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社私人玩物视频在线播放

      夜晚的白鸟财团大楼说不上灯火通明,但是뗾越往上的楼层亮灯的房间越多。

      白鸟凌站在大楼前뵅,仰视着那些겷亮灯的房间,最后Ә取֦出门禁卡,通过刷卡从侧门进入了大楼。

      乘坐电梯来到二十三楼,白鸟凌轻车熟路的来到一间办公室。

      门上的标牌显示着这쬰里是白鸟财团的档䠻案室,但不是最普通的那샑种档案室。房间不大,但是旁边角落里都是柜꘿子,里面摆放着各种档案。

      这里记录着䵇白鸟财团的各种事项发展,是白鸟财团进展历程的见证。

      在房间中央有一ᨰ台特殊的电脑,白鸟凌用它开机,输殳入密码,开始在其中的一个程序里搜索关于草木社的信息。

      隸【在秘书长中村一郎的指示下,草木社取消了关于游戏制作大赏的活动计划,日前并未准备开展新活动】

      在文件描涝述里,最后一行已经完墜美诠释了草木社取消活动的原因。

      门外嘐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在门口停止。

      白鸟凌没쭟有回头,他关闭了㉋窗口,将电脑关机,然后离开座位,走向门外。

      “少爷,您怎么这么有空,会到这里来?”

      在门口等待着白鸟凌的是须发皆白的中年男人,白鸟财团的二把手,ೄ中村一郎。

      “中村叔叔,好久不见,有空的话一起喝杯茶吧。”

      “我也正有此意。甋”

      ࠝ 你很难般想象在一个国家实力雄厚到能进入前三的财团潴,除了董事长以外,话语权最高的竟然是一位秘书长,而且还是异姓伮者。

      脥 但中村一郎在白鸟财团中就是具有着这种极高的权势地位,无人能够反驳的那种。겯

      在白鸟财团中,白鸟凌谂的父亲见到这位中村一郎秘书长都会볋极ⷥ其恭敬,因为他曾是白鸟财团现任董事长,也是白鸟凌爷爷的唯一臂膀댲。

      即使他外表ᴢ恭敬谦逊,能够开口叫白鸟凌一句少爷⨯,那完全是取决于自己爷爷的份上,对于这一点,白鸟謠凌再清楚不过。

      中ᤝ村一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是白鸟凌的爷爷白鸟健次所给予的,毫不夸张的说,他甚至能够决定白鸟财团的命运走向,政界商界无人不识。

      煿 白鸟凌现在就是在跟这样的一位大人物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饮茶聊天。

      “少爷您有什么事情直接打个电话给我就好,我ꔞ会帮您解决的,根本不用劳烦您深夜到这里来,我还以为是进了䱧贼呢哈哈哈……”

      白鸟凌强忍笑意,摆了摆手说道:“⹧没办法,我绉也不想因为一些뇫琐事就打扰中村叔叔的工作,我又不是我家那个爱惹事的妹妹,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情都要劳烦中村叔叔,真是辛苦您了啊。” 

      噃白鸟凌已经猜到中村一郎会下令取消草木社的活动是出걲自白鸟未来的指示了,而中村一郎也心如明镜,猜到白鸟凌是为此而来。

      ܗ“区区一个刚收购的小公司,竟然能引得白鸟财团唯二两位三代继承人的重뢖视,对此我还真是有点儿ᔍ感兴趣呢。”

      白鸟凌大口喝着面前茶杯껑里茶,毫无顾忌。

      放下茶杯,他收起了脸上的随和笑容,表情变得正经了许多。

      “中村叔叔,我接下脐来要说的事情,就算是我的父틯亲或者爷赍爷都不曾得知,但是我想告诉您,因为我相信槝您能理解我。”

      中村一郎将双手交叉在一起叠在膝盖上,看着面前认真的ꔆ俊朗少吪年,他忽然想到了从前的场景。

      那时他靉便经常出入白鸟家,蕨自然也会与总是牵着妹妹手的男孩相遇牡。

      贪ꤌ玩爱뀩笑的男孩总喜欢骑在他的脖子上,有一次甚至还尿在他的脖子上过,想必这家伙已뼄经忘记了吧。

      “我想要与朋友一起参加ᖜ草木社的游戏訁制作大赏,不是那种很复杂的游戏制作,不需要用到公司옯里的某个部门去特殊研发,只是那种仅昫仅几个人就能完成的简单游戏,而我会负责其中的一部分关于文字方面的工눯作。我知道,可똘能您听罌上去不太理解,明明我到草木社的公司里去,即使是他们的社长也要对我俯首称臣,为什么我要去以参赛者的身份去做这种事情。我只能说,我是为了梦想,᫸每个ⓦ人都有梦想,梦想不该因为出生时的高低贵贱而有所差别,不是么。”

      中村一郎쵈安静地听着坐在他面前的白鸟凌表ᤗ达自己的内心想法,听完,他只뚮是开口问了一句:“少爷所坚持的梦想,会嬑让小姐难过吗?”

      “并不会,她只是出于对我朋友的误ᑱ会而已,其实那家伙是个很好的人,齘我﹑会找机会跟未来解释清楚。”

      “如果是这뜏样就好,您放心,我能完全理解您的意思。我相信朴,即ᾱ使是董事长,在听到您关于梦想的一席话后,也会靯理解您并支持您的。”

       탖 즎白鸟毓凌笑了笑,恢复了以往的随和笑容。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

      白鸟凌起身,跟中村一郎告别。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转身,看着中村一郎即使须发皆白面容却如中年人一般神采奕奕的脸庞,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那时尿在中村叔叔的脖子上,真是对不起了。在那之后,我是第一次挨打,被爷爷边打边训斥,但我丝毫不记恨爷爷,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清楚的햪感知到中村叔叔对于整个白鸟家的重要性。也许我现在没资格说这种蟰话,但是幸好有您一直支撑着텚白鸟家,白鸟家才能发展到今天,成为全日本都知名的븼财团。如果以后某一天,即使您想要整个白鸟财团,甚至想要将白鸟财团ﯴ改名为中村财团,想必我们整ꕹ个白鸟家包括爷錻爷都不会反对。一路以来,幸好有您。再见,中村叔叔。”

      白鸟凌挥了挥手,笑着离开了。

      留下中村一郎呆滞的站在原地。

      욙 ቸ 묅 他纵横政界商界,左右逢源,在白鸟财团堪称只手遮天。⚙

      按照常理来说,他该成为白鸟家继承人心中的一根刺,日思夜想想要除掉追才对。

      他没想过白鸟凌还记儫得那时尿在自⧇己脖子上的事,也没想到白鸟凌会说出即使自᥽己将白鸟财团据为己有也无所谓的那种话。

      中村一郎知道那个少年不是为了收읭买人心才那么说的鼼。

      他眼中的真诚是隐藏不了的。

      “少爷啊,您或许现在ᙢ还没意识到,您生在白鸟家,即使拥有选择梦想的权利,外﮼界也不会让您的梦想之路一帆风顺,您早晚有䏑一天会懂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