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粉嫩p

      老者炸开,原地留下一滩灰烬!

      一团刺目的太阳火精散开,刚才那种可怕的温度让人心悸,到现在空气还㳑灼扟热难忍,热浪滚滚。

      楚风一招手,动用精神能量将金刚琢收回,它雪白莹润,ⷜ光泽柔和,看起来像是一件瑰丽的艺术品。

      这片地带很安静,所有人都被惊呆!

      一位逍遥境的进化者就这么死掉,一击而已,被焚烧成灰烬,称得上形神俱灭!

      陈盛面色煞白,没有一点血色,握紧㠕拳头又松开,他身体在轻微的痉挛,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

      “你……”他盯着楚风,一脸怨愤之色,身体轻微颤抖,又恨又怒,同时心中发毛,有些恐惧。

      騑蓬莱岛屿走出人,一向自负,以正统自居,现在让他情何以堪?身边的老者就这么被当众击ࠅ杀。

      他脸色发白过后又铁青,这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楚兄这是怎么回事?”李青开口,古代服饰,发髻中插着木簪,在许多装着现代正装的人中有些另类。

      他放下高脚酒杯走了过来,脸色略膝微有些冷淡,说好ଡ要止戈,避免发生流血冲突,结果现在直接有人死去。

      他一动顿时又有几人临近。

      一个青衣女子,衣袂飘舞,也是古代服饰,肌肤非常好,如同凝脂美玉,头插金步摇等各种发饰。

      “黎琳圣女你看怎么办?”李青对她开口。

      这竟是一位圣女!?楚风讶然。

      黎琳姿容过人,气质出众,㋠她很沉稳,眸子中有神芒闪过,她现在也带着冷淡之意,看向这里。

      “李青圣子皸,黎琳圣女㝇。”楚风看向他们,这群人中以这两人身份最高,实力最强。

      楚风不急不缓,很平静地开口,道:“那老潕者要杀我,并辱我人쁫格䲡,无奈之下,我只能正当防御。”

      附近,很多人都无语,正当防御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将人防御成灰烬,也算是头一份。

      陈盛脸色阴沉,在这里发难,道:“你这个刽子手,丧心病狂,当众杀我蓬莱仙岛的人,你得䳻有多膨胀才能这么嚣张自负,你以为你是天选之子就可以这种做派吗嗵,太恶劣,飞扬跋扈!”

      不庁管怎样说,先为楚风扣上一顶大帽子再说,哪怕是他恶意挑衅导致这种结果,且刚才的确是让那老者杀楚风,也꺛绝对不能承认。

      楚风露出异色,看向陈盛,而后直接走了过去,接着烿什么都没有说,啪的一声,一个大耳光就抽在他的脸膛上。

      “啊……”陈盛惨叫,那张脸根本就没法看了,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个人比他泼脏水时说的还霸道。

      所有人都无言,这位真是嚣张到极致吗?

      “楚风你这是在做什么?!”李青喝道。

      黎琳也面色不愉,露出冷冽气质,双目神光绽放,盯着楚风。

      Ḝ在他们的身边还有几人,有男有女,身体溢鈁出丝丝缕缕的能量,很浓郁,品质非ᵶ常高,能够证明他们的实力。

      此外,更远处还有一二十位逍遥境的域外生灵,都在慢慢踱步过来。

      “我在跟他讲道理。”楚风开口。

      而后邺,他看着被軎他一巴掌抽飞的陈盛从草地上站起,他居高临下,道:“蓬莱陈家的少主是吧,我这道理讲的可好?”

      “你……欺人太甚!”陈盛怒了,这是当众羞辱他,譑一巴掌拍落,还谈什么道理?

      他是蓬莱某一脉的少主,是本土进化者中身份最高的一群人之一,以血脉高贵而自居自恃,现在却被这样对待。

      “李青圣子、黎琳圣女请你们主持公道,这个人嚣张跋扈,一再逞凶,请各位拿下他!”

      陈盛惊怒之下,还是没有发狂,依旧想借力,通过域外生灵킚镇压楚风。

      前砰!

      下一刻,他又横飞而起,大口咳血,满脸震惊之色,简直要气炸肺,因为出击的依旧是楚风,一脚踢在他的胸口,都听到骨折的声音,让Ჟ他倒飞。

      “我#¥%……”

      此刻,陈盛爆发,再也不能忍受,在那里诅咒,他从来셵没有吃诰过这么大的亏,被人当众羞辱。

      “嗯,终于不装了?”楚风好整以瓲暇地盯着他,并补充道:“我这依旧是在跟你讲道理。”

      砃 接着,他不等别人责问与发难,直接呵斥陈盛。

      拺 “你是不是觉得随便搬弄是非,卖弄口舌,就可以将黑的说成白的,将死人说成活人?刚才你恶意挑衅,想让那老家伙杀我,甚至,那핶老东西还拿了一根栓牲畜的铁链要给我套上,这样羞辱与针对我,想让我反抗,好被他杀死。你们这种칁行径,到了你嘴里还义正辞严逘,道理ㅮ占尽,很有成就感是吧?”

      楚风说到这里,略微一顿,道:“所以,你口水四溅,讲你㙮的道理,我则拳脚相加,讲我的道理。”

      “你……”陈盛面色阴沉,近衽乎扭曲,点指楚风。

      砰的一声,楚风再次抬腿,一脚就蹬了出去,结果咔嚓一声,陈盛的手指骨쭩折,他惨叫着,手臂乱颤,踉跄쓀而去。

      “你用手点指我,这般羞辱我,我只能跟你讲道理。”楚风说道。

      “够了,楚风,你是不是太嚣张了!?”这次,李青ቶ、黎琳还未曾开口,旁边有一个身高过丈的红发男子喝斥,他很威猛,眼睛中光束飞出,跟探照灯似的,此时他犀利迫人。

      “其实,我不想多说什么,太无趣。各位不少都已进化到逍遥境界,神觉敏锐,刚才发生什么,应挥该有所感应吧。实在不行,那边有摄像头,有监控섀,去看一看怎么回事。”

      楚风噼里啪啦,相当的直接,而后便不想再多说。

      一群人发呆,还能这样?连监控都提出来了,这里可都是进化者,真当是街ࡀ头巷尾青皮间的斗殴被抓后要看监控啊。

      “我还是觉得你嚣张!”红发男子身材高大,气势迫人,就那么逼近,俯视楚风。

      雪楚风很平静,道:“你叫什么,来自哪个星系,我跟你不认识吧,别跟陈盛一样上来就喜欢给别人扣帽子,这习惯真不好。”

      周围,本土的进化者都吃惊,觉得楚风真是无所畏惧,太随意了,面对逍遥境界的域外生灵都面不改色,还带着质问与告诫的味道。

      不少人都曾看到,不久前这栗个身材慑人的红发男子曾经跟둄陈盛与那名老者相谈甚欢,陈盛邀请他们去蓬莱仙岛作客。

      此时,红发男子听到楚风的话,笑容略有冷冽,道:“脾气不小啊,记住,我叫朱成坤。”

      “朱成坤,你要干什么⼯?!”圣子李青看向他,因为发现朱成坤要动手。

      朱쉺成坤在笑,道:“没什么,看天选之子风采不凡,性格很烈,十分符合我的胃口,想跟他搭把手。”

      “停下,不要动手!”圣子李青旁边也有人开口,想阻止朱成坤。

      “唔,搭把手而已,又不是死战,无伤大雅,我们擑都想看一看地球上的天选之子的风采。”旁边有人这么说道,站⻲在朱成坤的立场上。

      那是一个长有鳄鱼尾巴的男子,阔口獠牙,简直就像是一䘃条人形大鳄,目光冷幽幽,这是来自鳄龙星的生灵。

      同时,还有其他几人附和,表示想看一看楚风的手段。

      壔 李깁青与黎琳相视,他们知道,哪怕早先达成共识,现阶段不得ඦ针对楚风,但还是쟧有部分人不服,㾂怀着敌意,恨不得立刻斩掉他的头颅去换圣镂人铜章,现在明显是想发难。

      朱成坤脸上的笑意很浓,看찰起来不再那么冷,他身材很高,几大步就逼到近前,要“掂量”楚风。

      即便没有陈盛,他也会找楚风麻烦,更何况现在有现葲成的借口。

      因为,餙他是从终南山那条星路走出来的,他是朱武雀的心腹,奉命一定要宰掉土着中的天选之子楚风。

      ɉ ࢉ朱武雀是谁?阴九雀非常喜欢的后人,有亚圣当年的风姿,性情冷酷而残忍。

      最为重要的是,阴九雀曾借住亚圣金狼之力显圣,跟后人朱武雀联系过,吩咐他一定杀掉楚风。

      所以,朱成坤发难,没有借口줉也要找事呢,心中弥漫杀意,想斩掉楚风,他是阴九雀一脉的人。

      域外一些逍遥境的生灵支持朱成坤掂量楚风,这自然让李青也皱眉,意见不统一,他也略有犹豫。

      此时,本土进化者都看向楚风,这么紧张与关键的时刻,楚风怎么做?

      先秦研ﳊ究院的齐宏林张옞了张嘴,小牗声道:“楚风兄弟,退一步吧。”

      姜洛神也蹙眉,用Ḣ精神传音,道:“ࡶ你캞这样跟ꆃ他们硬着来,会吃大亏。” 祒

      璹年轻的形意宗师徐清、元磁仙窟的琳公主等一大群认识楚风礤的人也都一起望来,有人传音,有人露出异낻色。

      在他们看来,楚风遇上问题,真要再这么强硬下去,多半会有췁大鐴麻烦。

      楚风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既然敢来普陀山,就不可⣱能退缩,如果怕的话就不来了!

      在楚风看来,这些人可不是你想退缩就让你退缩的,早已盯上硇你,最终还是要看真正的实力。녶

      说的好听要止戈,避免流血冲突,可楚风相信,这群人中有部分肯定迫切想斩掉他的头颅。

      如果他知道这是阴九雀一脉的人,特别要针对他,楚风갠就不用这么细思了,直接开战就是。

      而现在他也没有耽搁太久,道:“那就出手吧!”

      “唔,是搭把手,我怎么会跟楚兄死战呢。”朱成坤笑道。

      但他眼底深处却是蕴含冷冽,他就是为杀人而来,强大的身体弥漫出慑人的阴雾与火光,逼向楚风。

      他不太担心楚风激活普陀山的场域,因为,这片紫竹林地带早就被来自域外的生灵清理过。

      “砰砰砰砰!”

      土石飞溅,楚风既然有所选择了,自然不会手软,一刹那,将四根黄铜柱子就给扔出去了,封锁此地。

      四根锁龙桩将他自己都围在当中,更何况是朱成坤,直接被迷雾覆盖。셈

      “嗯?!”朱成坤略怒,快速动手,朝着记忆中楚风的位置扑杀,他觉得近在咫尺,肯定能一击命中。

      එ然而,四根锁龙桩插在地上后一切都改变了굘,他一掌击空。

      这可不是过去的鬼打墙鮲,经过太上八卦炉多次祭炼,四根黄铜柱子被揭开两层神秘面纱,目前比以前强太多了,最适合锁困人马。Ǩ

      身为场域研究者,楚风虽然也立身在当꼯中,但不餲会对他造成任何麻烦,他精通这里的场域符号,同时他还拥有火眼金睛,能看透一切,怎么可能会被困在升级版的鬼打墙内?

      楚风ﮇ手中出现一杆暗红色长矛磮,这是从百化圣子宇文风那支人马手中抢来的,当时夺了数件秘宝,收获甚丰。

      砰!

      他将暗红色长矛当作大䶙棍使用,轮动起来,直接砸在朱成坤的脸上,打的血肉模糊,脸膛痉挛。

      哪怕是逍遥境的进化汝者,被人突然用金属大棍抽在脸上,也受不了,剧痛难忍。

      砰!

      下一刻,他的头颅上再次挨了一棍쓂,打的他身体踉跄,头骨欲裂,差搎点㑦一头栽倒在地上。

      “逍遥境的生灵真的抗揍啊!”楚风感叹,他在锁龙䔄桩所展现的场域中,毫不受影响,行动自如,且双目看的真切。

      “你敢!”朱成厹坤怒极,前后昵挨两棍,抽在他的脸膛与头骨上,这实在是耻辱。

      “砰!”

      下一刻,冰冷的矛锋捅来,差点进入他的嘴里,让他寒毛倒竖,在这场域中太古怪,神觉消失,危险临近都不知道。

      “啊……”他大叫,快速倒退。

      砰!

      繾 楚风再次轮动长矛,抽在他的后脑海上,用了뱠很惊人的力气,这一次传出轻微的喀嚓声,让一头后脑头骨出现裂痕。

      外界,一群人瞠目结舌,同时身体略微发寒。

      “啊……”

      朱成坤大叫,悔不当初。他被打的趴在地上,差点就昏迷过去,这让他惊怒,感觉无比耻辱,但同时也生出一种无力感,他败的很彻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