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星秀老版本下载

      义银拍拍屁股跑路,足利义辉借机在评议上大发雷霆㻔。各方只得草草了事,再做计较。

      鐈回到麝东福寺,义银还在兴奋之中。以后都不管幕府的破事了,我织田家的忠臣管你足利天下如何。

      与明智光秀在房间里谈论刚才评议的前后,ㄢ她们几人身份不够,当时都在外面候着。

      明智光秀点龣点头玱,说。

      ︵“主∇上这次做得好。正如尼子胜久所言,现在맾是幕府求着锬您,哪有边求着人边恶心人的道理。如此震慑一番,以后才好打交道。”

      쉥 义银呵呵笑着说。

      “我才懒得搭理那些幕臣,这阵子且厮混着,等织䞗田殿下召唤回尾张就是了。”

       明智光秀诧䜱异地抬头좢,看义银一脸坦然,这才恍然。

      ﱣ昨絁天忙着做不该做的事,尾张那边的变数还没给主上说清楚。脸上一红,咳嗽一㡔声说⽻道。

      “主上,尾张只怕暂时是回不去了。”

      뉞 “啊?”

      义龜银一脸懵逼,看着自家的谋臣。

      “织田家远在尾张,有了守护代的官职,一时半会儿甄不需要再与幕⌡府有什么利益交换。您觉得,为什么䜌织田殿下要把您留在京巧都?”

      对这事义银其实也有些想不通,但是昨天到现在一直忙碌,未曾有时间仔细去想。此刻在明智光秀ꚫ的引导下,心里不安又躁动起来。

      蹶 “织田殿下对我起了疑心?不可能吧,我远在京都这些天,哪有得罪到她。葡”

      坹Ȕ“您得罪得可厉害了。”鞜

      栲 明智光秀呼出一口气,缓缓说着。

      “如果您真在近幾混得不如意,甚至狼狈不堪,那织田殿下必然会召你回去﫨。可您做的太好了,好到让她感到了威胁。”

      “威胁?껣”

      搪 䭬义银眯着眼仔细思考,感觉抓到了一点什么,明智继续说道。

      “斯波宗家毕竟统治了尾张国百余年,何况守护代之上,还有尾张守护。”

      尾张守护趵斯波宗家,义银有些明白过来。

      “她怕我夺回尾张Ŀ?可我是男儿身呀。”

      “您可髁是发誓ᵛ要复兴斯波家的,而且您是普通的男儿吗,您现在可是斯波御前。”

      义银ﴝ一时语蕔塞。

      如果可以,义银真想抱着织田信长的大腿叫屈。他是真心跟着织田信长混啊,那可是日后的天下人,历史上写㡝得隰明明白白的。

      我斯波义银何德何能,竟然让这等人Ѭ物起了戒心鷼,我真是冤啊。

      “织田殿下未必相信您会做,但只要她觉得自己的ꫜ实力压不住您,줥就不会让您回去尾张国增加她统治的隐患。”

      ᢀ 义䱵银⧿一巴掌砸在脑门浱上,这才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一心想着多弄点筹码好混日子,谁知道筹码弄得太狠了。在京都被幕臣排斥,在狖尾张被织田信长猜忌。

      我斯波义银只是想好好把这辈子混过去,怎么就这么难呢拯?

      再看看一心想让他与将军结盟干一番事业的明智光秀,义银忽然觉得心真累,还不得不演下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輫“如此,我已经回不去了?”

      “正是。我知道主上为何执意要回尾张,毕竟那里有斯波家的三千石领地。

      可믤只凭区区三千石是没法复兴斯波家的,主上想要有所作为,希望还是在近幾,在京都,在ﯢ将军。”

      明智光秀是一心一意为复둢兴斯波家考虑,语气诚恳真挚。

      义银೵欲哭无泪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冷着脸点点缐头,心里在滴血。

      义银这边气馁难受,幕臣那就是惊涛骇㑁浪。

      此次三好侵袭,事关近幾幕府各家利益睑。评议因为伊势贞教的愚蠢不得不暂停,熶各家杗回去还要再度权衡利弊。

      和泉细川家家督元常,瞿河内콬畠山家家督高政当时都在场鞄,皆看到了斯波义银狠绝的暟回答。

      回到京中的细川府邸,细川元常对女儿细川藤孝感叹。

      “生子当如斯波义银呀。” 劰

      她是真心羡慕。

      这斯波家怎么这么好命ꀭ,人都死绝了还能留下这么个麒麟儿,要是自己的孩子该有多땐好。如果是个女獁儿,她死都瞑目了。

      细川藤孝这次没去,那是没赠脸见义银。说好的他们前线作战,쎀她回京求援。你看看这幕府武家的丑态,哪还有脸去和义银相见。

      “斯波御前还是性子太烈了,如此说话怕是没了回旋的余娗地。”

      细川元常看了眼女儿,摇摇头。ໟ

      ௹“性觹子烈才好呢,你是没看见将军那借题发作⹮的兴奋劲。这些年幕臣们越发过分了,公方也是受了不少膈升应人的闲气。

      这些个蠢人竟然把绵里藏针的手段用到斯波义银身上,真是傻透了。那一身的肝嬤胆气魄,嘿,连我都动了心。눑”

      巇 斜眼瞄了自己的女儿,随口调侃一句,细川藤孝讪笑着接话。

      “那人就是胆子太大,做事不顾后果。我跟着去近江那会儿也被他吓得够呛。”

      “⧂然后就爱上了?”

      “……”沀

       鶰 细川藤孝一下子就萎了。不再笑话自家孩儿麺,细川元常严肃起来。

      “不过燢这事还是要办下去。藤孝,你与明智光秀关쳊系不错,她现在是斯波家的谋臣。今日还得了幕府相伴众䧩的身份,看起来很受斯波义银的信赖。

      能否▢通过她缓和一下。毕竟时间紧迫,幕府不能再内斗了㞜。”

      腜细川元常不是幕府中的幕臣,她算是地方实力派。只要三好家攻击,和泉䛻国就处于第一线战场,她如何有镚心호情看幕府这些个乱七八糟的扯淡事。

      如果义银是弱势方,她会毫不犹豫딬帮幕臣们压制他,统一内⿢部纷争一致对三好家。

      但现在将军与义银明显已经站在了一起,而且处于强势。那么,她的态度䄁也要转变了。

      她不管幕府闹什么,谁能最短时间压下矛盾帮她对抗三好鮧家,谁就是朋友,她就帮谁。

      细川藤孝聪慧,又长随母亲左右,自然明白她此时的想法。

      暧 心里感叹,斯波义银刚一回京,就用强硬的态度把敌对他的势力砸出了裂痕来。

      想当初明智光秀一意要与义银去北近江。这会儿又是殚精竭虑为其谋划,到底图得是什么。

      想着,心里起了一丝酸楚。不知是嫉妒义银得了贤才,还是友人能常伴红颜身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