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高清vitios免费

      花瓶摔烂一个口要怎么才能不被人察觉?答案是——直接把花瓶整个摔碎。碎掉的花瓶,自然不会有缺口。

      同理。

      要怎么才能不负打伤一个人的责任,答案就是——杀掉他,死掉的人,自然不会在乎什么伤不伤势。

      土间总悟的话总是那么的有道理,以至于在场的人竟都无言以对。

      就这样僵持了数秒。

      “咳咳……”某个警员终于记起了自己的身份,他干咳了几声:“那个,我们还是谈一下保释的问题吧。”

      阿妙脸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随便吧,我想猩,近藤老大的伤势,足够办理重伤保释了。”土方十四郎亦是双手抱胸,虽然脸上不是很情愿,但话里面的意思也是认可了警员的说法。

      在当地的几名警员带领下,土方等人纷纷走进了一间办公室,过来支援的警员见状,却是纷纷撤离,脚步快得像是后面有恶犬在追一般。

      歌舞伎町XX派出所办公室内。

      “我们先调解一下关于跟踪的问题。”

      近藤勋此时已然恢复了点力气,听见这话,连忙道:“我没有跟踪,是阿妙小姐误会了。”

      土方十四郎:“啊,我也相信猩,近藤老大不会做出跟踪这种事,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小警员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毕竟近藤组最神秘的大将啊,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么可能去跟踪别人?

      话音刚落。

      阿妙便抱着手冷笑道:“请问,我在菜场买菜时,是谁躲在一堆马铃薯里面?”

      近藤勋理直气壮:“是我!”

      土方十四郎捂脸:“……”

      小警员:“……”

      抱歉,是他错了、

      “再请问,我在逛水果店时,拿开西瓜后,躲在一堆水果里面的人是谁!”

      近藤勋毫不示弱:“还是我!”

      土方十四郎烟已经丢掉,双手呈捂脸状。

      小警员:“……”

      他该怎么说呢?大佬还真是耿直?

      “那么,在我回家路上,一路躲在电线杆后面,偷偷尾随我的家伙又是谁?”

      近藤勋语气稍弱:“也是我,但是,那不是尾随,是……”

      不等近藤勋把话说完,阿妙便强硬的打断道:“没有但是?”

      紧接着,她再次把目光扫向土方十四郎:“现在,你们对跟踪的事实还有什么疑义。”

      近藤勋亦是双眼含泪的回头看着土方十四郎等人:“十四!总悟……”

      依然没等近藤勋说完话,土方十四郎就自暴自弃的点头道:“抱歉,对于猩,近藤老大跟踪的事实,我们予以承认,对此,我们近藤组会做出补偿。”

      “十四!我真的不是跟踪,我那是在暗中保护阿妙小姐……”近藤勋泪流满面。

      没等土方开口,一旁的土间总悟就率先出声道:“猩猩馆主,不管有什么理由,你的行为已经暴露了你是跟踪狂的事实。”

      “不,总悟!我不是……”近藤勋哀嚎。

      这一次,近藤的话依旧被人打断,土方十四郎摇了摇头:“猩,近藤老大,抱歉,是我不对,没有教育好你,让你长成了别扭的跟踪狂。”

      “看来,你们也认可了这家伙跟踪狂的身份。”阿妙坐在一旁道。

      “实在抱歉,不过,我想猩,近藤老大只是一念之差,才会犯下这种错误,请允许我带他向你道歉。”土方十四郎弯腰道。

      阿妙点了点头,正想开口,就见土间总悟上前,靠近土方十四郎的耳朵,用平常的音量道:“土方先生,我发现猩猩馆主果真是猩猩审美,像这种平胸暴力狂老女人居然值得跟踪?”

      土方十四郎:“……”

      够了,总悟,别再得罪人了,而且都已经靠着耳边了,为什么要用平常的音量啊?

      阿妙本来微笑着的脸上浮现出一股青筋,成#号型。

      “麻烦小老弟,在把话说一遍。”

      “诶嘿?”土间总悟一脸无辜的抬头:“被听见了吗?没办法,我正处于执行正义的年龄,实在是不会说谎。”

      阿妙的脸上再次多出几股青筋。

      看着心上人的脸色,近藤勋打了个冷颤,连忙泪眼汪汪的看向土间总悟:“总悟……”

      “咔嚓!”

      土间总悟迅速的拿出手机,快门声响起:“嗯,素材,哭泣的大猩猩有了……”

      一群人:“……”

      你特么当这是玩素材收集类游戏啊?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近藤勋的惨样,阿妙一瞬间感觉,刚刚被说的那些,似乎也没那么生气了,人类,果然都是相互比惨的生物啊。

      收回手机。

      土间总悟上前对着阿妙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阿妙一脸莫名。

      “猩猩馆主应该不是第一次跟踪你了,为什么这次会弄到进局子?如果说害怕被跟踪的话——抱歉,你的暴力行为让我看不出你哪一点害怕,如果说厌烦,抱歉,就在你刚刚的发言中,似乎也没有厌烦的情绪在。”

      阿妙愣了愣,半晌,她才道:“的确,如果只是跟踪的话就算了,毕竟近藤馆主……算了,但是,这一次,他伤害到了我弟弟,我绝不可能原谅他。”

      土间总悟皱了皱眉头:“但是猩猩馆主的罪名只有跟踪罪以及毁坏他人财物罪,诉我直言,令弟是?”

      “你还想报复他?”

      “不,那只是一个白头鹰式的玩笑罢了,但如果猩猩馆主真的伤害了令弟,他的罪名里,就应该有故意伤人罪……”

      近藤勋闻言连忙道:“总悟!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伤害阿妙小姐的弟弟,而且,我也不是那种故意去伤害别人的家伙。”

      土方十四郎闻言亦是吐了口烟圈道:“那么,这位阿妙小姐,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兴许伤害令弟的另有其人?”

      “不可能!”阿妙闻言大怒:“我亲眼看见他伤害了我弟弟!”

      近藤勋:“??”

      这一次,土方十四郎亦是流露出了怀疑的目光,被猩,近藤老大打脸太多次,他也怕啊!

      此刻,近藤勋成狼来了的孩子。

      土间总悟亦是为难,这两人从微表情学上来看,似乎没有人在说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刻最关键的一点——那个被打伤的弟弟在哪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