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麻豆传媒官网入口

      刚刚消停了輓几天,日照港负责人又来了:“曹市廩长,谢谢您娘家的照顾蛯,现在我们这边的业务上去了不少,仓库也在建设了。您可是给我们当禸地做了大好事、끯大实事啊。”

      曹市长赶紧制止了日照港戴帽子的行为,上次被你们捧得,现奃在汀还只下到半山腰呢:“这都是鷬我们政府应该做的。兰陵和日照毕竟是一家嘛,其他地方不好说,连云港那里肯定没有咱们一个省的优先嘛。”

      日照港负责人和副职对视了一眼,好嘛,我还跫不好意思开口呢,没想到您直接关心到这里了。

      ꃶ副职赶紧上:“领导,我们刚刚听说,兰陵的贸易楃公司准备在连云港扩建郹仓库,要扩大好几倍呢。而且还有石油储备基地、化工厂等项目,这ࠠ些项目要是能分一些到咱们日照来,那䕂就足够确保我们市五年期发展大计了。” 频

      一句话说的,曹㮁市长差点儿被他整出内伤来。好㦃吧,怪我自己多事。

      不过对方说蚍的也有道理。五年是一个政治周期,对曹霾市长有莫大的吸引力。

      띝“这个连云港也有自䐆己的优势嘛,毕竟是陇海铁路的终点,港口᪾的基础也比我们好得多,不过,”毕竟自己开始把话说出去了,“个别项目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

      “曹市长您说䞷得太好了,ၺ真是急百姓之所急、解生民于倒悬啊。”日照港副职一高兴鑫,唱词都出来了。

      냶一把手赶紧顺궝杆爬:“曹市长,听说最近兰陵、任城和彭城在讨论搞一个ᘌ区域经济协同战略吇,已经阅在共同申请一些交通、륝南四湖治理工程了,杨书记还是这个想法的首倡뤗者。”

      话说到这里就停了,你懂得。 䝮

      曹市长也懂了。他到日照以后,有些传言也就慢慢地渗透过来␇了,日照港负责人不好꒚明说。

      曹市长上次约谈杨书记后,他就感觉到那个家伙的自信、从容,自己开始有些不服气,簠现在也逐渐顺过来了。

      日照算什么呀,任城和彭城都跟着人家老杨的思路在走呢。耾想通了这个,曹市长镇定了:“哈哈哈,老杨就喜欢搞些地下动作,看来我又要去捅一捅这个老搭档了。上次一起吃饭,还给我藏着掖着,这次你们做得好,以后帮我盯紧了,咱们一定要把他压箱底的搜宝贝给挖出来。讬” 䂉

      这话说的,真让人觉得两人一家亲啊。日照港开始犯嘀咕了:难道传闻真的是[假的啊?

      “上次吃饭明明是我约的,老杨非要买单,正好他还ន欠请我一次呢。上次我离开兰陵的时候,他非说不能公款吃喝、不能大张탗旗鼓地送我,这次咱们一起杀到兰陵去吃大户,这个日照钢协的同志们也一起去,非得要吃穷他不可。”曹市长一边说,一边鞡拨起了电话。

      老杨正在办公室里踅摸着还有那些人可以分流、转岗的时候,曹市长的电话来了:“曹市长,你这贵人䴥咋能想起我来了?”

      “杨书记,老杨,杨大哥,我给你赔不是了,⦩上次你非要买单,我捎就说你没那么大方吧。”老杨一听,ﮝ这和套路不对啊,几个钱还值得这么大呼小叫的?有情况!

      “就你们日照那点儿财政收入,我귎怕这次把你吃穷了、下次罗藏起来不敢见我了。”老杨听到了环境噪音,知道这是开立免提、该给老同事尽点儿义务了。

      委 “兰陵的家底除了你杨大哥,就퓩是我最諀清楚了,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几百万人一起去的꭮,最多派几十个代表去尝尝鲜。你可不能拿姥兰陵小吃来对付我,我们日照人也是要㌬面子的。”曹市长一旦顺过来,那就是亲上加亲了。

      “兰陵小吃那就是给孩子们练练手的,哪儿够给日照的大市长洗尘的。不过你这次几十个代表可是只许参观、不ﯭ许动手啊。”

      这是一个梗,90年代的著名笑话,说的是汔八九十年代职工是大澡堂洗澡,一次节日期间某企业安排集体活动,包括ᗙ洗澡、参观蜡像馆两个内容,由于人数较多所以男女工分开活动。工会办出了一个通知:男工,下午洗澡,上午参观;女工,上午洗澡,下午参观;只许看不许动手摸。

      妋杨书记的真实意思是“鬼子篁进村可以,打枪的不要”,拜托客人不要抢픋我家的业务和㌷客户。

      䲽 曹市长更开心了:“你们那里三个人偷偷摸摸发财,看不上我们穷亲戚了啊。你们不欢迎,我们也得贴上去。”

      挂了电话,曹市长眉头上汗珠都有了:Λ“哎呀,这个老杨还真是不好对付,找他要点儿项目就像割他的肉一样,他垎就是这么小气。正好你们在这儿,顺道也通知一下日照钢协죇那边,这次娘家那里大兴土木的话,㈺我们钢铁这边的计划外份额,可要好好宰他们一回。”

      日照港俩领导这次服气了,谁봜说我们曹市长是被兰陵那边排挤出来的?

      老杨也很开胫心,如果曹市长上次是认输,这次是真的来拜大哥了。这个轿子他必须抬,不论是曾经一起战斗的友谊,还菤是曹市长从远处散发的善意。

      ꕳ 他的手指从大湖城向右延伸,衁比划着日照港和连云港,叹了一口气:日照ࡲ港终究是太偏了呀。连云港多好,可以直接通过陇海铁路,通子过彭城达到西部地区。

      ᒿ 彭城这个交通枢纽也很牛啊,可惜苏江省的发展重心一直在南边。日照和大湖城之间缺少了一条连接线呀。

       没几天,曹市长果然雄赳赳地组团来到⋵了兰陵,有点儿荣归故里的感觉。为了给前市长撑门面,江奕也来了诼,他看到曹市长还调皮地眨了眨眼。果然这个卖萌很受用,曹市长立马把日照港负责人黥拉过来了:“你们期盼的大户在这里呢,还不过来拜拜山门?”

      日照港负责人立即颠颠地跑过来矝,装模作样地问道:“领导,这位是?”

      㡗 江奕心里一阵闹햖腾:装,你就装吧,邵军都提醒我几次小心你们这帮大力士了。

      曹市长现在也决定了,要从江家分一杯羹。过去的那不是都过去了么㫈,你跟一个小孩子置什么气?“这个是江家的代表,连云港那边的仓库、石油基地和化工厂都是他们提出来的,以前就对兰陵多有照顾的。”

      对于曹市长这里,江奕面临两难选择,如果选择两边同步接触,⛽那最终就会两边⃐都冷淡。所以,他只能选择多跑一边,曹市长在兰陵的时候就只能从其他渠道获得信息。

      市长专题会时算是一次敲打,希望江家多到曹市长这里汇报一下,可惜江奕的手下没人分忧,所以造成后面不可收拾ڙ。这次曹市长带队前来,算是抢到了江家接触的“先发优势”,把握得✸好的话,跔以后可以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所以他这时候心态就不솽一样了。

      “我可先说好了,江奕是我们兰陵的大财主,你们日照可不̒能抢走了。”老杨过来卖惨,大家都知道럎,这算是正式把江龇家介绍袵给얟曹市长了。

      下午就是杨书记的重头戏了。此˘前的龃龉、今后的关系,甚至两市今后的发展协ꢩ同笗,很可能都会有很大的推럐动。双方的阵容也都非常庞大,党政、经济、商界、媒体等也到位了。

      杨书记发话了,他完全抛开了以往会议的致辞、欢迎㓃等俗套呩,营造出一份极端熟悉、亲切的感觉:“怎么感觉像是半年前咱们兰陵市党委扩大会议来了?”

      襶一句话点燃了大家鶢憋着的阠一口气。别人不知道,兰陵这边闸的党政干部可是目睹了几个月前发生的一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