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东莞69国语

      气氛既然惨淡,接下来的饭局也就不长了。

      贾蔷和薛蟠先撤,以便避开里面的姑娘们。

      四个姑娘加上宝玉跟前的嬷嬷丫头,一共十七八人,好大的阵仗离开。

      等她们走罢,薛姨妈才又打发了香菱鷐去厢房叫贾蔷、薛蟠二ծ人。

      看到香菱给二人请安,薛蟠有些醉意瘫的大剌剌道:“这几日让你伺候你蔷二爷起居,没把魂儿丢他那里吧?娘的,姐儿爱俏,更爱金。蔷哥儿既生的俊俏,如今又有那么多金银,你们这些娘们儿都爱他!㺉”

      香菱臊的满脸通红,羞恼的瞪了薛蟠一眼,转身就走。

      “好了!”

      贾蔷本欲不理,可见这货愈发放浪形骸至斯,再不阻拦,各种脏话都要飞出,就阻拦道:“你一个大丈夫,和丫头置的什么气?”

      薛蟠闻言倒也听劝,只是反而倒起苦水来:“好兄弟,你是不知我的苦啊!就因为我生的没你俊俏,这半辈子吃了多少뮿苦!㔈如今连家里的丫头都瞧不上我,要不是你拦着,我非狠狠捶这小骚蹄子ણ一通不可⭘!”

      贾蔷无奈道:“薛大哥你想多了,并无此覻事。不过,强扭的瓜不甜,人家若不愿意,也不必强求。以薛大哥你的人品,还愁身边没女人?”

      薛蟠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同贾蔷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说,是不是喜欢香菱?你我兄弟如手足,你若喜欢就点点头,大哥磕巴不打一个,立刻送你䓉!”

      ꣥贾蔷连连摆手笑骂道:“胡说胡说!若是춘见一个就喜欢上一个,我再买十栋大宅子也装不下那么多姑娘。走吧,姨太太在请。”

      贾蔷先走,没看到背后薛蟠眼中的狡猾和遗憾。 噗

      贾蔷若是果真说喜欢上了香菱,薛蟠会给他个屁,为了香菱他籌惹出多大的麻烦来,没尝过鲜怎舍得给人?

      薛蟠不仅不给,反而会嘲笑他惦记大哥的女蘝人。

      訇虽只是顽笑,可当小弟的,总得有个让大哥取笑的地方不是?

      可惜,贾蔷鏀没䆳上当,不好顽!

      䠸 ……

      “妈,人家都是先里后外,你倒好,先紧着外人,外人走了才轮到我们,胳膊肘可有些向外拐啊。”

      薛蟠满面春风得意,却也不知为何得意,乐呵呵的同薛姨妈说道。

      薛姨妈先叫起了问安的贾蔷,然后啐骂道:“宝玉他们也是外人?我看你这孽障才是外人㦨!” ⋘ 迢

      又邀贾蔷入座,让同喜同贵端냸茶倒水䵨。

      㤮贾蔷맹落᥷座后,目光却落在薛姨妈身旁不远处那娴静端庄的身影。䟰

      宝钗体微丰,ⴛ这是他前世就知豧道的。

      逛先前虽也读曾惊鸿一瞥的遥遥对视过一眼,但远不如眼前,近在三步之内的相见。

      杏眸清明,肌若白雪。

      玬 最重要的是,身量柔盏媚,却不藈娇娆。

      似感受到了贾蔷的目光,宝钗睫毛微颤,抬起眼帘来望来,与贾蔷对视一眼后,微微颔首示意,又垂下眼觼帘去。

      贾蔷收回目光,回应起薛姨妈的话来:“姨太太说笑了,我和薛大哥彼此相互照应。而且,薛大哥外面看起来粗枝大叶,实则心里还是有一杆秤的。对人也仗义,至少对ꏿ我来说,是个不坏的人。”

      薛蟠大喜,哈哈大笑道:“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蔷哥儿慧폄眼识珠,他才识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薛姨妈没好气瞪他一眼,然后又对着贾蔷点头笑道:“你对他ㄺ也好,我都听他说了,还拉着他一道去起那什么檶会馆,多婚结识덄些贵人。َ你们爷们儿不比֩我们里面的内眷,做些针织女红,管管家事就뫹行,你们还要在外面多来往交鉠游,든多认识勵些人,多结识些朋友,往后就容易些。”

      贾蔷微微颔首,又浅笑道:“有这种念头,却也不全在此意。毕竟,凭借酒肉顽闹,又能结识几个真心好友?”

      薛姨妈闻言动容,不解问道:“那依蔷哥儿之意……”

      贾蔷感觉到她身旁的目光也望了过来,低头啜Ꮻ饮了口清茶后,微笑道ᅤ:“不过是各自寻找机会,有个互换需求的场所罢了。”

      他媀敢这般说出来,是因为知道薛姨妈一个妇道人家做不得什么。

      又或者,她将这话传给王夫人,传到贾家、王家,再传出去,都无妨。

      会馆一旦兴起,势必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㥮。

      ꮱ 﨨瓰 与其藏着掖着,不若将会馆的用意说明开来,反倒不会让人过多解读。

      薛姨妈尚在震惊中,宝钗却第一次开了口,问道:“蔷哥儿,你从教坊司替那些乐户落籍,果真是为了解救釼她们?”

      藛 츁 贾蔷侧眸看去,与那双杏眸相对,轻声道:“我非菩萨,亦非圣人,所以谈不上解救二字,只是顺道为之,令其풘脱离苦海,而后,让她们自食其力,且不再欺负她们罢了。”

      宝钗闻言,抿了抿口,看着ஏ贾蔷道:“可是,在那样的地方,她们又怎会不受欺负呢?ஔ”

      薛姨妈和薛蟠都看了过来,贾蔷却好笑道:“薛姑姑ᗂ,你以为我的太平会馆,是藏污纳垢之所么?”

      薛宝钗闻言,俏脸微红,却不服输,看着贾蔷道:“可是勋贵子弟多纨绔渲,文人名士亦风流碍,你能约束得了他们?”

      贾蔷摇头道:“我不会约束任何人냢,但至少能保证,能进太平会馆的,起码不会有多少下流胚子。否则没脸的,只会是举荐之人。若真要有强为者,得罪的也不止我一个,还有其他守规矩之人。且果真有人要撕破面皮,我也不惧之。”

      璤不是他说大ꪰ话,在太上皇没驾崩前Ѐ,倚仗圣眷余威,只要他不试图去染指权利,只是在纨绔圈ྚ内耍威风,那么真没几个人愿意同他计较,因为不值当……

      宝钗自然⮷不知这些,她看着突显霸道之气的贾蔷,볹清眸陡然一亮。

      ຍ 那月白斓衫之影,似뀾也不再单薄孤弱。韈

      …ᖾ…

      荣国府,荣曖庆堂。

      西暖阁碧莎橱内。

      因贾慒母去了后面佛堂里㱾礼佛还未出来,贾宝玉和林黛玉归来后,就在碧莎橱内说起路上未说尽的话来……

      륍 䭴林黛玉有些慵懒的靠在椅背靠上,从她大丫鬟紫鹃手里接苒过一盏茶也不过浅浅吃了口,侧眸瞥了眼贾宝玉,冷笑道:“你少哄我,他也没什么不好的,除了没㟚块玉。”

      贾宝玉闻言暗喜,忙追问道:“有玉怎样?没玉又怎样?”

      林黛玉嘲笑道:“好蠢的东西!人家都̝说了,有金的只能寻一个有玉的来配,笠既然蔷哥儿没玉,那你就不用担心有金捤的跟了去……”

      “你!!”

      贾宝玉闻言,差点一口气没仰倒,见他的贴身大丫媍鬟袭人要来收他的玉放好了搁气来,就随手摔到托盘里,恼火骂道:䨼“我早晚砸了这劳什子顽意儿!”

      黛玉:“……”

      ……

      PS:感谢大家的打赏,因为有书友私信我᤻,臄总在章节末尾感谢,有碍阅读体会,所以每月底我会单独开쳔一单章,㾌列上感谢名单,再和大家聊聊闲天。累积出第三个盟主了,所以今天三更。

      最后,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