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性爱乱伦小说

      “小姐!小姐!不好啦!”

      㖛 陈府内院。

      一个丫㕎鬟叫唤着小跑进了一座小阁楼。

      丫鬟小圆叉着腰挡⤀在她面前,竖眉骂道:“你大呼小叫什么啊!惊着小姐你担衐待得起吗?”

      “不是,小圆姐……”

      这个丫鬟似乎很畏惧小圆。

      “小环ꒃ,什么事?”

      ᑡ 陈家小姐声音从时面传出。

      “哼。”

      小圆狠狠瞪了她一眼,才ϭ侧身让她进去。

      ᧡屋中陈家小뙿姐正倚窗而坐。

      转过头来,妍丽的眉宇间似有一丝化不开的愁绪。

      ឹ “ꅢ什么事不好了?” ﮢ

      ꡯ小环进来后露出喜色:“小姐,不是不好,是太好了!天大的喜事!”⮀

      “现在陈府这个样子,又哪里来的什薁么喜事?”

      陈家小姐淡淡地转过头,看売着窗外。

      小环笑道:“小姐,是那位江公ꍶ子派人来向老爷提亲了!”

      “什么!”

      ၌ 懒 陈家小姐놁还没有反迤应,边上的小圆已经跳롴了起来。

      怒目道:“老爷答应没有?”

       小环ꏂ捂嘴笑道:“当然答应了,听说那位顾江公子可不是一般的巡妖卫,外间都在传言他文采风流,买能盖过白麓书院那些学子坲呢。”

      쏐小圆生气地叫道:“就他?什么文采风流?区区一个巡妖卫,也敢觊觎小ꥊ姐?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懛,他做梦!”

      “小圆。”

      陈家小姐淡淡地叫了一声。퓀

      在别人面前都张牙舞爪,十分凶恶的小圆,对她却顺从得紧,轻轻一声便让她闭上了嘴。

      只ᱱ是脸上却仍是忿忿不平。

      陈家小姐才道:ᠿ“小贓环,怎么回ﰭ事?”

      小环雀跃道:꽛“江公子托了肃靖司的尤许校尉,来向老爷提亲,说是要迎娶小姐你呢!”

      小圆在一旁听得两眼冒火,胸脯起伏不已。

      只是被陈家小姐皱着眉扫了一眼,也不敢发作。

      眉间微蹙,疑惑道:“江公子?”

      小环欢喜道:“是啊椁,就是刚刚为小姐您念情诗的那位江公子!”

      鞅 “小姐,这位江公子虽䨬然只是一位巡妖卫,身份不高,但是ෟ才华绝高,听说连白麓书院的大儒都对他赞誉有加呢!”

      “比小姐以前那几个可强……”

      “住口!”⮩

      小圆怒骂了袬一声,扬手ꤼ就是一巴掌打落,啪的一声,小环脸上就多了一个清滣晰ͫ的掌印。

      被重重地打了一个耳光,她却不敢吭声,捂着脸,逺噙着泪水满鳉是害怕地低下头。Ɠ

      “小圆!”

      陈家໵小姐轻宛的语声带上了几分不悦。

       小ά圆怒道:“小姐,这贱婢竟敢胡言乱语,她该死!”

      ʷ

      陈家小姐摇摇头,来到小环身前,伸手抚了抚她脸上的掌印:“疼吗?”

      小环哭着露出笑容:“小姐,小环不疼。”

      陈小姐叹了口气:“小环,你先下去吧,让人给你取点ﶩ药敷上,再到账房支二两银子。”

      “是,小姐。” 

      ്  小环不敢再多言,捂着脸涰泣着退了出去。

      小圆一脸委屈:“小姐……”

      陈家小姐摇头道:“你呀,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了。”凣

      小圆噘着嘴道贰:“小姐,我是气不过。”

      “那个姓江的什么东西?赖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䲬 陈家小姐只是望着窗外,眼中隐隐藏着几丝茫然痴痴之色,似乎那夜色之中有什么令人着迷的事物般。

      闻言只是淡淡地道:“江公子气宇不鳌凡,他的诗词文章我也是看过的,确实是文采风流,世间罕有人及,能嫁与他,也不算坏事。”

      小圆双眼圆瞪,满是不可思议挼,还待说话,却听她道:“小圆,你先下去吧。”

      “是,小姐。”

      噞小圆只好乖乖退出阁楼。͐

      回头看了一眼楼上依在窗前的陈家小姐,小圆咬了咬嘴唇,不甘不愿地离去。 ✌

      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忿忿地嘀咕着:“哼,姓江的臭蛤蟆,꽮敢觊觎小姐,早晚和那六个短命鬼一样,뺑被上天惩罚的。”

      끴 阁楼上。

      陈家小䅞姐眼中微微露出一丝疑惑:“这江舟并非好色ⱼ之徒,如此作为,又是何用意?”

      ᗺ ……

      江舟此时正躺在吴郡城中墠一座民居里。

      若是他𢡄的猜测都是对的,尤许一旦提亲,那他就成了诱饵ﲲ了。

      㪏 随时ᣚ会被“鱼儿”咬上。

      一不小心,就是吃干抹净的下场。

      危险是有,但主意Ỳ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也不可能䉧半途而废。

      这里馼是幸尤许给他准备的房子,接下来三天,他都要住在这里。

      尤许的经验确实比他老到。

      他虽然想出这招引蛇出洞俋,却没有考虑到一些细节。

      住在肃靖司里ﯻ,凶手根本没见有机会对他下手。

      凶手已经连续六次在成立亲之时䞁杀了陈䦗家六位赘婿逶。

      这次提刑司和肃靖司这么大的阵仗之后,凶手未必还敢用同样的方法做案,在“成亲”当天,当着两司的面来杀他。

      㦸很大的可能会提前훢来杀他。

      出来住,就给了凶手机会꫃。

      理由也不难找,便是巡妖卫,也不可能成家后还住在司衙里。

      新珙人住新房,合情合理。

      陈员外已经答应尤许的提亲,婚事就定在两天后。

      很仓促。

      不过尤许给出的说法是太守给的时间有限,若是在此之前,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他们没有立场为陈家开脱。

      陈员外也清楚这点盳,很痛快地答应。

      本想大操大办,却被尤许拦下。

      说是㌧陈家小姐已经算是六婚,实在不宜再大操大办。

      只等到了죶吉时,将新娘接走就是᷿。

      这是江舟的要求,尤许对此也无所谓,干䒨脆应下了。

      읲 如果真要按流程来,三媒六娉,还要拜堂什么的,江舟是绝对不会干的。

      他可不想真的娶了那陈小姐。 䱤

      嚭 ꃠ天色已黑,江舟躺在床上。

      他已经有点后悔出了这馊主意。

      当诱饵的感觉并不好受。

      若非仗着有龙刍和太乙五烟罗,他绝对不敢这么干。똤

      龉 “呼……”

      屋外䟙似乎起了风,透过门窗的缝隙,发出微微的呼啸声。

      嗯?

      驰江舟忽然感觉脑后有一股阴冷,像是有人贴着他脖颈吹气一样。

      一股寒气自尾椎骨窜起,整个后背都是一阵阵阴冷,寒毛直竖。

      跟着闻到一股腥臭之极的味道,脑子瞬间有些昏昏沉沉。

      ࿮只是昏沉感刚一出᪢现,心口就有一道热流窜出,流经全身,匧他便重归清明。

      真的来了!

      好快!

      江舟猛地睁开眼睛。

      괂发现床榻边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地趴着一道黑影,双手扒在床沿,一颗脑袋搭在上面。

      灰惨惨的一张脸,离他只有不到两寸的距离。

      一双没有眼白,漆黑如墨的眼┳睛正直勾勾侱盯着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