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番茄社区真人直播

      “骄兵之策?”

      胡才、杨奉重复了一番徐晃所言,可一时难以猜到其中深意。

      便问道:“当如何行事?”

      徐晃回道:“交战多日,太原贼子对我军战力早已了然。对方一群骄兵悍将,必然小觑吾等。若吾等战败溃退,敌众必不以为意。”

      胡才点头。

      当初对方区区数百人便敢冲进自己部下数千人当中奋进追杀,想来是必然小觑己方战力。

      只是被一名部将当众说出,杨奉、胡才皆面露不虞。

      要不是徐晃的确能征善战,二人早将其赶出屋外。

      徐晃亦知道自己不善交谈,于是长话短说,道:“如今当舍弃蒲子,太原贼见吾等南撤,必然欲尽诛吾等主力,穷追不舍。吾等可设伏兵,围困敌众。”

      胡才脸色大变,说道:“舍弃坚城,吾等岂不是自投险境?”

      杨奉亦说道:“不可,万一贼子故步自封,满足于占领蒲子,吾等岂不是白送坚城?”

      徐晃皱眉,说道:“听闻太原贼四路进军河东,其怎会止步蒲子,难不成欲皆成孤军?被吾等各个击破?”

      杨奉被徐晃说的哑口无言,心中恼怒,强撑颜面说道:“莫要多言,某绝不会自弃坚城。”

      徐晃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向胡才说道:“若仅胡帅领部南下,太原贼子中计与否只在五五之间。”

      什么?让自己独自当诱饵,引诱太原贼!岂非虎口拔牙?

      胡才顿时脸色惨白,立即摇头,说道:“吾等尚有大军三万余人,何必行此险招?如今由公明抵御太原贼子,贼子不是一样不得存进?”

      徐晃眉头皱的更高,说道:“可近四万大军,每日耗粮无数,吾等已坚持不久。若待粮草耗尽,吾等连兵行险招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初杨奉、胡才遵郭太之令北御太原,相约杨奉劫掠城内,胡才劫掠城外。

      如今胡才胆寒,率部进入县城。

      一群白波贼哪有什么军纪,很快便开始劫掠城内。

      这早已引起杨奉不满,只不过油水大部分已被杨奉所得,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今徐晃之计若成功,则能大败太原贼子,大军可进入富庶太原劫掠。

      即便不成,亦能引胡才所部离开县城,杨奉颇为心动。

      便说道:“当初相约吾部劫掠县城,而胡帅劫掠县外。如今大军尽入城内,挤挤挨挨。吾一部军粮如何足够供养两部军兵?还请胡帅当此重任,合力共克太原贼子!”

      合力共克太原贼子便是吾去当诱饵,出生入死。而汝在这喝酒玩女人,一箭双雕?

      胡才气愤难当,可又不敢发作,毕竟当初自己所部惨遭重创,而杨奉所部却安然无恙。一旦冲突,自己带创在身,恐有身死之患。

      杨奉亦不愿逼迫太深,笑着说道:“听闻太原如今富庶繁华,若能一战尽克介休贼子,则整个太原对吾等门户大开,予取予求。胡帅难道不心动?”

      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可再多的荣华富贵,也得有命去享受才行。

      更何况同是负责防备太原贼子,伤亡都要由自己麾下士卒承担?

      于是胡才说道:“当初吾等二人奉郭帅之命在蒲子县防备太原,便有共同进退之责。何故只让吾等承担伤亡?”

      杨奉反驳道:“胡帅负责诱敌,却是由公明带伏兵与太原贼厮杀。莫不如两部互换,由公明带部诱敌,胡帅带部与贼厮杀?”

      “不可!”

      “不可!”

      堂内徐晃与胡才异口同声的呼喊。

      徐晃连忙说道:“某恐胡帅所部不敌太原贼子,反被击溃。”

      胡才怫然不悦,就汝这厮能征善战!看向徐晃的目光再不复友善。

      只是真让胡才带兵堵住太原贼子退路,拼死搏杀,胡才还真没有这份勇气。

      无奈只得同意杨奉所言,说道:“便依徐晃之计。某却要将太原贼子引至何处?”

      徐晃立即回道:“河东多山河,蒲子县南方更是山路崎岖,只需胡帅将太原贼引至城南三十里处山脉内即可。到时以金为号,某当广设旌旗,以为张目。随后伏兵四出,与胡帅共围太原贼子于谷内。”

      怕胡才不敢回头应战,徐晃解释道:“吾等每与贼战,仅能接敌一面,贼子可从容应战,是故吾等屡战屡败。如今四面合围,方显吾等人多势众的优势。贼子四面接敌,又被矢石所扰,旌旗所骇,必然会有新兵胆寒,自相冲撞。此战吾等可获全胜。”

      胡才冷哼一声,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杨奉笑着起身,说道:“胡帅慢行,且带上这对母女花回营享受。”

      胡才脚步一顿,脸色稍晴,回身拱手说道:“如此谢过杨帅。”

      随即不看徐晃一眼,转身离去。

      待胡才脚步走远,杨奉才冷下脸,对徐晃说道:“此战胡帅亲自以身涉陷,为汝诱敌,莫要辜负了吾等对汝殷望,下去吧。”

      徐晃拱了拱手,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屋外已是月朗星稀,徐晃深深的叹了口气。

      难道自己终生要与这等贼寇为伍?

      可一旦从贼,又能去往何方。这天下之大,何处能容纳一名乱臣贼子。

      就在徐晃前方不远处的胡才一行人中,有人发现了神情落寞的徐晃。

      便对胡才说道:“徐晃这厮真不会做人,难怪屡立战功亦不得封赏,某听说他领兵出战,为其他人挡住太原贼子。杨奉在县城内从容劫掠后所得财物妇女却不分与徐晃所部。”

      胡才转头看了一眼徐晃,冷哼一声,说道:“他活该不得封晌。全天下就他徐晃能征善战!此番出战吾等只负责诱敌即可。看他徐晃一人究竟能否大败太原贼子。省的他天天目中无人。”

      部下众人立即迎合道:“就当如此,让他跟太原贼狗咬狗,等他们精疲力尽了,吾等再上去收拾残局。”

      胡才点头,说道:“没了徐晃,他杨奉实力亦会有所削弱,怎敢像今日一样强迫吾等?他日攻入太原,吾等亦能更加强势的分配劫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