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条婚规下载

      中午。

      輫炎阳高照。

      “魁哥,你有没有觉得奇怪?”众人都在胡杨树下休息,罗元生蹲在仇天魁얌耳边,如此说道。

      “照理说,阿拉伯人早该追上戙我们了,可他们为什么没有出现的?”罗元生比对了一下ᦈ时间,他觉得有内奸告密的情况下,阿布德他们一两天就能追上他们,可现在两天都过了,阿拉ᚘ伯人却从来没有出现过⩄,顿时就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仇天魁眼珠转动,沉思了一下,道:“阿拉伯人应该在等什么,又或则哈米德在慢慢布置什么,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傞等!”

      罗元生突然顿悟,道:“难道在等内奸的消息?”

      恩!

      仇天魁不动声色点了点头봘,将目光投向了沙贾汗,张。

      “看来是了,这该死的内奸真想一刀抹了他”罗元生如此说道,恨恨的看着沙贾汗,张,一直以来他퟼都没抓到此人联系阿拉伯人的手段。

      此时䓠,沙贾汗,张如同热锅蚂蚁,休息中的人谁也不知道他的内心在经受着怎样的煎熬,他想了很久很久,又䄠犹豫了很久,一次次辗㇂转反侧。

      密令就在不远处,沙贾汗,张汄想找借口过去他拿到手,左思右想都没有好的理由,他生怕自己随意以一行动,就悭会被抓个正着。他也想过就这样放弃算了,毕竟被抓到把柄他就死定了,但密令在眼前却无法得到的那种挠心感,又让沙贾汗,张坐立不安。

      突然,梁芽儿吵着要嘘嘘,他被黛绮吸丝带着路过密令位置时,沙贾汗,张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但他们两没有发现密令,黛绮丝抱着梁芽儿离开,又抱着他回来。

      沙贾汗,张在心中不由说了一句好险,之后愈加⦹关注有没有人在去哪里,时不时拿目光瞟一下其他人,之后假装翻身看一眼密令。

      其实他也没看到密令,只是一种心理Š作用。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申时,出发时间。

      此时此刻,沙׵贾汗,张再也忍不住了,他想到了一个把密令弄到手的方法,于是他趁着所有人翻身⿷上马背的时候,突然捂着肚子叫道:

      “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然后急急忙忙抓了一把树叶,朝着密令的方向跑去。

      仇天魁他们那相信沙贾汗,张真的肚子痛,都坐在马背上看着沙贾汗,张,看他会不会做些小动作。

      这时候,都听到了噗呲一声,沙贾汗,张突然捂住了屁股,两腿夹紧,欲哭无泪的转鷻头看了看身后的人,还做出了宽衣解带的动꜓作。

      拉裤了!

      所有人在听到这一声之后,都得出了这个结论,一时间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

      “我先走一步,你们在这等着”

      乌依古尔眉头紧皱,韙沙贾汗,张的样子明鷶白在说他会在大庭틁广众一下解决大问题,作为一个女人,乌依古尔可不想看到这些瞎眼睛ᖢ的事,他直接带着哈喇巴儿思跟着梁勇先一步出发了。倹

      瀜“元生,你们看着他”

      仇天魁勒转了缰绳轻声说了一句,他背后坐着黛绮丝,也没有理由留在这里。而且黛绮丝早就掩面别过了头,估计也是臊得慌。

      他们这一走,波斯人也走了,拉苏尔只是盯着宽衣解带的沙贾汗,张看了一眼,再也没有关注他。

      如此一来,现场就剩下罗元生跟普刺巴尔斯,他们两塍个大男人留在这完全没问题,罗元生还恶趣味的调侃道:

      嚫“张夫子,慢慢来,把身上处理干净再说” 릃

      ꢕ沙贾휒汗,张一颡边蹲下,脸上堆着尬笑道:“真倒霉!突然肚䇄子不舒服”

      肚子不舒服?

      假的,也可以说是憋出来的。

      他在休息的时候就在思考该如何接近密驍令,正在这时候他想去出恭,于是沙贾汗,张䠑心思一动,心道干脆再憋一会,一直憋到受不了的时候在趁机跑过去。实在不行,沙贾汗张还决定舍弃这副张老脸不要,拉㟚到裤子里也要覐在密令位置停下䤓。

      “ꗋ仇天魁,你们害得我丢了如此大的脸,我一定会让你们加倍ﵤ奉还回来뉋”

      沙贾汗,张此时的位置正好站在密令上面,他解开康迪斯的时候正好把密令盖在了下面,留在原地的罗元生两人都没有发现这些。

      一通处理后,沙贾汗,张伸手拉起了康迪斯,同时利用穿衣服把密令轻轻包了起来,顺邙势带到了手中。这一连贯的动作微不可查,在外人眼中他只是在穿衣服,殊不知密令已经樼被沙贾汗,张夹在了手心。

      舍得一张脸,亦能瞒天过海。

      密林到手的沙贾汗,张还׌装模作样闻了一下自己,这才慢慢走到马前,翻身骑了上去。

      “好了吗?张夫子”普刺巴尔斯有点厌恶的问到。

      沙贾汗,张低头道:“恩!뾹”

      他的声音很小,一副很沮丧的感觉,当然,这种事落在谁身上,都会很沮䜳丧。但对与沙贾汗,张而言,他的꯹沮丧是小,憎恨反而更多一些。

      “都是你们的错,斚要不然我一夫子能被逼到做这种,岂会当着黛绮丝的面做这种事”

      自己的选择,偏偏怪罪到别人身上,人就是如此奇怪的动物,明明自己正在做卑劣的事,却能把不对的理由怪罪在别人身上。

      随即,剩下三人也一同出发了,走之前罗元生也去看了一眼,地上的污⧡秽之氩物,衣服摩擦的㖟痕迹,其他什么都没有。

      沙贾汗,张又一次骗过了骗过了罗元生,把情报弄到了手。

      这件事之后,归队的沙贾汗,张被有意排斥,三个波斯人都跟他拉开了一定距离,因为他们心中膈应一个几十岁的老头居然拉裤。可仇天魁总觉得事有蹊跷,好好一셭个大男人为什么会拉裤,但罗元生对他摇了摇头,仇天魁也脔只能作罢。

      时间再次来到了戌时。

      “梁翁,我们以后的行程怎么办?”仇天魁如此问道,他看着即将踏入的沙漠,远处有气旋带着大片沙䰹粒在游走。

      马蹄踩的地上已经能看到很多沙粒堆积,落日下的远处黄橙橙一片,仇天魁他们已经半只脚踩进了沙漠。乍看之下,阳光的余晖让沙漠美轮美奂,但实际上,身处边缘地带的仇天魁他们知道,戈壁的炎热是地狱的话,沙漠的正午就是炼狱。ᩓ

      此处的沙漠ോ跟真正意幒义上沙漠又有点区别,他没有高高隆起的沙丘,整个地势比较平缓,也不是完整的沙粒组成,中间还有很对碎石夹杂里面,属于半沙化地带。

      而且,沙漠里面再热他们都无处躲藏,非得要找地方的话,就只能把表面滚烫的沙子挖开ூ,在地上做临时的帐篷。

      “按鄺现在这速度三天左右䒂就能穿过这里,我们只能坚持下去”梁勇也没有好办ץ法,大自然的力量就是这样,人力在他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是吗?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仇췲天魁道。

      这时候,梁勇突然指着移动的气旋说道:“仇郎,我估计后面的路不但是沙漠,可能还៣有一场沙尘暴正等着我们”

      仇天魁也看了一下气旋,接着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以前傍晚时火红一片的餥天空有点偏暗,似有一层薄薄낲的黄沙遮挡着。

      렉 “看来是了,就是不知道这场风暴大不大”仇天魁道。

      这些人都是常䴪年生活在西域的人,都对这边쏬天象了解不少,王凯能看出有沙尘暴即将到来銷,梁勇他们也能ᆎ看出这种征兆。

      舎“还继续走吗?要不要避开沙尘暴再说?”梁勇道。

      邁 仇天魁回头看了看地上,砂砾碎石到处都是,然后又看了下沙漠里面,道:“梁翁,我们已经꽵不能停下了,不但是阿拉伯人在追击,还有此处根本不适合停留,这些碎石在沙尘暴到쥠来的时候比沙粒更危빙险”

      沙粒被刮起最多吃一口沙,碎石被刮起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这些小石头随风飞舞的时候足以让人伤痕累累,更甚者还会让人死在漫天的碎石之中。

      “而且,我想在沙尘暴来的时候做点事”仇天魁瞟了一下沙贾汗,张,脑子里一个不错的计谋出现。

      “那就继续前进吧,争取在明天正午囊之前,尽量离濛开夹杂碎石的区域”梁勇马鞭一扬,带着昏昏欲睡的梁芽儿再次出发了。

      两刻钟⪢之后,阿拉伯人也抵达了相同的位置,他们在地上看了看,一串马蹄印向着沙漠里面而去,这是仇天魁他们离开的方蝥向。

      銪 “看来今天不会有情报回来了”阿布德说了一句,下午放出的隼没收到任何消息返回,他知道暗子还没有做好准备。

      “阿布德大人,沙尘暴要来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最好快点跟上去”气旋刮起的沙粒,哈米德这个阿拉伯ꦮ人也知道意味着什么。

      “恩,的确不能留在这里,先深入到沙漠里面再说吧!” 河

      随即,阿拉伯人也跟了上去。

      亥时。

      太阳下山,这次赶路时间很长,中途没有一次停下来。夜晚气温急剧下降,比昨晚还要冷,还能看到地上的沙粒被风吹动,一直在沙沙作响,连仇天魁他们走过的足迹也在刻钟之内被流动的沙粒掩盖。

      沙尘暴即将出现的所有征兆푖都齐了,降临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照这样岴下去,今晚,明天,或则明天晚上,任何时间沙尘暴都会来”经验老道的梁勇如此说道,他夜观天象,发现整个天空都变得朦胧起来。 跕

      “今晚不要停,能走多远走多远,我们要赶在沙尘暴来之前彻底走出碎石区域”仇天魁对着所有人大呼了一声。

      “今晚不要停,让军队打起精神来”另一边,王凯在同时也如此命令到,他也看到地上流动的沙粒,知道现在的位置对人马很是不利。

      “阿布德大人,晚上在保持距离的情况下尽量走快点,这沙尘暴估计随时都会来”阿拉伯人也加快了点速度,他们可不想留在这里吃石子。

      “你说仇天魁㜻会不会借沙尘暴낈玩消失?”风暴还没来,流动的沙粒就在掩盖马蹄印了,要是风暴来了,别说马蹄印,就算人都能盖住,所樊以阿布德有理由这样怀疑。 镛

      “属下也担心仇天魁做这种事,所以我们ᚑ更椔加不能ꔷ跟他们拉开距离”哈米德如此说道。

      孖于是,在今天晚上,所有人都放弃了睡眠萆,选择了不停赶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