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下黄版

      ~~~~~~

      另一边,一队骑兵已经抵达了九头蛇山,在暴雨中极速靠近黑压压的山脉ࢄ。

      这是옼王凯一行人,他们只用了两天多的时间,跑完了仇天魁三天以上的路程,速度議之快,无人能及。

      当然。

      这结果也是王凯他们一直在赶路的原因,强行军之名并非浪得虚名,这才让他们在这个事发的夜晚也赶到了九头蛇山。

      “根据路上留下的标记,下一个目标就是这䂙里了”

      抬头,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聂军在说话。

      “恩”

      小声的应答,领跑的王凯微眯着眼说道:

      “如果他们速度没变,绝对都在这座山脉里面”

      王凯┏在来的路上,鶨就通过斥候留下来的情报预估了阿拉伯人的速度,提前洞悉了前面的人在这个时间点能抵达的位置。

      再加上这突然而来的暴雨,这让王ቡ凯更加肯定,不管是仇天魁,还是阿拉伯人,都一定还没走出九头蛇山。

      “人倒是追上了,可他们到底在哪里?”

      但是。

      看着黑压压的九头蛇山,以及那见头不见尾的长度,王凯也犯了难。

      人追上了,却不知道对方在哪,这九头蛇山任何一个地点都瓱有꾈可能是藏身点,实在不好找。

      恩师所想,就是弟子所念。

      聂军知道王凯在想什么,所以他叫道:

      “再派人出去,一定要找到我们的斥候”

      “诺!”

      十余匹快马在应答中先行,迎头冲了出去。

      他们离开的时候,还从怀里춖掏出一种哨子状的器物,放在嘴中轻轻吹动了起来。

      “啾!啾!”

      像是一种蟋蟀的叫声,声音很低,但却传得很远,有节奏的在暴雨中响起。

      在쵐这之前,开路斥候已经去联系那两个跟踪的兄弟了,可山脉实在太庞大,一时间也没有找到这两人,纷纷无功而返。

      接着,王凯等人终于抵达了九头蛇山൬脚鋗下,停留在了第一条山脉的外围。

      打量着这座슉石头山,看着山上哗啦的流水,聂军不由得说道:

      “恩师,我们先找一个避雨的地方躲一下,然后在慢慢等待斥候们的消息”

      王凯回䱗头看了一下屹立在雨中的军士们。

      这些ퟟ人男儿汉已经陪他跑了两天多了,劳累之情正挂在他们脸上,几乎连认真休息一下都没有。

      王傌凯心中也想到:

      尸 “的确该找个地方好好休整一下,说䖣不定接下来还有突发事件会发生”

      于是,王凯点了点头说道:

      “好,那我们就趁这忾个机会休息一下,让大家都补充一下体力”

      这样,这队两百多人的大军才在山崖下面,找到了一个足以容纳他们的崖壁,暂鄴时在这安顿了下来,一边躲避着漫天暴雨,一边耐心等待着斥候们的消息。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䅃,时间来到了亥时。

      前面的人终于找到了两个斥候,折返回来出现在了王凯的面前。

      “属下禀王朗将,聂校尉”

      ᚩ一位斥候低头抱拳,一一问候。

      “恩”

      点头,王凯站了起来。

      殂 “情况怎么样?”

      在暴雨来之前,王凯只知道这两拨人已经进山,其他䄋的一概不知。

      所以当这两人出现的时候,他就急不可待的询问目前的状况,以印证自己的猜测。

      斥候回道:

      “大概在申墅时,阿醈拉伯人尾随着仇天魁一輕行来到了这座山脉”

      他们不清楚这里叫什么,只能用一种模糊的称为指明地点。

      “抵达的阿拉伯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就跟仇天魁的一部份人发生了战斗“

      这位斥候继续这样说瘲道,完后安静的站在一边。

      此时,王凯脱下了全是雨水的衣物,拿在手中拧了两下,疑问道:

      “一部分人?”

      点了点头,斥候回道:

      “是的,我们在监视的时候,正好发现了这场战斗,当时阿拉伯人军队突进去的时候,只有两人在抵挡进攻,所以属下推断只有一部分人在事发地点”

      他说的是当时看见的实情,这两人在抵达九头ﺍ蛇山时,因为地形的原因也就不怕阿拉伯人能够发现近身监视的他们,所以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场战斗的经过。

      甩了甩衣服,王凯思考了一下,回ନ头问着聂军:

      “聂郎,你怎么看”

      同样在整理湿漉漉的衣服,聂军想了一下回道:

      “其他人应该去取水了,这ᄲ才只留下少数人在原地等候”

      接着,聂军嘴角带着笑容看着外面的暴雨说道:

      “可惜啊!他们一定没有预料到会下这么大的雨,要不然也不会让阿拉伯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э像是开玩笑一样,王凯也笑了一下说道:

      “푁彼此彼此,我在路上也没想到会下雨,结果大家被淋成了落汤鸡”

      接着,王凯正色叹了一口气,道:

      “看来,我们有一点没有推断错”

      一边穿衣服,一边靠了过来,聂军一脸严肃的说道:

      “恩,这些人ꮳ里果然有内奸”

      作为第三者的他们,旁观之下早就洞悉了一部分真相,已经推断出有内奸跟着仇天魁。

      而现在,进一步验证了他两早先根据情报作出的推断,坐实了内奸在仇天魁他们中间,只是当事人还没发现而已。

      这位斥候也说道:

      ”据属下监视发现,这些人好像知道仇天魁他们的躲藏点,到达的时候一点犹豫都没有,ъ直接杀了过去”

      他也从种种迹象中有了自己的判断。

      哼!

      冷哼了一声。

      王凯像是想到了不好的事,咬牙嘀洋咕了一句:

      “又是内奸,这些该死鸚的王八蛋们”

      骂完之后,王凯才努力平息心绪,再问到:

      “那之后又怎么了”

      抬头⮠瞄了一眼,斥候立马低下头继续汇报:

      “之后,他们一部分人驻扎在了一起,另一部分人追杀一个女人去了”

      接话,另一名斥候回答,道:

      “那个女人被一个小孩救走了,貌似还在一条狗身上吃了大亏”

      哈㆔?

      怦王凯跟聂军同时露出了戏谑੘的表情。

      “小孩跟狗?这事你的好好跟我讲一讲”

      不由得,王凯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满臒脸期待着等待下文。

      咗“诺!”

      接下来,这名伺候开始讲述当时发生的事。

      衭 他们两幆个原本是在一起的,可当阿卡杜拉领人追杀黛绮丝的时候,这两人也就暂时分开了,一人留下来监视阿布德这些횹人的动静,一人尾随在了阿卡杜拉的身后。

      这之后,尾随阿卡杜拉的这人发现,当黛绮丝被堵住的时候,梁芽儿冲了出来,救走了黛绮丝。

      至于为什么他还知道阿卡杜拉在一条狗身上吃了大亏。

      糨因为他逆当时就在现场不远,连梁芽儿那一声“大黑,快来帮忙啊”他都听得真真切切,所以他泟说的也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事,也是惊叹于大黑一击秒杀一名骑兵的事。

      接着,这名斥候在阿卡杜拉离开之后,又跟了上去。

      쾽然后就是山崖下面,躲在暗处的他也亲眼看到了另外三个阿拉伯人从山崖上面摔下来的事,同时他也看到了大黑一起掉쏲了下来。

      在那时候,就连这虵名ᶸ斥候都经不住感叹了一句:

      “这条狗,真是好样的”

      这句感叹完全发自他的内心,无关于立场,是一种惺惺惜惺惺的感情。

      就连王凯都抚掌不断,大赞道:

      “的确是好样的,能得此忠犬,我想任何人都会欣튥慰不已”

      聂军同赞:

      “不输男儿气概,为了主人以一己之力,击杀四名仇敌,这样的忠犬ḳ值㿮得任何人立碑书传了”

      两位的赞叹,心里默默想象着这是什么样的一条狗,为它的死感到遗憾,就像同样会因为一个强者的离世遗憾一样。뼃

      这也是男人们尊敬强者的共同情节。

      但,这名斥候却说道:

      “这条叫做㹐大黑的狗好像没死”

      “没死?”

      这可传奇了。

      杀四졠敌,再从悬崖上摔下来,这都还没死。

      不由得,王凯催促了一下,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心想难道这条叫做大黑的狗又站了起来,杀上了山顶不成。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条杶狗已经不能算是狗了,它足以配得上神犬之名,连王凯都想看一看这条传奇的狗,好好瞻仰一下。

      然后,这名斥候再说道。

      他在那时候还发现,当大黑摔下来的时候,有两个黑影也从暗处冲了出去,商量了ỏ一下后抱着大黑消失在雨夜中,被另一个黑影带着离开了现场。

      当然,这两个黑影就是罗元生跟乌依古人两人,就是他们两在大黑危在旦夕时候冲了出来,救下了大黑,然后才跟沙贾汗。张离开了现场。

      等斥候说到这里的时候,连王凯都大叫到:

      “好,没死更好,这样的一条忠犬死了,就连我都于心不忍”

      接着,王凯迫不及待的再次催促。

      因为这个故事实在太精彩了,他这个外人也被三言两语吸引到不能自拔。뙓

      而在王凯身边,聂军同样瞪大了眼,等待着下文。

      就连其它的骑兵也被这精彩的故事吸引,围在了周൸围,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

      这名斥候再说道:

      “当这些人离开之后,大概也就盏茶功夫不到,那里又来了个人,张望了一下也爬上山顶”

      “又来了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王凯心脏随着跳动䁉,似有感觉在提醒他,让他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有看清这人长什么样吗”

      他站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橂 “没有”

      先是달这ꈴ样回到。

      随后他话锋一转,道:

      “我当时离的太远,没看清这人长相,但我在闪电的白光中发现,他拿的武器应该是陌刀,所以我想他会不碸会是~~”

      什么会不会,即使没有下言,王凯跟聂军也同时叫了出来:

      “仇天魁,是他”

      与此同时,王Ⓜ凯涨红着脸,大叫道:

      “接着讲,还有什么,再敢吊老子胃口我就收拾你”

      王凯一ύ刻也不愿意等待,不但是整件事的精彩,还因걳为关键人物的出现,ꮼ让他再也无法淡定。

      “恩师,你们果然~”

      心道这话。

      憬 聂军看着此时的王凯,那方寸大乱的样子落在眼中,ꐚ让他这名学生露出了别样表情。

      然后,聂军恢复了正常,陪在了王凯身边,一起等待着斥候接龹下来的话。

      接下来,这名斥候继续讲述他看到的事。

      当仇天魁上山不久,䔹一个大块头也来了,他还跟另一群人撞到了一起。

      两个大块头也商量也一下,一起顺着山道爬了上去,另外的人选择了离开现场。

      “两个很像的大块头?”

      콬 “膤恩!”

      王凯疑问了一下,斥候回道:

      “真的很壮士,身高Ử怕是接近七尺左右”

      早“七尺,的确蛮高的”

      嘀咕了一下,这使得王凯脑海中也晃动一个七尺男人的身影,还笑着叫了他一声:

      “凯哥”

      连忙甩了一下头,王凯自言道:᪝ 琠

      “不会的,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然后目光移动,道:

      “继续”

      等到四下无人后,这名全程目睹事件经过的斥퇄候也跟到了上山,成了当时在场的第三方,看到了战斗结尾发生的ꡕ事。

      他说:

      “在山顶的时候,两个大块头跟仇天魁汇合,一举歼灭Ⳬ了阿拉伯人,杀二十六糎人,大获全胜”

      쌎这人没有看见前面发生的事,并不知道仇天魁一人独战阿拉伯人的场景。

      但他却从战场遗留的尸体,以及战后仇天魁三人的状态,知道这场战斗还是他们一方获胜了,就像几天前的夜晚一样,阿拉伯人惨败而归。

      到这里,这名斥候讲完了他知道的一切,让听完的王凯低笑道:

      “几十号人怎么可能是仇天魁的对手,那可是一人杀光了马原义,马家帮六쵢十号马匪的怪物,没有万全之策上去就是找死”

      大笑之后,王凯默默的坐在石头上,一言不发的想心事。

      聂军看了看他,安静的站在王凯身边,用行动无言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后来又怎么样了?”

      最后,这名斥候说到了结尾。 쓥

      目睹战斗结尾的他本来准备离开,结果也被哈米德的布置堵在了山上,这也造成他在一段时间里无法回应接应人的信号。

      但还好,他从一条险道上摸了下来,这才返回到王凯身边复命。⿆

      “你的意思是说,仇天魁现在还在山顶?”

      听完,王凯这样问道。

      “是!”

      肯定的答复。

      걶不由得,王凯走出了崖壁,默默的看着暴雨中的山脉出神。

      “哪一条山脉上?”

      王凯问话,氂斥候指着说道:

      ᙛ “第三条”

      接着又是安静,王凯一直仰望那条山脉,似乎能隔着第二条山脉看到仇天魁一样。

      “上山去”

      抬头,王凯一步踏出,走向了第一条山脉顶端。

      与此同时,王凯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两辛苦了,接下来的事交给其他人就好了,做完五百次标准训练之后就好好休息吧”

      唉?霴

      “怎么回事?”

      这转变实在太突然了,两名斥候一脸懵逼。

      聂军也从他两身边ꩇ走过,一脸笑容的向崖壁勾了勾手指,说道:

      “磃来两个人,一定要他们做完五百次为止”

      鸞嘿嘿!!

      Ւ不怀好意的笑声,崖壁下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眼露精光。

      ⟩ “为什啊?”

      两人一声惊呼⋱,心想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怎么就变成训练了,实在有ྵ点想不明白。

      “难道是刚刚的原因?”

      两名斥候沮丧着脸,被一群不怀好意的兄弟们架向了崖壁,觉得一定是刚才那句话,自己才被王朗将收拾了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