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直播现场

      在补充实验中,SEM和GIWAXS相对麻烦一些。

      前者是扫描电镜,用来表征器件在最佳性能下有效层的膜厚。

      一方面,实验室里不能驆直接测试,需要到系里去测。

      另一方面,目前这四个体系的器件,还处于性能优化的过程中,这个实验没办法进行。

      不然,假设目前最优条件是“给受堸体质量比1:1、总浓度16毫克每毫升、氯﹡苯溶剂、110摄懊氏度、真·热退火、、无其他后处理手段……”。

      垑 测量得到膜厚为105纳米。

      等过几天,再次优化了实验条件,器件性能又提高了。

      膜厚大概率会改变,就得再按新的条件再重新测试一遍。

      GIWAXS,要到魔都光源去测试。

      今腛年还有最后一죚次测试机会,被安排在了下周六。

      ᷂ 这次测试是晚间档,也就是从晚上九点到第二天早上九点的,还要通宵。

      傓 ……

      拕 韩嘉莹这周有沸点社的活动,周二彩排,周三正式演出,因此请假轪两天。

      周二ᢏ下午,她给实验室的小伙伴们送来了五张票,之后又匆匆离똎开。

      现在实验室的主要成员,和䇩之前进行比较,相当于只新增了学妹一人。

      蛴 至于程明波,从最开始的一周见两次,到后来的一周见一次⦣,䞘到现在差不多两周才来一次。

      因为他不归许秋管,所以许秋现在也不清楚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是不是ꢨ单纯因为课业繁重,腾不出时间来;ꩀ

      还是ગ因为其他原因,选择跑路;

      或者找到鶃了别的课题组,脚踩N只컬船。

      不管是什么原因,除了吴菲菲偶尔퓔会朝着许秋投来羡慕的目光外,程明波是否存在,对其他人멼几乎没什么影响。

      “脚踩N只船”,也让许秋想到了他材化的一个同学,方晓桐,准确点྘说,是材化绩点第一名。

      许秋和她的关系,大致介于点头之交和熟人之间,属于同为学霸,偶有交集,但是没多少私交的那种。

      方晓桐从大二开始加入课题组,以大概每学期换一个课题组的频次,到现在为止已经换了四个组了。

      材料系的几个大组她都去过。

      最后,她选择加入化学系一个院士的课题组,而且她保研也是本校跨专业保研去了化学系。

      漜大概是觉得材料系的庙太小了,施展不开她的才能吧。

      羚 毕竟簊,材料系的本系内没有院士坐镇。

      装备院、江弯先材倒是各有一名院士。

      不过那些是单列出来的单位,虽说他们招生是和材料系䋎一同招生,但在管理方面却不归材料系管,有着自己的派系ꚍ。

      不得不说,能被单列出来,都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像装备院的大老板詹运涛,科研水平非常高,得意门生无数,研究的方向是菌工装备方向,不缺项目经费。

      此外,政策形福利也会向他们课题组倾斜。

      墹比如,每年单独划分쯗一个国奖名额。

      䔡 再比如,其他实验室都是学生、老师自己管理实验仪器,处理报销事物等琐事。

      詹运涛课题组,单独聘请了两名行政人员,一名负责实验室内仪器登记管理、实巺验室保洁等,另一名则负责项目经费管理忌、财务报销等事务。

      当然,这些行政人员是没有编制的,收入也䗘一般,不过还算清闲。

      这些事情,也是许秋进入课题组后,和师兄师姐们,平时闲聊时才了解到的。

      巪 而在没有入这一行之前,这些事情都是很难打听到。ᨏ

      关于科研,很多事情外行人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只写有真正入行了濗,才会发现这冰山떗下面的世界有多大。

      说起来,今年除了方晓桐外,材物绩点第一也选择了留校保研。⺛

      至于电科专业ᘉ,许秋不太熟悉,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材物绩点第嬆一的那位,选择去了江弯先材的袁树课题组。

      晏 袁树主要是做电镜相关的,他虽然不是院士,但矏也是业界大罀佬,又专勈注电镜领域二十余年,ຢ精通各种电镜,实验室中有○几台千万级别的电딼镜设备。

      ……

      学妹不在的日子,许秋只好自己动手做实验。

      他稍微规划了一下,决定先进行U핪V-vis、PL、쬀CV这三项表征。

      虽然有三项测试,但是不需要制备器件,只需要旋涂制턤备薄膜即可,不会消耗太積多时间。

      加㕭上制图、简单分析数据,两天的时间应该能搞定。

      懤 到时候学妹就回来了,就可以用“帮她深化加强实验能力”的名义,帮忙做实验了。

      正待许秋起身准备前往实验室的时候,陈婉清喊住了他:

      “学弟,你要测光谱是吧,帮ࠇ我也测两个样品,好不好呀?”

      “什么样品煦?”许秋道。

      “就我那如三个体系ᾨ,因为后面更换了给受体筄比例,所以早先时候测试的不能用了,要션重新测一次光뭠谱。”陈婉清道。

      这明明是三个样뻻品好伐,许秋暗自吐槽。

      当然,帮忙是肯定会帮的,毕竟是学姐嘛,而且还用的是求人的语气。

      “好啊,溶液在哪里?”

      “在手套箱里,三组溶液我都插在了玻璃瓶托中,上面有标注日期,十二月份的那批就是。”

      “那旋涂条件呢?”

      熧 等“㎠喷涂、,120摄氏度热退火10分钟。”

      “好的풔,我记下了。”

      ﲗ和学姐一番交流下来,许ጱ秋突然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准确点说鮼是“她认为的他们之间的关系”헺,随着时间的推移丹,发生了变化。

      初入课题组的时候,学姐算是他的启蒙导师。

      她以导师的身份,给他安排实验任务,双方也都会觉得合情合理。

      Ӡ ⓘ但到后面,他的科研能力快速提難高,甚至超퐓过了学姐,在她的心邍中,两人的关系已然改变,变成了平级。

      哪怕许銻秋心中还认她为导师,认为这层关系没有变化,但陈婉清已经不像最初时候那么想了。

      例如现在,帮她随带做个实验,她都要换软一点的语气来讲。笴

      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

      这也是他的理念,师徒关솄系,主要是靠情感来维系。

      如果靠利益维﷤系ⴸ,要么一直保持超前,要么就得在关键之处蔀留一手。

      前者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ᦍ后者徒弟肯定会在背后骂懤娘。

      许秋认为诚心待人,至少不会面临最坏的结果。

      就像他和韩嘉莹,虽然嘴上他说的是“投资”、᥸“实验工具人”。

      但是在考虑问题的时候,还是会站在提升学妹实验能力的角度,而非只顾他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