,容易走马观花。

      你牛车如果坐腻歪了,也可以套羊车,这羊拉车可是一件稀罕的事,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据说,隋炀帝就用羊拉过龙船,羊车巧儿没坐过,不过呢,能够想象得出,那一定很浪漫很开心的,这些猪就不要它们拉车了,它们懒惰散漫,憨憨傻傻的,你就把他们当做礼品送人吧!这些鸡鸭鹅狗你也收下吧,在乡下的时候,你最喜欢它们了,鸡走路时缩脖子的动作,鸭走路那一扭一扭的姿态,鹅走路时雄赳赳的样子,都挺逗人喜欢的。

      给你送去了两只狗狗,它们晚上看家护院,一只的话太寂寞了,力量也太单薄了,只有两只联合作战,才能打败坏蛋们,坏蛋们太多太狡猾了。轿子和房子,你也收下吧!有钱了,财产越多越好吗!好了,亲娘,千言万语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让自己委屈啊!”

      一股股的黑烟朝天空冲去,像一条条摇头摆尾的青龙,带走了赵巧儿的祝福,带走了赵巧儿的心愿,也带走了院子里面的丝丝寒意。

      媒婆婢女衙役轿夫以及看热闹的人们,挤在大门口,都呆呆地看着赵巧儿和李灵儿的一举一动,见证着赵巧儿的诚心和孝心,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死者为大吗!

      哀悼亡灵,尊重逝者,无可厚非!

      赵王氏的牌位被抬进了屋里,烧祭活动结束了。

      媒婆等在静静地等待消息。

      太阳就要落山了,西天亮,东边暗,几抹红云出现在西边的天际,有的像牛,有的像马,有的像猪,有的像羊。

      李灵儿和赵巧儿又双双走了出来,来到了大门口,媒婆等又躬身相迎。

      李灵儿说道:“媒婆婆,还有一件事,你们必须做,巧儿才能梳妆上轿。”

      “敢问姑娘,是什么事?”

      “这接亲的队伍不行,场面太寒酸了,知府大人是本地最大的官了,这也太马马虎虎了,说不过去呀!”

      “姑娘说怎么办好?”

      李灵儿瞅瞅赵巧儿,说道:“巧儿要求必须有排军开道,有鼓手乐手,弄一个一丈长两尺宽的举牌,上面写着‘恭请赵巧儿小姐入府成亲’字样,还有,接亲的轿子也太素雅,太单调,必须得披红戴花方可。”

      媒婆听后,使劲地眨着死鱼一样的眼睛,半天,说道:“两位姑娘,你们说的有些事,老身做不了主,不过,没问题,我立刻派人请示知府大人,叫知府大人安排就完事了,你们看这样行吗?”

      “行!我们等着,事情完备了,才能梳妆打扮上轿。”

      两位姑娘又回屋去了。

      这边,媒婆赶紧打发人去找知府,安排赵巧儿的要求。

      天黑了,赵巧儿说的要求才齐备,排军鼓手乐手都来了,轿子也妆饰好了,牌子也弄好了。

      李灵儿出来,检查了一番,叫众人列好队,准备到房门口接亲。

      又等了很长时间,李灵儿才叫队伍来到了门口。

      媒婆问用不用婢女去搀扶新娘,李灵儿说不必要。

      李灵儿搀着新娘走了出来,就见新娘上身穿着粉色的小袄,下身穿着红色的裙子,裙子很大很长,已经遮住了脚面,一个大大的红色盖头,完全遮住了头脸,连脖子也挡住了,李灵儿牵着新娘的玉手,玉手带着粉红色的绒线手套,总之,新娘遮挡得严严实实的,没有暴露一丝皮肤。

      婢女赶忙揭开轿帘子,李灵儿扶着新娘上了花轿,李灵儿也陪着新娘上了花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