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菠萝福利站

      쾉 第二日。

      早上。

      一轮红日冉升,天边开始露出一抹鱼肚白。

      巡捕局内。

      喰 昏黄灯光照射,气氛冷清静谧。

      大厅里,只有寥寥几个值守ڂ夜班的巡捕,都趴在办公桌上闭目睡觉。

      打扮得体的林克,端坐在长桌旁,时不时喝着手中的白开水,眉宇间透出一丝思索。

      而ꛠ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身高体壮,脸型方正,肌肉鼓鼓的男子。

      这垡位男子叫方辛,是武馆后来比武的获胜者,同林克一样,获得了戏巡捕名额。

      ❱他␋们二人早早便来局里报道,等候王恒师兄的入职通知。

      此刻。

      林克논心念一动,面板突兀浮现在视野前。

      姓名:林克

      年龄:17

      武功:心意拳(第一层)

      战力:1.6

      元点:0.3

      뾤望着透明面板,林克目光闪了闪,《心意拳》从入门提升至第一层。

      而战力也从0.7变成1.6。

      짢元点足足少了整整1点。

      这些数字变动,反映出来的情况,是林克尤为深思的。

      “战力.....是结合自身ዛ力量、体质、速度、抗击打来评估的么?”

      暗暗捏紧拳头的林克,感受着浑身充沛的精力,只觉身体各器官充满无限活力,头脑灵活,肺活量大增,呼吸绵长,心脏有力跳动,骨骼发育、坚硬、⽓坚韧.....ퟍ.

      人如出炉的钢铁遭受千锤百炼一般,排除有害杂质,人体得到良性뒵变化。

      内功,是练出一口肾气,肾气潜移默化的改良身体,从而可以使得武人可以쌶轻而易举达到爆发状态而不会器官受损。

      按衈照前世科学的说法,这算是进化吧。

      不过,之所以林克能实力快速提升,主要是由元点提供能量。

      那么,元点该如何获得?

      林克脑中回忆,思考.......他是儽自从捡Ǔ到那只玉镯子,吸收诡异횘寒流之后,才出现透明面板。按这么说,玉ᯉ镯子与元点之间必然存在某种联系。

      蹝 而玉镯子,是那怪人盗墓贼所粱留,这一切莫非是和墓中古董有঱很大的关系?

      “最近,都没看到俞师兄,不知道求他查古董的事怎么样了?”林克心ꑯ中暗想。

      原来,前段时间,他就有㝷忙活元点一事,特别是万门镇那怪人的踪迹。

      爕他怀疑那怪人背的包袱里头,还有可以吸收元点的古董,所以才会请托背景深厚的俞洪帮忙调查。

      봸可谁知,自打潇洒楼事件以后,便没再见到俞洪人影,也不知道都在干什么。

       正当林克思忖时。

      在뒷旁的方辛脸色略带兴奋,小声道:“林师兄,你说我们会分配到谁手下?”

      “我打听过了,巡捕局有好几个探长,有的权力大,鮅有的权力小。要是分配到厉害的探⊓长手下,那我们可就发大了。”

      不怪他如此激动,在昨日,他还是个一无所有,家徒四壁,父母干些苦工度日的穷苦人。

      如今,居然可以端上铁뢮饭碗,享受政府工资,还有外头大把的黑钱拿。

      䚐 武力果然改变命运!

      ⅽ 一联想到黑钱,他就兴奋得搓了搓手,眼前仿佛就看到了䲷房子、娇妻、美食......人间的荣华富贵。

      林克瞥了方辛一眼,似是ꋨ看透他的小心思,淡淡道:“一切自然听从王师兄的安排。” ꘦

      方辛笑道:“嘿嘿,这也不错,凭王师兄的关系,我们在局⎹里简直是如鱼得水。”

      “以后工作中,师弟还要多仰仗王师兄和林师兄,有你们二位照拂,师弟也퓰能喝上一口热汤。”

      䤑 林克默不作声。

      自从昨日被郑师收为入室弟子,往日的那些师兄们都得改口,䌳叫林克为师兄。毕竟武馆之内,论地位、实力,林克是稳压众人一头。

      擭 就在此时。

      空开的巡捕局̤大门,忽然走来三人,一前二后。

      쿒后面二人穿着统一的巡捕制服,戴着利剑标志的黑皮帽,帽子质地略硬,表面泛起一丝油光。

      ꊀ两人衣装整齐,身姿笔挺,给人一种雷厉风行的感觉。

      至于为首之人,是个皮肤略黑的男子,年龄约莫三十岁左右,身材中等偏上,穿着㰒便衣,Ԁ走路虎犮虎生风,显然身␝份很不一뜝般。

      见扶到来者的方辛,眼睛猛地一亮,用手肘戳了戳林克,低声提醒道:“林师兄,王师兄来了。”

      王师兄?

      王恒?!ை

      林克愣神片刻,与方辛一同站起来。

      徊 而王恒带着二人正好走到这边,显然认出勓了其中的方辛,知繀道是这次武馆内挑选出来的两个师弟,开口道:“是师父举荐你们来的吧?那随我到办公室一趟。”

      话完。

      王ᄊ恒便让两个手下去忙活䰾近期的田议员刺杀案。

      林克怀揣好奇뙉,问道:“王师兄,这田议员一案,还没抓到刺客么?”

      王恒见有人问他,旋即上下打量了眼林克,见是生面孔,心中便有所猜测,温声道:“你是师父老人家刚收的小徒弟吧,算是我的正式小师弟。”

      “昨夜,我去探望师父老人家,他还嘱托我在局里要好好照顾你。”

      林克以笑回应。

      然后跟在王恒身后。

      砰砰砰!

      一阵鞋子碰撞木板的声音。

      王狌恒一边走上楼梯,一边讲道:“田议员的案子,你㜏们应该也听说过,案发地点是在潇洒楼。”

      说到这,突然,停顿片刻。

      䉑 转过头的他,双眼ྞ直视林克:“䫮当时你和俞师弟就在不远处的包厢,对吧?”

      林克点头。

      心中并未感到惊奇。

      毕竟是巡捕查案。

      肯刜定是把当时在潇洒楼进出人的身份,查得一丝不漏。

      若是连这么简单的小事都붌做不到,巡捕局还是趁早关门吧。

      駖这让在旁的方辛听见,却是满脸羡慕。

      潇匕洒楼.....

      那可是消费昂贵,服务完美,美女如云的场所,向来是上流社会交际的首选之一。

      往来之人非富即贵,随便컁一道菜的价格都够穷人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没想到,林师兄在未突破之前,就已经和俞师兄关系如此密切,还一同去潇洒楼快活过。

      “说给你们听也没事,毕竟你们即将是巡퉋捕局的人了。痟”

      “根据局里巡捕的逐一排查,和目击证人的供述,凶手是伪装‘成上菜的服务生,然后趁田议员不注意,向其胸口连开两枪,最后直接从三楼跳ꅔ下逃脱。”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的王恒娓娓道来。

      渉 林克Ꮣ目光一凝,脱口而问:“三楼?直接跳下?”

      咔嚓!

      扭转钥匙的声音。

      쓗 门扉打开,王恒率先走进,林克和方辛紧随其后。

      室内。

      整洁,干净,简约。

      一张大办公桌,一只办公椅,两三ᎆ个客椅,还有一座靠墙的橱窗柜,里头放着一些卷宗档案。

      㣢示意林克和方辛坐下的王恒,言归正传道:“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如果那刺客有从三楼直接跳下而不伤的实力,ᙁ完全就不需要动用枪支了。”

      “起先,我们也很困惑,刺客到底是怎么逃脱的?如果武功高强,自然不需要动用枪支,但刺客动用茌枪支,说明实力不足,唯有开枪才能⸖确定目标必死无疑。”

      “带着不解与疑惑,我们后来在勘察现场时쎠,在窗户发现了一些重要痕迹,这才恍然大悟。” 魄

      靈见林克二人专注倾听的王恒,微笑삋道:“那是钢索的痕迹。”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钢索?!

      方辛一脸懵逼,挠头困惑。

      而林克细细品味后,突然,瞳孔猛地一缩,惊声道:“莫非.....”

      峞兖不待他话讲完。

      王恒摆手直接打断,眼神赞赏,这师弟头脑反应够快,能举一反三,是个天生干巡捕的料。 須

      “不错,是你所亜想的軓那样。所以这个案子,特别难办呐。”

      王恒稍稍叹了口气后,回过神来,继续道:“噢,对了,你们现在需要在合同上签髉字,填写个人信息和家庭澸背景,然后我再交给探长飪,这是入职的流程。”

      此刻。

      在旁的方辛还在为刚才所说的案子,而一头雾水。

      案子讲着讲着,林师兄来句“莫非”,王师兄回句“不错”,这案子就难办了?

      蕫这案子可真他妈难办!

      我他妈一句话都没听懂。

      完全跟不上二位师兄的思维逻辑。

      他内心受到严重创伤,这是智商被人碾压的心酸感。

      王恒和林克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与之同时。

      王恒从抽屉中取出两份白纸黑字的合同,递给林克二人。

      林克稍稍看了眼,便直接填写资料和签下名字。

      ⒨ 而方辛,却是扭劶扭捏捏,脸色泛红,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林克抬眼,见他奞还不动笔,奇道:“方师弟,你怎么不写?”

      抓耳挠腮的方駚辛,吞吞吐吐道:“这.....我不认识字。”

      林克:“...⯽”

      王恒:“...”

      原来,方辛家境十分清寒,从小到大基本就没念过书,就连平时练功的小册子,都是师兄弟读给他听的。

      无奈之下,林克帮他填些꧳基本资料,至于名字,只能一笔唅一划教方辛亲自写下。

      ࣻ做完这一切。

      二人才算正式当上巡捕。

      王恒简单给他们讲解了些,当巡捕的规定和约束。

      然后。

      便带他们去领制服。 틙

      之后,编入王恒的小队,由他带二人做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