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裸体女足

      “֊呵︞呵!刚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㟵荀沐一乐。

      他手指一滑,接通电话。

      “喂?”

      扬声器里,传来社区老王的大嗓门。

      眼珠ᬑ子一转…… 횫

      荀沐捏紧嗓子,发出一道妩媚的声音:“뫥大爷,来玩吗?”

      庄“噗!”

      ⼑ 吓得对面王大爷手一抖,环顾左右,赶紧确认了下号码……

      鄸 没错,是这个号码啊!

      嗯,似乎暴露了什么?

      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这时。 䲔

      话筒响起荀沐的哈哈大笑:“怎么样?王大爷,惊帹不惊喜?刺不刺激?”

      王大爷:……

      王老爷莄:皮一下,你很开心吗?

      荀沐:不!皮一下的开心,你想象不到! 椕

      “小荀啊,你家是不是用大功率电器了?”

      “啊?”

      “下不为例。你人没事吧?”

      “没事……”

      “那就好。你有空,来社区交下这个月电费獝,1086!”

      “1086?”

      荀沐一惊。 㰽

      ᗾ 我还10086呢!

      他瞅着功夫,赶紧去看了眼电表。

      2021度!

      心念电转,荀沐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深吸口气:“哎䪯呀,信号不好鏟!王大爷,你上句说的啥?”

      “那就好。你有空……” 驃

      “再上句!”

      鵜“下不为例。你人没事吧?”

      “我没事!我很好!就这样,先솕挂了……”

      Ș 荀沐迅速挂断电话。

       “这个用电大户,是你吧?”

      䓄 他回到房间,看着古瓷枕头,有些无奈。

      뚎说实话。

      一次两次还好……

      要是每次穿越,都需要这么充电,那还了得?

      傻子也能发现不对啊!

      到时被官方关注……

      切片研究不至于,但∴肯定麻烦多多。

      那样,还让他怎么愉快的摸鱼?

      想到那种可怕后果……

      吓得荀沐吃过午饭,赶紧睡了个午觉。

      半睡半醒中,通过古瓷枕头,他隐约感知到……

      ‘穿梭异界的能量,可以充电;也可以,选择消耗5个源能点?’

      ‘不错,这才是正煗确的打开方式嘛!’

      对别瀢人来说,恐怕,宁愿冒险,也舍不得5个源能点。

      但之于荀沐——

      呵呵!

      只褩要能让他安稳的苟起来……

      能用源能点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

      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他一个优秀的黑ꆩ心资本家,每次穿梭,怎么可能赚不回票价?

      ‘否,不进裧入异世界!我要睡午ᵬ觉……’

      荀沐意念一䏬动,美美地进入了梦乡。

      啚 ……

      午睡之后。

      雪势渐小……

      荀沐临时起意,准备出门。

      嗯,去图书馆,ᮡ借些古武术方面的书。

      呼!

      冷空气扑面。

      荀沐恍若不觉……

      此刻。

      他身体ᾮ,就像个熊熊燃뛮烧的大火炉,将寒冷排斥在꧲外。떫

      “啧啧,练武之后,倒是不怕冻了!”

      也没乘公交车……

      荀沐撑着伞,信步走在人行道。

      青石板铺就的地面,积雪厚厚……

      咯吱吱!

       从上面走过,一阵阵作廩响쨆。

      荀沐走得不快……

      他怀着踏青游玩的心态,䖠欣赏着沿途风光。

      这里是江南;

      这城名乌城。

      乌城,是旅游重镇;

      也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水城!蕗

      如果说,春夏的乌城,是一个明丽的少女ై;

      那如今……

      冬来大雪,她就成了戴着面纱的新妇——朦朦胧猨胧,妩媚多情。

      这时。

      空气中,氤氲着薄薄的玺白雾;

      龙眼大小的雪花徜徉其中,晶莹剔透,玲珑精致。

      道路两旁,白墙褐瓦的民居,被大雪染得一片白……诖

      如同西欧神话中,精灵与馌矮人的小屋ꔷ。

      河道里。

      乌篷船摇曳着,穿过拱桥,掠过白塔……

      隐没在雾气里ᄽ。

      沙沙!沙沙!

      雪花打在伞面,顺着伞骨溅落……

      打断了他的思绪。

      瑱荀沐收回目光,嘴角微微勾起。

      显然心情不错。

      他喜欢乌城;

      䧃 喜欢这种安逸的生活!

      当然。

      荀沐㮝也喜欢在异世界,哔哔着指导别人冒险,用智慧获得源能点!

      然后。

      静悄悄的,不惊动任何人的,一步步变得强大!

      力量之于他……

      是维护这种生活的底气!

      这种力量,可能永远都不会动用……

      但,有它헑在,熬荀沐就安心!

      这个道理,大概就像核武器一样……

      烄我未必会用,但必须要有!

      ……

      图風雨文学。 㧙

      哦,就是他工作的地方……

      ——一个風雨文学……

      完全是齐大小姐的恶趣味。

      名字虽然有些一言难尽……

      昊不过。

      ‘三멙味風雨文学’本身,却是相当不错。

      首先。

      位置上……

      它远离闹䜻市,倚靠水湾,风景雅丽。

      然后。

      构造方面……

      通体由软木疱搭建䴋,精致古朴。

      在二楼,

      甚至还有阳台,阅读区,独立的凉亭。

      g这时。

      三味風雨文学,二楼,凉亭。

      一个明丽清雅的少女,跪坐在小榻上。

      她身着大红披绒,浅粉上ᕇ衬只到小腹,下身是长长的素白襦裙。

      ᜀ上下搭配,完美契合黄金ᝉ分割……

      有种善心悦目的美好。

      在少女身前,

      火炉熊熊燃烧,上热着ᕈ的米酒汩汩翻滚,香味缭绕扩散。

      齐烟看到了下猘方的荀沐……

      她檀口开阖,轻吟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1

      “老板,下午好啊!”

      荀沐轻车熟路地来到二楼,在对面坐下,不客气地自酌了一杯。

      “混蛋!”

      齐烟白了他一眼:“什么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要什么气氛?打肿脸充胖子……”

      乁 荀沐喝口米酒,舒服地哼哼了声。蹝

      他指着齐烟的汉服:“齐大小姐,你不剈冷吗?”

      “要你管?”

      齐烟嘴上说着,还是解释簾了一句:“这是冬天穿的汉服……” 诓

      说着쑍。

      她忽然團想起什么:“荀沐,今天旷班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钣“啊?”

      荀沐无辜:“这事不是揭过了吗?”

      “揭过的,是你挂我电话的事。现在说的腫,是你旷班的事……舑”

      齐烟分得很清楚:“一码归一码!”

      “我明明请假了,怎么能算旷班?”

      “我同意了吗?”

      荀沐:……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不讲道理!

      嚔“美丽勤劳的齐大小姐,这种天气,哪뮍来的客人?”

      荀沐分辨着:“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吧?”

      “哼哼!你以为,夸我,我就能原谅你吗?”

      齐烟啐了一口。 

      但淢她嘴角的笑意,还是出卖了她……

      女人哪,你的名字叫口是心非!

      开书店,并不是个挣钱的生意。

      说实话。

      ‘三味風雨文学’一年的盈利,刨去成本䯗开支,还不如直接将铺子租出去。

      但,齐大小姐显然不在乎。

      她是独生子女。

      家里又有多ܗ套铺子,光每个月的租金,就ත有六位数那种。

      父母也不指望她工作……

      大学毕业㗼后,随她心意开个书店,盈鯕亏无所谓……

      免得在家里发霉,无所事事。

      而荀沐,是她大学同学。

      回到家乡ꊱ……

      枊 没有适合‘计算机编程’专业的工作,又不想累死累活⧾地做老师,只好来这里帮忙。

      喝了几杯米妓酒;

      和齐大老板斗了会儿嘴;

      又看看书,摸了一下午鱼。

      到了下肽午六点钟……

      荀沐晃悠悠地离开‘三味㟀風雨文学’,乘公交车回去。

      ……

      可没蔇想到……

      在这美好一天的尾巴,糟心事,出现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