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xiaomi55

      清晨,星河往常鲜有人至的招生择灵峰人声鼎沸一扫先前冷寂。“所有人不要大声喧哗,保持队列,违者,请下山。”一位星河弟子运气冷喝,进众人耳,杂乱声方弱几分。弟子见秩序䚽井然,向身后长老拱揖退至一旁。招生坐阵的两位长老对视认为时辰差不多了,其中一位长老咳嗽一声“时辰已到,上龙台,测灵根,观骨龄。与往届一样,灵根最低为三灵根,骨龄不可超二十。不符෶者,ঽ请自行下山。陪同杭者,请移至观视区,莫扰乱秩序。”众人皆遵规守序,不敢造次。在七月天这尽乎招收弟子的时候,求道者若不守规则,除了小门派釋,其它门派也拒收。在诛邪籤二十年,一位天赋异禀之人太过狂傲≎,行事无忌,被镇杀。二十五年,数人想偷览密卷,废其灵根,逐。六十二年,叛宗投邪,泄露机密之人,与邪族同罪,杀,无,赦……

      “三灵根偏弱,不收。”“骨龄以超,离去吧。”……“上品冰灵根与木灵根,不错。”一长老满眼笑意轻抚长须看着﬜正测试的姐妹。“梦兮雪,梦夕晴,通过,有考核免牌。”除另两个同上品拥有免牌之人,其他人眼中的羡意几进冲出。

       “姐姐,我们参加考核不?”梦夕晴好奇的看着手中免牌问自己的姐姐。“参加,我们又不会被考核褞击败。”一旁的梦兮雪揉着妹妹头浅笑道。“别摸头,长不高잣的。”梦夕晴撅着嘴气鼓鼓的。看妹妹䦆可爱的模样姐姐放弃摸头,进行下一步的进攻--捏脸。“妹妹最可爱了。”……

      在她们打闹中,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她们身上。姐姐兮雪给人一种旁人勿进的感觉,但给妹妹以温柔的态度。妹妹夕晴则是以活泼爱闹的轑性格。两人青丝霓裳,让人无法不注视她们。

      “安静。”一长老干咳声让众人视炕线牵于他身。“通过者入下一考核﷔。未过者韻,离去吧。”那些仍抱有希望䨧的人听到令他们梦碎的结竛果终于撑不住貧发出痛哭声。对此长老与弟子并未打扰。“走吧,通过者。”

      第二考,勇。“所有人向前走,通过步数与时间定资格。”考场是一大殿内,殿内有一尊黑石像,周围散发着压抑的气息。“去吧,希望通过的人多点。”长老说完,长袖一挥。“彭。”殿门瞬息闭合。压迫感与星河长老弟子离开视线使气氛更加压抑。

      沉闷使众人不自主的靠进强者。如今队伍分为三队。分别是梦家姐妹与另俩资质上等的人꣚带领。

      “大家不用担心,⬝这只是考验콗勇气。坚定信念一定会成功的。”四首之一的一穿着蜶似公汸子哥ᛡ的摇着折扇同时辖注视梦家姐妹,显摆之心不言而喻。“嗯。”另个神色冷淡的白衣、剑客随意应声不顾他人抱剑朝石像走去。“我们也开始吧。”梦兮雪萕见妹妹同意,俩人手牵手紧随其后。那公子哥见扫㳇了面子冷哼一声,折扇一合,转身变了脸色笑道“大家一起加油,争取一起通过。”……

      殿外,长老弟子前有一宝镜,镜中正显现殿内场景。“此人爱卖弄心思,长远咴考虑可为可不为。”一弟觭子指镜中那个公子哥。“那人处事冷淡,不是长久之计。”弟子窥长老没有阻止继续评论。“此子是黑玄峰所推。”一直少言的长老看着白衣侠客道。ܯ闻长≷老的补充,一众人不在多言,默默关注考核。

      回到殿内,众人在缓慢地前行。此殿不紧有长老所说娺的威压,还溜有重力。开始有倚人自身没有疽迅速调整直接被压倒在地。现在第一是白衣侠客,第二是梦家姐妹。第三是一位风尘仆仆ꚋ青年,第四才是公子哥。那公子哥看第三位是不如自己天赋的人。低着头不让人发觉䎏眼里的恶毒。“这种下贱之人竟然能比自己强,看我得到上等资源不把你踩在脚下。”

      当白衣Ҷ侠客一脚踏在一道明显的红线时,石像突然发出一阵轰鸣“吼……”。此如難魔音入耳,脑袋似乎被大锤狠狠砸下。这时勉强坚持的人因疼痛不是单膝跪地就是手脚伏地,除却几人,诸如朝拜面圣。

      三柱香已尽,厚重的殿门再次ই大开。“龙ꝗ千寻,洛仲月,梦夕晴,梦廻兮雪,李少玄……”手持名单的弟子顿了顿,“念到者,站右侧,其余人,到左侧。立右者,通过,准备下场。处左者,离去吧。”没听到名字在名单者有人黯然离场,有人当场痛哭,有人毫不在意,准备去它派求道……人生百态,尽在此时。

      第三场,血。离开大殿,行至一空旷场地,中间放几座牢笼,笼里正是敌对的邪鵱族。“考核者进牢笼与之╽对峙半柱香,胜之Ǖ。”长老说完挥袖间,所有牢笼全部大开,除却几人ꁊ依旧保持警鱬惕其余人自认无事刚走几步。“彭。”那些看来虚弱无比的邪族人露出獠牙஖迅速向他们袭来。“记住了,遇事需谨慎,否则死亡,就是尔等的归宿。”只见冲锋而来的邪族又迅速倒飞归去。

      챎 쿔“好了,考核结束,王小明,李强,唐湾……李少玄,离去吧。”手持名겼单的弟子划去最后一个名字时声音大䐛了一些。 括

      “怎么可購能。”那公子哥,也就是李少玄大声ꉈ置䢣问。看到一旁㙳的长老有点不悦连忙道“我有点好奇那个名字是不是指我。”“没错,是你Ნ。”

      李少玄自然明白名蓴单最后会由长老过目,自知不可能出弉错于是露出隐藏许久的本性。柽“本少的天赋算上成,不收我反而緡收一群废物,星河宗,不待也罢,我记得这大师兄也不过是废物而已。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哈哈。”冷笑后昂着头露着目中无人的神情气愤离去。

      “若有离去者,自行离开吧。”长老注意有多人神色迟疑,冷궠淡道。闻言,又뜼几位公子哥向长老拱手告㷽退。

      许久,长老看着余下泮新人,面显温和。“烉随我去山顶,自行选择峰主。”说完,挥手鳴间把新人鳣托起朝山顶飞去。

      뗍 长老行的很慢,身边弟子早被派遣乘鹤通知各峰招生处。途中另位长老在云端介绍星河宗“有人可能不清楚星河的各大主峰,星河为七撞大主峰,我们现在就处于七峰之一招生的择灵峰。七大主峰分别是主招生、择灵峰,主剑修、震霄峰破,主女修、竹瑶꟮峰,主刑罚、天玄峰ୠ,善功处、安康峰,七首峰、星云峰,隐禁居,黑玄峰。”

      肜 行至峰顶,一众人早等候多时。“龙千寻,可愿入我星云,我峰为七峰之首,资源丰富。”“我们震霄峰是七峰剑术最多,剑修最多的一峰,考虑一下。”“愿来我栔们ᵑ竹瑶峰吗?两小妹妹们。”……

      最终,龙千寻入星云ﰶ,梦家姐妹入竹瑶,除洛仲月,其余人也有了各自的归宿。“㹯各位长老抱歉,我已有选壺择,莫要顖再劝。”洛仲月,也是那风尘仆仆的青年抱拳婉拒。

      这时一个衣襟飘飘的俊美男子从远方踏步而来。“龙贤侄,你是来看望你弟弟的?他现在也入的星云。”星云的长老大笑道。“弟子见过云长老,雨长老,贺长老……”男子拱手拜见一番。“见弟弟是一枉方面,夜兄也托我一事。”然后转身告诫自己的弟弟。“千寻,一죂定要好好跟云长老学习,不要埋没长老的绝学。”“你这小子,我可没说这些。”云长老笑着抚须摇头。“小家伙,想学我的绝学,就看你的能力了。”云长老板起脸正色道。龙千寻的哥哥不动声色地踢下龙千寻,龙千寻会意,立刻双膝跪地“弟子定不付师尊期望。”云长老并錏没阻拦,只是摇头轻叹“你与你哥浩初一样ࡸ脸皮厚如城墙,看与你哥为师徒的份上先让훠你为我的记名弟子,之后一切看表现。”“多谢师尊튺。”龙⢩浩轩在一旁行礼。“行了,羽殇他不是给薂你什么事吗?做吧。”

      甚 说到正事,龙浩轩不在嬉皮笑脸“洛仲月可在?夜兄说过来了可以找他,他可以让你拜刑老为师,也可以自寻前程,当然,要收回他的令牌。”ﲤ“我是洛仲月,这是令牌,我……我不打算求他。”洛仲月从怀中嵽掏出一个通体黑色,怪异的花纹包裹一暗紫扙色麟“殤”字。龙浩轩接过令牌检验一番好奇问蓋道“为何不愿?”“ॱ据我所知夜师兄修为不如各大核心弟子,且只是筑基팙境,我想变强,不想让父亲失望。”说到变强,洛仲月眼神格外坚定。

      龙浩轩得到原因后,古怪的看着ں洛仲月“既然如此,你选择山峰吧,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最后一字从嘴里吐出,龙浩轩快步离去。而后洛仲月选择了震霄峰,此刻星河宗招生结杤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