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如果您是卫道人士下载

      秦啸天躺在地上,胸膛随着呼吸的节拍蚌起伏不定,倒地前ꯧ的画面在他的脑中一遍一遍回放。

      闵兴的拳头很大,大到几乎占满了秦啸天神志不清的脑袋。

      倒地前,他的双腿像是被钉子钉住一般扎进地里,无法动弹。雨帘中,闵兴的身体벳随着右拳横空暴出,挟带炽热的力量,毫无保留地暴轰过来。

      然后,秦啸天的记忆就停留在了潖那只硕大无比的拳头上。

      雨柱不停撞上地面,滴答之声逐渐放大。

      秦啸天的耳朵里嘶鸣声不断,时间仿佛静止了,他的眼里只剩下那只驜无比强悍的拳头,令人肝肠寸断的拳头。

      我,就这样被闵兴击倒了吗?

      뇪 秦啸天眼神发直筯地注视着从天而降的雨柱,挣扎粬着想要站起来。

      “咔擦!”

      耳边传来骨头擦碰的脆响,胸ᘅ口一円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他不禁开始怀疑,骨头是不是㶷完全碎裂了。

      “唰!”

      ⴼ一道光闪过,眨䅰眼之间,闵兴的顺心灵棍与든秦啸天的胸口只有不到一尺之距。

      虲 秦啸天努力睁大眼睛,雨水将他苍白的脸孔浸湿,也模糊了他的视线。闵兴高傲地俯视着他,显得那么高大而遥不可及。

      秦啸天无力地闭上眼睛,握住啸天剑柄的右手使尽所有的力气。

      “当!”

      顺ﮨ心灵棍从他的胸口移开了半步,抵在了地上。闵兴疑惑地注视着秦啸天,意识到秦啸天已无力抵抗,有些不解他这个动作的用意。

      “小子,不要用你的棍子ؽ压住我的剑!”ⴷ

      秦啸天咳了半晌,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闵兴觉得可笑,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意这些。勉力地ꖰ支开顺心灵棍,原来是将这个做法看成是对他的冒犯。

      闵兴无声地咧了咧嘴,缓缓蹲下来,仔细打量秦啸天。

      “你刚才用的武技是从哪里学䥸的?”

      与闵兴面对面,櫖秦啸ڣ天的表情骤然一变,突然间松弛下来。

      闵兴微微一怔,䪻舒了一口气,道:“无师㛨自通,我将其取名为天岩崩。”

      “天꠸岩崩?”✅秦啸天重复了一遍,脸上露出惨淡的笑意。Ɀ

      “什么破玩意儿?骗骗小孩子罢了。”

      闵兴没有说话,秦啸天现在的逞强,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沉默片刻,闵兴收起了轻松,凑到秦啸天的耳边问道:“说实话吧,你为什么要杀我?”

      秦啸天ঌ显得很无趣,木然答道:“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你让我难堪,我就要你的命。”

      闵兴冷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不信!我不信你会这么傻,我不信你会因为᳓这个不顾一切。说吧,你和那个黑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那辆马车到底要去哪里?異”

      ঎ 闵兴步步紧逼,秦啸天突然诡异地笑起来,笑声十分瘆人。

      好不容易止住笑声,秦啸天痛苦地氫直起腰,咬牙切齿地盯着闵兴道:“你不信,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我今天败了,是你的幸运。不过你给我记住,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来杀你。”

      说话间,秦啸天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苍白的脸色变得更䌅加苍白,惨淡而奇怪的笑容让闵兴毛骨悚然。

      闵兴盯着㭃他,擎着灵棍的手微微上扬,秦啸天死不回头的倔强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不禁开始怀疑,今天若是放过这样一个㝦危险的人物,算不算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㽾 想到这里,闵兴周身戾气渐拢,丹田内翻江倒海的能量以恐怖的速⨗度向掌心聚集。

      在他怒瞪双目的˟一瞬间,一阵犀利的撕裂声刺破天际,秦啸天应声闭上了眼睛。

      闵兴猛咬下颚,胸口发出一声闷哼。握住灵棍的手,停滞在了半空中。

      没有让灵⒓棍暴劈下去,善良的本性让闵兴在最后一刹那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令人不解的是,就在闵兴动手之际,秦啸天的脸上浮现着安详,仿佛在等待闵兴夺去蹤他的性命。

      片刻之后,没有等到期待的结局,秦啸天眉头微蹙,缓缓睁开眼睛,难以置信地凝视着闵兴。

      “你滚吧。丑话说在前头,㰷下一次见面,如果你还是㜢无法战胜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收起灵棍,闵兴背过身去,从牙缝中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힍 力

      굜半晌无言,꺰闵兴的态度,让秦啸天震惊到无以言表。

      换做是ᕵ他,早就抬手结果了闵兴的性命㮱。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对待自己的仇人,闵兴为什么要这么仁慈윫。

      緢在这一刻,秦啸天陷入了深深的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杀错人了。

      望着闵뗳兴渐行渐远的背影,秦啸天百感交集。想到任务失败之后,即将面临的未来,心中便一阵阵绝望。

      闵兴不杀他,反而更让堿他痛苦。更可怕的是猪,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了择机再战的动騂力。

      “求你一件事!”

      闵兴的身后,秦啸天突然沉声开口。闻唤,闵兴停下了匆匆흷离开的脚步。

      稵 “有什么废话就快说!”闵兴没有转头,没好气地回道。

      “不要把゙我的事情说出去,特别是凌悬。竲”犾秦啸天喃喃念道。㎳

      “笑话,你都要动手杀我了,还不想让人知道?怎么,你是怕丢脸吗?”

      闵兴简直要笑出声,他不屑地回过头,本想继续讽刺挖苦,却惊愕地发现秦啸天表情有些不对。

      “对不住了。”秦啸天吃力地仰面握拳,惨淡地咧开了嘴。

      与此同时,他的脖子突然怪异地一抻,半张着的嘴巴,鲜血喷涌而出。

      “你!”

      ˫ 闵兴猛扑过去扶住他,却发现为时已晚,秦啸天在他的面前咬舌自尽了。

      ⁼在闵兴怀中,秦啸天的身体软绵绵地瘫倒垡下去。闵兴手里扶着的,俨然是一具没有了活力的躯壳。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缓慢地放下秦啸天,望着这具冰冷的尸体됻,闵兴的脸上浮现出难以掩饰的痛心。

      ᓾ他不明白,他和秦啸天之间的恩怨何以至苠此,为喽什ຕ么事情会变成这ﻗ样。

      为什么这样偏执的人,偏偏让自己遇到了。秦啸天絠的死,闵兴虽然谈不上自责,但却远远做不到问心无愧。

      ඳ一瞬间,闵兴甚至开始后悔当初的做法。如果当初没有逼秦啸天退学,今天的悲剧是否就不会发生?

      悲剧发生得太过突然,闵兴措手不及。一切看起来天衣无缝,是秦啸天的偏执害了他自己。

      闵兴的脑中回荡着秦啸天最后的嘱托,他让自己不要告诉凌悬真相。

      临死之前,秦啸天还记挂着兄弟。他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对兄弟情无比在意的人,怎么会走上这样一条路。

      脑中空荡荡的,闵兴Ꭵ沉重地咽巧下一口唾沫,缓缓放下了秦啸天。

      练婷裳下落不明,他不能滞留过久,必须尽快找到练婷裳。

      “等我先把人找到,再来把ी你埋了。”

      㸏 叹了一口气,闵兴最后看了一眼秦啸天,在心里想道。

      练婷裳所在的方位,闵兴能够感知到,找到她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事实上,适才那道突如其来的能量,那一簇让闵兴﷑瞬间变强的能量,正是练婷裳在做法。

      永如果不是练婷裳,闵兴与秦啸天之间的战斗不会以现在的胜利告终。

      练婷裳催动特殊能力,将这一带空间中的日能短时ຄ间内精准聚拢到闵兴周围,这样做不但帮助闵兴战胜了秦駻啸天。客观上,也将她现在所处的位置雰告知给了闵兴。

      ꓕ 深吸一뼎口气,闵兴重新振作起精神韡。

      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在这片空间中。秦啸天孤独地躺在倾盆大雨中,雨水浇淋在他的尸㑱体上,天色渐渐变得幽暗。

      “驾!”

      驾车之人在竭尽全力地吆喝,抽在马背上的鞭子格外墻沉重,筋疲力尽的骏马发出痛苦的哀鸣。

      黑衣人此时已经坐回车厢内,他的面色铁青,奸佞的小眼聚焦在练婷裳脸上,吓得她牙齿直打哆嗦。

      “你早就醒了,为什么装睡?”黑衣人怒吼道。

      “我怕。”练婷裳颤巍巍地回道。

      “你怕?”黑衣輏人歪嘴一笑。

      捝 “等你见到了믏那个人,你就不怕了,花钱绑你的人你再熟悉不过了。”

      突然间,ᷱ马车剧烈地摇晃起来,马鸣声撕破长空,赶车人瞬间被甩向高空。车内,黑衣人先是踉跄惊恐,旋即神情变得凝重。

      不顾摇晃,他一把捋⁶过练婷裳,将她牢牢锁在自己的胳膊里,练婷裳吓得尖叫起来。

      “轰!”

      一阵巨响之后,人仰马翻,黑衣人和练婷裳暴露在雨帘中。 亸

      风很大,雨不住ඬ,练婷裳的长发随风飘扬。未及看清眼前的一切,她就被뼼黑衣人无情地勒住了脖子。

      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雨里,站定之后,浑身散发出火红的劲气,仿佛能将周围的树木点燃。

      靬 黑衣人坐在散架的马车上,四周没有了遮ṋ挡,腿下的木板也是摇摇欲坠。刚才那一刹那,过于凶猛的震ꗵ动使得马车面目全非。

      下一瞬间,火红的身猰影闪到暴露的车厢边,手中的长棍熠熠生辉。

      黑衣蛍人抿着嘴,不露声色地从背后抽出一把光闪闪的匕首,架在了练婷裳的脖子上。

      他的⯡手紧紧握住쌲匕首,掌心里冒出许多汗水贈,和雨水混淆在一起,湿漉漉一片。火红的戾气逐渐消散,闵兴冷冷地注视着他,眼里是无声的平静。번

      “呜呜呜!”练婷裳被捂住了嘴巴,看到闵兴,发出了惊恐的呜咽声。놅

      “你敢动,我就杀了她。”黑衣人愤怒地盯着闵兴,同时紧张地握住匕首。

      闵兴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灵棍㞖收了回去。黑衣人见状,眯了眯小眼,轻蔑地哼了耞一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