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美艳的岳txt

      볼狂吃海塞可以减压,可以祛除悲伤,可以舒缓心情,失恋胖十斤就是这么来的。

      吃饱喝足的雾原秋,心情值大幅恢复,直接躺倒在了榻榻米上,取了手机开始翻查曰本哪项运动比较赚钱。

      ䷒ 以前他从没有考虑过这些,要是能修仙,要是能获得超凡力量,谁还会在意世俗间的权势财富?

      要是在当地球首富和成为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之间选择,99%的人瞳都会选ﶨ择后者胳吧?

      可惜了,好好的都市修仙人生,就这么硬生生胎死腹中了,只能改普通的都市爽文剧情。 껣

      以前准备娶九个ⱂ老芚婆的,现在估计也没了戏。

      瘂令人遗憾啊……

      他在那里翻看了一会儿,发现现在曰本最赚钱的运动是棒球和足球,两者难分伯仲,并列第一,其次是赛马,再次是篮球。

      赛马可以先排除掉了좆,优秀的骑师要求长得像猴子,能不能出成绩主要看的还是马,不合适。

      弄 那就是棒球、足球和篮球؈三选其一。

      棒球自己完全没接触过,不太感兴趣,但一流的棒球运动员收入好高,动不动就年薪数亿円,顶级十多亿円的也有好几个,而且这ᓨ项运动职业寿命长,很多人都可以打到四十多岁的,赚钱周期閻很长,似乎比较划算。

      䘪只是,这项运动对身体素质要求相对不高,䙹至少不是决定性的,更讲究用脑子来打球,极굋端吃团队配合,自己的优势发挥不太出来。

      足球相对差一些,但发展迅猛,球迷鈫人数持续增加,球员越赚越多,也是很好的选择,就是职业寿命相对较短,也比较吃天赋,只是跑得快跳得高没太大用处,要的是脚上的球感,半路出家比较吃亏。

      而篮球ﴥ在曰本相对就不怎么火了,观众少一些,球ꀷ员收入也差一些,不过却是最适合自己的,以自己在“壶中天地”锻炼出来的身体素质,就算现在突然去打篮球,螧哪怕什么也不会,起码也能混个樱木花道吧?

      先加入学校的篮球部,然后IH地区赛夺得出线权,打入全国大赛再一举夺魁,然后来坴个三连冠,最后以IH全国大赛超级MVP球楎员的身份参加쿔十二月选秀,踏入职业赛场,转战NBA,大捞特捞……

      吆西㎝,似乎不错啊!

      对了,还有赤木莄晴子ᡡ……

      这个也是重点!

      雾原秋躺在那里翻看网络信息,虽然时不时胡思乱想一下,蛪但他已经过了懵懵懂肣懂的年纪,知道选择人生方向的重要性,总体还是很认真的,甚至都去查询了一下自家学校篮球部历年的쓍战绩——᮵竟然还不错,去过全国大赛,릯虽然只是打了一次酱油就回来了,但也是地区쁥性质的老牌强队之一,底子还是有的。

      他又在那里动起了歪脑筋,琢磨炼妖壶还有他的天赋怎么用来打篮球,就像两年前惓摸清环境,决定要获取超凡力量,马上带着“素人肥料”就去贿赂树精一样。

      他不是很极端的性格,不会不撞南墙不回头椪,更不ᧅ会撞到南墙了还想把墙顶个洞出来,算是颇有理智的人,知道止꽭损的重要性,但只要做好了决定,也从不介意投入时间和精力进行尝试,更不介意去冒险。

      ޠ 他在那里一琢磨就琢磨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算是把平日里进“壶中天地”训练的时间全搭进去了,而正列着清单,准备购买物资在“壶쓡中天地”中修一座篮球场以供日常训练时,突然听到一阵猛烈的踹门声,还伴随有含糊不清的叫喊:

      “混蛋,开门……快开门!听到没有,马上给我开门!嗝,忘了是谁让你能吃饱饭的吗?”

      “开门,不然明天你就别干了!”

      屪 䐉“快点开门,别躲了,我知道你在家!”

      廉价公寓隔音都比较差,虽然不是在踹雾原秋的门,但听起来和踹他的门没太大区别。㟧他被打扰了思绪有些不高兴,开了门出去探头一瞧,发现一个醉汉——就是ﻻ个标准的ﵿ曰本人,五十多岁,瘦巴巴的像只猴子,现在灌饱了马尿,牦酒气熏天,闻之就令人欋作呕,正在猛踹猛砸隔휒壁,气势汹汹,一副准备샙破门而入的样儿。

      雾原秋大銶概看了一眼,再瞧瞧他正踹着的那扇门,记起里面那个仿若惡小小幼兽的小女孩了……

      他很干脆地⩝说道:“喂,你!对,就是你,别撒酒疯了,快䐛点回家!”

      这种事在曰本贫民区很常见,半夜路上到处是喝醉的人,什么乱砸门、乱按门铃、踢垃圾筒、四处갹撒尿之类的事真的非常多,曰本交番(派出所)里的窗治安警都常备着被子,见到撒酒疯的醉汉就是一裹一包,免得伤人伤己,然后抬回交番里醒酒——这都算㠮曰本治安警的主要工作之一了䃗。

      醉鬼听到动静橋,打了个酒嗝,转头向他看来,含糊骂道:“八嘎!少管闲事,关上门,别……嗝,别找隝打!”

      “八嘎ロ你妈!”

      所辕谓艺高人胆大,打不过树精还打不过你?雾原秋可不是胆小怕事之᝱辈,听到这⾮醉鬼还敢骂骂咧咧的,明显讲不了道理了,直接赤脚出门,伸手就把他推了屁股墩:“人话听不懂詹是熁不是?赶紧滚蛋,不然把你从楼上䫹扔下去!”

      他是不介意管闲事的,身为“正道的光”,做好事能提升他的身体素质,这都要准备去齖当篮球巨星了,能多跳高0.01毫米也是酔好的。

      “杂种,竟敢打我……”

      喝醉酒的人完全没有理智,基本和个智障差不多,眼緗前这个也一样,被一첧推就倒都没意识到两者之间绝对的力量差距,竟然边骂边爬起身,准备和雾原秋干一架。

      “去你娘的!”雾原秋才不惯他的㪳臭毛病祫,再次伸手一推,这醉汉就觉得胸前又᧒是一股大隰力涌来,身不由己就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ﯼ地上,哪怕有酒精麻痹的作用,也觉得整个人被摔散了架,一时都爬不起来了,甚至还吐了。

      走廊里一时恶臭熏天,雾原秋伶被一熏差竡点也吐了,恶心得‸不要不要的,掩了口鼻,避开呕吐物过去伸手揪着他头发想把他提起来,但一揪之下吓了一跳,这厮是个秃头,头上눥戴着假发,ʧ猛然一揪,还以为不小心用力过猛,揪掉了头搞出了人命。

      真没想到秃子还有这种格斗봽优势。┮

      逐雾原秋觉得更晦气了,随手把假发一扔,转而揪住醉鬼的后衣领,拖着他就往楼梯走去。

      巌刚才只是在说气话,虽然他住在二楼,真把人扔下去也不会死,但性质就变了,他可不㥲想惹来了警察——要真不怕警察,以他在“壶中天地”苦练了两年能和树精肉搏的身手,一拳就能把끑这醉鬼打进医院,没必要一直逫伸手推他的胸口那么温柔曕。

      连续两次摔倒,又吐了稀里哗啦,醉䵌汉酒劲完全发作,这会뺘儿彻底神智齞不清了,根本没了反抗能냁力,像条死狗一样被雾原秋拖下了楼,然后又像垃圾一样被扔到了大街上。

      錒 这样就行了,现在是憶四月份,夜间气温也在十度左右了,冻不死人,扔秱在这里巡逻的警察会收拾的,反正曰本警察就干这个在行。

      雾原秋扔完了人,拍着手又回到了楼上,路过刚才醉汉踹的门时,发现门已经开了一条小缝,但还是挂着防笗盗链,里面一个年轻女子搂着一个小女孩正跪坐着深深鞠躬,展露出优美修长的脖颈,表达着感谢之意,而小女孩的小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之色,小小的身子还微벻微发着抖,紧紧䆨抓着妈᷋妈胸前的衣襟,明显被吓得不轻。

      ᇤ雾原秋也无心多问之前的醉汉是谁,是为了什么跑来뎼骚扰的,那又不关他的事,他只是点了点头,又冲小孩子笑了笑,然后顢就回自己房间了。

      他不需要感谢,就算잷不是为了增强天赋,那醉汉那么吵,他也是要出来一脚踢他滚蛋的。

      小事一件而已,不用多挂心,还是回去接着规划新的人生方向比较好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