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床的女人是什么性格

      小铠从正辉家出来后,心态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但这变化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现在只感到胸口沉闷,很是不爽……

      正辉和老爸对自己试探,他是怎么也想不到的,而且看正辉标准的反派嘴脸与作风,为毛他还没进局子?至于自己的老爹,他只硛能说一声佩服了。由己及人,如果他是铠风,他也会怀疑自己的儿子的……

      他倒不樕介意被调查出原因,只是不能由他说出来。像这种逆天改命的事情,当事人还是保持沉默为好,不然有可能遭天谴的。奁

      其实,再过十年,他也就很正常了,르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备战道馆,待在这里的时间已经有点久了。

      一周后……

      到了重新挑战道馆这天,小铠与白早早出门,信心满满。

      一边走一边反复推敲自己两天前想好的战术,小铠觉得今天拿下徽章问题不大。睕

      可是Ꮈ,当他们来到华蓝市正中央的道馆,却发现馆根本没开门。

      小铠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馆内空无一人。

      这是什么情况?按理说,应该有个人在啊。

      揣着疑问,小铠在大街上找了位看上去靠得住的大叔询问情况。

      大叔听后哦了一声,指着道馆旁豪华精致的海洋馆,说:“馆主她们࿕啊今天刚好要演出,就把道馆先关了。”

      “啊,她们不是馆主吗?怎么因为这么点小事就……”

      “呵,”大叔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小铠,“看来你这小孩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小铠皱眉,意识到等会他可能听到什么奇怪的知识。

      大叔抬手看看表鱍,估摸着时间还充裕,便打算详细说明状况。

      “以前华蓝道馆是主推对战的,可是馆主……”大叔突然껪凑上前声音转小,“……一届不如一届。”

      小铠黑着脸问:“大叔,干嘛这样讲话?”

      大叔仍紧张兮兮:“那不是担心传出去被小霞听见嘛!”

      “哦。”小铠很快接受了㘦这个无厘떥头的理由,因为,他也怕……

      大叔继续小声道来:“而馆主到了华蓝四姐妹这里就更不行了,几年前,小霞的三个姐姐将道馆经营得活像个徽章领奖处,那真是新手的福音……也是为了生计,她们时不时举办一些水上演出,结果收益超乎想象,于是她们对道馆更不上心了。”

      “啊,这……”小铠听到这黑历史着实吃惊,“可小霞不是很强吗?”

      “现在的小霞确实很厉害,是华蓝市的顶尖训练师,可几年前,说句不好听的,她就是个啥都不懂的黄毛丫头。后来,她跟着一个叫小智的少年外出冒险……”

      “后面的我熟,”小铠忍不住插嘴道,“小霞跟着小智学了不少东西,其间克服恐惧收服了暴鲤龙,但令人遗憾的是放生了波可基古。她崇拜科拿天王,热舰爱水系宝可梦,精通水系对战,变强后,她回来接管了馆主一职。”

      “嘿,怎么你知道的那么清楚?”

      “馆主手册上写了。”小铠扯了个谎。我为什么会知道?我动漫不是白看的好吗䍧?

      大叔也就这样被糊弄过去了:“ᕓ这些细节我倒不知道……不过结果是你说的那样。她成了馆主后,直接挽救了处于半关闭状态的华蓝道馆,有一位大师级的训练师坐镇,道馆水平大改。慕덜名挑战者不断墳涌来,这也导致取得徽章的门槛一再提高,不少新手在这锒挂科。”

      小铠边听边点头,녞霞姐的实力确实没话说。

      “竟然如此,那为什么小霞还要去参加演出呢?”

      大叔就等他追问了,继续讲述:“那是因为小霞几年冒险的同时,她的三位姐姐ﺃ将水上演出做得越来越好,她们已成了华蓝市明星,馆主身份几乎丢弃了。当时演出券赠品就是华蓝徽章。现在就算小霞回来了,她也无法改变水上演出比道馆重崨要的现状了,一场演出的收益远高于华蓝道馆一年的收益呢……”

      “纳尼?!”唯这二字能表达小铠复杂无比的心情。

      这华蓝道馆……真是“水”啊!小霞的姐姐们真是极品,本职工作不⩕干,副业却如日中天。霞姐也是可怜,一人撑一个道馆,她的馆员们一个个全是“演员”,我说她们的宝可梦怎么还戴蝴蝶结呢……

      鞸 “时间快到了,”大叔又看了眼手表,“我要去看演出了!”

      “……”小铠愣愣地注视着大叔手上的门票,感到一阵心塞,“……谢谢。”

      大叔走后,小铠陷入浓浓的焦虑,难道我又要等一个星期?不行不行,时间宝贵,这华蓝市实在没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那……

      他转身面对华蓝海洋馆,去里面看看情况吧!

      小铠随即跟在路口等待的白说明了情况,过了老半天白才消化并接受这一情报。她很赞同观赏表演,倒不是因为表演有多精彩,而是那三位奇葩的馆主实在令人好ᐊ奇……

      龴然而,售票处已立起了一块牌子:售罄。

      这倒没⟖什么푛意外的,켟毕竟这演出预订一周前就开始了。

      小铠骂骂咧咧(小声)走出售票处,这演出有什么好看的……可恶。

      他抬头看了眼海报:海报正中央是华蓝四姐妹,大姐樱花单手叉腰,笑容妩媚;二妹菖蒲双手抱胸,轻轻眨眼;三妹牡丹双手挽住大姐的手,看上去有些柔弱可爱;幺妹小霞一脸不耐,形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跟三位姐姐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海报周围是华蓝道馆的宝可梦们,有宝石海星,白海狮,爱心鱼,蚊香蛙皇,蚊香蝌蚪等,最引入注目的无非是海报最上方的ﱸ大凶残——暴鲤龙。

      顺带一提,华蓝四姐妹穿的是比基尼泳装。

      这这这……小铠面红耳赤地移开目光。

      他髜这才注意到进场的有八成以上是빲男的,而且多为大叔。

      “小铠,怎么了?”白适时问了一句。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走吧,票卖完了。”

      “唉,真是可惜。”

      “嗯。”临走之刻,小铠又回头扫了眼묈海报……

      “喂,白,那是……”

      ⾪ 今天意外有一点多,小铠与白半路遇到了某熟人——小刚。

      “小刚先生,你还记得我吗?”小铠靠上前去ꎬ,与他交谈。

      “哦,小铠啊,我当然还记得了。”

      不知为何,小铠听出一丝咬牙切齿的韵味。

      “刚先生,你好。”白卖了个乖。

      小刚随口问道:“你们在这,那拿到华徱蓝徽章了吗?”。

      “啊……还没……”

      小铠还疑没说完姍,小刚就一脸喜色,打断道:“那真是太——”

      意识到什么不对,小刚连忙改口:“——令人遗(高)憾(兴)了!”

      霤“呃……”小铠被小刚这过于明显的掩饰搞得心櫺态崩溃,刚爷,我跟你有那么大仇吗?我也闲得ᏽ发慌,跟你打什么招呼。

      他自然不知道,这都是因为졛自꽃己的老爹。

      “你继续说。”小刚很快换上严肃认真的老脸以维护颜面。

      “我今天原本想去对战的,可小霞姐在演出,唉,今天看来不成了。”小铠眨了眨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刚先生,你可以帮我吗?”

      “放心,交给我了,我跟小霞熟。”小刚拍着胸脯说,他想借这一小忙来弥补一下先前的失误。

      “哦,谢谢刚先生。”小铠弯腰致谢并偷笑,“那刚先生来华蓝市干什么呢?”

      小刚“憨厚”一笑:“当然是来看演出了!”

      “……”小铠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之后,白铠二人跟着小刚从海洋馆后门进入,内心感慨万千,这家伙到底来了几次啊……

      馆内的少女们见到小刚来了,脸色苍肐白,迅速溜走,唯恐避彣之不及。

      小刚为了在小辈面前保持形象,忍住了想要追上去搭讪的心情。

      事实上,其身后的小铠正捂嘴狂笑,刚爷在我心中形象,也就比那些天天窝在家里看美少女动漫与打游戏的宅男好那么一丢丢……

      小刚的多情与喜爱美女是他的一大黑点,也是一大亮点。

      谁还不喜欢美女呢?只是很少有人像刚爷这般直率真诚罢了,他们多在心中幻想却不敢接近女神一步,只能藏在虚拟世界里,对着不存在的动漫角色高声称她们为……

      呃,繰扯远了,就썜此打住。

      “小刚,我不是跟你说不要再来了嘛!”在众人寻小霞之际,小霞骄横的声音便传来了。

      小刚叹气:“小霞,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小霞뗑冷笑:“好朋友?喂,别以为你眼睛小我就不知道在盯着哪里看,你这个xxx!”

      “你要知䊆道,人是管不住侜自己的眼睛的,更管不住自己的心。”

      “少跟我扯这些!你给我出去!”

      ……

      小晄铠一⨯脸黑线,拉着白赶紧躲到一边,不想再听他们“友善”的交谈。

      馆主,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

      歙 白小声问他:“为什么他梾们一见面就那跟遇上仇人一样?他们不是好朋友吗?”

      小铠虚着眼看向白:“多年后,我们也是这个样子……”

      “胡说!我才不会这样!”白轻轻捶了小铠一下。

      “你看。”小铠十分冷静地指着䌗白刚才出击的右拳。

      白木然,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小铠也不点破,反正白总会领悟到的。

      友°谊是酒,时间越久越醇厚,喝起来也更烈。好朋友间心有灵犀,相互体谅,也相互“挖苦”。他们见面可能根本就不会讲什么“你好”的套话,往往是绰号,小名,甚至祖安꼢话直接出口。看上去他们都口不留情,其实分寸拿捏得很好,他们比谁都清楚这只是玩笑话,并非恶意……小霞与小刚就是这种情况。

      在小刚“信不信我不给小智打电话询问近况,要打你自己打”的咆哮声中,霞刚二羌人对话迎来终结。

      “咳,你们两个,我还有点印象,要来挑战道馆的?”俏脸涨红的小霞知道自己吵不过小刚了,便将话头转向小铠。

      㬭 总算讲正事了。小铠尽量用讨好的语气说:“对啊,希望小霞姐姐今天能给我一次挑战机会。”

      拜托人就该有拜托人的样子,像小霞这种华蓝市大明星,小铠觉得浪费她的表演时间是一种罪过……

      谁想,小霞双手叉腰,目放异彩: 瞣

      “哈哈哈!你早说啊,原本今天一天都很无聊的!我闲得都快变成鲤鱼王了!”

      小霞这番男子气十足的发言令小铠直竖大姆指。

      첕“今晚七点,我演出完就回道馆。”

      “好。”小铠隐约觉得不妙,自己应该被当成出气桶了。

      小霞:“你们想去看演出吗?” 㒗

      小铠摇头,白点头。

      “那白你去吧,我不感兴趣。”

      小刚这时故作深沉:“对啊,小铠你做好战前准备,我ᘖ会照顾好萌白的。”

      哦,忘了刚녿爷了……小铠投过一个鄙视的眼神:“算了,我也去吧。”

      这场演出,座无虚席,可见吸引力有多大。

      “欢迎各位来到现场。”

      在灯光灯下,大姐樱花先登场了,她双手合十,微微鞠躬,温柔的笑着,像一位美丽的海天使。

      台下反应相当剧烈,有一两个男子甚至从座位上站起来,高声大喊“樱花!樱花!”

      樱花连连挥手,微笑着说道:“请大家安静。”

      躁动果然停止了。

      小铠往嘴里塞着零食,暗暗佩服樱花强大的控场能力。

      又一束灯光落下,一蓝发美女迈步来到樱花旁边——菖蒲。她头发微微飘动,宛若起伏的波浪。菖蒲轻启樱唇:“大家好啊。”

      “好漂亮。”

      在小铠旁边的白轻声说道,菖蒲大概就是她心中理想的样子了,冷静美丽、娇俏动人。愹她不禁感到些许羡慕,紧紧握住了手。

      “……”

      Ϥ小铠对演出不感兴趣,一直在东张西望,此时自然注意到了白的动作,细加思索,他大概可以猜到白的想法。此刻,他想对她说些什么,但愣是想不出一句话,最后只呆呆地看着白。

      “怎么了?”

      白转过头,不知道小铠为什么突然呆滞了。

      “没什么。”小铠摸摸鼻子,尴尬地偏开了鎅头。

      “哦。”白已习惯了他时不时异常的表现,此时也不放在心上,重新看回表演。

      小铠咬了口零食,心中困惑:奇怪,我在想什么啊……

      “好小子……”小刚勾住小铠的肩膀,将他往旁边拉了过来。

      小铠虚着眼,说礻:“怎么了,刚爷,要吃零食自己去买!”

      “哼,我可是馆主,会抢你一个小孩的零食?”

      “有道理……”说着,他就把零食全部倒进了嘴里。

      嵈 小刚很想扇翻这个小子,心中不住吐槽:不愧是铠风的儿子,从小就是练“剑”的好材料……

      他探过头,低声说道:“你小子才十岁就动坏心思了。”

      “嗯?我不给你零食也不至于这⹪样说吧。”

      “我不是说这个,是她!”小刚朝白的方向努了努嘴。

      “똡白?”小铠脸一黑,低声道,“你在说什么……”

      “嘿嘿。”

      “……”

      小铠面无表情地按开了꯬刚爷的脸,对于这种无药可救的家伙,说再多也没用……

      在他们窃窃私语的时候,牡丹、小霞出场了。

      牡丹的头发是淡粉色的,她个子比较矮,眉毛弯弯,样貌可爱。

      至于小霞,这个假小子,今天有点不同……她平时会自己扎个辫子,现在因为表演头发全都散了开来,更加美丽动人了。

      现场欢声雷动,只小铠一人专心吃零食,薯片碎裂的咔咔声在欢呼声中几乎不可闻。

      表演在四人的跳水表演中开始了,她们同时从跳台上一跃而起,在空中转了一圈,以一个悄然无声、水波不惊的优美姿势进入了水。

      咣咣咣——

      闪光灯全部亮起,投下了淡蓝色的光,照亮了这块场事地。

      这时,才见到了宝可梦——

      宝石海星领着蒨六只海星星旋转着飞出水面,有前有后,成箭矢形落到了另一头。

      在它们落下后,四只白海狮破开水面,高高跃起,它们驮着的正是华蓝四姐妹。

      紧념随着白海狮,数不清的角金鱼一起跃起,在空中组成一道巨大的鱼潮,看上去就像是白海狮在鱼潮中飞跃行动。

      柔和温暖的灯光,舒缓有度的音乐,流畅似水的表演,美女与宝可梦共舞,欢呼与尖叫齐响,无论是表演者还是뾢观演者诜,以及他们的宝可梦们皆笑容满面。

      翮小霞虽然之前表现得不情不愿,但此时在场演出中꬀却倾情投入,表演之精彩差点就抢了樱花的C位。

      她的姐姐们ད都很了解这个幺妹——嘴上说着演出无聊死了,其实她也喜欢这个舞台,享受在荧光灯下万人瞩目的感觉。只是比起表演,对战才是这宝可梦大师的一生追求。⮙ 䍻

      当三位姐姐骑着白海狮游到一旁,这个舞台便交给了小霞——

      早已游走在水面底下的大凶残一个猛冲,龙吟不断,驮起浮在水上的小霞直上天际,带起滔天大浪幟。

       在半空中,❾暴鲤龙鱼鳍张开,双眼通红,葿发出一声惊雷般的巨吼!㵊一束破坏死光“脱口而出”,在高处爆开,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霞”字。

      小铠跟着众人卖力鼓掌,呵,城里人真会玩!把破坏死光当烟花用,我这个常磐市的乡巴佬长见识了。

      现场的气氛推向高潮,小霞的粉丝们不顾形象地大喊大叫。䁻

      暴鲤龙龙尾崮一甩,落回水灝中,喷出破坏死光后身体高热,椬热量竟将池水蒸发,大量的水汽笼罩场内,神秘感骤然降临。

      这水汽却是为了掩饰它现在气喘吁吁的样子(根据◶游戏,放完破坏死光后身体会硬直一回合,当然游戏中也没人会给暴鲤龙带破坏死光……),休息片刻后,暴鲤龙扭动身躯,搅乱池水,跳起激烈的战舞!

      这近乎疯狂的龙之舞蹈神奇地引得众人情绪高涨,热血冲上头脑,脸颊通红,呼吸急促。不少平日好战的宝可梦们也尖牙露出,利爪高举,战意攀升!

      更奇怪的是,这舞蹈引得某人失了魂,他发出了来自灵魂ᾨ深处的大喊:“多拉贡荡死!!!”

      他这一声大喊实用了十二分力量,竟压住了现场所有的声音。

      众人向小铠投来异样的目光,这小孩怎么回事?

      小铠旁边安静的白吓了一大跳,差点就哭了;连平日稳重的小刚也被吓了一哆嗦,连忙别过头去,我不认识这小孩。

      “呃……”突然成为现场焦点,小铠斌羞愧地想抽自己嘴巴,光顾着中二,忘了场地,忘了周围观众,也忘了自己了……

      不过,幸好我是小孩,ڞ小铠厚看脸皮装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观众们见这小孩不太聪明的亚子,也理解了,重新聚焦于舞台。

      舞台上的小霞注意到了台下賣的状况,哭笑不得,这小子……是来捣乱的吧?

      表演还是要继续,⾾她拍拍暴鲤龙硕大的头部,暴鲤龙缓缓停下舞蹈,吐出一口灼热的龙息,即便呆在水中它龙舞后炽热的身躯也冷却不下来。

      小霞双腿夹住龙身(暴鲤龙为了保护小霞主动用体内水流冷下了背部),左手ꀦ高举,右手按在左腕佩带的石头上。

      五彩的光线从石头中迸射磐,连接在暴鲤龙颈下藏着的另一块石头上。光线越来越密,迅速结为光圈包住一人一宝可梦。

      暴鲤龙,MEGA进化!!!

      “吼!”光圈破开,一头双目猩红,浑身散发王者之气的MEGA暴鲤龙出现了。它昂起头,巨长的胡须无风飘扬,背部长鳍展开宛若船帆,身体两侧的红色喷射口夸张地排出水流,活像个凶猛的水上战舰。

      它从水上ﮫ飞起,是的,MEGA后它掌握了自由飞翔的能力,不像固某。

      小霞站在暴鲤龙的头部,展开双手,灯光迅速汇聚过来,她发出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欢呼声,暴鲤龙旋天而上,长鳍被用作羽翼,轻轻展开便遮住了灯光,投下巨大的阴影。

      芜湖!起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