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老鸭窝av

      壸ꪐ 赵三两真不是开玩笑。

      汁 他底薪两千八,一天跑单十块八块,加起来一个月工资仅在三千左右浮动。

      偶尔出了三千大关,就好像逢年过节般欢喜的⛁不得了,按照꜡他以往的消费水뗎平,这点工资正好满足基本消费,⪐奢侈不了但总归饿不死,可只从买了车,日子艰难程度每况愈下,基本车险要交,每月车贷要还。

      既然买了车总不能不开,油费又在所难免。

      㰌 这些零零碎碎加起来,看着数额不大,但确实已经让他弹尽粮绝,就差割肾改善生活了。

      关键花呗额度已经到上线,再也预支不了,借呗更不要提,以他ਓ的月收入,马老板拒绝与他深度合作,至今都没机会。

      反倒腾讯的小马,愿意帮他度过难关,微粒贷允许他套现一万块。

      ඬ这笔钱赵三两已经用在车饰上面。

      按照赵三两预想,还有鳿一个星期他就要发工资,所以眼前困难只是暂时的,等发了工资还掉一些,至少还有三四百块剩余。

      但现在老板娘居然嚷着要扣他一百块。

      这事坚决不允许D。

      “有这么惨吗?鵟”

      小口嚼着米饭,老板娘抬起头问道“平时也没见你有多大消费啊?”

      “说的好像你给我月薪上万一样”

      赵三两没好气的道“躰我一个ᅴ月香烟三百五,油费五筵百,早晚饭差点也要五百左右,车贷一千八”

      细细一算,赵三两整个색人懵了。

      他工资多少来着,好像⣊是两千八。

      这些加起来是多少!?

      三鿹千四。

      原来他一直处在超前消费当中,偏偏自己还没发现。⮣

      随即赵三两掏出手机,查看了花呗和微粒贷,欠的额度都预期之内,并没有一傘笔超出他的预想,然后씄电光火石间打开京东小白条殬,那双本来平静眼眸瞬间瞪大,嘴巴微㽰微张开,一副难以置信神色。ꗃ

      一万三。

      数字清晰明了。

      就像一把捯饬扎在他的胸㈲口,让赵三两心脏都跟着疼起来。

      “欠了这么多”

      老킡板娘伸着颈白脖子㊦,朝赵三䢛两手机上猫了一眼。

      “逾期잡了,利益两百了”

      ᙺ赵三两心疼的无法自拔,不过内心深处感到一丝莫⭑名的骄傲,他居然与中国福布斯排行榜上三位靠前的富豪都有合作关系。

      只是这个牛他没法吹。

      因为现代ⅷ社会沒太多的年轻人,与他们都有生意寃往来。

      转身与老板娘对视一眼,在老板娘微微敦促间,赵三两讨好道“要不你借点给我把錃账还了,镐再稍微给我涨点工资,当然了,涨的这部分工资就当我还你的,你看如何?”

      “你觉得呢?”

      老板娘嘴角勾芡起淡淡的弧线。

      拼命忍着笑,但微眯的弧光,打破她面部的宁静。

      这就是她喜欢的生活状态,平静中带着如窗外婆娑的光影,在微风中轻轻荡漾。

      纲 生活需要态度,也需要仪式感。

      三菜一汤,就是樎她的仪式。

      武 饭桌上的縣儿子,还有植物店这个整天招뱬她烦的员工,都是不可懒缺少뚏的一部分。 믝 䡹

      碸 “我觉得这注意挺好”

      赵三两捧着饭碗继续吃饭。

      大概习惯一个人做的饭菜后,哪怕做的再好吃,也总能挑出各种毛病。

      例如汤淡了。

      红烧崨肉⊽缺了上色的酱油,色泽有些微淡,黄瓜炒鸡蛋这道菜鸡蛋放多了,盐放少了,等等一系列问题。

      閱但中午这顿饭终归属于免꥽费供应餐,要求确实不能太多了点。

      匽不然惹諪老板娘不高兴鍊,中午补贴十块钱让他滚出去吃。

      现代物价这么高,十块钱连碗带肉的面条都不够,更何况三菜一汤,米饭随意吃的福利,所以两者一比较,赵三两吃的还是蛮ვ香的,䰓连榨菜蛋汤都喝了两大碗,放下筷子,赵三两坐在沙发上打了一Ḯ个饱嗝,然后道“因为你打算扣我工资,以致我心情不好,所以下午旷工半天”

      蕠 “行啊,那就扣两百”

      윛“扣呗,债多不压身,我无所谓”

      赵三两双手一摊,很大气道。

      两人相处四ᩜ年,赵三两对老板娘性格了解的很通透,典型刀子嘴豆腐心,扣工资说说而已。

      贴 何况植物这行业属于看天吃饭,今天雨这么大,街道上ᆱ往来行人都少的可怜,更别说小众类植物生意。

      刷好碗筷。

      赵三两从楼梯下的储物蚷间搮里翻出去年用깲剩下的窝料,与凲新买的腥饵搅拌均匀。

      准备好一切,赵三两端着塑料饵盆走到植物店西边马路ᯈ对面的河边,这条河叫蓉河,发源与中国西部桐柏上西北部的河谷,干流流经周围好几个城炠市,全长八濫百ટ多公里,而靠近植物店这条属于整个主䍄流的小澏分流,水流缓慢,河槽比浃较宽深,沿級途有堤。

      这也预示没有电鱼人,和撒网这类现象出现。

      ₈加上没有船只的缘故,鱼身上沾染不到柴油味,所以每年春夏秋三季河边汇聚了大量㧶的钓鱼ཆ人。

      粳 抛完窝料。

      赵三两打着伞,在河边看了一下来自于蓉城各个县큉城的钓鱼爱好者的垂钓情뫀况彃。 뿗

      ᨢ与他预想一样。

      鱼获不错,有쏊两个人钓鉝了三七八斤,但都是早上五六点赶过来,一直钓到现在的收获。

      下午三点。

      蒢 赵ⲝ三两提着渔具包,走到他中午抛洒窝料的钓点,屁股后面跟ァ着死活要跟过来玩的大鹅小塍朋友。

      “不许靠近河堤边,如果让我发现一次,非把你⟦踹河里淹死”

      濭“知道,知道”

      깝大鹅圆圆的大脸上尽是不耐烦的神色。

      赵三两固酼定好位置,准备了两⻡根鱼竿,一根专门钓大鱼的远抛,一根钓剡小鱼的五米六近杆。

      “哟,来钓鱼啊!”

      这时身后走来一个穿灰Ӷ色外套的老头,赵덏三两转头嗯了一声,然后掏出香烟给他点上。 㷗

      老头姓马,名全。

      长得其貌不扬,但儿子鵔是蓉城第一医院的主治医师,割肝的。 罾

      女儿毕业与卫校,同样进入第一医院工作,听说现泇在已经是护士长了,팩而他自己在植物店马路对面开了一家手工拉面馆,生意不温不火,但总归뽆让老两口有点事做,不至于闲的发慌,赚钱倒是其次。

      爱好比较广泛。

      钓鱼。

      喝酒。

      搓麻将。

      还有抽烟。

      属于那种不服老,但已经步入年迈的老头。

      “差四不多了”

      赵三两苦笑一声,道“别老逮我一个人撸羊毛,去找段小楼撸几下”

      “툗你还行,小楼不行”

      伸ട手接过赵三两递来的第四根香烟,马全那张欲壑难平的脸上总算露出满足的笑容。

      他抽烟。

      但从⬔来不买,只抽别人香烟。

      ॶ如果没人给,他可以几天不抽,但只要一有人掏烟,他可以将几天的空档期,一瞬间回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