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视频"网

      “族长,他刚刚才吞下了一枚乾元造化丹,没想到变成了这样······”医漠北退到白衫老人的身后。

      “对你们这些年轻人来说,乾元造化丹的魅力的确很大,这不怪你们。”白衫老人拍了拍医漠北的肩膀,然后走到莫羽身边。

      白衫老人先是摸了摸莫羽的手腕,接着解开了莫羽心口处的衣衫。

      众人看得出神,因为在莫羽的心口处,一道道血丝像经脉一样,以莫羽的心口为原点,正뫊在疯狂扩散。

      “圣手!请你救救他,一定要救活他!他还欠我十顿饭᪥呢,不能让他死啊!”吴良苦苦哀求白衣圣手。

      “救活他不是件容易事,不死魔体的体质有些特殊,我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救믙活他。”

      白衣圣手溂摇了摇头,但他手可没闲着。只볼见他手指飞舞,几枚鱼刺状的骨针在莫羽的心口处落下,暂时阻止了血丝的蔓延。

       “宗主······”白衣圣手欲言又止。

      “不死魔体虽然不可控的因素极多,但毕竟是上古稀有体质,放弃着实有点可惜。”慕容长烟惋惜道,“要是这孩子能够打破魔障,自己醒来就好了。”

      “这个可能性不大,虽然我不清楚是哪位圣人的鲜血融入了此子体内,但我知道,仅凭这孩子一人之力,绝对不可能战胜那位圣人。”

      白衣圣手继续౼检查着莫羽身体的方方面面㕥:“况且就算这孩子醒来,不死魔体的强大,也不是他能驾驭得了的。”

      栀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救活他?”慕容长烟转过身去,背对着틊莫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ᡂ

      “没有。”作为医神族的族䭮长,白衣圣手的医术自然是超凡脱俗,起ᅻ死回生这种事对他来说都是ᄜ小菜一碟,此刻面对莫羽这种情况,他竟束手无策,可见莫羽这回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不如让我来试试。”

      又一道声音在门外响起,啤这声音苍老却有力,致使所有人都看向门黐外。

      走进来的是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人。

      那老者又矮又瘦,后背微微佝偻,步履蹒跚间仿佛枟随时都会摔倒。就是这样一个瘦小的老头,值ᕍ得让人注意的是,他竟꣠然只有一条手臂,左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年轻人则是身着白衣,白衣的袖口和衣角处有金丝相衬,和之前一样,他身后背着一把巨大ඬ的古老残剑,赫然是帮莫羽抢回乾元造化丹的那个年轻㓜人。

      “太上老祖!”

      “太上老祖ᄵ!”

      慕容长烟和白衣圣手纷纷向那位瘦小老者行礼。

      医漠北和吴良不知如何⑯称呼,于是细细打量着眼前那个样貌平平的老头。

      从慕容长烟的语气中就可以听出,那老者在沧澜宗䜫的地榣位一定很高。

      既然能被沧澜宗的宗主称作“太上老祖”,可见那老者虽然平时不打理宗门事务,可资历摆在那里,他说的话怕是宗主慕容长烟都不敢緦违背。

      老者穿过众人,右手放在莫羽额头上,只听他喃喃自语,一束光线便飞入莫羽的脑海。这一刻,老者如同一尊佛,威严肃穆。

      ····䘌··

      血红的残阳像一只眼睛,注视着古战场上孤立的莫羽,仿佛是在审视死亡。

      在莫羽面前,血冥挣开锁链,伸出挂满ﰰ血肉的魔爪,径直⣈向莫羽抓来。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첂吧!我来替兖你完成你未完鵆成的梦想,以后,就让我来替你活下去!”血冥狰狞的嘴脸켓狂笑着,ﷵ他为他能重见天日而高兴到发疯。

      莫羽呆呆的둂站着,眼前血冥恐怖的样子逐渐模糊,他闭上了眼睛。

      莫羽在想:就这样吧,这样也好,如果有一个很厉害的人能替我活下去,替我找到回家的路,这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吧,虽然那时寋我已经死了,不存在了,但是他能带我着我的样子回到地球,那时我的纘朋友又能重新见到닀我,我的爸爸妈妈不会因为找不到我而担心,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也会惊讶我还能回来吧,哈哈,虽然她不在乎我쀼······

      ၃如果我死了我的Ṝ梦想就能实现,那就来吧!

      血冥的手离莫羽越来越近,他仿佛看到了外面暖暖的太阳、带磮着香气的风、充满灵气的山海······一切美好的䎺事物。

      终于,血冥的手抓住了莫羽的脖子,只需他稍稍用力,莫羽的魂魄就能被他吞噬,届时莫羽的身体就属于他了。

      就在这时,天空撕开一道裂缝,一︜束⏠耀眼的光芒自天外透过,照射在这片古战쨡场的每一角落。

      ㊳ 经过这股天外降㞡临的光芒的照射,遍地残破的死尸瞬间化为灰烬,岩石和泥土在慢慢消散,就连血冥也不能幸免。

      血冥本就破败不堪的盔甲经这股光芒一照,如同烈火般包裹住血冥全身。

      “࿰一万年了!没想到你还没死!”

      烈Ꟍ火刹那间燃遍血冥全身,滚烫的气浪带着血冥缓缓升起,很快,血冥的被烧得一丝灰烬也没有剩ᖘ下,只留一声怒吼在空中回荡。

      “祭渊!待我重生之日,第一个找你算账!”

      ······

      嶲 今夜月朗星稀,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医漠北的草庐之中,鄃众人屏气凝神,都在等待着什么。

      太上老祖长吸一口气,回过神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招呼背着巨大残剑的那个年轻人ꨑ过来搀扶他。

      “老祖,莫羽他怎么样了?”在这间屋子里,吴良本来是焆最没有资格说话的,但此刻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好一个ﰊ乾元造化丹,以后真的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太上老祖ᕞ挤出一ﵒ模笑ᨼ容,说不出是欣慰还是苦涩。

      ٽ“那Α他就是没事了?真的吗老䥽祖?太好了······”吴良欢呼雀跃,컩全꛸然忘了周围尽是一些大人物,等他反应过来,宗主慕容长烟正用凌厉的眼神盯着他,吓得吴良赶紧闭上了嘴。

      “还请太上老祖示下,此蕋子留得留不得?”慕容长烟恭敬地҄问道。

      “这孩子的身㮃体虽已蜕变成不死魔体,但心智尚存,只要日꠱后加以管教,我相信他终会成为大能之士。”太上老祖缓缓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鸵,就把䚘他留在沧澜宗修炼,若他日后成长得还算安稳,也算不负老祖您的一番心意,若是他日后生出一点入魔的迹象,我定亲自击杀他,绝不姑息。”

      慕容长뾤烟最后几字说的格外慢,任谁都能听出他不是闹着玩阘的。

      “好。”

      太上老祖仿佛已经洞察了莫羽的未来,对于慕容长烟说的话,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说完,太上老祖就向门外走去,年轻人紧ᵃ跟其后。

      “留不得!”七长老忽然跳了出来,赶紧劝道,“太上老祖!宗主!不死魔体留不得,此子拥有这样的体质,分明就是一个祸害!”

      “放肆!老祖说的话你没听到吗?”慕容长烟一拳将七长老打出老远。㭼

      “不敢忤逆太上老祖,不过宗主恕我直言,像不死魔体这种体质的人,他的未来谁也说不好,沧澜宗赌不起,整个圣羽国也赌不起媤啊!”

      七长老匍匐着爬到慕容长烟的脚边,紧紧抱住慕容长烟的大腿。看来慕容长烟那一拳看似简单,实则用了޴不少力气。

      “照你这么说,他今天是非死不可了?!”

      慕容长烟有些生气,刚刚他和太上长老都已经商讨好,日后留莫羽在沧澜宗修炼,ꠔ可谁知七长老这般不识抬举,临走才说莫羽不能留。

      “也不说一定要杀了此子츥,据我观察,此子一点修为也没有,并未踏上修炼之路,只是一个普通之人。”七长老捂着胸口,艰难的从듆地上爬了起ﺺ来,“倒不如让ペ他从哪来回哪去,让他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졅 “不知咽太Ӗ上长老和宗主意下如何䚑?”

      七长老虽然如同野兽一般高大威猛,但在慕容长烟面前,他也只能弯腰俯身着说话。

      “莫羽服下乾元造化丹,去冥王殿走了一回,为的就是能够踏上修炼之路,成为一名修炼者。㐤”吴良不惧慕容长烟的眼神,上前说道螎,“还请太上老燭祖和宗主能够站在莫羽的角度想一想,如果他有选择的权利,鹜他会怎么选?”

      听到吴良这个小辈又来插嘴,慕容长烟神情一变,本想呵斥他一番,不料吴良不仅不ꨨ惧,反而又往前迈了一步。

      “他们两个说的都不无道理。”太上老祖对慕容长烟说道。蓛

      ઒慕容촰长烟沉思片硩刻,像是下了一个决定,转챌头看向莫羽。

      “十日之后外门考核,合格者可进入内门,就让他去试试,若是他能通过考焙核就让他留在沧澜宗,不能通过就废去他修炼的能力,让他终生做一个普通人。”

      “老祖认为此法可行?”慕容长烟再次请示太㺞上老祖。

      “就照你说的办吧。”

      太上老祖说完,人已经在门外了,年轻人跟随在他的⡁身后,寸步不离地守护着他。

      氥 随后离开的是宗主慕容长烟和医神族的族长白衣圣手,临走前,慕容长烟向七长老使了一个眼神。

      七长老同样回了一个眼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