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最新老司机

      结业考试结束,后一周内成绩发放,没有更长的假期。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大四结束,他们䭆会作为一名实넟习的巡轲查높官,加入到曙光城的巡查防务当中。

      成绩쭽越好毺,待遇也越高。

      ㋦基本的工资奖金,年薪二十万就不说了。转正之后内城150平的大平层,节假生日的礼盒奖金都是基本。

      一年三次的进修机会,用来增强自己的能力。开启内部购买渠道,可用平时任务积攒的功勋购买所有想要的东西,即便是你想要个女朋友,那也没问题,当然一般正经巡查華也沦落不到要花钱来买的程度,年少ໃ多金,又有足够优秀的基因,有的是上뚆赶的妹子,即便是被打一针都开心的合不拢嘴,更别提天天打针。

      要待遇有待遇,要能力有能力,解决人生大事也轻轻松松。

      ꭴ 可以说,巡查这个职业,在这个黑暗的纪元就是一个金饭碗。除了危险程度﹒高了些,容娧易送命之外,没什么缺点。而且,送命大部分都是在㑽学生时代,完全贴切未来的教学课程齇,让学校前三年댩的伤亡率一直保持在20%且居高不下,反倒是结业之后,从大四壬实习到转正,这样孤狼似的日子便远去ꀧ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个小队。报团取暖,再加上三年ܥ学习能活下来ᪧ的大多都掌握了足够的生存能力,活着并不难。

      而像是宁舟这样,故意的搅黄考核,大多都会被打上不合群的䱵标签,小队是别想了,不能让一个人,把酉一群人都陷入危险的境地当中去。而且因为结业成绩不太好的原因,还会让基本的待遇受到一点牵连。可以堄说,宁舟是用未来换取ﵒ轻松退出考ꩭ试,而他们大多都要在考核中拼到最后一秒,去触摸自己的极限,等最后被保护的教员救下来。

      쬧 当然,这个保护也有危险,以往也有教员来不及,人直接死了的。但毕竟是少数,在他们看来去躺几天半个月的医院,换未来没什么不值的,恰相反宁舟的行径才有点傻,标新立异是有縷了,但自己也落坑里了。

      于是,复杂☲的目暚光逐渐ᚼ向怜悯跟幸灾乐祸的方向分化。

      宁舟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吃着팑自己盘子里的食物,他很清楚周围人在想什么,也能感觉到那一道道瞩目的眼神,但他已经过了那个急需表现倀,证明自己的年纪,也知道他管不了别人的看法。搞黄考核的决定是他认真思考过的,相比于所谓的高薪待遇㑪,跟泯然众人的隐藏,鯙宁舟更想要挣脱队友,跟所谓规矩的束缚。

      ؖ

      明摆着的嘛,如果跟大众一样,有韭菜天赋在,不管跟谁组建小队,他ㅇ都是队伍中最危险的那个邿。而且承担的不光是黑暗生ƞ物跟畸变体,甚至于自己的队友在背后捅刀也不是没可能。

      他不是冒险的性格,更不会明구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神器不对。如果是双鱼佩的话宁舟自然无所谓,反正九条命敢于尝试,可惜给自己的是吞金巨兽——昊天眼。没有哪怕一次容错,自然得小心谨慎着来。我,宁舟,孤狼一头,不合群,还怕死,惜命。所以队友什么的就别想了,那Ꟍ些舍生取义的事情也有多远走多远。

      他在哪里自顾自的吃完晚餐,笑着跟几个熟人岔过今天的话题,返回宿舍盘起膝便开始聚气。平缓在ﻚ体内流动的灵气忽的加快了速度,像是一台高速运转的机械,⏠牵引着外界的散落灵气逐渐向宁舟靠拢,同时읤头顶明媚的月亮也洒下一缕月光混在灵气跟空气中,顺着宁舟的呼吸从口鼻涌入。

      随着青莲秘卷心法运⛚转起来,身体内隐约传来哗긙哗的流水声,略显苍白的身体在月光下渐放毫왾光。眉心中央,一道竖痕悄然뭙浮现,张开竟是一颗竖直的眼睛,倴眼睛一睁开,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一闪而逝。

      ꄝ但随着宁舟眉心竖瞳睁开,同一时间,几道目光跨越空间,再悄无声息的绕过曙䖎光城的防护层降临在平平无奇的宿舍之内。

      ꃻ 一瞬间,房屋内用来预警的符咒化作飞緧灰消散,而在宁舟的脑海内,安宁的냘莲池忽然间豢风雨骤起。

      翍雨滴落地化睔作一丝丝黑烟,黑烟聚集.磻...不,说聚集不准确,应该是吞噬。

      这些黑烟形成四个源头,在莲池外相互吞噬堆叠,随着暴雨继续落下,堆叠,一个个恐怖而狰狞的影子正在以极为恐怖的速度凝聚着。

      煡“艹!”

      看这情形,宁舟顿时放弃了自己修炼的想法,让功法恢䚎复自我运转的同时精神也湣退了出去。而失去了宁舟飔这个主人的操控,眉心竖瞳悄然闭合,没了这个通道,那几道零碎的意识也如同无根之㛒木,虽然仍旧蛮虜横的想往他脑袋里钻,但却一次次碰壁,最终只ᐞ能被磨损,消耗掉。

      卹“又是这样,这些家伙.....我是唐僧么쪏?这么盯着我?”

      炷 宁舟无奈的叹口ヶ气,穿越者是个好天赋,但天命太不正经了。

      这家伙就像是那万恶的推销一样,굸广撒网,多捞鱼。然后也不管是小虾米还是虎鲸,反正拉稳了仇恨就随手扔给宁舟处理,萌新玩家撩拨世界BOSS,太生艹了!

      正忧郁着呢,突然房间里的布置被触动,原本挂靠在房间里,墙壁上吮吸日月精华的半成品符咒忽然纷纷亮起,紧接着是刺目的蓝白色光芒伴随着滋滋的电流声。

      畯同时门外客厅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艹,我艹,什么人啊,这是﬜!在学校宿舍布置这些危险品,我要实名举报!”

      “停,宁舟同学快点儿把这些电流撤了。”

      “我知道你已经醒了ຌ!别躲了,我是校保安队的,有事来通知你!”

      为了防止被恶意潜入,大学内的安保,以及宿舍的防御措施还是不错的。一般人悄然潜入不可能,能潜入的大概也不会被他这些“小把戏귿”难住。

      虶 所以,他೐说自己是保安宁舟真信,但信归信,这个行径让人很不爽。

      也幸亏鬼谷心法专为(懒人)而䈣生,全天候੖自行运转了解一下?

      足足一分钟,宁舟才从卧室里走出来,入眼的就是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多岁,身形瘦削,被困在密密麻麻的电网中,被乱窜的电弧逼迫的跳手跳脚,上蹿下跳的样䟥子像极了一只大马猴。正蹦跳着呢,眼角余光注意到出现在卧室门旁的宁舟,一愣神的功夫就子被好几道电流击中,整个人顿时拧巴起来。

      宁舟첮挑挑眉,看着僵硬的倒在地板上浑身抽搐的男人,有种就这么扭头回去,让他好好品尝下电硬疗滋味的想法......

      “纠结”了﷬一会儿,他伸手摘下墙上的一张符咒,乱Ṓ舞的银蛇戛然而止。他很干脆的问道:“没事?只是半成品应该不会死人,鬸能起来就别装死,说说这么晚还搞偷偷潜入的那一套,要儒干什么?”

      “结,结束了?”

      地板上,瘦削的男子爬起来,整个人精神还沉浸在刚才的蓝白地狱中,连牙龈都在颤抖,声音更是磕巴。

      “不然옋呢?”

      预想中很简单的任务并不简单,明明只婻是来做个通知,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男人张嘴想抱怨几声,但看着宁舟不善的面色,张了张嘴还是决定赶紧说实话,赶紧远离楒这个奇葩。

      “22号学员宁舟,你白天违反쑽考核规定的죔行为已经有了结果,请现在去教务室一趟。”

      “为什么是晚上?有病?”

      都已经后半夜了,去教务室?都뤲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觉难道还要搞一场三堂会审?下午不行吗?又或者찚等天亮之后不行?哦,就非得等深更半夜,自己不睡也不让别人睡觉?可真有你们的......

      虽然冷不丁的碰到了这쵔种离谱的奇葩事,但宁悢舟并没有拒绝。毕竟自己做初హ一,总不能不让别人做十五吧?

      于是他无视了坐在地上的男人,披上外套转身出了房间。

      而在他身后,昏暗的房间中㨣,坐在地上的男人葚刚准备起身,结ꓦ果手便按在了⚭一滩水里。

      水? 

      賅明明之前没见到的,地板哪儿来的水?而且还莫名的有股骚味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